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是不是想要了我这就给你 全黄H全肉细节文txt养成调教

2022-05-23 10:10: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要是你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让他找个地方,我们三个人当面说个明白。”季凝没想到,娄浅借着送礼物的名义,其实是来兴师问罪的。

  她在这几天,都没主动跟黎景深联系过

要是你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让他找个地方,我们三个人当面说个明白。”季凝没想到,娄浅借着送礼物的名义,其实是来兴师问罪的。

  她在这几天,都没主动跟黎景深联系过。哪怕在陪季婕去湖边散步,偶尔会遇到黎景深。可她也尽量在湖边看书,让他们两人好好聊天,从没打扰过他们。

  在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跟黎景深说什么?

  季凝只见娄浅连连摇头,伸手指向宿舍的木门,对她说:“你开门让我进去说吧。有些事,不好在外面说的。”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有事就赶紧说。要是再在这儿胡扯,当心我真的打电话给你的景深哥哥了。”季凝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想再和娄浅多说一句话。

  她只是听季婕说过,黎景深因为她不接受邀请,不再跟他在一起吃饭的事,去找过娄浅,对娄浅说:

  “我请季凝吃饭,是我自愿的,你不要对她有什么误会,更不要为难她。还有,我和季婕她们都是朋友,即便你不能与季凝成为朋友,也不要去欺负她。你为难她,欺负她,也就是在欺负我。你可明白?”

  当时季婕在告诉她这件事时,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

  “不知除了你这个朋友而外,若是他的别的朋友被娄浅为难了,他会不会去找娄浅说句公道话?”

  季凝注视着季婕的一双美眸,很快就瞥见了她眼神里的落寞,淡淡地说:

  “那你去问他。”

  今天,她被娄浅堵在宿舍门口,说是倒是好听,是来给她送咖啡粉的。其实是这样的吗?

  根本不是。

  季凝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抬眼一瞧,只见有两位女生一前一后的走近,快要走到右边宿舍的门口了。这下就趁着四周有别人在,问了娄浅一句:

  “要不要我给他打电话?”

  娄浅这么磨蹭,一直不想离开,就为了等到季婕回来,好找季婕帮她的。虽然没等到季婕赶过来,但看到旁边宿舍有同一个系的同学们来了。很快就在心里认为,自己这是遇到了救星。

  虽说在开学之后,起初是有些同学们不愿意和季凝来往,但过了十来天,有些同学们就改变了对季凝的看法,喜欢和她聊天了。

  人家怎么对待季凝,她都不在乎。

  可她在乎的是,自己心仪的景深哥哥,怎么可以对季凝这么好?为了季凝,都可以几次三番的去找她,让她不要为难季凝。

  对她呢?

  如果她这时候被季凝欺负了,景深哥哥在知道后,会不会护着自己?娄浅一想到这些,心里的嫉妒之火就越来越大。

  娄浅阴鸷的眼神看向季凝,说道:“好啊,你给景深哥哥打电话,我就看着你打。”

  旁边宿舍的两个女生已经走到宿舍门口,看到娄浅和季凝站在外面说话,本来就感到有点好奇。不过谁也没空多管闲事,仅仅也只是看了看,就走进了宿舍。

  进了宿舍之后,其中一位女生冯芸,只听到有个室友说:

  “我们D大的校草黎景深还真是抢手,以前是季凝喜欢他,追他,追的他看到她就烦。现在季凝倒是和他相处的少了,但他的那个什么浅浅妹妹,今天又来找季凝闹事了。”

  一听到“又”字,来自H省的女生冯芸,怀着感激季凝帮了乡亲们的心情,就把季凝被娄浅为难了的事,发消息告诉一个老乡了。

  那个老乡名叫王羽,正是黎景深的其中一个室友,据说两人关系还可以。

  黎景深在宿舍里画图,只听到王羽说道:

  “先放一放,我给条消息你看,是与帮我们H省的凤栖景区,找到了投资商的季凝有关的。”

  一听这话,黎景深立马从电脑桌前站起身,接过王羽递来的手机看。这一看,心里蓦地升起一股怒火,I立马就打电话给娄浅,问道:

  “你在哪儿?”

  娄浅拿着手机,哭了好一阵儿,才对黎景深说:“我在季凝她们宿舍门口,送点咖啡粉过来给她喝。”

  站在对面的季凝听了,很想问娄浅:有你这么来送咖啡粉的?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来闹点事,你会舍得走?

  再说了,我咖啡机都没带到学校来,你送咖啡粉给我,让我上哪儿去煮了喝?

  季凝果然听到黎景深的话:“送咖啡粉给她,有什么好哭的?”

  “她不要。”娄浅一说这话,又哭了起来。

  季凝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知道娄浅还没挂断电话,就问她道:“你多大了?娄浅。你是小孩子吗?遇到点事就哭?还有,你跑来我们宿舍门口哭,是要哭给谁看?”

  “怎么说话的呢?季凝。”季凝很快听到了黎景深的问话声。

  这时,她没再理娄浅,拿着钥匙打开宿舍的门,走了进去,很快关上。

  没过一会儿,季凝收到了一条短信息,是黎景深发来的:

  【我已经劝娄浅回她们宿舍了,相信在最近这段时间,她是不会再去打扰你了的。其实她真的是给你送咖啡粉去的,想把好的东西分享给你,还想和你像从前一样,是好朋友。她和我说,许歌和谭婉,都不如你好。】

  季凝没有回复消息。

  在季婕回到宿舍,跟她提起这件事时,也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下。没有劝季婕,要再多观察观察了,才好知道,黎景深是不是还能拎得清。

  也没劝季婕,有娄浅那个渣女在,不管选择在什么地方和黎景深相见,都会被娄浅知道。

  一旦被娄浅知道了,以后季婕想过清静的日子,怕是就难了。

  季婕只见季凝眼神里有抹不悦,知道她是不想听到娄浅的名字的,所以倒了杯果汁给季凝喝,顺便就解释给季凝听:

  “其实我在回到宿舍的路上,就听到旁边宿舍的一个女生说了,娄浅带着礼物来看你,却被你冷冷的拒绝了。娄浅伤心,就在电话里跟黎景深诉苦……”

  季凝伸手比划了个暂停的手势,对季婕说:

  “姐姐,你让我安静一会儿,就一会儿。”

  好不容易把娄浅那个渣渣气走了,这时候季婕一回来,又在跟她提娄浅,烦不烦?

  季凝坐在电脑前,心里很不舒坦。

  不知道季婕是怎么想的,分明可以不必关心与娄浅有关的事,却偏偏因为娄浅是黎景深的知己好友,就总是要关心娄浅。

 文学

这样活着,不累吗?

  季凝很想问季婕:

  难道就因为你喜欢黎景深,你就要讨好他身边的所有人?不只是要讨好他的母亲,时常偷偷去接他母亲打给你的电话,还要关心他的朋友,娄浅?

  你别忘了,你和他们是平等的。何必要把自己弄的那么累,那么卑微?

  季婕忽闪着长而卷曲的睫毛,免得让季凝看出了她眼底的那丝忧伤。知道在喜欢黎景深这件事情上,自己对妹妹有过一些误会,直到妹妹拒绝了黎景深的邀请,不再和他在一起用餐。

  就连她自己,也失去了好几次,与黎景深同在一起用餐的机会。

  她渐渐也开始明白,黎景深对妹妹,和对自己,真是有点不同的。

  不过这没关系,才大三呢,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才会毕业。季婕在心里决定,以后多把握机会,和黎景深在一起相处。总会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情感,是很真很纯洁的。

  与季、黎两家的商业合作无关。

  与别的同学们所说的,她跟黎景深在一起很般配,郎才女貌,也无关!

  同一时刻。

  娄浅在回到了宿舍之后,就打电话给许歌,让她来宿舍里陪陪她,有事儿跟她说。

  许歌问道:“怎么,你送咖啡粉给季凝,这么好的礼物,她都没接受?”

  “人家都没让我进宿舍的大门,能接受我的什么礼物?”娄浅佯装慷慨地说:

  “算了,她不接受正好,你过来,我把咖啡粉煮了,我们一人喝一点。省得便宜了她那个不识好歹的。”

  许歌一听这话,立马挂断电话,就跑到娄浅那边。

  一走进娄浅她们那间宿舍,许歌只见到了娄浅一个人,心里窃喜。这一下,想找娄浅要什么好吃的,还是护肤品,也就方便说了。

  可是坐下了之后,许歌并没见到咖啡粉在哪儿,就更别说,能喝到娄浅煮的咖啡了。这下在心里感到了不悦,不过满脸谄笑,假装关心娄浅。

  “娄浅,你说你也真是的,去找季凝那个害人的,怎么不带上我?不说别的,你要是把我带了去,我至少能帮你挤进她们宿舍里去。”

  “有什么用?”娄浅冷哼了声,这个许歌,怕不是来说笑的?

  “哎,这你就不懂了。我要是帮你挤进了季凝她们的宿舍,把你的咖啡粉给她放里面。不管她要不要,都算是接收了你给的礼物。这样一来,你的景深哥哥下次找你说,让你要和季凝好好相处的时候,你就啥也不怕了。”

  “哈哈,我什么时候怕过事儿?”娄浅气呼呼的,自己并不是怕谁,只是今天又因为季凝的事,被景深哥哥凶了一顿,心如刀割。

  自己长这么大,只有景深哥哥一个朋友,也只喜欢过他一个人。都这么可怜了,为什么还要来个季凝,又来个季婕,要抢她的景深哥哥?

  很关键的一点,自己只是有钱人的姐姐的养女,可是季家的两姐妹,却都是真正的豪门千金。

  自己在这一点上,似是还不如那个,被季凝叫了多次的“小土包子”的季婕。

  季婕再是从乡下来的小土包子,可她也有亲生父母,而且父亲还是个真正的豪门阔少啊。

  自己呢?

  娄浅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更不知道,从小到大,自己的养父母来看自己的次数,加起来都不到十次。

  是因为什么原因?

  娄浅想到了这点,就找出自己的皮包,从里面取出一支最新款兰蔻限定版口红,放在了许歌手里。

  “本来是想请你喝咖啡的,可是我想了想,喝了咖啡怕你失眠,还是改天再请你。这个礼物,是我的小姨买给我的。但我更希望你拥有这样一支口红,把自己打扮的更漂亮一些。其实很多人都说,你比我们的系花季婕还要好看……”

  许歌心动了。

  虽说她从未听谁说过,她比季婕还长的好看。但是自认为在平日里,为人还是蛮低调的。所以没能听到同学们说这话,倒也在情理之中。

  欣然接过口红,许歌迫不及待的拧开,往自己的嘴唇上一涂抹。在脑海里想象了下,一会儿出去到湖边逛一圈,那回头率该有多高。

  只这么想想,心里就美翻了。

  娄浅也懂许歌的想法,自己甘愿帮许歌的忙,又是帮许歌换了新发型,又是帮她涂超炫睫毛膏。让她的睫毛看起来更卷曲,更浓密。

  这下把许歌给感动的,直接对着娄浅发誓:

  “以后你要是想找季凝做什么,不方便的话,尽管让我去。我保证能帮你办好,包你满意。”

  娄浅想听的正是这句话,不过却还假装推辞了一番。

  “我要你帮我什么忙啊?朋友之间,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其实自从你上次跟我说,季婕去当晚会主持人的时候,涂的口红好看,我就记住了。”

  “后来,你又跟我说,季凝的睫毛怎么那么翘啊,还那么浓密的,好羡慕啊。我就跟你说,不要羡慕人家,总有一天,你会比她们更漂亮。这话,我是说过吧?”

  许歌连连点头,这话,娄浅怎么可能没说过?

  “是,是。只是我也没想到,你也会把我打扮得这么好看。”

  说了这话,许歌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反而还在心里认为,自己并不是不够美,只是自己平时没什么钱,买不起好的化妆品,所以没法儿像季婕她们一样,把自己打扮的那么美。

  娄浅摇了摇头,拿着镜子让许歌自己看,好看清楚,她五官有多精致,皮肤有多白皙。看了后,对许歌说道:

  “其实你就算不打扮,都很漂亮。只是你随便打扮一下,就能轻松甩季凝她们两堂姐妹几十条街。”

  这话,许歌绝对是爱听的。

  趁着许歌在得意之时,娄浅就说了重点:

  “你要是喜欢什么,尽管告诉我。只要我有的,都拿给你。我和你交朋友,只是觉得你人还不错,不像季凝一样爱算计人,才一直都跟你关系很好的。”

  “那是,谁和季凝一样,又蠢又凶又作。”许歌对季凝是半点好感都没有了。特别是在假期过后,再来到学校上学,一看到季凝了,就跟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一样。

  这会儿听到娄浅在说季凝的坏话,巴不得把自己对季凝的不满,都给说出来。

  “我对她没有什么意见,哪怕她花了景深哥哥的钱,我也不恨她,只是替我的景深哥哥感到心痛。后来想想,我心痛又能怎样?景深哥哥已经被她迷住了,连我的薇姨的话也不听了,非得要为感情的事影响了学习……”

本文标签:全黄H全肉细节文txt养成调教

上一篇: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同桌在教室里弄得我好爽

下一篇:他的火热坚硬填满她体内(肉妇的呻吟)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