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人一边脱一边桶一边摸 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

2022-05-30 10:26: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又是一愣,“爷,您的手背何时伤到的?我给您拿药来擦一擦吧!”

  袁牧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擦皮伤,将手背到身后:“无妨,你下去吧。”

  袁甲闻言便也不再说

又是一愣,“爷,您的手背何时伤到的?我给您拿药来擦一擦吧!”

  袁牧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擦皮伤,将手背到身后:“无妨,你下去吧。”

  袁甲闻言便也不再说什么,行礼退出了袁牧的房间,走到自己住的厢房门口,扭头看看那扇紧闭的门,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推门跨了进去。

  慕流云回房之后,叫红果帮她备了热水,她现在浑身黏腻难忍,等不到晚上,必须要洗个澡才能重新打起精神来。

  方才的惊险本身就让她出了一身汗,回来听那山贼一说得手之后没打算留活口,刚刚消下去的汗就又冒了出来,把裹在胸口的层层布巾都给打湿了。

  如果自己是个如假包换的真男儿,今日当真被掳走,那大不了就是丢了小命,惨一点来说就是临死之前还要苟延残喘一番,若这几个山贼不算坏透腔,说不定还能给自己一个痛快。

  可若真的被贼人们掳走,自己女扮男装的事情势必被识破,到那时自己会经历些什么,慕流云光是想一下都觉得头皮发麻,脊背发寒,一颗心砰砰乱跳。

  也幸亏方才母亲带着那一众女子都去了后宅,并没有在前院里面听见那贼人说些什么,否则恐怕也要被吓个好歹,说不定还会拽着自己一起斋戒沐浴,跑去庙里烧香祈福呢。

  慕流云整个人浸在浴桶里,脑子里回忆着此前种种,诸多细节从眼前一遍遍划过,待到桶里的水都有些凉了,她霍然起身,迅速擦干身子,用事先准备好的布巾给自己紧紧缠裹起来,换上干爽的衣服,湿漉漉的头发随意擦了擦,挽在头顶插一根木簪固定住,便急急忙忙跑去偏院找袁牧。

  那边袁乙刚刚从外头回来,正在同袁牧禀报着之前他藏身暗处,在一番骚乱过去之后,如何悄悄跟踪其他几个人,一路摸到那些人的老巢去的收获,忽然看到慕流云匆匆忙忙跑进了偏院,再看她脸颊微红,被吓了一跳。

  “慕司理,你还好吧?可是身子有什么不适?”他连忙关切地问,“你脸色有些不大对劲,是不是方才在街上受到了惊吓?用不用找郎中看看,或者找个巫医收收惊?”

  “多谢差爷惦记着,我没事,刚刚泡了个澡,热气熏的,不打紧!”慕流云摆摆手,她现在着急要跟袁牧禀报,没心思同甲、乙两兄弟瞎客套,怕闲话说多了会打乱了方才好不容易整理清晰的思路,“大人,我有事想同您商议!”

  慕流云走得快,冲到袁牧面前,卷起一阵风,袁牧只觉得一股淡淡的澡豆香气拂面而过。

  他神色不变,对慕流云淡淡点了点头,挥手一指对面的椅子:“司理坐下慢慢讲。”

  慕流云心里面有事,也顾不得同他拘谨客气,一屁股坐下来,开口便说:“大人,我刚刚仔仔细细地想过了,那个老奶娘还得暗中找,但是得快一点才行,所以消息我已经叫了小五儿出去打听,一旦有了消息,还得劳烦提刑司的兄弟们尽快将她给找出来。

  找人的速度要快,但是必须不惊动任何人,一定要秘密又迅速地将人找到,越隐秘越好!若是弄得沸沸扬扬,一旦此事传出去,那所有事情可就都要前功尽弃了。

  我怀疑死者另有其人,所以必须要找到那个对叶凌兰最是了解的老奶娘才能证实此事。”

  慕流云这话一说出来,也算是语出惊人,至少惊到了一旁的袁甲和袁乙两兄弟。

  “另有其人?慕司理的意思难道是说,咱们发现的那个无头尸,还有人头,就都不是叶凌兰的?我们这些日子是查错了方向?”袁乙大吃一惊,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虽说认识慕流云才这么几日而已,但是他跟在袁牧身边的年头也不短了,主子是个什么样的头脑和性格,袁乙心知肚明。

  就算这一桩案子是交给慕流云来查,若是这小子错得离谱,世子爷是绝对不会一声不吭地任由他这么一路错下去的。

  “尸首估计还真不是叶凌兰的,但是方向倒也不算错得离谱。”慕流云对他点点头,然后继续对袁牧说,“方才回来之后,我就一直觉着哪里不对,后来忽然想明白一件事。

  若是郭家但凡对叶凌兰之死有些猜测,认为与他们家什么人有关,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们忙着想要拉拢我都忙不过来,即便不找我,也得是往大人您这里钻营,没道理出此下策。”

  “慕司理也猜到是郭家了?”袁乙知道慕流云脑子灵,听她这么说也不觉得奇怪。

  “正是,”慕流云点点头,“我在太平县土生土长二十年,任江州府司理参军也有几年,若是有什么仇家,也不至于这么大的梁子,更何况还得知道我最近在忙些什么,若是出城回来,回家必然要经过哪条街巷,在哪里暗中埋伏我最为合理。

  如此了解我,又和我最近才结梁子的,恐怕就只有郭家,郭家光耀门楣唯一的指望便是郭泓清,所以我挑头,将郭泓清给关了起来,扣上了杀妻嫌疑,所以他们恨我,想要报复也是最合理的一种解释。

  然而就像郭家人对我的住址、习惯颇为了解一样,街里街坊的,我对他们家的行事风格也很了解,若是现在我家的小厮跑来嚷嚷说不好了,有人顺墙头往我们家院子里丢臭鸡蛋,那这八成就是郭厚福的手笔了。

  派人在闹市中撒钱,趁乱将人掳走的手段,够心机也够狠辣,以郭厚福的性子是断然做不出的,若他有这般魄力,也不会经营着书肆,想要扩展生意都放不开手脚。”

 文学

“那要是依你这话,今日那些贼人不就与郭家无关了?”袁甲是一根筋的脑袋,慕流云这一番话让他听了一个稀里糊涂,晕头转向,“你一会儿说是郭家人,一会儿有说不是郭厚福的手笔,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郭泓清,咱们已经抓了,难不成是那郭泓业?”

  “郭家又不只有郭厚福,更不是都姓郭。”慕流云挑了挑眉。

  “万氏。”袁牧之前与慕流云一起在引凤楼听杨妈妈说过有关万氏娘家的事情,所以自然猜得到她指的是谁,“郭泓清若是有个差池,对万氏的娘家同样影响不小。”

  “万氏素来遇到委屈就喜欢向娘家告状,又偏疼偏袒郭泓清,因而被她把事情告到万家去,万老太爷听到的便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来龙去脉,若是认定我是为难郭泓清的人里面最容易拿捏的,杀鸡儆猴,又或者认为我便是始作俑者,拿我开刀,这般狠辣的手段倒是挺符合能让郭掌柜这么多年心存畏惧的万老太爷的行事风格。”

  “袁乙,带几个兄弟去雇上马车,把那几个贼人捉了直接用车拉去提刑司,莫要惊动任何人。”袁牧沉声对袁乙吩咐道,“审出幕后主使,该如何处置,你应该清楚。”

  袁乙抱拳应声,起身往外走,走之前悄悄看了慕流云一眼,便匆匆离开。

  袁牧将视线重新转回慕流云这边:“你继续说,如何认定死者并非叶凌兰?”

  “回大人,先前找到的那颗头颅,牙齿磨损非常严重,此事已经让我心生狐疑,之后再想一想,疑点又何止这些!”慕流云此时已经梳理好了思路,从容答道,“那个小丫鬟鸳鸯之前讲到叶凌兰出阁之前,叶员外与叶夫人身上穿的衣服选料都是叶凌兰亲自拍板,衣服鞋子上的许多刺绣花样也都是出自叶凌兰之手。

  她还说叶凌兰绣工了得,就是外面以此为生的绣娘甚至都比她不过,然而我们之前发现的无头女尸,浑身上下保养得很细致,十指纤纤,指甲也修得漂亮。

  刺绣的功夫不是一日两日可以练成,想要技艺精湛需要天分,更需要下一些苦功夫,因而一般绣娘的手指上都会有一些刺伤,还会有长期捏着针留下的压痕。

  叶凌兰绣工精湛,并且常常帮父母亲操持这些,这是小丫鬟亲眼目睹,绝不会有假,那为何女尸的手指上却白皙平滑,不见任何刺绣功夫的痕迹?”

  袁甲听慕流云说的那些,默默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因为习武的时候惯于用刀的缘故,手上这些老茧和印子都在右手指腹、虎口之类的位置上。

  弟弟袁乙使的是双剑,两只手上也都能看出些痕迹来,一看就是下过苦功夫的。

  纵使是之前有一段时间,他因伤了手,养伤养了许久,老茧脱落,也还是看得出来。

  而那外头的许多公子哥儿,腰间虽然日日挂着花花哨哨的佩剑,但是手指白净,手腕细弱,一看就知道只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花架子草包。

  “还有此前验尸的时候,那具尸体的两只脚,大脚趾下方的骨头都有一些变了形,这种情形以前我倒是也见到过,不过基本上都是穷苦人家,因为年幼时买不起新鞋子,大脚穿着小鞋,把脚给挤得变了形。

  那会儿我也纳闷儿过,为何一个员外千金也会落下这样的毛病,着实有些古怪。”

  “那日在殓尸房里,郭泓清正是通过一双脚便认出无头女尸就是叶凌兰的。”袁牧提醒她。

  慕流云点头称是:“正是如此,因此这事才更显蹊跷,并且整件事里,叶家与郭家的诸多迹象都十分反常,让我对此事产生了怀疑。作为家中独女,叶凌兰备受父母宠爱,为何在明知母亲身子一天不如一天的时候,却要执意嫁给郭泓清?

  坊间传闻,说郭泓清与叶凌兰乃是一见钟情,叶凌兰被郭泓清才情所迷,无法自拔。

  这个说法自然不可尽信,依我看十有八九也是郭家为了替郭泓清贴金抹粉编出来的,毕竟那郭泓清您也见过了,一看就知道是个绣花草包,还是绣得不大好的那种。

  我也着实想不出叶凌兰究竟缘何会与他一见钟情,不顾母亲的身体状况也要急着远嫁。

  郭家起初并没有点头应下这门亲,不太敢相信天上馅饼掉到自家头上这种事,后来差人去偷偷打听,发现叶家果然是西泗县的富户,这才赶忙应允。因而基本上也可以排除掉是郭泓清故意用计引诱叶凌兰的这种假设。

  因而这一桩被传为佳话的婚事,实则是有些诡异之处的,比起天上掉馅饼,我倒觉得更像是一种刻意的谋划,只是为何要谋划此事,暂时还没有想出个头绪来。”

  “此时不急,慕司理今日受惊不小,呆会儿先去歇息,我令袁甲召集提刑司的官差,换便服待命,小五儿有了消息便去找人。”袁牧听完慕流云的陈述,对她点了点头,没有显露出丝毫惊讶,应该是也考虑到了这些情况,之后更是不疾不徐地做了下一步的安排。

  袁甲在一旁听了,立刻应声,他听了这么半天,该怎么做心里也有数儿了,不用袁牧多交待,迅速去牵马,到提刑司那边调人。

  至于慕流云,袁牧让她好生休息,她是不会假惺惺去推辞的,方才的一番经历着实把她给吓坏了,表面上装得十分镇定,心里实际上还在打突,现在见袁牧这么说,袁甲都已经领命走了,她也正打算打个招呼就回去,吩咐过小五儿之后,自己也缓一口气,还没开口,就被袁牧一个抬手示意的动作把到嘴边的话堵了回去。

本文标签:男人一边脱一边桶一边摸

上一篇:玩弄人妻甘愿沦为性奴:肉体噗嗤黏腻的水声bl

下一篇:性饥渴的漂亮女邻居中文字:停电后和同桌在教室作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