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啪啪的撞击声浪荡的呻吟

2022-05-23 10:24: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黄子轩看见金九的大奔,就走了过来。

  赵小军示意他坐后排。

  “九哥!”

  黄子轩打开车门,看见金九坐在后排,就亲热的叫了一声。

  “子轩啦,来,进

黄子轩看见金九的大奔,就走了过来。

  赵小军示意他坐后排。

  “九哥!”

  黄子轩打开车门,看见金九坐在后排,就亲热的叫了一声。

  “子轩啦,来,进来坐!”

  金九象征性地挪了挪屁股。

  “九哥!”黄子轩叫了一声。

  上车之后,赵小军就直接开车去神龙大酒店。

  “子轩,这次行业聚会的地点在神龙大酒店,那是陈家的产业!也是陈家和东莞陈东联手看的场子,封彪和宋长河都在那里!”

  金九这是提醒黄子轩说。

  “这是行业聚会,不是喝喝酒,聊聊天吗?”黄子轩说。

  金九笑了,说:“确实是这样的,但这一次不同,这次是东莞陈准备大举进入惠市,如果要阻止他,肯定要有一番争斗,到时候,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哦,那我能做些什么?”

  这些娱乐行业的大佬,哪一个不是混社会的,有些人,火爆的脾气一点就炸。

  “我们跟着九哥就好!”

  金九没说话,赵小军从后视镜瞟了黄子轩一样说。

  赵小军就是告诉黄子轩,让他保护金九的安全。

  “行!我会寸步不离九哥!”黄子轩答道。

  金九非常满意,说道:“事情也没那么严重,就算他们要对我下手,也不会在这种场合!最多就是弄个下马威,让我在那些兄弟面前丢尽脸面。不过,他们这是在做梦!”

  金九脸色一变,浑身散发出凛冽的气息。

  金九现在就是一只困虎。

  黄子轩也不知道说什么,但他觉得惠市陈家和东莞陈声势浩大地弄这么一个行业聚会,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肯定是诱惑和立威。

  奔驰很快就到了神龙大酒店。

  没有大张旗鼓肆意的宣传,也没有以往的灯红酒绿,只是门口两边分别站着两排黑衣人。

  封彪和宋长河分立两边。

  赵小军停好车,黄子轩一下车,封彪和宋长河两人瞳仁一缩,眼神如针尖一样刺了过来。

  黄子轩完全无视。

  他和金九走过封彪和宋长河的身边时,就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神龙大酒店?神龙不见首尾,不吉利!”

  “哈……那一定的!”

  金九没想到黄子轩有如此一说,顿时大笑。

  “你……”

  封彪和宋长河大怒,就要挡住金九和黄子轩,让他们把话说清楚。

  陈朝猛刚好从里面出来,拉住了他们。

  “长河,这是九哥,认识一下,别以后不认识,弄个不愉快,多不好!”

  陈朝猛阴森森地看着黄子轩说道。

  他没想到,黄子轩会来参加这次聚会。

  宋长河则一声冷笑:“我之前养了一只八哥,它乱说话,让我拔光了毛,烤着吃了!味道还不错!”

  宋长河刻意的“吧啧”了一下嘴巴。

  金九脸色一变,当场就要发作。

  他作为惠市地下势力的老大,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嘲讽过。

  没想到黄子轩哈哈大笑:“原来是一个养鸟的,真是神气地跟鸟一样!”

  宋长河没想到黄子轩如此尖牙利齿的羞辱自己,顿时噎得满脸通红,又准备冲上来动手。

  陈朝猛示意封彪拉住宋长河。

  然后对金九说:“九哥,今天是行业聚会,闲杂人不准进入!”

  “闲杂人员?养鸟的算不算闲杂人员?”

  金九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

  “我说的是他!”

  陈朝猛再嚣张,但还是不敢对金九无理。

  惠市地下势力的老大,不是浪得虚名的。

  不象宋长河,从东莞而来,自持不是猛龙不过江,对金九才会冷嘲热讽。

  “他?他可是我们金色年华的荣誉老总!算闲杂人员?那我算不算?”金九厉声说。

  一个晚辈,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说三道四?

  就算你老子陈靖来了,又如何?

  金九说完,带着黄子轩嚣张地闯了进去。

  陈朝猛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气得嘴角不停的抽搐。

  “猛哥,要不要……”

  封彪和宋长河,恶狠狠地盯着金九和黄子轩的背影。

  “不行!今天是行业聚会,我们要以德服人!”

  陈朝猛嘴角挂着阴恻恻地笑意。

  在利益的面前,金九你再牛,结果也只能是众叛亲离。

  黄子轩陪着金九去会议室,路上,黄子轩笑着问金九:“九哥,这金色年华荣誉总问是个什么职务?”

  “这个职务……就是去金色年华消费完全免单!”金九笑着说。

  金色年华是金九经营的一家娱乐场所。

  “那感情,下次一定去捧场!”黄子轩也笑了。

  来到会议室,里面已经来了很多人。

  “九哥!……”

  他们看见金九,都纷纷过来打招呼。

  金九扫视了会场一眼,没有看见陈靖和陈东,只有几个美女在招呼大家。

  “大家是不是都齐了?怎么不见主人?”金九说。

  “是啊!既然是行业聚会,这也太不想样子了吧!”

  有个头顶锃亮的中年人替了一根给金九,然后替他点燃。

  “老炮,你的吉吉酒店近段时间怎么样?”金九问他。

  原来,这个头顶锃亮的中年人叫老炮。

  “生意大不如从前,他们这么搞,会把我们搞死!”老炮大声的抱怨。

  顿时引来大家纷纷附和。

  是啊!客人都往他们这里跑,大家还有什么生意。

  不只是客人跑到这里来了,我那里的头牌都跳到这里来了。

  这TMD,怎么办?人家这里红火,挣大了,谁不想过来。

  我们只有跟了,不然早晚得关门。

  …………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自然就分成了二派,一派就是跟进,推行东莞模式,大家一起捞钱。别一派是观望,希望与他们保持距离。

  黄子轩估计了一下,希望跟进捞钱的人占了多数。

  这下,金九难了。

  陈靖和陈东没有出现,并不是他们不客气、不热情,不想拉拢这些人。

  这是他们的谋略。

  就是让他们内乱,不战而胜。

  现在的情况正是他们想看到的,二派人员泾渭分明,不需要他们再费口舌,甚至许以利益。

 文学

大家乱轰轰的叫嚷着,金九一直没说话,他抽完了一根烟,黄子轩又递给他第二根烟。

  “九哥,你表个态啊!”老炮急了。

  老炮是持观望态度的那一派的,他现在被人怼的说不话来。

  “老炮,喝茶!”

  金九把一杯茶水推在他前面。

  老炮端起茶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又气呼呼的说:“乱!TMD的全乱了!这样下去,迟早比东莞还惨!”

  “好啦,老炮!他们跟就跟,你不跟就不跟,有什么好生气的!”金九安慰老炮说。

  “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难道眼睁睁地……”老炮无奈地说。

  “是啊!我只有一家KTV,大过年的都没客人,不跟,难道让我喝西北风?”

  “你跟不跟,我不管,反正我跟了!”

  “跟,二年后扫黄再说。不跟,现在就得倒闭,你让我们怎么办?”

  …………

  就在这时候,陈靖和陈东推门而入,在他们身后是陈朝猛、封彪和宋长河。

  “陈哥、东哥!”

  大家看见陈靖和陈东,有人打招呼,有人主动起身相迎。

  黄子轩看了一下,除了金九和站在金九身边的老炮之外,大家都围在陈靖和陈东周围。

  陈靖、陈东和大家聊了寒暄了一会儿,似乎才看见金九。

  “哎哟,这不是九哥吗?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好让我们去迎接你啊!”陈靖夸张地说。

  眼神却死死地盯着金九身边的黄子轩。

  上次,在凯宾斯基,金九丝毫不给陈家面前,让陈朝猛吃了暗亏,幸好封彪师傅过来看过,说陈朝猛身上没有暗疾,他才强压下心头怒火。

  这一次,陈靖自己要找回场子。

  釜底抽薪。

  陈靖要让金九众叛亲离,什么老大,没利益的老大谁会做他的小弟?

  “陈靖,你搞这个行业聚会就是想让大家跟你走?”金九冷冷地说。

  陈靖瞳仁一缩,眼神锋芒如针。

  “金九,你做老大这么多年了,难道不知道大家出来混的不是为了一个利字?却想强压着大家不去开拓创新,你家大业大,无所谓,可其它人呢?你要其它人怎么活?”

  陈靖这是在极力的分化大家,要让金九众叛亲离。

  “东莞现在是什么情况,这就不用我说了。难道大家愿意用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赌一个同样的结果?”

  金九把手里的烟掐灭了,然后继续说:“陈东之前就找过我很多次,如果我愿意,还轮得到你陈靖?”

  金九这是要在陈靖和陈东的心里种下一根刺。

  陈东听了,脸色一寒说:“我和靖哥一笔写不出两个陈字来。我来惠市,就是带给大家一个挣钱的模式,事实证明,这个模式很挣钱。当然,你金九只要能带着大家挣钱?还会怕我这条过江龙?”

  黄子轩听了,知道再这样说下去,金九就会无话可说了。

  大家混社会的,都很实际,谁能带着大家挣钱,就服谁。

  鸡汤在这里没有市场。

  于是,黄子轩就笑对陈东说:“东哥,您好!上次你输给我的五百万,我烤了一只鸟,真香!”

  黄子轩的话没头没脑,不明真相的人,一头雾水。

  但他们看见陈东脸色瞬间变了,还有他身后那个保镖蠢蠢人欲动的样子,就知道这话里有故事。

  这个故事的结果,应该就是他们在这个年轻人手上吃过暗亏。

  还输了五百万。

  至于用五百万烤一只鸟是什么鸟,大家都想不明白。

  那有这么贵的一只鸟?

  大家心里这么想着。

  “年轻人,五百万就烤一只鸟,是担心没命花?”陈东恶狠狠地说。

  “那你是想再送五百万给我试一下?”

  黄子轩丝毫不怵,嘴角一扬,露出嘲讽的笑意。

  陈东听了,眼里寒光一闪,阴冷地说道:“年轻人,钱虽然是个好东西,但得有命来花!”

  陈东这是毫不掩饰的威胁。

  “啪……”

  金九把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砸,凶狠的指着陈东:“陈东,你搞清楚,这里是惠市,不是东莞,什么时候由你这么嚣张啦?”

  陈东也把手上的烟一弹,毫不示弱。

  “金九,你要清楚,现在不是你的时代了!”

  宋长河带着一群黑衣人,情绪激荡,只要陈东一句话,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开打。

  他们都来是东莞,金九对他们没有任何震慑力。

  “东哥,这没长眼的小鱼细虾, 我们也不跟他计较。今天是惠市娱乐行业的好日子,大家开心就好!”

  陈靖见冲突一触及发,赶紧出面制止。

  他知道,现在的金九憋着气,是只困虎。

  但困虎犹斗,他不可能没有准备。

  这神龙大酒店可是自己的地盘,把事情搞大了,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哼……我们走!”

  金九冷哼一声,然后带着黄子轩拂手而去。

  从神龙大酒店出来,金九问身边的黄子轩。

  “你是故意要激怒他们的?”

  黄子轩当然不会承认,笑了一下说:“我是看不惯嚣张的样子!”

  其实,黄子轩看到金九已经众叛亲离,如果再在哪里呆下去,只能受辱,就激怒对方,让金九找个由头离开。

  金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底没是赞许,然后和黄子轩一起上车,让赵小军开车离开神龙大酒店。

  有些事情,不需要解释,只需要默契。

  在神龙大酒店的二楼。

  陈朝猛站在窗户后面,冷冷地看着他们离开。

  “猛哥,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宋长河愤愤地说。

  黄子轩不只一次的嘲讽他,说他是养鸟的,让他怒火中烧。

  上次,他和黄子轩交手只是试探性的,他不认为自己打不过黄子轩。

  他研习过泰拳,腿上功夫厉害,上次只是手上的试探,没有发挥自己的长处。

  “金九毕竟曾经是惠市地下势力的老大,虽然现在是困虎,但我们也要防困虎伤人。至于那个姓黄的,他的好日子也不会太久了!”陈朝猛阴冷地笑着。

  “猛哥,其实如果宋哥出手,那姓黄的分分钟的躺下!”封彪一脸认真的说。

  封彪和宋长河切磋过,百招之后,宋长河稍胜他一招半式,他并没有真正的落败。可自己在黄子轩的手上只过了三十多招,就彻底的败了。

  他这是怂恿宋长河,驱狼逐虎。

  陈朝猛满意地看了封彪一眼,然后不忘再添一把火。

本文标签:啪啪的撞击声浪荡的呻吟

上一篇:极品人妻被浓精喂饱:白洁一夜被爽7次高潮

下一篇:翁公和小莹后续篇:宿舍超yin荡的辣文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