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两个50多岁女人双飞(交换作爱)最新章节列表

2022-05-21 17:16: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在京城跑了这么多年车,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能让这么厉害的人跑腿,想来背后的人也更不简单!

  车上。

  路佳佳手指冰凉,脊背发寒。

  “先生,我&hell

他在京城跑了这么多年车,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能让这么厉害的人跑腿,想来背后的人也更不简单!

  车上。

  路佳佳手指冰凉,脊背发寒。

  “先生,我……会怎么样?”

  她原本还想着回家乡,但所有的勇气,都被这人的一句话吓着了。

  “你要携款潜逃吗?”

  路佳佳不太懂法,但她也知道,这是很严重的罪,如果真的被人定了罪,那她后半生就完了。

  开车的男人顿了一下,有些讽刺的看着路佳佳。

  “小姐,这由法官决定,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人,你应该庆幸,魏小姐是个三观健全的人。”

  倘若魏舒云有一丝私心,路佳佳都蹦哒不到现在。

  路佳佳闻言,瘫在后座上,所有的勇气,在这一刻彻底没了。

  潜意识里,她也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只不过一直在欺骗自己而已。

  ……

  京城大学。

  周一下午。

  安宜拎着电脑来找廖呈。

  她的实验进入了新阶段,很快就到了瓶颈。

  她做了很多次重复,结果都不对,所以想找廖呈聊聊。

  她来的时候差不多五点半,实验室的汇报也差不都结束了。

  她忙起来,就没有继续参加实验室的进展汇报。

  和廖呈打了一声招呼,就没怎么过来。

  安宜站在廖呈的办公室等他,顺便打开蓝牙耳机,开始刷短视频。

  她最近喜欢看人手工制作紫砂壶,看起来很解压。

  她关注的这个博主性格很好,说起话来也有趣。

  不自觉的,就咯咯乐了起来。

  安宜乐的开心,等到实验室组会结束的时候,还在悄声笑着。

  等到自习室的门打开,她察觉到有人出来,理了理头发,继续看短视频。

  廖呈是最先出来的,他看到安宜站在他办公室门口乐,怕身后的同学看到她,赶紧快走几步把她拉进屋子里。

  他刚在组会上夸奖安宜是个努力上进的人,这要是被学生们看到她现在在玩手机,那就太尴尬了。

  “安宜……”

  廖呈关上办公岁的门,这才松口气。

  “大小姐,我刚把你立成实验室的标杆,你能不能上点心,装一下优秀研究生的样子,这要是被实验室的其他学生看到,就问你尴不尴尬?”

  廖呈指了指办公椅一侧的沙发,指挥安宜坐下之后,这才喝口水休息休息。

  和安宜熟悉之后,他也能说安宜几句,但是不敢说太过分,害怕被人她嫌弃。

  这可是实验室的大宝贝,虽然可能大概也许不一定能留她读博,至少可以在她读研期间,好好的为实验室做些贡献。

  “呃……”

  安宜有些无奈,嫌弃的看了一眼廖呈。

  她是个讲究效率的人,没多废话,就说起了自己的困扰。

  廖呈听完,无奈的摇摇头。

  端起自己的保温杯喝了一口水,神秘兮兮的说道。

  “安宜同学,你呀……就是之前实验太顺畅了,所以才不知道实验的险恶。”

  “这么说吧,咱们国家这么多的博士生,研究生,甚至还有一些早早进入实验室的本科生,随便抓几个出来,十个有九个正在为实验秃头。”

  “你本科时期做实验那速度,简直神了,现在也很快,但是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实验都没有那么快……”

  廖呈感觉安宜的问题,就是天才遇到挫折的第一反应。

  不是考虑客观难度,而是考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安宜的前期实验太顺利,导致她对实验的认知和其他人不一样。

  有些心酸……

  廖呈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体验过实验畅通无阻的感觉。

  “我没有这个意思,这个实验很奇怪,我不知道那里出错,总觉得不对劲。”

  安宜相信自己的直觉,她感觉有很多东西都不太对。

  她自从进入新阶段之后,所有的数据都很奇怪。

  “安宜啊……给你个建议吧,我们的实验,其实都会准备两条路,甚至可能更多,就是为了在遇到瓶颈时,能换换思路,算是通俗意义上的备份,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换换口味,免得自己一直在一条死路上走下去,容易抑郁……”

  “我觉得实验应该从一而终,确定了路线,没有大的反差,不该轻易更改。”

  安宜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

  廖呈赞赏的看着安宜,她本科时期的结果,本人的努力也不可辜负。

  “没错,不该轻易更改,这就是科研的残酷,很多人终其一生,也只是证明一条路不对。可我们能怎么办呢,科学要发展,就要不同的人坚持走下去,一直一直试探,总有一天,能解开科学的神秘面纱。”

  安宜点头,这是她第一次觉得廖呈是个为科研献身的人。

  一个现实又世故的人,却选择了最难走的科研路。

  “廖老师,我明白了。谢谢您。”

  这是安宜第一次真心实意的喊廖呈老师,之前的老师,只是尊称。

  这一次,她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廖呈是个实在的科研人。

  “客气了。”

  安宜又说了几句,起身离开,刚打开门,就差点被一个人影撞到。

  如果不是她闪的及时,那么……

  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她了。

  “啊……谁啊,这么没礼貌。”

  一个愤怒的男声传过来,安宜看过去,发现者是个熟人。

  刘兴振……

  “抱歉。”

  安宜低头,出于礼貌,还是先道歉。

  刘兴振站起身,拍拍尘土,一脸心痛的说道。

  “我记得你……你是琪琪的舍友吧,你怎么这么莽撞,是不是被你们老师训了,不要难过,多和我们琪琪学学,她可优秀了,现在在国外冷清文的实验室做实验呢,小姑娘可努力了。”

  安宜挑眉,没说话。

  反倒是站在后面的廖呈,笑了笑,道:“汤琪琪确实优秀。”

  只是……

 文学

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廖呈和刘兴振是同事,看事情比学生看的更清楚。

  廖呈这个人……

  “廖老师,你来了啊,你看我光想事情都没有发现你,我这个学生啊,莽莽撞撞的,除了会做实验什么也不会。”

  廖呈走过来,把安宜拉到身后,从桌子上拿了个苹果递给她。

  指了指身后的报告,有无奈的说道。

  “你看看她,每天都给增加工作量,为了弄她的事情,我忙的头都快秃了。”

  廖呈说完,脸上展现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用一张经常做学术汇报的脸开始卖惨。

  “我呀,每天都被这孩子追着找实验做,硕士生涯还是很欢乐的,安心为以后的科研打好基础就好了,没事这么努力,让我这个老师也没有办法,只能每天陪着这些年轻人熬夜,可我就是一个习惯正常工作的人,居然每天让我这么忙,哎……”

  廖呈满面红光的抱怨,仿佛遇到了人生中的瓶颈。

  但他那双精明的眼里流露出来的神采,分明是高兴的不得了才有的神色。

  刘兴振气的脸色不大好,要不是找廖呈有事相求,他是不会听他这么损人呢。

  廖呈的话,明里都在夸奖,暗地里却都在指责他。

  轻飘飘的就下了他的面子。

  偏偏这个时候,他连个拒绝的话都不能说。

  “廖老师实验室的学生,都很努力。”

  他看了一眼安宜,这个女生他有些印象,长的好看,是汤琪琪的朋友。

  来他们实验室找过汤琪琪,估计在汤琪琪面前嚼过不少舌根。

  “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刘兴振做的方向是玉米,廖呈的方向是小麦,虽然都是植物,但毕竟是不同的领域,他对安宜这个在网络爆火的新起之秀不太熟悉。

  他只知道网上最近出来一个厉害的学生,背景厉害,实验论文一出一大把。他这次来找廖呈,也是为了能够找到这个学生,然后看看能不能和什么厉害的地方搭桥牵线……

  刘兴振是个能把手里的资源利用到极致的人,他现在来找廖呈,就是想打听打听,看他知道些什么消息不。

  廖呈人脉广,知道些什么新奇的事情也未可知。

  刘兴振问安宜的名字,也就是顺口一问,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哦,她是安宜。”

  廖呈笑眯眯的答道。

  只可惜,刘兴振的思维停留在自己要找廖呈说事情,并没有关注到,廖呈说的是她是安宜而不是她叫安宜。

  一字之差,态度立现。

  “廖老师,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您……正常工作。”

  安宜看了一眼在一旁的刘兴振,对着人也有些印象,这可是一个得势不饶人的主。

  她轻飘飘的看了刘兴振一眼,转身出去了。

  安宜从廖呈办公室出来,顺手带上了门。

  她好像明白廖呈为什么总是一副上天不懂他的感觉。

  他的世故,也是为了给内心留下一片安宁吧。

  否则如刘兴振之类的人,是不会让他安心科研。

  “安宜师妹。”

  一道热切的声音朝着安宜飘过来。

  安宜想的着迷,突然被这个声音一下,顿了一下,缓缓抬头,看到了一个头发有些稀疏的人。

  他是实验室的……大师兄。

  “孙师兄好!”

  廖呈的办公室最有资历的学生,应该就是这位了吧。

  “安宜师妹客气了,你最近实验怎么样?还顺利吗?”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打招呼问实验顺利吗?就和寻常人问吃了吗一样。

  习惯了生活里都是实验,一举一动都飘散着实验的芬芳。

  “还可以,师兄呢?最近在忙着什么,写论文还是做实验?”

  两人站在楼梯口聊了起来。

  安宜往前走了几步,这才闻见孙师兄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酒味。

  今天是周一,他们刚汇报结束。

  如果不是组会汇报没有实验结果,那就是实验结果被老师diss了。

  在实验室,做了一个月,甚至半年一年的东西,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说没有任何作用的时候,那滋味简直绝了。

  “师兄,聊聊?”

  安宜对孙世远的印象还可以。

  实验室的很多人都对他印象不错,问问题回答的也全面,也愿意帮助师弟师妹们学习实验原理。

  他讲话透彻,看的明白,在实验室既能做好自己的实验,也能和其他人好好相处,这是一种能力。

  孙世远点头,两人来到一楼的植物培养室的准备室,空调和暖灯聚合的地方,很适合聊天。

  “师兄是实验遇到不顺利的事情了?”

  孙世远在老师和同学们那里的风评都不错。安宜也愿意和他聊聊。

  “没有……实验还不就是那样,真要是顺利了,反而觉得奇怪了。”

  安宜:“……”

  这话也没错,林疯子的实验,从开始就没有顺畅过。

  “没什么呢,实验嘛,再抱怨不还要继续做,总要给自己这么多年的忙碌一些交代。”

  安宜对这事倒是看得清,真要想好好的做实验,就要有一颗平常心。

  当然,前提是她自己实验做的顺利的时候。

  最近她实验不顺利,这几天也是看什么都不顺眼。

  除了看到和自己一样实验不顺利的倒霉蛋,这才心里舒坦些。

  “是呀,师妹倒是看的通透,我是有件事想请师妹帮忙。”

  孙世远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是博士,安宜是硕士,但她做的东西,比他多,经验也比他丰富。

  “什么事?师兄不用客气。”

  安宜对大多数人都很好,只要对方不得罪她。

  “我看了你本科的论文,你之前整理过小麦的数据库,我最新的实验牵扯到一个调控因子,你之前的论文里有提及到,就想问问你它有没有做的价值。”

  “当然,如果涉及机密,我不会多问。”

  安宜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是这么质朴的问题。

本文标签:和两个50多岁女人双飞

上一篇:2022最好看(几个男人扒开腿揉捏花蒂)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疫情期间拿下老妈|怎么减小鬼头的敏感度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