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未发育的小身子H|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灌满

2022-05-26 09:31: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朝周衡眨眨眼,见对方微微一笑也眨了眨眼,心知她已听明白,手一拍嘻嘻笑道:“看来咱俩真是心有灵犀、一点即通,回头我得跟阿复说一声,气气他,嘿嘿!”

  “气他干

只朝周衡眨眨眼,见对方微微一笑也眨了眨眼,心知她已听明白,手一拍嘻嘻笑道:“看来咱俩真是心有灵犀、一点即通,回头我得跟阿复说一声,气气他,嘿嘿!”

  “气他干嘛呀?”周衡下意识地脱口维护,把个沈怡给听得也是觉得牙酸,伸出根手指怒其不争般点一下她额头:“你呀,我就这么一说,放心,他可是我亲弟弟,明儿我还得送他一份大礼呢,哪里就真的想要气他了,再说了,你俩现在这般…阿复难道这点把握都没有?说不定想气还气不着呢!”

  行吧,周衡不好意思地朝她笑笑,赶紧又把话题拉回来:“那皇后娘娘既然觉得这玉佩是当初皇帝对她的情意,现在拿给阿复又是什么意思?”

  沈怡被她一提醒,先看了下外头的天色,嘀咕了声:“春桃该回来了吧,这小丫头平日里办事看着还算利索。”

  随后便又对她继续说玉佩之事,不过也没能给出明确答案:

  “不管当初是什么个情况,咱们这位姜皇后可是个明白人,对皇上早已经死了心,是以如今这块玉佩在她眼里估计早就一钱不值。”

  “当时我也就进去内殿呆了那么一会儿,毕竟外头大殿内还有其他命妇候着,皇后娘娘只说让我把这玉佩带给阿复,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了句什么‘靖王爷年轻有为,芝兰玉树,此螭龙玉佩是块古玉,极为难得,最适合他不过’,我听得稀里糊涂,但她毕竟是皇后娘娘,她要给我,不能问是什么意思,却不能不收,出了宫便赶紧拿过来了,回头你听听阿复他怎么说,想来皇后娘娘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定是料定阿复会明白她的意思。”

  周衡想想也对,便小心地用自己的帕子把那螭龙玉佩给包了起来,之后拿到内室放进了自己的首饰盒子里,出来时刚好春桃带着食材回来了。

  沈怡惦记着回家时间,见此本是兴冲冲地要往小厨房走,走到一半却又回过头来招手等周衡:

  “你那面是不是快差不多了?要是来得及,你就先看我做红烧肉,阿复小时候还挺喜欢吃母妃做的红烧肉,这几年他没能吃,不过我估摸着他还是喜欢,你既能手巧做手擀面,这红烧肉想必也很快就能学会,要么今儿你就跟着我学一学?回头阿复要是觉得还想吃,你也可以给他做。”

  周衡如今跟沈复蜜里调油般,听到说是他喜欢吃的,自然是想要学,何况如今天气虽然还是比较热,揉好的面团总也得醒个半个时辰,沈复也还得有些时间才回来,便一边快步跟上一边跟沈怡商量:

  “面团可以再稍微放一放,不要紧,反正阿复还没回来,要么咱们先来准备红烧肉吧,做起来是不是有点花时间?”

  得知确实需要花点时间,周衡便干脆表示:“要么长姐你就在旁边指点我,我来做,回头要是天色不早,你也可以早点回去。”

  这话正中沈怡下怀,喜得连连称好:

  “那最好了!老实说,这红烧肉要想做得好吃,葱姜蒜这些料可不少放,我自己倒无所谓,可你也知道,我家中那老太婆跟我不对付,总想找我茬,回去要是让她闻到那么一点味道,没得就阴阳怪气说起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说是吧?”

  “侯爷那边也是,今儿又不是正日子,我这么到王府里来,回去又带了一身味道,让人存疑不说,没得还心中不满,阿衡,咱们如今反正是一家人,这些事我也不瞒你。”

  说到这儿,两人已经进了厨房,看了下已经主动开始埋头准备切葱剥蒜的春桃小丫鬟,沈怡低声在周衡耳边又说了几句:

  “今日上长春宫的事侯爷自然是知道的,但内殿之事,特别是这螭龙玉佩,我不打算跟他说,倒不是想刻意瞒他,只是侯爷也不仅仅是我的夫婿,他还是威远侯府的主事人,牵来牵去的人多,就不给他再找事了。何况如今咱们府里这些事,桩桩件件,细究起来,哪一件都不是小事,在水落石出、尘埃落定之前,还是先搁着吧!”

  周衡默默听了,之后便笑着推她:“那长姐你还是坐远一点吧,我要跟春桃一起准备了,你在那儿发话就行。”

  “好,那今儿你就受累做个小厨娘!”沈怡也干脆,听了她这话也不推辞,索性把那桌边的长凳给拖得远了一点才坐下,之后便细细地给她讲了做红烧肉的步骤和关键处,临了,听周衡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遍,便放心地起身表示自己要回去了:

  “辛苦你啦,回头得让阿复好好表示表示,这等美味的生辰面可是千金难买!”

  周衡对此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朝她笑笑:

  “那长姐你快回去吧,回头我也给你做一次!”

  沈怡见状便放心地回去了,不想刚好在府门口碰到了下衙的沈复。

  “哟,回来得够早啊?”抬头看下天色,转念一想,再看一眼自家弟弟一副急吼吼的样子,沈怡便也明白过来了,佳人在室,可不得归心似箭嘛,便笑着一边打发旁边的晨风使人往正院通报一声王爷回来了,一边迎上前去低声简单地说了下来府里的原因,末了,又笑着转而说起了周衡:

  “刚教了阿衡红烧肉的做法,她也是头一回做,回头要是味道不好,你可不能说她!”

  看了眼嘴角上扬的弟弟,又笑着摇摇头有些夸张地叹了口气表示:

  “我也真是杞人忧天,阿衡做的饭菜,自然是珍馐美馔,阿复你说是不是?”

  也未等他回答,笑着往自家马车那边去了,等上了车走了段路,想到沈复刚才那副很想马上进门见心上人又想着要送自己的为难样子,不禁依旧暗自想笑:

 文学

沈复进了府,本是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去内院的,转眼想起沈怡所说的话,又有些担心周衡真的做不好,便差了暮云再次去找下沈嬷嬷,让她先去看看做得如何,自己则心不在焉地在外书房等着消息。

  周衡那边,沈嬷嬷刚被晨风那里得到消息,进了内院小厨房告知周衡王爷回府了,眼看厨房内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便索性出来了。

  结果刚出来不久,又被暮云给寻到了,说是王爷让她去看看饭菜做得如何了。

  沈嬷嬷有些哭笑不得,低声跟暮云说闲话:

  “表小姐这手擀面可不是第一回做了,之前春桃跟我提过,表小姐私底下练过好几回了,连她都沾光吃了好几次,刚才我看着,表小姐也是挺麻利的,王爷早来就等一会儿好了。”

  虽说千金小姐亲自下厨很是难得,但王爷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也真是…有些过了,沈嬷嬷觉得有些不以为然。

  好在暮云不是晨风,听了沈嬷嬷这番闲话,也听出了些意思,沉吟了下,提了句:

  “刚才在府门口,王爷刚好碰到郡主了,应该是郡主的吩咐吧!”

  这话沈嬷嬷自然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且如今说话的是暮云而不是刚才那傻愣愣的晨风,便收起了心思应了声:

  “那我再去看看,你先在这儿等着。”

  这一去,沈嬷嬷便发现,靠谱的还是暮云。

  没想到郡主居然把她外祖家祖传的红烧肉做法教给了表小姐,虽说听表小姐的意思,知道王爷已经回府,她便临时改了下做法加快了速度,怎奈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是以这会儿有些手忙脚乱。

  沈嬷嬷这些年的内院总管不是白当的,眼看小厨房内主仆俩人忙得团团转,便笑着说了句:

  “表小姐您别慌,刚才正是暮云得了王爷的差遣过来,让奴婢告诉您,王爷这会儿在外书房还有些事,还得有一会儿,让您慢慢来,等做好了再让春桃跟奴婢说一声便是。”

  这话说得周衡心中大定,早说嘛,沈怡走了没多久,那红烧肉到底是肉,就算没有用文火慢炖,总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便笑着一边手脚不停一边跟沈嬷嬷表示:

  “那最好了,我这里确实还需要…嗯,小半个时辰吧,红烧肉总得要些火候。”

  连“火候”这等听着很是专业的词都说出来了,沈嬷嬷也不想在这么个小厨房给周衡添乱,欣慰地一点头,行了礼便出来了:

  “那奴婢这就去跟暮云说一声。”

  得了沈嬷嬷消息的暮云赶紧回外院复命,随后沈复便开始了坐立不安的等待,到后来,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再次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内院来。

  进了正院还没到上房,老远便闻到了一阵令人扑鼻而来的香味,这会儿沈复也是真心饿了,简直可说是食指大动。

  循着香味疾步到了小厨房,刚好看到周衡在往锅里下面,听到他的脚步声,笑着回过头来招呼他:

  “回来啦,你先去洗个手,很快就好了!”

  锅里的水烧开了,发出噗噗噗的声音,水汽笼罩着周衡,配着做好的煎蛋和葱花的香气,一股人间鲜活的烟火气。

  但在沈复这出身富贵的年轻王爷眼里,心上人却犹如坠落凡尘的仙子一般,美好胜过广寒宫里的嫦娥。

  甚至在那么一瞬间,只觉心中不能再爱她了!

  当年在西北,也曾亲眼所见那些普通将士家的妻子,就那么端着一碗饭笑嘻嘻地候在门口,迎接操练一天疲惫至极的丈夫,当时自己还觉得粗鄙和不以为然,觉得已婚妇人果然是不如姑娘时矜持,就这么大喇喇抛头露面地端着碗饭在门口等丈夫归家,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贤惠持家么?

  现在自己感同身受了,想来那归家的丈夫,见到妻子如此用心地等在门口,心里一定很是喜悦吧?

  原来人世间的夫妻是这样啊,沈复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又有一种如鲠在喉的喜悦,以至于眼眶都有些湿了。

  好在周衡这会儿在灶间正忙碌,见他倚门不动,虽说一身黑底金龙服的帅王爷甚是养眼,还是笑着要他赶紧走:

  “我说靖王爷,怎么还不洗手去?这厨房间待得久了,可别让你的朝服给沾上油烟味了,快走吧,我这里很快就好了!”

  沈复听此一笑,说了声:“好,听你的!”

  底下烧火的春桃见沈复转身走了,抹一把有些汗湿的脸,笑嘻嘻地探头出来跟周衡表示:

  “王爷肯定是饿了,表小姐您做的面条这么好吃,等下王爷肯定会吃得精光!”

  “嗯,春桃你也功不可没,幸亏你提醒我多做一点!”周衡一边掀开已经再次烧开的锅搅动水里的面条,一边趁机对小丫头进行了表扬。

  “那当然,奴婢都吃了好几次表小姐您给做的面条呢,太好吃了!”春桃想起来不禁都砸了咂嘴。

  “肚子饿了吧?”周衡见她如此,不禁也笑了:“等下你就管自己去大厨房吃饭吧,不用在旁边伺候,哦对了!”

  借着锅里的水汽掩饰,低着头假装无意地吩咐小丫头:

  “等下天黑之后王爷要带我去外头园子里逛逛说点事情,你不用管我们,自己早点睡好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春桃痛快地答应了一声,自己脑补着定然是表小姐要找个机会给王爷送生辰礼,而王爷则要对表小姐表示谢意。

  这么重要的场合,自己可不能碍他们的眼。

  之后面条出锅,红烧肉也好了,一直在厅内负手等待的沈复,听到响动便往前迎了迎,刚好看到周衡和春桃合力提着个食盒进来。

  沈复便上前接过那食盒放到了桌上,一边明知故问道:“做了什么好吃的,老远就闻到了香味。”

  “答案马上揭晓!”周衡一边打开食盒一边给他说明:“给你做了一碗生辰面,味道肯定差不多,不过有点不一样,你吃吃看,呵呵。”

  “没有别的了?”沈复早就从沈怡那里知道了红烧肉的事,这会儿见她没有提及,不禁有些不确定。

  “没有啦,不好意思,就一碗生日面,希望不要嫌弃。”周衡笑嘻嘻一脸无辜的样子。

  沈复看了眼周衡端给自己的那碗面,再看下给她自己留的那一碗,无非就是一个盛得比较多,一个比较少,上面都有一个煎蛋,配了葱花和几片青菜,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脑海里灵光一闪,沈复不再追问,道了声谢后便坐下拿起筷子开始吃,见周衡跟着坐下开吃后一直在偷偷看自己的动作,心中更加有数,状若无意地搅了下碗里的面条,顺理成章地看到了底下的两块红烧肉,便做出一副惊喜的样子说了声:

本文标签: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灌满

上一篇:深夜暴露自己的刺激经历|集合玩办公室玩艳妇小说

下一篇:好大好硬好紧好湿好爽|宝贝看看镜子里的你多s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