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我见过的最刺激变态的暴露狂)全章节阅读

2022-05-26 17:25: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传话给母亲后,便来探望七姜,说起婚事嫁妆的筹备,这就九月了,到十一月成亲,也就眨眼的功夫。

  谈话间,四夫人派人来问,有几件她喜欢的东西是否合适留下,玉颜说母亲如今谨慎多了,换

传话给母亲后,便来探望七姜,说起婚事嫁妆的筹备,这就九月了,到十一月成亲,也就眨眼的功夫。

  谈话间,四夫人派人来问,有几件她喜欢的东西是否合适留下,玉颜说母亲如今谨慎多了,换做从前必定先占为己有,才不会管什么体面尊贵,但说到这些,不禁道:“我知道平常东西都不入大伯母的眼,可今日瞧着,大伯母似乎有心事。”

  七姜本想问一句“你也看出来了”,但想母亲若真有心事,既然都不对她开口,又何必在家人之间传来传去,哪怕是对玉颜,她也该维护婆婆的体面,便随口敷衍了几句,很快就将话题带开。

  但这事儿,到底是梗在她心里,傍晚展怀迁归来,就见她抱着一本书,静静地窝在炕头毛毯里,望着窗外最后一抹夕阳发呆。

  因有了身孕,不宜坐热炕头,这个时节,太师府别处主子们的屋子早已烧得暖和,反倒是他们的卧房里冷冰冰的。

  展怀迁洗了手来,摸了七姜的手跟小火炉似的,他心头一慌,忙用自己的额头抵着七姜,但一切安好,妻子并没有发烧。

  “我如今可是两个人,火气旺着呢,没事儿。”七姜笑呵呵地看着相公,关心道,“今日又白忙一天吗,霍行深都被点了协助太子妃,你可什么差事都没有。”

  展怀迁说:“就想着,是皇上袒护我,倘若这会儿还偏向我,那些杀手……”

  话说到这里,夫妻俩都更严肃了,这不是玩笑话,不该拿来取乐,清楼姑娘们的命也是命,哪怕是恶毒的老鸨子,就算要死,也该由律法处置,岂能由着谁来决定生死。

  七姜刚要开口,但见张嬷嬷的身影从门前闪过,她似乎是要进来说话,但撞见小两口“亲热”,就赶紧退出去了。

  七姜隔着窗户问:“嬷嬷,有事儿吗?”

  张嬷嬷问过是否合适,才再次进门,面带忧愁地说:“老爷就要到家了,传话进来,大厨房如前几日一般,要将饭菜送去谪仙居,可大夫人今日突然说累了,还吩咐跟老爷的人都回大院去伺候。”

  家里所有人都知道,老爷如今几乎是在谪仙居住下了,突然反常,莫说张嬷嬷奇怪,展怀迁也担心,问道:“我爹又惹我娘生气了?”

  张嬷嬷哪里说得清楚,摇头道:“奴婢也是才听说。”

  七姜便示意嬷嬷先退下,请她再去瞧瞧光景,这边则轻声告诉了相公白天发生的事,正经道:“以母亲的涵养,若非大事,她绝不会露在脸上,连玉颜都有所察觉,你说是事情太严重,还是娘故意表现给我们看?”

  展怀迁不禁念叨:“眼下有什么事,值得我娘在旁人面前失态,而这世上能牵动我娘的人,可没几个。”

  “外祖母好吗?”

  “好,福宝每日都替我去请安,外祖家一切安好。”

  七姜摸了摸肚子说:“我也好好的,家里更是太平得很,难道是为了你吗,眼下只有你前程不顺。”

  展怀迁道:“有外祖和舅父庇护,还有我爹撑着半壁朝廷,我能有什么事?”

  七姜问:“那怎么查清楼的事,被礼亲王抢去了呢,我心里本就怀疑他有瓜葛,若真是,他这不是白捡的便宜?”

  展怀迁笑道:“不是你说的,咱们没必要弄明白皇上图什么,先把眼前该做的事做好。”

  七姜故意嘀咕:“我们展副将军眼下,可是什么事儿都没得做,还提什么眼前的事。”

  展怀迁从她手里抽走书本,笃定沉稳地说:“怎么没事,家里有个小笨蛋,还等着人教她背书。”

  七姜软乎乎地蹭过来问:“怎么除了我,展副将军还另收了学生?”

  娇妻在怀,展怀迁心中安逸,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温和地说:“他们一辈子分分合合,这些日子看他们好,我反而想通了,若真有什么事我爹又惹了我娘,那谁也帮不了他,谁也别再为难我娘。”

  此时,展敬忠已进了家门,下人告知大夫人的传话后,他竟然也没再争取什么,径直回了大院。

  自然这些消息会在家里传开,连四夫人都特地跑来文仪轩,拉着女儿悄声问:“他们两口子怎么了,又不对付了?”

  这夫妻俩怎么了,眼下谁都不清楚,可中书令府里父子翻脸反目,早已传得满城皆知,此刻中书令大人正一脸尴尬地等在礼亲王府的厅堂,等待王爷的接见。

  然而礼亲王并未召见他,只派了门下的先生来传话,冷冰冰的一句:“奉劝令郎好自为之,刀剑无眼,若是伤了性命,岂忍中书令大人白发人送黑发人。”

  中书令大人眉头微微一颤,轻声问:“王爷的意思是……”

  先生四下看了眼,说:“边境摩擦,皇上坚持主战,王爷和皇上是一条心的,偏那展敬忠敷衍打太极,结党营私几头讨好,却又放个儿子出来和皇上对着干,皇上早就不耐烦了。”

  “如此说来?”

  “大人规劝令郎早日与展家疏离才是正道,其他的话,您自己揣摩吧。”

  中书令暗暗定了心,向着王府深处作揖行礼后,便匆匆忙忙出门来,命令赶车的小厮:“不回府,去那小子新搬的宅子。”

  跟随而来的下人面面相觑,一人壮着胆子道:“老、老爷,小的们不知道哥儿搬去哪里了。”

  中书令大人顿时怒气冲头,骂道:“不中用的东西,先回府找认路的人来。”

这个时辰,霍行深的家里正热闹,瑜初带着王府的人送来许多过日子所需之物,他回到自己的家,竟是下不去脚,呆呆地在门前看了好半天。

  待下人们收拾齐当纷纷退下,霍行深才来到郡主的身前,落日余晖最后一抹光亮从天际消失,他不得不提起灯笼,才能看得清郡主的脸。
 

 文学

  “是父王赏赐你的,我们瑞郡王府虽在旁人眼里落魄了,可家私还算殷实,供你这里把日子过起来不难。”瑜初笑悠悠地望着他,说道,“你不必客气,也不必谢恩,父王母妃只我一个血脉,昨日我若在公堂上叫那疯妇伤了,瑞郡王府可就真没指望了。”

  “郡主,这些事传出去,对您没有半分好处。”

  “他们敢说什么,我可是向皇上求了恩旨,在一个月内争取与你两情相悦的,怎么就许天下男子爱慕女子,不容女子欣赏男子?霍行深,你的样貌人品和才能,都是我欣赏的。”瑜初骄傲地说,“虽然差了那么一丢丢身为男子的大气和魄力,但你能从家里走出来,有了这第一步,我就不怕你将来会被父母家人裹挟。”

  霍行深无奈地一笑:“郡主,下官若碍于您的身份,畏惧王府权势而顺从您,试问这样的姻缘,您真的想要吗?”

  瑜初走去边上自行提了一盏灯笼来,将彼此照得更亮,自信而坚定地说:“可你不是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巴结你。”

  话音刚落,霍行深的乳母偷偷为他安排的小厮急急忙忙跑了进来,说老爷的车驾到了,已经下车要往里头走。

  霍行深立时整理仪容,要去迎接父亲,眼角余光瞥见瑜初反往里走,他不禁停下脚步问:“郡主,您……”

  瑜初头也不回地说:“打发你爹吧,这并不是你的宅子,你爹更没资格跑来发号施令,我不想见他,别说我在这里,外头我的人不会多嘴,他问你,你就说雇来搬家的。”

  “是……”

  “早些打发了,王府的老嬷嬷还等我回去用饭。”

  霍行深一时怔住,直到小厮催促,他才回过神,但一转身,父亲就风风火火闯进来,口中骂着“逆子”,扬手便要扇打他。

  实则霍行深的个头远在父亲之上,正如展怀迁说的,难道打不过亲爹,但他是儿子,万不得已绝不能动手,可不动手是一回事,不让自己挨打是另一码事。

  在他伸手挡住父亲挥来的巴掌的一瞬,连他爹都惊呆了,院内一瞬的寂静后,霍行深松开手后退两步,作揖行礼道:“爹,您来了。”

  “畜生,立时跟我回去,老太太急得以泪洗面,你要将我陷入不忠不孝吗。”中书令大人怒气冲天,大声斥骂着,“当了两年差,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记得了,结交的都是些什么人,怂恿你做这大逆不道之事,这里的东西都不要了,立刻跟我走。”

  霍行深淡漠地问:“父亲如此急躁赶来,难不成又是礼亲王向您施压,您堂堂朝廷二品大员,就不能有些许风骨节气?您的主子是当今圣上,不是区区一个亲王,皇上尚且不曾压迫羞辱于您,您何苦来的?”

  “畜、畜生……”

  隔着门,背靠在墙上的瑜初,听见了中书令的叫嚣,难以想象如此紧要的职位上,坐了一个脓包懦夫。

  她很好奇,皇帝是真昏庸,还是故意纵容礼亲王一步步坠入深渊,不然实在没道理,将中书令如此重要的职位,任由礼亲王徇私,交给这么个唯利是图眼里只有升官发财的老混账。

  “爹,您回吧。”霍行深的声音传来,说着,“儿子是朝廷命官,便由不得您用家法来打压,儿子若有不孝,御史官自会上奏弹劾。父亲,这里不是我的私宅,我只是暂借,更不是霍府,你我眼下是同僚是上下官,上官虽可命令差遣下属,但绝不可羞辱朝廷命官。“

  “好好好,你要作死,我也不差你这个逆子。”中书令大人,几乎咬牙切齿地警告儿子,“展敬忠一派早已惹怒皇上,你非要与那展怀迁走得近,到时候被牵连戴罪,可别想来求我。”

  瑜初眉头一紧,侧身来看向门外,便见霍行深他爹在那儿张牙舞爪,哪有半分朝廷大员的稳重。

  再后来说的话,听着就更悬了,似乎他有什么消息,已经有人盯上了展家老小,若不得“正法”处置,便是要在朝堂外,令他们死于非命。

  说起来,这不是什么新鲜的高招,党争权斗之中,杀戮是最狠戾也最低劣的手段,自然方法和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最重要,谁又知道当今皇帝,是怎么坐上龙椅的。

  不过瑜初相信,皇帝绝非昏庸到了忠奸不辨的地步,礼亲王也未必笃信皇帝对展敬忠一派的厌恶,可他能迷惑诓骗中书令这些在他脚下讨生活的,将他们放出去散播谣言、制造恐慌,以此祸乱朝纲。

  瑜初轻轻一叹,好好的人,摊上这么个爹,她与霍行深若能有将来,想要太平度日,想要好好为朝廷效力为百姓谋福的话,且得将他爹从权利中摘出去,远离朝堂安度晚年。

  外头一阵动静后,霍行深送他爹走了,瑜初悠哉悠哉出门来,不多久这人就赶回来,她便抬手鼓掌,一步一拍走到面前,毫不吝啬地赞许:“霍大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终于不再去贵府祠堂罚跪了。”

  霍行深竟也有心玩笑,说了句:“下官昨日才见过郡主。”

  彼此对视一眼,都笑了,只是一个欣喜一个无奈,但气氛并不沮丧低沉,瑜初道:“将来若不愿在朝堂打转,大可擅你所长去各国出使,维护我朝与诸国的睦邻友好。我愿随你同往,比起朝廷皇室永无休止的争斗算计,我更向往踏足广阔的天地。”

  霍行深说:“出使外藩十分辛苦危险,且身负故国荣辱,半刻不得松懈。郡主,莫要想得太美好,那可不是去游山玩水的。”

  瑜初皱起眉头,眼底带着几分不耐烦,霍行深也知道这话得罪人,但没必要为了哄人高兴说假话,邦交藩务绝非儿戏,更不是他们用来为儿女情长许愿的事。

  “很好,现在就能反驳我,将来也不会傻傻被我欺负。”瑜初笑起来,绕过霍行深道,“我要回去吃饭了,明日见。”

  “明日?”

  “这又不是你的私宅,我想几时来,就几时来。”

  “郡主,这没道理,我暂居此处,这里便是我私人之地。”

  “方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都听见了。”瑜初回眸一笑,挥挥手,“明儿我再来,你的书房还没收拾好呢。”

眼看着郡主大大方方出门去,霍行深也不知怎么想的,大步跟了出来,在瑜初上马车时,伸出了胳膊为她充当扶手。

  瑜初显然一惊:“你这是做什么,你是我的奴才吗?”

本文标签:我见过的最刺激变态的暴露狂

上一篇:在公交车上小雪不禁哼出了声(大量潮喷)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人妻伺候丑陋老乞丐|结合处对着镜子顶弄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