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宾馆双飞两少妇闺蜜 和领导一起三P娇妻

2022-05-23 10:16: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姜两人以及家属的银行账户时,扈广才第一时间让秘书与其家人取得联系。

  齐玉山和姜标的家属接到局长秘书的电话,立即行动起来。

  县纪委副书记兼任监察局长梁元凯不但

姜两人以及家属的银行账户时,扈广才第一时间让秘书与其家人取得联系。

  齐玉山和姜标的家属接到局长秘书的电话,立即行动起来。

  县纪委副书记兼任监察局长梁元凯不但事先让人监控银行,还紧盯住齐玉山和姜标的家人,将他们的行踪摸的一清二楚。

  扈广才虽是云都公安的老大,若论侦查、跟踪,手底下的人员更专业,但他压根没想到这是纪委书记索俊明挖的坑,毫无防备,中招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小时后,梁元凯和检三室主任吕银峰一起走进书记办公室。

  索俊明放下手中的文件,出声道:

  “事办妥了?坐下来,说说情况!”

  梁元凯在沙发上坐定:

  “吕主任,你向书记汇报吧!”

  机会难得,吕银峰自不会错过。

  “书记,齐玉山和姜标的妻子得到消息后,分别去了县里两家不同的银行。”

  吕银峰沉声道,“通过我们与银行方面联系,弄清了他们资金的去向。”

  “继续说!”

  索俊明给梁元凯和吕银峰各递了一支烟。

  吕银峰先帮两位大佬点上火,才继续说道:

  “书记,齐玉山的妻子将原先在她婆母名下的三十万,转到了她弟媳妇的妹妹名下。”

  “姜标的老婆则将原先在她弟弟名下的二十万,转到了她一个干姐妹的账户上。”

  由于事先布置到位,此举是瓮中捉鳖,人脏俱在。

  “家政书记想出的这个办法很不错。”

  索俊明沉声道,“否则,我们要想查到这两笔钱,只怕比登天还难。”

  齐玉山和姜标的钱原先在婆母和弟弟名下,查起来困难重重。

  现在这一来,无异于自投罗网,纪委查起来,轻而易举。

  “银峰,你安排人去将齐玉山和姜标的妻子带过来,连夜审讯,争取尽快突破。”

  索俊明沉声道,“只要她们交代了,齐、姜两人也就拿下了。”

  “书记,扈广才对这事非常关注。”

  梁元凯沉声道,“如果将齐、姜两人的妻子带走,容易引起他的警觉,必须做好防范措施。”

  索俊明抬眼看向梁元凯,沉声道:

  “你担心扈广才会潜逃?”

  梁元凯轻点一下头,低声说:

  “齐玉山和姜标都有二、三十万,扈广才是一把手,数额只会比两人更大。”

  “他一旦知道我们找了齐、姜两人的妻子,将事情联系起来,不难猜出我们的用意。”

  “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外逃的可能性!”

  索俊明郑重其事的点一下头,对梁元凯的推断表示认可。

  “元凯,你的顾虑不无道理,但扈广才是公安局长。”

  索俊明沉声道,“如果对他采取措施,必须通报政法委。”

  县政法委书记纪文堂是出了名的墙头草,一旦得知这消息,谁也不知他会怎么做。

  梁元凯知道索俊明的顾虑,一时不知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书记,我们等晚上过去,悄无声息的将齐、姜两人的妻子带走。”

  吕银峰出声说,“这样一来,扈广才就无从得知消息了!”

  梁元凯抬眼看向索俊明,征询他的意见。

  这事关系重大,必须由他来拍板。

  索俊明略作思索后,沉声道:

  “行,就这么办!”

  “元凯,你通知家政,让他加大对齐玉山和姜标的审讯力度,不要给他们留任何可乘之机。”

  “好的,书记,我知道了!”

  梁元凯应声答道。

  “银峰,你们晚上动手时,一定要速战速决。”

  索俊明沉声说,“千万不要搞出动静。”

  “书记,您放心,一定不会!”

  吕银峰笃定的说。

  索俊明满意的点了点头,沉声道:

  “这事拖了有段日子了,争取今晚见分晓。”

  “你们去分头准备,如果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联系。”

  梁元凯和吕银峰点头称是,站起身来,出门而去。

  索俊明将头倚靠在椅背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在头脑中过了一遍。

  “这事极有可能牵连到扈广才,我得先和书记打声招呼。”

  想到这儿,索俊明立即拿起电话,给县委书记柳云杰打了过去。

  柳云杰听完索俊明的汇报,指示他伺机而动,必要时,可采取特殊手段,绝不能让扈广才跑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扈广才十有八九牵连其中。

  公安局长是实权派,这事又和县长孙金荣的妻侄有关,如果让扈广才跑了,将会非常麻烦。

  索俊明听到柳云杰的指示后,当即应声答应下来。

  出了书记办公室,梁元凯冲吕银峰道:

  “银峰,去我办公室,我们好好商议一下这事!”

  这事既涉及到公安局长扈广才,又涉及到县长妻侄孔鑫。

  梁元凯不敢有丝毫大意,找吕银峰好好商议一下。

  吕银峰和梁元凯的关系不错,走进他的办公室后,立即帮其泡了杯茶,放在茶几上。

  梁元凯递过一支烟,出声道:

  “说说吧,你准备如何操作这事?”

  这事成败与否主要在吕银峰,必须慎之又慎。

  齐玉山和姜标出事后,扈广才如惊弓之鸟一般,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他就会察觉。

  今天这事和齐、姜的家人密切相关,如果当晚就出问题的话,扈广才一定会知道。

  听到问话后,吕银峰沉声说:

  “我想直接通过电话与齐、姜两人妻子取得联系,让他们从家里出来,然后将其一举拿下。”

  梁元凯略作思索,出声道:

  “你这想法不错,不过打电话时,不能以纪委的名义。”

  “这两天,齐玉山和姜标的妻子与公安系统的人联系密切,如果得知是纪委的电话,极有可能与之联系,那样就暴露了。”

  吕银峰深以为然的点了一下头,沉声道:

  “我以居委会的名义打电话?”

  “不,你以派出所的名义打,这样万无一失!”

  梁元凯出声说。

  吕银峰轻嗯一声,答应下来。

 文学

公安副局长齐玉山和后勤处主任姜标深知这事关系重大,尽管纪委没少花功夫,但两人却一直咬死不说。

  纪委副书记洪家政发现纪检二室工作人员黄旭给县府一秘闫康通风报信,想出一招将计就计。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顺利。

  要想拿到真凭实据,取决于今晚能否悄无声息的将齐、姜两人的妻子拿下。

  当天晚上,纪检三室主任吕银峰拨通了姜标妻子的电话,谎称是辖区派出所民警,有件事想和她核实一下。

  姜标的妻子追问什么事,吕银峰含糊其辞说和她丈夫相关,让她立即过来,而且不得告诉任何人。

  姜妻只是个普通女人,丈夫出事后,本就六神无主。

  挂断电话后,乱了分寸,立即抓了件衣服,快步下楼而来。

  吕银峰领着手下人在姜家楼洞下等着,见女人下来后,立即亮明身份,将她带上了车。

  齐玉山的妻子是一名中学教师,而且在学校担任行政职务,见多识广。

  为避免走漏风声,吕银峰并未打电话,而是直接找上门去。

  以派出所民警的身份敲开门,直接拿出纪委的工作证递过去。

  齐玉山的妻子是某中学的工会主任,见到工作证当即便明白怎么回事了,乖乖就范。

  悄无声息拿下两人的妻子后,吕银峰长出一口气,立即打电话向梁元凯汇报。

  梁元凯一直在办公室里等消息,接到电话,很开心,指示吕银峰立即组织审讯,争取在今晚撬开她们的口。

  今晚是个非常好的时机,如果错过了,再想让她们交代,可就难了。

  吕银峰也是老纪检,对此心知肚明,在电话里明确表示,绝对没问题。

  挂断电话,吕银峰立即让手下人将两个女人带回县纪委,进行突审。

  吕银峰原本是想先审讯姜标的妻子的,觉得她更容易突破,到纪委后,他却改变了主意。

  齐玉山的妻子不但是教师,还是工会主任,在这种情况下,她更容易认清形势。

  回到纪委后,吕银峰立即提升齐玉山的妻子,和她讲明事情的来龙去脉。

  虽说知道事情对自己极为不利,但任何人都抱有侥幸心理,不愿轻易就范。

  齐玉山的妻子也不例外,她对吕银峰所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律回复三个字——不知道。

  吕银峰一点也不急,拿出她下午在银行的转账记录,放在桌前。

  女人见到转账记录后,傻眼了。

  下午,接到胡局长秘书的电话后,她将婆母名下的三十万,转到了她弟媳妇的妹妹名下。

  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谁知竟被纪委掌握了,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你……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事?”

  女人一脸惶恐的问。

  吕银峰两眼直视着她,沉声道:

  “要的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本就是我们的计划,你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真是可笑!”

  女人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道:

  “这么说,钱秘书也是你们的人?”

  公安局长扈广才的秘书名叫钱程,就是他和两个女人联系的。

  吕银峰正想询问谁和女人联系的,没想到她竟提前说出来了。

  “没错,你现在想好怎么说了吧?”

  吕银峰冷声喝问。

  女人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出声道:

  “我交……交代!”

  “这三十万是哪儿来的?”吕银峰怒声喝问。

  公安局办公大楼的造价不过数百万,按说孔翔不可能一下子送给齐玉山这么多。

  “这钱是这些年别人给玉山送的,我们一直没敢动,以他妈的名义存在银行里。”

  女人哭丧着脸说道。

  吕银峰听后,暗暗松了一口气,这钱果然不是孔翔一个人送的。

  三十万虽都是齐玉山收的,但吕银峰更关注在公安局办公大楼这一项目上,他有没有收好处,收了多少。

  “你将这些钱的来源说清楚。”

  吕银峰一脸严肃道。

  “这些钱都是逢年过节时,下属过来送的。”

  女人出声道,“至于具体是谁送的,我也不知道。”

  从女人的表情来看,不像在说谎,但吕银峰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事情已经到这地步了,还在藏着掖着?”

  吕银峰怒声喝道,“你这是想让齐玉山在监狱里多待两年?”

  “不……不是的,我实在记不清了!”

  女人急切的说。

  吕银峰抬眼直视女人,沉声道:

  “这样吧,我提醒你一下!”

  “好……好的,您说!”女人满脸恳切之色。

  “去年,公安局建办公大楼时,齐玉山作为分管局长,开发商没来家里找他?”

  吕银峰沉声问道。

  孔鑫是县长孙金荣的妻侄,身份特殊,不可能去公安局送礼,只会到家里来。

  女人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不知该不该说出实情来。

  吕银峰是老江湖,一眼看出了女人心中所想,沉声道:

  “你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找你了?”

  “如果是这样,我们怎么可能将齐玉山和姜标拿下?”

  女人虽在学校里担任工会主任,但从没见过这阵势,三、两下就慌了。

  “我……我说!”

  女人一脸急切的说,“我如果说出来,能不能算玉山主动交代?”

  “你在和我们谈条件?”

  吕银峰冷声问。

  女人听到这话,更为慌乱,连连摆手,表示绝无此意。

  “你将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至于其他的,我们会酌情考虑的。”

  吕银峰一脸阴沉道。

  “好……好的!”

  女人慌乱至极,颇有几分手足无措之感。

  根据女人的交代,孔鑫先后两次送了共计十万元给齐玉山。

  齐玉山起先没收,但后来孔鑫亲自上门,他不得已,只能将其收下。

  对于女人的说辞,吕银峰并不在意,他只需确定具体金额就行。

  拿下齐玉山的女人,在面对姜标的妻子就掌握主动了。

  短短半小时后,姜标的妻子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交代了。

  为了拿下公安局办公大楼工程,孔鑫让人先后分两次送给姜标五万。

本文标签:宾馆双飞两少妇闺蜜

上一篇:他的火热坚硬填满她体内(肉妇的呻吟)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公交车纯肉超H奶水 不小心看到爸妈过程的事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