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攻每天让受含着东西h 讲一讲自己被吃胸的感受

2022-05-30 10:11: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三个婆子,两个老头。一个老头是负责看门的,另一个则是打扫杂院。另三个婆子有一个是厨娘,另两个是负责干杂活粗活的。

  知道几人平常领的活计后,林萱又问起了她们以前的月钱

三个婆子,两个老头。一个老头是负责看门的,另一个则是打扫杂院。另三个婆子有一个是厨娘,另两个是负责干杂活粗活的。

  知道几人平常领的活计后,林萱又问起了她们以前的月钱,日常开销等。

  跛足的婆子道:“回夫人,我们在后面开了一块荒地,饭菜都是自给自足。”却是半点没有提起月钱的事。

  林萱只当她们不愿意说月钱的事,毕竟说多了,万一她不想给那么多呢,不是平白惹新主子不快吗?要是说少了,可能她们心里也不舒服。她倒是完全没想到,这些老仆根本没有月钱的事。

  毕竟这庄子虽然不大,但是京城近郊的庄子,一般人也买不起,她们也是运气好,碰上了好时机才将庄子买到了手,若不是刚巧遇上京城那场乱事,这庄子她们还不一定能买到呢!

  林萱参照着京城一般人家下人的月钱,给几人定了福利。又道:“今天中午我们就在庄子上吃吧!”

  然后又叫了自己带来的丫鬟婆子,过去帮忙。

  她自己则和傅瑾珩在庄子里四处逛了起来。

  她看着庄子的格局,抿唇道:“我怎么觉得这庄子的原主人原本是准备把庄子建大一些的呢?你看那……感觉像是后来突然变了主意,将之修建成花园的?”

  傅瑾珩一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听林萱说起,便指着前面一块杂草地道:“那里,应该原本是挖一个水塘的。”

  一般有钱人家讲究,宅子里都要有山有水。这宅院那么大片的空地,全是用作花园,确实说不过去。

  林萱点头,“也不知道那户人家最后到底出了什么事。”说着,她又想起来,“你知道这庄子是从谁手里卖出来的吗?”

  傅瑾珩摇头道:“对方并不愿意透露姓名,是喊中人过来办的手续。”

  林萱也只是随口一问,他说不知道,她也就丢到一边了。她转头研究起了庄子要如何改建。

  这庄子离京城近,没事的时候可以过来住住,换换心情不说,她家别的地和三头离这里也不远,有时候过来巡察,时间晚了来不及赶回京城,到庄子上歇一晚也方便。

  她家人不多,就如今这么多房子也够住了,林萱没想再建房子。

  她看着傅瑾珩手指的那个地方道:“我们找工人把那挖成池塘吧!等开春后种上莲藕,既能当风景,还能吃藕。”

  傅瑾珩点头,“我来安排。”

  “这事用不着你,我自己找人弄就好。”这些都是她自己能解决的事情,她不想他费心。

  傅瑾珩笑道:“行,这事交给我家小姑娘做。”

  “我才不是小姑娘呢!”她两辈子的年纪加起来,快是他的倍数了,林萱怎么好意思当小姑娘。

  傅瑾珩不知道她的小心思,温柔地给她理了理身上的披风,关心道:“累不累?”

  林萱本想说她哪里有那么娇气,才不过是走几步路而已,哪里就用得着休息了,但看着他关心自己的样子,心里甜甜的,莫名地就道:“是有些累。”

  “那我们回房理歇一歇。”

  两人一起回了房里,东厢的大房间已经收拾出来了,不过还没有垫棉絮。林萱四周打量了一下,决定在榻上坐一坐。

  傅瑾珩怕她坐着不舒服,让人把马车里的软垫拿了过来。林萱本来是准备坐着和他说说话的,但没想到靠在他肩上却觉得有些犯困,竟就这么睡了过去。

  看着小妻子恬静的睡颜,傅瑾珩轻轻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下。

  过了一会,他又担心她就这么睡着会凉到,后悔没有早些派人过来收拾,若是早收拾了,她就能躺在床上,好好地睡个午觉了。

  “夫人,少爷,饭做好了,现在要摆饭吗?”

  说话的是黑妹,她和柳春都是傅瑾珩找来保护林萱的。

  因为肤色十分黑,又不记得自己姓什么,所以林萱给她取了个黑妹的代号。

  她平日里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没什么表情,但是却十分心细,她见里面没有什么说话声儿,所以在门外说话的声音也放得很低。

  傅瑾珩同样用很低的声音道:“等会再摆饭,你先去把马车里的毯子拿过来。”

  没一会,黑妹就从马车里拿了毯子给傅瑾珩送进去。除了毯子外,还有林萱常喝的果茶也一并送了过来。

  茶壶下面还带了一个小小的暖炉,里面是红红的炭火,茶水温在上面,什么时候喝都是暖的。

  因为拿的东西多,另一个叫柳春的丫头也和她一起往里面送东西,两人都十分的懂规矩,毯子和果茶送进去的时候全程低着头,并没四处乱看,等东西送到后,两人就识趣地退了出去。

  林萱这一觉,睡了足足一个时辰才醒。她醒来后有点懵,怎么突然就睡着了?

  傅瑾珩中途又小心地调整了几次姿势,半边身子都发麻,他却没管自己,而是问林萱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那般小心地照顾着,林萱哪里会有什么不舒服,她摇了摇头道:“你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睡得香,就想让你多睡一会。”傅瑾珩不着痕迹地动了动自己的肩。

  他动作虽然轻微,但林萱还是发现了,想着自己靠在他身上睡了那么久,林萱忙伸手给他捏,“是不是被我枕麻了?下次再遇见这种情况,一定要叫醒我,别自己傻傻的,在那当人肉枕头。”

  “能给夫人当人手枕头,小生开心。”傅瑾珩受用地看着那双白嫩的小手,在自己肩上捏来捏去,只觉得全身都被枕麻也是值得的。

  林萱嗔了他一眼,“油嘴滑舌!”

  傅瑾珩眼眸微暗,他俯身堵住了她的嘴,直到林萱呼吸不稳,才松开她,问道:“油吗?”

 文学

见林萱怔怔的,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他自顾自地说道:“油不油我不知道,你的舌头倒是挺滑的。”

  林萱无语道:“有你这么用成语的吗?”

  “原来是我理解错这个词语的意思了吗?”傅瑾珩笑着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一副要再试试的样子,林萱赶紧捂住嘴。想到刚睡醒,还没有漱口就被他给欺负了,不免有些气恼道:“你好讨厌,我都没漱口。”

  傅瑾珩把她的手拉开,“小姑娘香香的,没漱口也香香的。”

  林萱才不信他,气鼓鼓地站了起来,便去了厨房找水漱口。

  去了厨房才发现,大伙竟然都没吃饭,在等着她。

  她扶额,对黑妹和柳春道:“你两跟着我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们应该知道的,我们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以后遇见这种情况,你们先吃就成,不用饿着肚子等我。”

  在林萱说话的时候,厨房里的几个婆子都在悄悄地看她,也不知道这句话触动了她们哪一根神经,竟然有人偷偷抹起了泪。

  林萱这下觉得,更有问题了,“你们哭什么?”

  几个婆子都跪了下来,其中那名跛足的婆子道:“还望夫人恕罪,老奴只是想起了一位旧人,她也是像一样的美丽善良。”

  林萱将人扶了起来,心里忍不住猜想,她口中的那位旧人,和她亲生母亲有没有关系。她和颜悦色道:“你们能跟我说说那位旧人吗?”

  几人倒是都说了,但说来说去,都是一些很空泛的词,比如长得很美啊,人很善良啊,但是说到那位旧人是谁,如今去了哪,几人却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林萱见问不出来什么,便也没为难几位老人家,招呼了人把饭送到房里去。

  她本是打算中午这一顿随意凑合一下,并没对饭菜抱多大的希望,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今天中午的饭菜却尤为可口。

  就连一道简单的凉拌萝卜丝,也做得爽脆可口,味道非常地棒。看得出来,做饭的人厨艺很高。

  她自己带过来的人,是没有这个厨艺的,那么这位厨子,一定出自庄上。

  林萱万万没想到,这小庄子上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宝贝。她招了黑妹过来道:“今天中午的饭是谁做的?”

  “是汪嬷嬷。”像是怕林萱不明白,她又解释道:“就是那位脚有些跛的嬷嬷。”

  林萱拿了二两银子给她,“帮我赏给她,另问她,愿不愿意跟我回去。说我带她回去也不要她天天到厨房里做饭,只要她得空的时候,帮忙调教一下身边的小丫头就行。”

  黑妹去了一会回来道:“她谢了夫人的赏,说夫人愿请她回去,是看得起她,她自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不过家里子孙不争气,在外面得罪了人,她不好在外走动,怕给夫人惹麻烦。”

  林萱在心里感叹,果然是有故事的人啊!

  她朝黑妹挥了挥手,道:“先下去!”

  等黑妹走后,傅瑾珩才道:“要不我帮你打探一下她们几个人以前的事?”

  “你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了?”

  傅瑾珩笑道:“庄子里的几人见了你的面后反应就不对,我又不是瞎子,还不至于这也看不出来。”

  林萱举着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先不用了吧!”

  感觉她亲娘可能是一位很有故事的人,但她如今只想赚钱,过简单愉快的生活,要不要揭开这个谜底,她还没想好。

  傅瑾珩盛了一碗汤递给她,没再多言。

  吃过饭后,两人又到附近的田地看了看。她们在这个山头附近的田地不多,还没有连成片。林萱觉得有些可惜,如果要是连成片就好了。

  傅瑾珩像是想到她的想法一般,“我已经让人打探了,如果这些地的主家要卖地,让人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林萱道:“只怕一般情况,主家不愿卖地。”

  这里离京城近,还都是上等的田地,若不是实在过不下去,又或者像前些日子京城起了叛乱,那些害怕被连累的,匆匆变卖了家产逃命,谁舍得卖啊!

  特别是这个时代的人,十分看中土地,许多人家的土地都是可以子孙万代,代代相传的。

  傅瑾珩点头,“那是肯定的,不过这世道,谁又说得清楚呢!让人先打听着,总是没错的。”

  林萱看着他,突然有些怀疑,他只是在说买地的事,还是就方才几个老仆人的反应,借此提点她些什么?

  不过还不等她想明白,傅瑾珩就牵着她的手道:“再去前面看看,我们就回去吧!别的山头,等明天再来看。”

  虽说这里是近郊,但是京城分为内外城,回去还是要走一段时间的,而且自从发上了叛乱的事后。宵禁时间就提前了,要是回去晚了,连城门都进不去了。

  林萱也没多磨蹭,和傅瑾珩一道将就近的田地看了看,便启程回家了。不过回家之前,她又见了汪嬷嬷一面,表明她平日里只需要呆在宅子里调教小丫头做饭就好,不用她出去走动。

  汪嬷嬷再没有拒绝的理由,和林萱一同回了京城。

  回家后,林萱将新请的厨娘叫过来,让她跟着汪嬷嬷学做菜。黑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找到林萱道:“夫人,我也能去跟汪嬷嬷学做菜吗?”

  “你想学做菜?”林萱有些意外她的想法,她以为她这样冰冷的剑客,是不屑做饭的呢,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想法。

  黑妹十分的实诚,“我是想着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夫人身边没人伺候,我也可以做菜给夫人吃。”

本文标签:讲一讲自己被吃胸的感受

上一篇:销魂老女人老泬 性饥渴的老妇教我玩她

下一篇:她渐渐开始迎合他的冲撞 他的舌头探进她的幽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