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交车小雪禁不住哼出声 扒开稚嫩的小屁股坐下去

2022-05-26 09:50: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让他极其高兴,许久后,心满意足的松开她:“好好等我回来……我想你了。”

  顾锦里明白他的意思,正要害个羞,又听他道:“我不急,小鱼好好的比什么都

让他极其高兴,许久后,心满意足的松开她:“好好等我回来……我想你了。”

  顾锦里明白他的意思,正要害个羞,又听他道:“我不急,小鱼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小鱼生的是双胎,要好好养身子,三个月内是别想了,而秦三郎这一年是被折磨得不轻,可他打小就耐力不错,可以等,也愿意等。

  “你赶紧走吧。”顾锦里脸色红透,把他赶走了。

  秦三郎看着她笑,抱了她一会儿后,才松开走人,去隔壁屋子看两个儿子。

  小家伙们出生快十天了,脸蛋不再皱巴巴的,是白嫩了起来,还长肉了,脸蛋有了胖呼的模样。

  虞嬷嬷的眼睛是真的毒,两个孩子确实长得很像他,尤其是老大,有个跟他一模一样的酒窝,一笑起来,像阳光普照似的,暖得人心都要化掉。

  至于老二,没有酒窝,不过他爱笑爱闹,整天唔嗷唔嗷的,能自己把自己给逗乐。

  “爹爹走了,你们要乖,尤其是老二,不能老哭,要是闹得你娘休息不好,回来爹爹要揍你的。”

  小二狼不知道自家爹爹在说啥,是挥舞着小手,唔嗷叫着,拽挂在床边的彩色绸缎玩,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亲爹。

  秦三郎瞧着好笑,突然想起自家二哥来……老二的脾气,有点像二哥。

  “乖乖的,爹爹走了。”秦三郎压下心底难过的情绪,摸摸老大后,起身离开。

  毒虫沟都知道他得了两个双胎儿子,一到毒虫沟就有很多人过来恭贺:“秦千户,一胎就得了两个儿子,厉害啊,恭喜了!”

  “那可不,也不瞧瞧秦千户这体格,能不厉害吗?别说双胎,三胎都能给他造出来!”

  这话说得有点荤,没办法,军营里都是粗人,说荤话很正常。

  不过也就敢这么说了……秦三郎这两年积威不少,别说同级千户,就是副将们也不敢轻易开他玩笑,特别是他媳妇的玩笑,更是禁忌。

  秦三郎喜得麟儿,极其高兴,对恭贺的人抱拳道:“多谢诸位,有心了。”

  又让麾下的人给千户、百户们发了红鸡蛋,发的双数,一人两个,千户则是多送两个糖饼。

  大家伙拿到红鸡蛋跟糖饼,都很高兴,又念着他家一直很照顾各个卫所的亲眷,带着大家伙种药材发了财,恭喜的话是一箩筐的说。

  “三郎,弄璋之喜,恭喜了!”谢成知道他来毒虫沟了,赶过来见他。

  孟鸿也来了,拍秦三郎的肩膀,道:“好小子,厉害啊,一下子就两个儿子,稳妥了!”

  他们当兵打仗的都是今日不知明日命的,很多怕绝后,因此很多娶了媳妇的,都想生个儿子,要是自己战死了,有儿子在,家里爹娘媳妇也不用受人欺负太厉害。

  要是没儿子,你家里田地、宅子,很有可能被族里收走,被族人瓜分掉。

  “多谢。”秦三郎一直在笑着,给他们鸡蛋跟糖饼。

  孟鸿瞧见了哈哈大笑:“这笑就一直没下来过,看来是真的很高兴。”

  说着,接过鸡蛋和糖饼,咬了一口糖饼,被甜的眯起眼睛,啧,都齁了,看来三郎这小子是高兴疯了啊。

  又道:“走,去见姜叔。”

  姜万罡得知秦三郎喜得麟儿后,也很高兴,让孟鸿把他带过来见见,瞧着秦三郎高兴的模样,是扔给他一个盒子:“接着,给两个小家伙的礼物。”

  秦三郎接过,打开一看,是两枚通透的白玉,以及两张银票,嗯,送银票,倒是军中一大特色,得想,也省得去买礼物了。

  给的还不少,是吉利的双数,一人二百两,可见姜万罡是越来越秦三郎了。

  对他还很重用,给完贺礼后,就跟他说了大戎那边的境况:“大戎天可汗已经把戎境整肃得差不多,最迟可能是今年九月巫神节后,天可汗就会带兵再攻大楚。”

  跟秦三郎猜想的差不多,可他看姜万罡的脸色,听他的语气似乎很笃定的样子,是问道:“大将军可是收到什么风声?可靠吗?”

  姜万罡道:“是侯爷说的,消息定然准确。”

  秦三郎趁机问道:“侯爷说的,莫不是侯爷在戎境那边有人?”

  呃,这个嘛,姜万罡有点为难了,是道:“三郎,你只要知道消息可靠就成,其他的,以后我再告诉你。”

  他是信任秦三郎的,可侯爷有令,目前还不能把底交给秦三郎,要再看看。

  秦三郎点头:“是,末将明白。”

  姜万罡道:“所以从此刻开始,咱们得加紧练兵,做好决一死战的准备!”

  言罢,扔给秦三郎一枚令牌:“从即刻起,你与孟鸿负责死士营的训练,必须把他们训出来,本将要他们即使死了,也得咬戎贼一口,不能让戎贼全须全尾的攻到毒虫沟这边来。”

  秦三郎肃了脸色,抱拳道:“末将领命!”

  军营里有专门死战的死士,乃是军中身手厉害的将士跟大盗死囚们组成,专门用来在战场上填命的,从去年年底开始,姜万罡就允许秦三郎接触死士营。

  孟鸿还因此晋升,成了千户,主管死士营,为此许尤很不高兴,可孟鸿最近学乖了,他没找到机会让孟鸿犯错,再给他降职。

  有了孟鸿主管死士营后,许尤对秦三郎去死士营也就没那么恼火了。

  而打从这天开始,秦三郎就在毒虫沟的死士营待着。

  不过姜万罡许诺他,每隔十天会让他回去一趟,孩子百日宴的时候,还会给他五天假,让他好好给两个孩子操办百日宴,好好热闹一场。

  秦三郎很感激,训练死士的时候也极其用心,把很多藏着的手段都用了出来,收效很大,姜万罡很是高兴。

  可秦三郎不高兴了,他收到许六送来的贺礼,送的还挺齐全,洗三礼、满月礼都有了,全是双份的。

  还说等百日宴的时候,他会亲自去长梁卫恭贺,给两个孩子送百日礼。

 文学

喜爱两个孩子什么的,只是许六的表面之词,他心里很讨厌两个孩子,得知秦三郎喜得两个儿子后,骂了句讨厌人的臭崽子,是巴不得他们夭折。

  千山先生却很喜欢两个孩子,得知顾锦里生了,还是双胎男娃后,心里又惊又喜,老主子也有一个双胎兄弟,这是对上了!

  不愧是老主子的外孙女,就是比旁亲要强。

  千山先生恨不得立马赶去长梁卫看两个孩子,最终还是忍住了。

  不过他对许六说,秦三郎喜得麟儿是拉进两方关系的好时候,他得送礼,百日宴也得去,这才有了今天的事儿。

  秦三郎很不喜欢许六,生怕他会暗中对两个孩子下手,根本不想他来百日宴,甚至还想先下手为强,让许六赶紧去投胎。

  可许六是许尤最疼爱的儿子,要是突然死了,定会大查,那他们这两年所做的一切就会白费。

  秦三郎只能收起不满,继续在死士营里练兵,想着应付许六的法子。

  他再有四天就又能回家了,所以没有立刻把这个消息告知顾锦里,免得她听后生气,影响养身子。

  因此当顾锦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天的早上。

  她气得骂了许六一通:“毛病,跟他很熟吗,来吃什么百日宴,没得害了咱家娃。”

  许六阴险,表里不一,他们不得不防。

  秦三郎赶忙安慰她:“小鱼不气,百日宴当天宾客众多,他不敢做什么,我会护好两个孩子。”

  顾锦里听罢,想了想,气怒才消了一些,不过:“卫所里的一些东西得藏起来了,地道口也要封好,训练的痕迹也要抹掉。”

  秦三郎点头:“嗯,这些事儿,我会安排好,小鱼不要劳心,好好养身子就行。”

  “唔嗷~”小二狼见自家爹娘只顾着说话,没搭理他,是冲着他们叫唤一声。

  顾锦里听得笑了,过来亲他:“崽崽,都说了你叫反了,应该叫嗷唔。”

  小二狼见娘亲跟自己说话了,很兴奋,扑腾着手脚,唔嗷唔嗷的叫着,叫得美了,还咯咯的笑起来,瞧着可爱极了。

  至于娘亲对他唔嗷的纠正是一点没搭理。

  “你这个讨喜的小可爱。”顾锦里瞧着心都要化了,夸他一句后,又去看老大。

  满月后,老大也长了不少,虽然没有老二那么胖乎,可吃奶也吃得很多,再这样长上两个月,到百日的时候,一定也是个大胖小子。

  “老大,别装睡了,你爹回来了,快起来跟你爹玩会儿。”顾锦里用指腹摸着老大的脸蛋。

  她家老大是个没事儿就喜欢闭眼睛的小家伙,瞧着像睡着了一样,可他没睡。

  老大被娘亲摸脸蛋,摸一下不搭理,摸三下后,总算是睁开眼睛,瞧见娘亲的笑脸后,很给面子的咧嘴笑了。

  像秦三郎一样,笑起来明亮暖人,顾锦里瞧着高兴极了,把他抱到怀里,跟他说话:“大狼崽崽真乖,可不能太乖了,要像你弟弟一样会叫,知道吗?来,咱们也唔嗷两声。”

  小大狼不叫,看着自家娘亲一直嘀嘀咕咕的,是打了个秀气的小哈欠,又闭上眼睛。

  呃,顾锦里不服,去亲他:“不许偷懒,快睁开眼睛跟爹娘玩。”

  小大狼被她闹得动了一动,却没睁开眼睛。

  顾锦里是郁闷得想吐血,看向秦三郎:“你小时候不会就是这样不搭理人吧?”

  难怪公婆会担心你,为了让你活泼点,使劲浑身解数的逗你,还怕你太闷会饿死自己,给你留了很多东西,甚至要把爵位给你继承。

  秦三郎有点不好意思的点头:“大狼这脾气,是有些像我小时候。”

  顾锦里:“那你小时候都在想些什么?为啥不爱搭理人?”

  秦三郎道:“也没想什么,就是全家跟亲戚们都喜欢逗我玩,说一些很幼稚的话哄我,觉得有点烦,懒得搭理罢了。”

  他年纪比大哥二哥小了不少,比亲戚家的大部分孩子也小,所以他一出生,一群很久没抱小孩的亲戚们都抢着逗他。

  可他是个不喜欢被逗的,烦了之后就干脆摆闷脸,不搭理他们。

  不过他心里很清楚家人跟亲戚们对他的好。

  “所以小鱼不用担心,咱家大狼也是个心里门清的,没什么问题。”秦三郎抱过老大,亲了他脸蛋一口。

  胡茬子没刮干净,扎到大狼了,小家伙立马睁开眼睛,瘪着嘴巴瞅着他,一副要哭的样子,可秦三郎说了一句:“大狼乖,不哭,我是爹爹。”

  许是记得秦三郎的声音,大狼果然没哭,可小手挥舞着,想去摸自己脸蛋,然而手不够长,没摸到,急得叫起来:“唔,唔~”

  顾锦里笑了:“终于叫了,要多叫唤啊。”

  这样爹娘才知道你是健康的,才能放心。

  又赶忙拿了块干净柔软的绸缎帕子,给他摸脸,摸得不痒后,小大狼就不再闹腾,又开始闭眼睡觉。

  顾锦里嘴角抽搐:“……算了,你睡吧。”

  秦三郎看得笑了:“瞧见了吧,咱家大狼很健康,别再担心了。”

  说完是看着她,忍不住吻上她,吻得有点猛,碰到了小二狼的小床……不陪他玩就算了,还敢撞他的小床,这还了得,小家伙很生气,炸雷般哭。

  外屋的虞嬷嬷等人以为两人不会带孩子,赶忙过来敲门:“大人,夫人,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秦三郎道:“没事,他心里不舒坦了,乱哭。”

  是赶忙去抱小二狼。

  可小二狼不要他抱,十天才回来一次,根本不认得他是谁。

  顾锦里赶忙接过,抱着哄了哄,很快就哄好了。

  秦三郎则是去抱大狼,惊喜的发现:“大狼已经不怕二狼哭了,不错。”

  顾锦里笑道:“早几天就不怕了,二狼嗷嗷哭,他还能继续睡的。”

  顶多就是掀个眼皮,瞅小二狼一眼,不会再被吓到哭。

  秦三郎听得高兴又遗憾的……他想陪着两个孩子长大,可他太忙了,十天才能见他们一回的,要是以后打仗,可能几个月,甚至一年都见不到。

  顾锦里看出来了,安慰他:“时间还多着,你不用太遗憾,且你练兵打仗,也是为了让他们平安无忧的长大。”

  “好。”秦三郎心里暖烘烘的,很庆幸能娶到小鱼,放下孩子,改而抱着她,缠绵而满足的亲了她一顿后,才去开门,让虞嬷嬷她们进来照顾孩子。

本文标签:扒开稚嫩的小屁股坐下去

上一篇:2022最好看(宝贝睁眼看看镜子里的你多美)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顶弄美妇紧窄湿润中出 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