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紧好湿含着它h|她握着他的巨大坐了下去

2022-05-30 16:38: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但是都被公司严厉制止了,一共就五天,有什么病不病的,坚持一下就过去了,这么大的人了哪能这么矫情。

  路星洲实在逃跑不了,只得给程念打电话请罪,程念表面上说没事儿,但其实心里

但是都被公司严厉制止了,一共就五天,有什么病不病的,坚持一下就过去了,这么大的人了哪能这么矫情。

  路星洲实在逃跑不了,只得给程念打电话请罪,程念表面上说没事儿,但其实心里也有一点小小的失落,本来一开始都说好了要一起过生日,结果因为工作计划泡汤,谁听到这个消息还能开心起来呢?

  “你相信我,等你明年过生日,我一定给你办一大大的生日聚会,到时候把你所有的朋友同学都请过来,一起给你庆祝生日,当然,唐铭肯定不行。”

  “你去年也是这么说的。”程念听完路星洲说完,心情莫名好了一些,“行了,你刚到酒店赶紧休息吧,我没事儿,生日又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日子,过不过都没影响。”毕竟这种事情程念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设想到了,正所谓期望越小失望越小,在本来没有抱希望的时候得到的惊喜永远最令人意外,同样的,在原本就设想到最坏打算的时候仅这一点点的小插曲并不会影响她全部的情绪。

  “那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想要的土特产,我回来带给你。”

  程念真的仔细想了想,摇头,“最近天越来越热了,食欲不佳,看什么都没胃口。”

  “再没胃口该吃饭还是要吃饭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你,多大的人了还挑食我都懒得说你。”

  路星洲跳脚,自知理亏但心有不甘,死鸭子嘴硬道:“谁说我挑食了?我给你说我现在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胃口简直好得不得了。”

  “是吗?”程念冷笑,“你和谁住一屋?”

  “老郭,干嘛?”

  “你把电话开免提,我问老郭点事儿。”

  “啊?哦。”路星洲开了免提,“好了。”

  “郭盛阳,我问你个事儿,你要如实回答。”

  郭盛阳此时本来正躺在床上悠闲的看着电视剧,听到程念的声音,也不意外,漫不经心的应道:“行,你问吧。”

  “路星洲晚上吃的什么?”

  “汉堡。”

  “中午呢?”

  “汉堡啊,咋了?”郭盛阳觉得莫名其妙,“你还不知道他?这有什么好问的。”

  “好的,没事了。”程念心平气和。

  路星洲讪讪笑笑,“吃汉堡才能证明我不挑食啊,你看汉堡里面有面包,有肉,有蔬菜,一样不少,营养多均衡。”

  程念心中白眼,甚至都不想与路星洲反驳,只是在心里吐槽,鬼才信你。

  随后,两个人又扯了两句闲话才挂了电话,当程念从阳台出来的时候,王予安正带着耳机在床上听歌儿,周依依也正甜蜜的和男朋友打着电话,只剩张婷还坐在下面刚泡完脚,看见程念进屋,随口问道:“和男朋友打电话呢?”

  程念点头,随后又叹了口气,“他们乐队又去外地参加活动去了。”

  “去几天?”

  “五天。”

  “五天?”张婷一算日子,皱眉,“那五月一那天他不就回不来了?那你生日咋办?”

  “还能咋办,不过了呗。”程念无所谓的耸耸肩,拿出盆也准备泡个脚,“好歹四月份的时候我们还见过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

  张婷“啧啧”两声,撇嘴摇头,“看你这样,好像和这明星搞对象也不是特别好,连面儿都见不着算什么谈恋爱。”

  “没事昂,姐妹儿给你过生日,等后天咱出去吃饭去!”张婷站起来,拍拍程念的肩膀,程念点头,两人坚定地眼神在空气中交汇:“好!”

  很快到了五月一日那天,但意外的,舍友三个人都没有提起任何关于程念生日的事,甚至在看到程念的时候总是目光回避,程念纳闷儿,却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本来生日就是一个人的事,又何必强加给别人呢?还未到中午,舍友们都出去了,只剩程念一个人在宿舍。

  但还有些安慰的是唐晓茉给程念打了一个电话,真诚的祝程念生日快乐,两个人还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挂了电话。

  程念生日又正值放假,舍友们纷纷不见,程念便想着约唐晓茉一起吃个饭,可谁知唐晓茉竟然收到吃饭邀请的时候也支支吾吾的,借口有事去不了。

  “好吧。”程念有些失望的挂了电话。

  临近饭点,她只能一个人去食堂逛了逛,买了一碗面条当做长寿面没滋没味得吃着,在这当中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以及父亲给她卡里打了二百块钱当做生日红包的短信,程念想,一个人过就一个人过吧,生日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程念自我排解着,心里倒是真的舒服了很多,就连路星洲直到现在都没和她联系也不是特别难过了。

  下午,程念照样去图书馆学习,原本应该都进脑子的知识此时竟一点都进不去,满脑子胡思乱想全是杂念,她狠狠摇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要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然而,一点用都没有。

  于是,她决定还是不再图书馆浪费时间了,于是抱着书在校园里闲逛。

  突然,她看到了前面正急匆匆走过的小胖,她兴奋地冲小胖摇摇手,叫道:“小胖!”

  小胖听到有人叫他,顿住脚步,但在看到程念的一瞬间眼里全是震惊和慌乱,随后又很快镇定下来,淡定的和程念打着招呼:“哦程念是你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哎——”程念话还没开口,小胖便匆匆的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程念皱着眉,越发觉得事情的走向很是奇怪。

  先是舍友上午慌乱出门,随后又有唐晓茉磨磨唧唧不肯答应和程念一起吃午饭,再然后就连小胖神情也这么慌张,他刚刚手里抱着的应该是彩带,彩带,嗯,彩带……同时,程念又想到,已经到下午了,可路星洲还是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甚至连一条短信都没有。

  程念想到这,心情突然紧张起来。

  该不会,是路星洲给自己准备了一个惊喜吧?

  该不会,路星洲请到了假,真的从外地偷偷溜回来了吧?

  该不会,路行走伙同她身边的这些朋友们,准备一起给她令她难忘的生日吧?

  打住!

  程念想到这里,强迫自己保持理智和冷静,万一不是呢?万一他们是真的有事呢?万一这一切都只是自己自以为是的幻想呢?

  但即使这样,程念的心情依旧愉悦了许多,就连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到了下午六点,程念坐在宿舍,忐忑的等着手机上的消息,如果到六点还没有人通知她的话,那便真的是程念的自以为是了。

  “叮咚——”这是程念的短信提示音,她立刻打开手机,是张婷发来的,很简单的一句话,上面只有一个饭店的名字和房间号。

  此时程念心中如同放了小烟花那样五彩斑斓。

  但她用最快的速度到了指定的包厢后,满脸笑容,她穿了这个月新买的连衣裙,将头发整齐的梳在脑后,甚至还化了一个淡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多久没见,程念还是想让路星洲看到最美好的自己。

  她心情忐忑的推开门,一时间,礼花从天而降,所有熟悉的面孔都笑着看着自己:“生日快乐!”

  背后的墙上是用气球拼起来的“Happy Birthday”,房间的所有角落都被精心装饰过,显得温馨又可爱,程念也笑着目光从一个一个人脸移过去,却最终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那个人。

  “怎么?开心傻啦?”周依依笑着轻轻地敲了一下程念的脑袋,“快来大寿星,坐在最中间,一会儿等着许愿切蛋糕。”

  “嘿嘿,想不到吧,我也来啦!”唐晓茉俏皮的笑着,跳到程念面前,“今天是不是很无聊?惊喜永远在失望之后才会发挥出最大的效果,行了,还没缓过神呢?”

  程念此时依旧懵懵的,但脸上一直挂着笑,她不相信的又看了一圈,众人终于发现了端倪,张婷疑惑地问道:“你在找什么呢?”

  “今天这个——”

  “奥,你是说这个生日计划是谁策划的是吧?当然是咱们帅气心善的班长呗,本来我们三个说一起吃个饭就完事了,但班长突然找到我,说想一起给你过个生日……”

  程念听着张婷说话,看着站在最后面淡淡笑着的唐铭,心中突然有一阵淡淡的惆怅,但她还是礼貌的微笑,向他表示感谢,与此同时,程念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里面是路星洲姗姗来迟的短信,“我们今天去山沟了,一天都没信号,我偷偷往外跑了跑,现在马上就得回去,生日快乐啊程念。”

  程念低头看了一眼短信,回复了个“好”字后又抬起头,透过人群与唐铭目光相对,她笑,“班长,谢谢你。”

  但也只能是谢谢了。

 文学

有的时候,心里总觉得憋屈,好像鼻腔上蒙了一层看不见的塑料袋,撕不开又挣不脱,越费力反而越缺氧,浑身无力只能倒在一边大口喘着粗气,可是还不信邪,等感觉好一些后,接着挣扎,接着无力,接着躺着休息。

  四周围着的是一堵触碰不到的墙,明明窄小拥挤,可却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到边际,你明明知道它的存在,但又无法打破,只得在这空气稀薄的有限空间里苟延残喘,静静等待着人生尽头。

  程念这几天心情很不好,但她也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好,总之就是天天无精打采,干什么都没有力气,以至于不过几天,她就以肉眼可见的变化迅速消瘦了下来,就连路星洲再一次见到程念时也被吓了一跳:“程念你怎么了可别吓我。”

  “我没事,好的不行。”除了没精神之外,程念的脾气这两天也日趋暴躁,就连去见很久才能见一次面的男朋友也无法让心情美丽起来。程念原本以为是快到姨妈期的原因,可是现在姨妈都走了好几天了心情也并没有见好,这种烦躁令程念自己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难受感,她其实挺不想这样的,但却又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

  今天周末,路星洲难得可以休息一天,周亮奶奶病重住院,从很早之前周奶奶就一直念叨着想要见见路星洲的女朋友,一开始程念还觉得不好意思,但现在老人住院了,再不去就反而显得矫情了,况且她和周亮也算朋友,去看望朋友的奶奶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呢?

  也许是路星洲看出来程念状态不对,后面也不再说话,后面坐着的郭盛阳和姜川杰自然更不会在这种节骨眼儿上开口讨人嫌,两个人默默低下了头,尽量降低自己在车里的存在感。

  车内氛围弥漫着一片诡异的祥和,车载音乐放着《断背山》中的插曲《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路星洲一边开车一边也跟着唱:

  “’Cause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Let the stars shine through

  No’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All I want to do is live with you .”

  路星洲的音色本来就偏少年,哼唱起来便更加温柔清澈,悠扬的歌声竟一点点抚平了程念焦躁的心,令她平静了下来,她静静的听了一会儿,突然笑出声来:“想不到一个背英语作文总是磕磕巴巴的人唱英文歌儿竟然唱的这么好,英语老师知道了估计要被你气死了。”

  路星洲白了她一眼,才不搭茬,而是更加大声地接着唱,声音也变得粗狂搞怪起来:

  “Together our two hearts are strong

  Don’t you know that’s where our hearts both belong~~~”

  最后尖而刺耳的长音不由让程念捂着耳朵投降,“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请您恢复正常。”

  路星洲心情大好的停止唱歌,此时歌曲已到尾声,路星洲跟着哼哼完了才开口说道:“如果以后有时间的话一定要玩儿一下这首歌,看能不能改出点儿新花样儿来。”

  “这句话我好像听过不止一次了吧,好像是首歌儿你都想改编。”

  “才没有,有些歌儿我连听都不稀的听,咱这耳朵那可是自带歌曲鉴赏器的,只听前奏就知道这首歌儿到底好不好。”

  “可以啊人工智能,那你觉得Whatever乐队的歌儿怎么样呢?”

  “万年奇品,独树一帜,不可多得。”

  “呸,真不要脸。”程念后悔问了这个问题。

  “怎么?实话实说还不行?”

  “你们前段时间发的那张专辑怎么样,怎么感觉没什么动静就过去了?”

  ……空气突然沉默,程念觉得自己似乎戳到了痛点。

  “别提了,这回专辑销量史上最差,我们快被王哥骂惨了,尤其是大洲,挨完集体批评以后又被拽到办公室单独挨训,一个小时后才出来。”郭盛阳此时终于弱弱开口,苦着一张脸好像马上世界末日一般。

  “这么惨?”程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们宿舍这回可是人手一张,就连唐晓茉这么不爱听朋克为了支持你们也去买了一张,还以为这回怎么着也比上次要好呢。”

  “大姐,你们这才哪到哪,统共加起来才五张专辑,够干什么的?”

  程念一听这话,叹气:“也是。”

  她侧头,眼睛正好看到姜川杰正敲着手机键盘,于是想起来什么,八卦兮兮的问道:“你和周莹怎么样?最近也没听你提起过她。”

  “挺好的,今天下午去约会。”姜川杰淡淡笑笑,把手机收回兜里。

  郭盛阳小眼睛贼溜溜的转了一圈,动动姜川杰,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道:“你女朋友不是挺有钱的吗,让她支持一下咱们呗?比如买他个一百张专辑嗷嗷嗷——”一阵强有力的刹车令车里的四个人纷纷往前一灾,万幸程念系着安全带,不然此时肯定就已经重重砸到面前的玻璃上,当然,后面的两个人就不是那么幸运了,郭盛阳一头撞到了副驾驶座的后背,痛的嗷嗷直叫,姜川杰也因为惯性猛地往前一灾,索性他即使扶住了车窗上的扶手才免遭一劫。

  三个人纷纷看向此时正笑得一脸无辜的路星洲:“抱歉抱歉,前面刚刚有只猫来着,还好刹车及时,不然就酿成大祸了。”

  程念终于知道刚刚那种难受的别扭感是怎么回事了,转头看向后面的二人怒道:“你们俩都在为什么要让他开车!是嫌命太长了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男朋友那驴脾气,不让就一直嚷嚷,快把我和川子烦死了。”郭盛阳脸上更是无辜。

  程念默默叹气,开口道:“一会儿从超市出来以后你们谁开车都行,路星洲你给我老老实实坐后座去!”

  “哦。”

  到了超市,四个人商量该买点什么带给周奶奶,当然,路星洲和郭盛阳都无法指望,只有程念和姜川杰商量着来,因为程念对周奶奶不是很了解,所以大部分还是听姜川杰的意见,偶尔问上两句:“周奶奶牙口好吗,坚果吃吗?”

  “奶粉比袋装奶有营养,要不咱们买两袋奶粉?”

  “周奶奶爱吃糕点吗?喜欢吃甜口的还是咸口的?”

  等到两个人商量好要买的东西以后,却发现另外两个人不见了,程念疑惑,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大的人还能丢了呢?

  但是最终,程念和姜川杰在饮料区找到了正在激烈争吵什么的两个人,等走近一听,程念整个一个大无语。

  “得了吧你,明明是我这张好看,你看你摆的那是什么手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羊癫疯了。”

  “放屁!”路星洲怒,“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脸都变形了贴家门口儿都能辟邪,咱们销量不好全都怨你。”

  程念的视线渐渐上移,看到了一排印着四个人图像的饮料瓶,他们代言的一种乳酸菌饮料,年前有一段时间电视上还天天播放他们的广告,程念为了支持他们的事业也去买了一瓶,但不得不说,真心不好喝。

  “你那跟踩了电门儿的头发我一直没好意思说你,赶紧剪了吧,早都过时了!”难得郭盛阳说出来一句让程念都忍不住点头赞同的话。

  “你也不瞅瞅你自己的头发就跟老母鸡下了一窝鸡崽子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头上开了个养鸡场呢,你吃鸡蛋是不是从来不用买啊?”

  眼看两个人越吵越激烈,再吵下去明显有想要干起架来的趋势,于是她不再在一边儿看热闹,而是站在他们中间,淡定的分开两个人,同时给一人塞了一瓶,像哄小孩儿一样说道,“来来来,一人一瓶不吵架。”

  “这么难喝我才不喝!”两个人异口同声。

  程念:“……”

  到了病房,周亮正坐在床边和奶奶聊天,周奶奶住的是单人病房,因此更加清净。兴许是昨天刚做完手术的缘故,周奶奶显得很没精神,但看到几个人来了以后,眼睛还是亮了一下,急忙招呼着几个人坐下。

  “这就是念念吧,哎呀,这小姑娘长得真俊。”周奶奶看到程念,笑了起来。

  程念也笑,在床边坐下,周奶奶拉着程念的手,关切的问道:“最近怎么样啊,过得好不好啊,听大洲说你还在上学,这将来肯定有出息啊,大洲对你好不好,不好你告诉奶奶,奶奶帮你教训他。”

  四个人打小一个院子长大,都是在周奶奶眼跟前儿一点一点长起来的,因此待他们就跟亲孙子一样,亲的不行。

  程念笑,握紧了周奶奶的手,“奶奶,我一切都好,您放心吧。”

  “还是大洲懂事儿,这么快就能带对象回来,你看看我们家的那个浑小子,对什么事儿都不上心,也不知道我闭眼之前能不能看到他结婚。”

  “哎呀,奶奶您说什么呢。”周亮急,刚想回嘴,一个护士走了进来通知缴费。

  周亮走出去,其他三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你不是有对象吗,怎么不说?”郭盛阳问。

  “前两天分了。”周亮挠挠头,看起来一脸急躁,他接过护士手中的缴费单,看了眼上面的数字,随后揣进了兜里。

  姜川杰走在他的身后,迅速抽了出来大步往前走,周亮想叫他却被路星洲拦住,“行了,当我们面儿呈什么英雄。”

  “我真有钱。”周亮不耐烦地摇摇头。

本文标签:她握着他的巨大坐了下去

上一篇:同桌把我带到卧室揉我奶|宝贝胸罩脱了让我揉捏你的胸

下一篇:灌满了好涨男男双性总裁(荡乳尤物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