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他的舌尖含着她胸前丰盈)全章节阅读

2022-05-30 09:58: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好似有一把火顺着交握的手,直接燃烧到脑海里。

  好在指令很简单,颜朔独特的嗓音穿透混沌的理智,清晰的进入蓝粒粒的脑中。

  她亦步亦趋照着指令前进或者后退,有时又偏移

好似有一把火顺着交握的手,直接燃烧到脑海里。

  好在指令很简单,颜朔独特的嗓音穿透混沌的理智,清晰的进入蓝粒粒的脑中。

  她亦步亦趋照着指令前进或者后退,有时又偏移几步。

  大概是一炷香,又或者是两盏茶的功夫,眼前视线忽而变化。

  回头看去,原本他们是从她指的方向进来的,可是老村长指向的那棵相反方向的大树就在身后。

  颜朔松开蓝粒粒微微发烫的手,从怀里掏出两条黑色布巾,

  “蒙上脸,最好把头发也伪装一下,你的发饰太显眼。”

  “哦。”

  蓝粒粒愣愣的答应,先是蒙上布巾,随后又发现它挡住了头发,只好又摘下,先把头发上能闪出微光的发饰摘掉,再重新带上布巾。

  颜朔细长的手指划过蓝粒粒的耳畔,帮她整理一缕漏掉的发丝,

  “走吧。”

  蓝粒粒不自在的坠在他后面。

  她再傻也发现颜朔在撩她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好好的说着话,为什么暗一离开后,突然一言不合就胡乱散发荷尔蒙。

  要不是她和瞿瑾相处的久了,知道亲昵和挑逗的区别,还真发现不了。

  感谢瞿瑾背着蔡公公给她讲的各种爱情荤段子……

  要说蓝粒粒没啥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早在她看到一胎双生的姐姐成为城主夫人的时候,就幻想过如果换成自己会是什么样?

  来到这个世界后,更是萌生出了捡个将军回来结婚过日子的想法。

  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心思却越来越淡。

  直到她听闻颜朔的另一重身份。

  尽管和自己想象中的将军形象相去甚远,但是,仔细想想,以自己如今的武力值,就算是熊一般壮实的将军,都不是对手。

  这么一来,似乎不够粗野,帅气型的将军也不错?

  神游的蓝粒粒没有看到远处突然出现的人,还在往前迈步,被颜朔一把揽住腰身,轻盈的跃上树梢,藏在树上。

  蓝粒粒简直想把愚蠢的自己塞进空间在,再也不出来。

  实际上,她现在整个人靠在颜朔身上,真的就有这样的冲动。

  总觉得浑身哪里都不对。

  她左脚往前迈了一步,稍微远离不属于自己的体温后,才终于感觉呼吸顺畅。

  装作专注的盯着地上巡逻的人,努力忽视落在自己身后的目光。

  真是搞不明白颜朔是怎么想的?

  难道真像长公主误会的那样,想有个红颜知己?

  呸呸呸!

  颜朔是怎么想的?

  他只是突然发现再见蓝粒粒,才发现她的喜怒哀乐全都牵扯着自己的神经。

  她笑,自己心里跟着甜。

  她生气,自己同样不会开心。

  他虽然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但是常年看着父母秀恩爱,他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也知道在意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这两天上山的路上,蓝粒粒总是有意无意的放慢脚步。

  昨天他还以为是蓝粒粒不确定行进路线,才会如此。

  今天有老村长带路,他才明白蓝粒粒的用意。

  是怕他身体不好,无法承受这样强度的穿山越岭。

  怎么这么可爱呢?

  颜朔这才发现,对方其实一直记挂着他的身体,哪怕中断了药丸的寄送。

  所以,他想知道,蓝粒粒究竟是不是对她也有某种特殊的感觉。

  如果是两年前,那个时不时抱着自己大腿耍赖,还敢直接钻进他被窝盖一条被子的小孩,他还真不会多想。

  此刻嘛。

  颜朔看着蓝粒粒刻意拉开的距离,嘴角微微上扬。

  真是长大了呀。

  可惜自己没有一直陪在她身边,错过了她的成长。

  验证了心中的猜想,颜朔没有再刻意做些什么。

  只是心中却是百般思量。

  他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运筹帷幄不只存在于战场上。

  做任何事情都理应如此。

  生平唯一一次没有把握就行动的事情,只有那次南下寻找神医。

  他很庆幸做了那样的决定,否则,他和蓝粒粒再也不会遇见。

  蓝粒粒会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过着平静的生活,而他,会在她永不踏足的京城缓缓迎接死亡。

  也许睿王爷病逝的消息会传到蓝粒粒的耳中,却不会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幸好。

  幸好他们相遇了。

  以后,他们会相爱,然后永远在一起。

  只是,在此之前,还有重重阻碍需要跨过。

  比如要说服舅舅和母亲,还要帮蓝粒粒和侯府了断个干净,再比如,眼前的反贼。

  颜朔收敛心神,待巡逻的人离开后,对蓝粒粒比划了两个手势。

  蓝粒粒懵逼中……

  颜朔这才想起蓝粒粒不懂他和暗卫的手语,只好轻声说:

  “你留着这里,我进去探探情况。”

  蓝粒粒一把揪住要走的人,瞪圆了眼睛,压低声音道:

  “你觉得我会拖后腿?”

  “当然不是,一个人行动更隐蔽,而且你没有做过侦查,可能不知道该查看什么。”

  颜朔觉得自从意识到自己的情意后,对待蓝粒粒的耐心都增添了许多。

  可惜蓝粒粒仍旧不满意,她就是觉得自己被小看了,

  “我比你武功好多了,你居然怕我拖后腿?”

  知道继续僵持下去也没有结果,颜朔只好退步,

  “行吧,那你跟紧我,有什么事情就先逃,懂了吗?”

  他发现一旦退让一次,之后就是步步退让!

  蓝粒粒不满,果然是小看她,

  “用不着你说。赶紧的,人都走远了。”

  两人一路轻功,越过依山势而建的几座木屋,视野立刻明亮了起来。

  一片巨大的山谷赫然出现在眼前。

  就好像是山体被切割过一样,从中间挖出一个巨大的圆圈。

  陡峭的石壁上只有黄色的石头,在阳光的直直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亮。

  颜朔压低身子,从悬崖向下望去。

  无数衣着一样的男人正穿行在房舍之间,忙碌着什么。

  蓝粒粒也学着他的样子趴在地上,往悬崖下面看去,

  “他们在收拾东西,估计是要撤离。不过,这山谷的出入口在哪啊?我怎么看不到?”

 文学

颜朔把食指放在唇上。

  这手势蓝粒粒看懂了。

  只是因为距离近,她猛然间发现在黑色蒙面巾的映衬下,颜朔的手指怎么那么白,指甲粉粉嫩嫩。

  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她不由觉得口干舌燥。

  难道这就是瞿瑾所说的发春?

  完蛋了!!!

  蓝粒粒脑海中只剩下这三个字。

  于是颜朔就发现身旁趴着的蓝粒粒眼神突然发直,转瞬就把脑袋猛地砸到地面上,速度之快他完全来不及拦住。

  结果虽然没有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但是悬崖边的石头却裂开了。

  一块石头骨碌碌顺着崖壁滚落下去,发出沉闷的声响。

  随着下落,回声越来愈大。

  只见山谷下密密麻麻的人陆续抬起头来,警惕的人已经举起手上的弓箭。

  饶是颜朔再喜欢蓝粒粒,此刻都恨不得拍拍她的脑门,究竟在想什么?

  果然不能以常理判断这个女孩啊~

  也是,一般人哪能这么皮实。

  这脑袋是什么做的?

  铁块吗?

  “还发什么楞,快跑啊!”

  颜朔一把拉起蓝粒粒,此时双手交握,再没什么旖旎心思。

  虽然颜朔没有,但是不代表蓝粒粒没有。

  她瞄了眼再次被牵住的左手,眼神像被烫到一样连忙移开。

  可惜四周不停靠近的脚步声不给她继续胡思乱想的时间。

  两人朝着来路不停飞奔。

  一点都不浪漫。

  蓝粒粒在逃跑之余不由想到。

  这种时候是不是上演一场“你快走,别管我。

  不行,我不能把你丢下。要死一起死……”

  的桥段才比较应景?

  好在她不是个恋爱脑。

  真跑起来的时候,比颜朔还快,一眨眼就变成了她在前面拉着颜朔玩命狂奔。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四周会有这么多人,不是都要撤走了吗?

  哪怕有树木房屋的阻隔,她依旧能从凌乱的脚步声中推断出至少有上百人。

  她该庆幸此刻不是在谷底,不然几千号人围拢过来,那她除了躲进空间别无他法。

  终于走到来时的地方,蓝粒粒抬起手腕,一根银针射出,又巡逻回来的那人连喊叫都来不及就砰然倒地。

  颜朔在后面夸张道:

  “好功夫。”

  蓝粒粒把还有空说风凉话的人推到前面,

  “快点带路,我要被你害死了。”

  颜朔心想,这人还挺暴躁。

  他在前面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步子,苦笑道:

  “哎呀,被你说中了。”

  “什么?这种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吧?”

  颜朔摸摸鼻子,

  “进来和出去的阵法不一样,我只看过进来的那种。”

  蓝粒粒简直抓狂了,

  “你不是号称算无遗策吗?就这样你还敢把我带进来?”

  颜朔有点尴尬,看来爱情也影响了他的智商啊~

  “趁有人过来之前,我们先找间屋子躲躲。”

  “躲个屁啊,人家不会搜吗?”

  蓝粒粒彻底开始飙脏话,之前的刚刚升起的旖旎和羞涩全都不见了。

  “你给我走开,要死死远点,别连累我一起。”

  她就算再厉害也没办法同时和一百多人交战。

  这个世界的暗器毒药层出不穷。

  这些人又安装了外界见都没见过的阵法,万一还有其他什么厉害之处呢?

  不过从这些人还没发现他们这点看来,似乎又没有太多奇门绝技。

  蓝粒粒这样子在颜朔眼中就像是炸毛的小猫,不过是杀伤力极大的那种,挠一下估计深可见骨。

  他干笑两声,

  “要不你先把我打晕,然后带我躲一下?他们要过来了。”

  蓝粒粒简直要被气死了。

  合着这人是把她的空间当成后路,怪不得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跑进来。

  阴谋,绝对是阴谋。

  但是她又不能真的把人扔在这不管,只好拉住颜朔的一只手,握紧后心中默想着空间。

  再次睁开眼睛,青山绿水黑土地,颜朔完好的站在她身边。

  蓝粒粒气咻咻的甩开手,一闪身整个人已经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则到了湖心小岛上。

  被扔在原地的颜朔:……

  他真不是故意算计蓝粒粒。

  当时脑子有些发晕,只想着和蓝粒粒独处,可以借机拉拉小手什么的。

  后来也只是顺势而为,毕竟要不是蓝粒粒闹出那么大动静,他们也不会被发现。

  好吧,他承认最后算计了一点点。

  出去的路他知道,当然不能真的把两个人置于危险之中。

  他只是觉得两个人既然要在一起,自然不能再有秘密。

  没想到蓝粒粒的秘密比自己想象中大。

  比如他没猜到蓝粒粒可以瞬移到百米开外的地方。

  颜朔穿过各种各样的花朵,再淌过各种类型的庄稼地,终于走到了湖边,他朝几十米远的小岛上望去,蓝粒粒一身黑衣,正背靠着那颗银光闪闪的大树。

  他喊道:

  “小粒儿不要生气了,听我解释好不好?”

  蓝粒粒挪了挪身子,把背冲着颜朔。

  片刻后,她耳朵动了动,有什么晰晰索索的声音,颜朔在做什么?

  她才不会回头看,于是她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

  “啊——你这个臭流氓,赶紧把衣服穿上!”

  颜朔刚刚脱下外衣,正在解开中衣的扣子,蓝粒粒忽然出现在眼前,刚刚放到地上的外衣也凭空悬浮起来,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再次超乎他的想象,

  “有点意思。”

  蓝粒粒瞪圆了眼睛,

  “你刚刚脱衣服想干什么?”

  颜朔很无辜,

  “不干什么,你又不理我,我打算游泳过去找你,总不能穿着衣服下水吧。”

  “你找我干什么,接着算计我吗?”

  蓝粒粒气红了眼睛,大声吼道。

  她怎么脑子这么笨!

  要被自己气死了。

  师父教的东西,到了关键时刻一点没用上。

  她进了空间才想到颜朔是故意的。

  颜朔微微低头,靠近蓝粒粒,

本文标签:他的舌尖含着她胸前丰盈

上一篇:厨房享受肉丝袜高跟鞋人妻(出轨激情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交换玩弄两个美妇教师 玩弄美艳馊子高潮喷水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