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顶弄美妇紧窄湿润中出 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

2022-05-26 09:59: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偷偷支起耳朵,屏住呼吸,等待着一场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太后明鉴!”那宫奴跪爬了几步,“奴婢路过延英殿时,看到裴姑娘跪在路边,头发都散了,首饰也掉了,衣裳&

偷偷支起耳朵,屏住呼吸,等待着一场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太后明鉴!”那宫奴跪爬了几步,“奴婢路过延英殿时,看到裴姑娘跪在路边,头发都散了,首饰也掉了,衣裳……”说着有泪水掉了下来,语气转为抽噎。

  “好好说!”太后没什么耐心听一个宫奴哭哭啼啼,冷声又喝了一句。

  “是……”宫奴惶恐地看了她一眼,吞吞吐吐地道:“衣裳、衣裳也破了……”

  “什么?”

  众人都震惊得抬起头来。

  寒风乍起,廊下的大红色宫灯忽然转暗,杀气凛凛间,那猩红的灯光似一道道鲜血,从夜色之中飞出,坠落在地毯上、槅扇上,凝结成为一团团红色的暗影。

  宫廷宴会,在民间百姓看来,这是全天下最尊贵的一群人聚在一起,听着最庄重的礼乐,看着最华丽的舞姿,一饮一食,一言一笑,都是如天人一般,尊贵圣洁。

  但其实坐在这里面的人却比谁都清楚,宫宴上的戏码一出比一出热闹,争宠、设计、刺杀、下毒……在历朝历代的记载中层出不穷。

  薄酒一杯,春风一度,美人被天家看上,从此荣宠加身,福泽满门,甚至还有可能载入史册,名垂后世……

  更何况,早先裴才人还是贵妃的时候,宫里就传出过消息,说裴家想把嫡女送进东宫给太子做侧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是不了了之。

  当时这事在京中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浪,贵妇们私底下聚在一起,都暗暗嚼舌根,有说是太子妃善妒,容不得太子纳妾,有说是太子妃擅宠,把太子拿捏得死死的,更有人离谱的猜测,说是太子妃服用了驻颜秘药,养得肌肤通透如雪,令太子爱不释手……

  谣言越传越玄乎,但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怀疑过一件事,那就是太子妃专房独宠的事实。

  因此,这些私房密话,不管是出于恶意还是善意,都隐隐透着几分不可捉摸的艳羡。

  身为高门贵妇,即便锦衣玉食,却也要坐看丈夫依翠偎红,不得不拿出那贤良淑德的姿态,只为求得一个齐全的好名声。

  在这围炉品茶的惬意午后,又有仆妇们匆匆进来,各自来到各自的主子身旁,附耳悄声禀报着什么。

  不是这个府上的小妾寻死觅活,便是那个家里的婆婆勾心斗角。

  可偏偏那太子妃就不用受这种委屈。

  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是全京城最时兴最精致的款式。

  出入有近卫保护,受气有太子撑腰。

  没有恶毒婆母,没有刁钻小姑,没有黑心妯娌,更没有那狐媚小妾。

  这样舒服的好日子,便是梦里想想,都要笑出声来……

  贵妇们思来想去,觉得只有命好二字才解释得通。

  便只能无奈一笑,忍不住叹息道:“真是天底下的好事全叫她全得了,那不好的是一点儿都不沾啊!”

  但此时此刻,众人突然觉得,是该收回这句话了……

  “哐当”一声脆响,有杯盏掷出,将众人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放肆!”皇帝霍地站起身来。

  “陛下——”淑妃低低惊呼,忙伸手去扶,他却瞬间恢复了康健,手臂大力一甩,将淑妃推得几乎摔倒。

  “陛下息怒!”其他几个妃嫔也吓了一跳。

  “陛下!”淑妃从地上爬起,来不及整理妆容,迅速就跪在了皇帝面前,急急道:“太子是您亲手培养的储君,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她拉住皇帝的衣袖,泪盈于睫:“这贱婢污蔑太子殿下,为的就是让您父子离心,陛下您可千万别上当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

  皇帝一个箭步就冲下了宝座。

  才疾出两步,又骤然止步,振臂高呼道:“御前侍卫何在!”

  “臣在!”阶下立即有人肃然响应。

  “陛下饶命!”那宫奴失声尖叫了起来,“奴婢说得都是真的,奴婢不敢欺瞒陛下——”

  向来温厚仁爱的帝王,少见地露出了一脸凶狠之色,仿佛一头杀红了眼的雄狮,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狠戾无情的气息。

  他望着跪在面前的宫奴,从齿缝之间迸出来冷冷的几个字。

  “拖下去!割去耳鼻!腰斩喂狗!”

  “慢——”

  殿内突然响起一道急急的声音。

  众人惊愕地抬起头,看见太子妃跪了下来。

  “太子妃,这不是你该说话的时候。”皇帝转过身来,正沉浸在暴怒之中的他,衣袖一扫,狠厉道:“谁再求情,一并斩杀!”

  帝王之怒,血流成河。

  赵昔微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冷酷无情的一面,让她内心小小的发怵了一下。

  淑妃也吓得跪了过来:“太子妃!”语气又低又冷,似有隐隐警告。

  “皇帝,哀家有几句话要说。”看了半天的好戏,太后似乎心情越发的好了。

  她唇角有意无意地扬起,眸光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懒懒地笑道:“发生这样的事,太子妃作为太子的嫡妻,有想法也正常,陛下何不听她说两句呢?皇帝偏心太子到了这种地步,恐怕难以让百官信服!”

  “母后——”皇帝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行啦!”太后笑得眼角都起了皱纹,抬手往下压了压,“太子妃刚刚想说什么?”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哎呀,要哀家说啊,太子妃也别委屈,这事啊责任就在你!要是当初好好的留着那一群美人在东宫,尽心尽力地伺候着太子,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呢?”

  “……”

  殿内众人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

  这王家果然是毫无底蕴……就算是到了太后这样的位置,开口还是那么的粗俗难听。

  但,再没有底蕴、再粗俗难听,她们也得默默地忍着。

 文学

太后显然对众人的反应感觉很满意,这么些年来,前朝后宫都对她及王家颇有微词。不外乎就是嫌弃王家出身低微罢了。

  越是这样,她就越是喜欢看这些人跪在脚下,跟条家犬一样摇着尾巴由她摆布使唤。

  她丹凤眼微挑,重复又问了一遍:“对了,太子妃刚刚想说什么?”

  众人的注意力瞬间就转移到了赵昔微的脸上。谁能想到,前一刻还让天下女子羡慕不已的太子妃,这一刻就要成为了笑柄?

  这人啊,不能全靠命呐!

  赵昔微掐了掐掌心,让自己尽可能的冷静下来。

  现在不是拈酸吃醋的时候。

  太后说这种话,无非就是要刺激她等着看她哭闹不休罢了。

  她要说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那肯定是假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没来由的相信李玄夜。

  不需要证物、不需要证人、更不需要盘问,她的直觉就是如此的相信他。

  换个角度想,就算是真的……她更不该有什么情绪!

  私底下,她可以跟他生气、跟他哭闹,但在众人面前,她其实一刻也没有忘记——他是太子,她是他的太子妃。

  他们两个,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赵昔微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陛下,儿臣认为此事必然是个误会!”

  迎着一张张等着看好戏的脸庞,她语气冷静又坚定,“裴家小姐和儿臣也算是朋友,她性情是略活泼一些,但也是个知书达理的名门闺秀,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是啊!”一直不敢吱声的裴老夫人和儿媳一起也跪了下来,“太子妃说得对,此事必然是个误会!”

  “嗯……”皇帝点了点头。

  那裴才人回过神来,又惊又怒地道,“陛下!此事定是有人暗中陷害,求陛下彻查!”

  裴真真是她娘家的侄女,她曾经是想过将其送进东宫为侧妃,但光明正大地送进去,和这样不清不白的在一起,可是两回事!

  此事若是真的,他们裴家岂不是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彻查?”皇帝手指压了压太阳穴,语气略有几分疲惫,再不复方才的激动,“怎么个彻查法?”

  裴才人咬牙,恨恨地盯着地上的宫奴:“那当然是把这贱婢交给诏狱,严刑拷问,直到揪出背后指使之人!”

  “不错!”太后“啪啪”击了几掌,迫不及待地道:“那就把她抓进大牢,好好审问吧!”

  “太后娘娘!”赵昔微心中大急,一步抢在那宫奴身前:“妾身有话要说!”

  “哦?”太后饶有兴致地笑道,“你这孩子到真是心眼实在,都这个份上了还替他说话。”

  “不!”赵昔微坚决地摇摇头,否认了她的话:“妾身不是替谁说话,妾身只是相信太子殿下!”

  她转身看向那宫奴,语气陡然间变为冷酷:“你说你是宫奴?”

  那宫奴早吓得浑身都瘫了,此时听见有人问话,下意识地就回答:“是。”

  “你在延英殿撞见的殿下?”

  “是。”

  “裴小姐头发散了?”

  “是……”

  “衣服也破了?”

  “……”那宫奴略抬了抬眼,迟疑了一瞬,道:“是……”

  “天那么黑,你确定看清楚了?”

  “我……”那宫奴一阵心慌,有些答不上来了。

  赵昔微看穿她心底的情绪,又向前半步,微俯下身子,唇畔浮现一抹冷冷笑意:“你仔细想好了再回答,到底看清楚了没?”

  “奴婢……”

  迎着这样一双寒意迫人的眼睛,宫奴没来由的就打了个冷颤。

  她张嘴嘴巴,一瞬间觉得口干舌燥,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宛如一条渴得半死的鱼儿。

  赵昔微不给她思索的机会:“你既然是最下等的宫奴,必定是没机会天天见到太子,又是怎么一眼就认出来的?就算能认出殿下,你又是怎么一眼就知道那是裴姑娘?这宫里女人那么多,你凭什么一口断定是她?”

  嗤笑了一声,“本宫倒是不知道,原来你一个小小的宫奴,倒是长了一双火眼金睛!”

  “奴婢……”那宫奴嗫嚅道,“奴婢负责过几次宫宴,裴小姐每次都有入宫参加,便看着脸熟了……”

  “是吗?”赵昔微笑了笑,抬袖随便指向席间,问:“那你认识她吗?”

  宫奴壮起胆子看了一眼,表情有些茫然。

  赵昔微随便又指了一个:“认识吗?”

  “奴婢……”

  “那这个呢?这个你总该认识吧?”赵昔微的指尖在半空中一划,落在一袭红衣上。

  “不认识!”那宫奴忽然伏下身子,语无伦次地道:“奴婢记不住这么多……”

  “那可是巧了!”赵昔微一笑,悠悠道:“这么多人你都记不住,就偏偏记住了裴姑娘,看来可真是有缘分呢!”

  “不不不,不是的!”那宫奴又急又怕,“奴婢当时本来也没认出是裴小姐的,是听见裴小姐自己说出来的!”

  “她说是裴小姐就是裴小姐?”赵昔微讥讽一笑,“那我还说刚刚那个穿红衣的是裴小姐呢,你信不信?”

  顾玉辞美目一转,含笑道:“太子妃可真会开玩笑。”

  “我可不是开玩笑!”赵昔微睨向顾玉辞,突然道:“阿辞表妹这身衣裳可真是华丽,是在哪家做的?我得空也想去做一身穿穿。”

  顾玉辞也不是个吃素的,笑容狡黠了起来:“太子妃穿的都是宫中定制,那市面上的俗货怎么入得了眼?”

  “那可说不定哦。”赵昔微眸光悠然,“定制的衣裳穿腻了,偶尔也想穿穿市面的款式!”

  “这个嘛……”顾玉辞一愣,接着掩袖咳了一声,一时有些接不上话。

  赵昔微好整以暇地等候着她。

  众人都没看懂,一个宫奴撞见了太子和裴家姑娘的事,太子妃却只关心顾小姐的衣服,这是唱的哪一出?

  一片寂静中,太后忽然笑了一声。

本文标签: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

上一篇:公交车小雪禁不住哼出声 扒开稚嫩的小屁股坐下去

下一篇:岳做摩托车我进去了小 被朋友下药到高潮NP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