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做摩托车我进去了小 被朋友下药到高潮NP

2022-05-26 10:06: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本来就该告诉你,只是不知道是好是坏。”

  说着,他幽幽叹了一声,注视着妙锦鲤,“你会去找他们吗?”

  妙锦鲤微微点头:“会!”

  灵武皇似乎

这本来就该告诉你,只是不知道是好是坏。”

  说着,他幽幽叹了一声,注视着妙锦鲤,“你会去找他们吗?”

  妙锦鲤微微点头:“会!”

  灵武皇似乎松了口气,旋即说道:“那你去一趟妙家,或许能得到一些本皇不知道的信息,而且听说妙矜持跑了的事你也还不知道的吧。”

  “什么?妙矜持跑了?”妙锦鲤有些意外,“她不是被关在大牢里吗?”

  “你果然还不知道,本皇也只是听其他人汇报时提起。就在这次京都城被围剿时被人救走的。具体你要问问太子和其他人。”

  妙锦鲤眉头微皱,看来是要去一趟妙家,虽然她十分不情愿。

  她离开了灵圣殿,去了妙家。

  妙家门前清冷,略显破败姿态,原来的下人也都走的走散的散,仅剩几个看守和必备的丫鬟。

  他们看到妙锦鲤过来,顿时紧张起来,赶紧进去通报妙之国。

  “大小姐好!已经进去通报老爷了。”门前的下人紧张地行礼。

  妙锦鲤看着妙家的落寞并没有生出任何同情,有什么因就结什么果。

  过了会,妙之国、周琴双双出门相迎,现在的妙锦鲤已经容不得他们生出任何仇恨。

  这两日传遍京都的事迹,他们自然有所耳闻,现在感受到来自她身上的威压。

  两人弯着身子,妙之国脸色苍白,低声道:“妙……妙大人有什么事吗?”

  “妙矜持从大牢逃了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妙锦鲤直接问道。

  妙之国神色紧张,生怕被此事牵连,急忙解释道:“我们不知道,还是蒙将军派人告诉我们才知道的。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即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到天牢救人。”

  妙锦鲤想,这事万顷国和蒙将军肯定查过的了,既然他们无恙,那应该与他们无关。

  “在她失踪前你们见过她几次?都说过什么?”

  “我们……见过两三次,但没说什么,每次矜持的情绪激动,跟疯了一样。”周琴在一旁小声嗫嚅道。

  妙锦鲤见妙矜持的事问不出什么,便淡淡说道:“找个僻静的地方,我有另外一件事要问你们。”

  妙之国和周琴相似一眼,脸色紧张,不知还有什么事。

  两人带着妙锦鲤来到以前她住的院子,这里格外僻静,已经荒废,也没人。

  “妙大人有什么话请问,不管什么事都是我这个家主的问题,希望你留夫人一命。”

  周琴虚胖的身体抖了抖,忍不住泪水往下掉:“老爷!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妙锦鲤见他们倒是情深,冷声道:“没人要你们死,老实回话就行了。”

  周琴偷偷瞄了眼妙锦鲤,吸着鼻子,一副可怜模样。

  “我父母的事你们知道多少?大概的有人已经跟我说过,我想知道,父亲离开前有没有说过什么?那群人为什么要带走母亲?”

  两人面色一震,没想到妙锦鲤是问这个问题,相视一眼,神色轻松下来。

  妙之国缓缓说道:“你母亲是那一族的人,大家族都讲究血脉纯正,大哥只是一个普通神武者,虽然在万灵国是天才,却根本无法入他们的眼。一招便把当时玄武境中期的他废了,令他无法再修习灵力,却也死不了。”

  妙锦鲤眉头紧皱,好恶毒的手段,对一个修习者而言,无异于已经杀了他。

  若能继续修炼就还有希望在,彻底废了,连最后一丝希望都被抹杀了。

  她能够想象当时的父亲能有多绝望,妙之国见妙锦鲤神情严肃,停了下来。

  “后来呢?”妙锦鲤问道。

  妙之国这才继续说道:“后来大哥自暴自弃,颓废了一段时间,便出门了一个月,去了灵域,从灵域回来之后,便说要出趟远门,五年!三个五年过去,再没回来过。”

  “有提到去做什么吗?”

  妙之国摇摇头:“只说他要去救你母亲,还一脸自信和兴奋。”

  妙锦鲤陷入沉思,应该是父亲在灵域找到了那群人的消息,离开家去找他们。

  妙之国和周琴紧张地站在一旁,知道的都说了,内心恐惧,怕哪得罪她。

  妙锦鲤淡淡看了眼他们,两人浑身一颤,她随手拿出一支储物袋:“里面是二十万金币,就当刚刚老实回答的报酬。”

  这是当时妙矜持买兔屎丹的金币,现在还给他们,在他们身上的恩怨已经清了。

  剩下的也只是妙矜持的,她恩怨分明,也不会为难他们。

  妙之国一听,不敢置信,两人抬头看着妙锦鲤,一脸不解。

  妙锦鲤将储物袋扔过去,转身便离开妙府。

  妙之国看着那道陌生的背影,情绪彻底崩溃了,扑通跪在了地上。

  留下悔恨的泪水,“丫头,小时候我带你放过风筝,你要知道,我真的后悔了,我对不起你和大哥。”

  妙锦鲤听到身后传来的喊声,没有任何停留,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

  妙府安静下来,重归于平静。

  临近黄昏,妙锦鲤才回到新药斋。

  听到她终于回来了,院内掌宫杉元倾和两个孩子一脸紧张,急忙上前。

  妙仙清脆软糯的声音喊道:“娘亲,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是呀,我们差点都要去灵圣殿要人了。”掌宫杉说道。

  妙锦鲤有些心不在焉,随口应了句:“没事,顺便去了趟妙府耽搁了。”

  掌宫杉眉头微皱,妙锦鲤的情绪不对,沉声道:“发生了什么事吗?是不是有人为难你!”

  说着,脸上闪过一丝寒意,要是敢欺负妙锦鲤,万灵这种小国,他以前分分钟灭了。

  妙锦鲤回过神,见眼前死人都一脸担忧,淡淡笑道:“现在万灵国哪还有人敢为难我,只有我为难他们的份。”

  元倾和两个孩子这才轻松下来,但是掌宫杉知道妙锦鲤一定有事,紧紧盯着她。

  妙锦鲤也没打算隐瞒他,两人走远一点,她想身为掌印神尊应该凭那些特征,能知道带走她母亲的人是什么人。

  便将这件事简单说了一遍,听到漆黑服装,画满东方符号,统一戴着一顶白布帽,白帽之上写着“灵”字后,掌宫杉的神情微变。

  “你知道吗?”妙锦鲤问道。

  掌宫杉回道:“曾经在神尊殿见过,当时并未在意,应该是东方神域的家族,但具体是哪家去了那边就知道了,你也不用太担心,本尊在便没人能欺负你们。”

  妙锦鲤见他有来劲儿了,心情轻松下来,调笑道:“你再说下去,我就丢下两个孩子他爹,跟你跑了。”

  “这不都一……。”掌宫杉一兴奋,差点说都一样了,赶紧转口问道,“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就在你眼前,你会怎么办?”

  妙锦鲤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饶有兴趣盯着掌宫杉说道:“要是他敢出现在我面前,就把他腿脚卸了,扔出去乞讨,他不是喜欢做乞丐吗!不给吃不给喝,慢慢折磨他至死。”

  掌宫杉脸色苍白,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低声道:“会不会太残忍了,毕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觉得要是都情有可原,可以原谅……。”

  “你可不要给他说情,这还是轻了的。我和两个孩子这些年受了多少苦,多少次死里逃生,他不知道。”妙锦鲤见他紧张的神情,故作严肃说道。

  掌宫杉无奈点点头:“确实该死。”

  妙锦鲤掩嘴偷笑,故作问道:“三爷,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文学

掌宫杉恢复神情,他哪敢跟她抱怨,转口问道:“那接下来是要去东方神域吗?”

  妙锦鲤想了想:“在那之前还是要去趟灵域。”

  “灵域?”掌宫杉闪过一丝担忧,“去灵域做什么?那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

  “听妙之国说,我父亲离开失踪前去过灵域,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消息。再者,离开之前,要把灵域烈家这个事儿彻底摆平了。不然下次,万灵国就没那么好运了。”

  掌宫杉仔细一想,神尊殿的人并没有见过妙锦鲤,应该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只要他的身份掩藏好,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即便真的出现问题,任何人也不能伤她。

  妙锦鲤见他面色凝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你是在担心神尊殿的人是吗?”

  “倒不是担心他们,是担心你和两个孩子。”掌宫杉说道。

  要是让祖母知道四年前破坏他的纯正血脉,导致突破失败,肯定不会饶了妙锦鲤。

  妙锦鲤并不知其中细节,目光微凝:“不用担心,我一没招惹他们,二没做任何事。要是敢来找死,拼上这条命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呢。放心,姐罩你。”

  掌宫杉愣了一下,严肃的神情放松下来:“好,不管任何事,我都会站在你身后!”

  两人有了决定,将此事和元倾说了一下,因为前往灵域和东方神域都存在不确定性危险,妙锦鲤要问问她的想法,尊重她意见。

  元倾并没有迟疑:“妙姐姐去哪我就去哪,游历大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妙锦鲤笑着点点头,“也好,跟着我,等我们去东方神域办完事情之后,亲自去凰族走一趟,替你要回被剖离的血脉之力!”

  元倾愣了一下,鼻子一酸,没想到这件事妙锦鲤一直记着。

  她知道那会有多危险,摇摇头:“只要能跟随妙姐姐就心满意足了,血脉的事我从来没想过,太危险了。”

  “放心,不就是区区魔兽域凰族,一句话的事,是不是三爷?”妙锦鲤笑道。

  掌宫杉挺了挺腰板,轻咳一声:“只要本……我恢复实力,不是问题。”

  元倾看了眼掌宫杉,她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在学院时,身躯替妙锦鲤挡下空戒的攻击。像个没事人一样,第二天就恢复了,虽然看起来只有神武境十层。

  “上次的事还没谢过叔叔。”元倾极其乖巧有礼貌的微微躬身行礼。

  “叔叔?”掌宫杉愣住,叫他叔叔,叫妙锦鲤姐姐,那可是差了一个辈分。立即严肃纠正道,“小元,你应该叫我哥哥,或者掌大哥,叔叔这差了辈分,不合适。”

  元倾掩嘴一笑,看了眼妙锦鲤,改口道:“是掌大哥。”

  掌宫杉这才满意点点头。

  妙锦鲤一脸狐疑,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究辈分了,像个老顽固。

  几人说笑着,夜色落幕,笼罩着整个京都城,沉寂了数日的街道终于传来笑声。

  所有人都在感受着危机之后的劫后余生,城内街道开起了美食派对。

  妙锦鲤听着外面喧闹的声音,淡淡一笑,内心的一丝柔软展现。

  自从来到这片大陆,她不得不手段狠辣来保护自己,若非不得已,谁又愿意杀人。

  喧闹笑声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安静下来,次日清晨,妙锦鲤一早去了神武宫。

  看了九指挑选出来的各族学习飞行功法的人,慕容家也挑出来一个。

  妙锦鲤在那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反对:“九指、老萧、檀香,这些事交给你们决定就行了,这是你们在守护万灵国。还有,若遇到生死存亡之际,我不在,可以找罪恶城胡城主帮忙。我说的是,生死存亡之际。”

  几人相视一眼,郑重点点头:“知道了妙大人。”

  檀香面露迟疑,忽然问道:“坊主大人,你接下来打算去哪?”

  “应该会去灵域,有些事需要去那一趟,还有烈家的事要彻底解决。”妙锦鲤说道。

  “灵域!”檀香眼睛一亮,急忙说道,“我能不能一起去,当然我只到灵域就行。”

  妙锦鲤见她情绪有些不对,淡淡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不会去那旅游!”

  檀香目光一暗,情绪有些低落:“是家族来信了,他们找到我在万灵国,发家族信,让我必须回家族一趟。”

  妙锦鲤眉头微微一皱,自己对檀香的关心确实少了,这两天都没注意到她的情绪。

  记得当初刚遇到她时,跟自己说过,她是灵域来的,一直没问过,原来还有家族。

  “有说什么事吗?”妙锦鲤问道。

  檀香眼眶忽然红了,但是没说,摇摇头:“不知道,信中没言明。”

  妙锦鲤看在眼里,她应该大概知道什么事,但是怕给自己添麻烦不愿说。

  她也没多问,自然有其他办法知道,便说道:“我们正好不了解灵域,那就麻烦你带我们去灵域了。”

  檀香面色一喜,赶忙点点头:“好!谢谢坊主大人。”

  妙锦鲤随意摆摆手,笑道:“谢什么,应该我谢谢你给我们领路才是。”

  她随后让檀香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就离开京都了。

  檀香走后,妙锦鲤让影卫首领阿冷过来神武宫,问起他刚刚檀香提到家族信的事。

  她想,檀香肯定会跟阿冷说起这事的,阿冷反而一脸诧异,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檀香只跟他说要回趟家族,说开他们之间的事,然后就做他的新娘子。

  “坊主大人,阿香是有什么事吗?”阿冷紧张问道。

  妙锦鲤见他也不知道,便没多说,只说句没事,让他在檀香不在的期间药斋事就暂时交给他打理。

  虽然没问出什么事,但妙锦鲤想,这可能就和他们两人的事有关,檀香一向连编谎都不会的,具体只能到灵域之后才能知道了。

  次日清晨,妙锦鲤一行六人没通知其他人,便离开了京都,朝灵域行去。

  檀香在前面引路,她所在的家族在灵域大陆的边缘地带,叫万雪城。

  一行人走了三日,来到万灵大陆和灵域大陆的交界处。

  这还是妙锦鲤记忆里第一次走出万灵大陆,眼前一道蓝色屏障将两边大陆隔断。

  掌宫杉主动说道:“越过这道屏障便是灵域大陆了。”

  妙锦鲤轻轻嗯了,眼前的屏障是阻止底下阶级进入灵域大陆。

  这是一片全民神武者的大陆,外域非神武境者不能进入,屏障强度至少需要一个玄武境强者打开。

  掌宫杉带妙瞳,妙锦鲤带元倾,他们两人都没有强大的灵力反应。

  一行人踏入屏障,虽然一开始对妙瞳和元倾有排斥,但在妙锦鲤和掌宫杉的护持下总算通过了屏障,进入灵域。

  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即便是身处在边缘,也能感受到比万灵大陆浓郁的灵力。

本文标签:被朋友下药到高潮NP

上一篇:顶弄美妇紧窄湿润中出 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

下一篇:被领导玩屁股到失禁小说 绝美女神抬臀娇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