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灌满了好涨男男双性总裁(荡乳尤物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5-30 16:41: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连忙说道:“杨家管事来衙门问我道他们若是被人敲诈索要钱财来报官的话,我接手不接手。”

  敲诈索要钱财?姜韶颜听的忍不住一哂:果然是她熟悉的那个大丽,被杨衍在后

连忙说道:“杨家管事来衙门问我道他们若是被人敲诈索要钱财来报官的话,我接手不接手。”

  敲诈索要钱财?姜韶颜听的忍不住一哂:果然是她熟悉的那个大丽,被杨衍在后宅藏了那么多年也不会当真变得温和无害的。

  大丽若是肯忍气吞声,任由春妈妈拿捏那才是怪了。

  虽说春妈妈因着她的提前“提醒”没有露馅,可以杨家多年的经营,想要打听清楚江南道一代的状况显然易如反掌。

  先前春妈妈没有跳出来倒也罢了,如今春妈妈既然跳了出来,旧事重查。方知慧能查到的宅子想来大丽也是查得到的。

  如此……成功拿到了“匣子”的大丽自然是要还手了。

  这个时候就不是春妈妈收手不收手的问题了,而是大丽可不是什么见好就收的主,一旦得势占利必然会把春妈妈往死里整。

  真叫春妈妈还好好的呆在外头那就不是大丽了。

  姜韶颜心思一动,一个转念间便自心头游走过了这些心思,想到这里,也忍不住由衷感慨了起来:果然恶人间的“动手”可比君子“文斗”精彩多了。

  吴有才见姜韶颜只是笑了笑,没有出声,顿了顿,便接着说道:“姜四小姐先前所言我都记得呢!自是点头了的。”

  姜四小姐让他尽管做个广开言路的县令就好,若是敲诈索要钱财这等事当真存在,自是要接的。

  当然同样的,二十年前那个姓花的老鸨的死若是真有问题他也要接的。

  至于是何人胆敢向杨家敲诈索要钱财……怎么说也是宝陵县令,对宝陵城里几个“坏东西”吴有才心里也有数,多半就是先前遣人到姑苏来报官的春妈妈了。

  所以此事说到底还是春妈妈同杨家之间的事了。

  “吴大人做的不错。”听到这里,姜韶颜开口朝吴有才点了点头,道,“大人秉公执法便好,其他的莫要掺和了。”

  这话听的吴有才心中更是感慨:果真还是姜四小姐是个好人呢,就他同姜四小姐二者之间的交情,便是姜四小姐有什么想法,朝他递个话,他定然不会不答应的。可姜四小姐这等为难他的要求从来不做,真真是个大善人!

  难怪静慈师太那般喜欢姜四小姐呢!我佛慈悲,也是要保佑姜四小姐这样的人的。

  ……

  来宝陵呆了一日,宝陵城也没什么事,吴有才便出发再次回姑苏了,一同回姑苏的还有姜韶颜一行人。

  “姜四小姐可真是个大忙人!”送姜韶颜一行人上马车前烟花周揣着手,忍不住嘀咕,“姑苏宝陵两地的跑,先前一跑把杨家送到姑苏县衙供人围观了,这一次一跑也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怎么说话的你?”一旁的方知慧听到这里,伸腿朝着烟花周就是一脚,两眼一翻,指着他的鼻子怒道,“没良心的东西,姜四还救了你呢!再说这杨家自己行事不检点,被人抓了把柄同姜四有什么关系?”

  “她要不胡乱插手有我什么事?”烟花周瑟缩了一下,挨了方知慧这一脚,没敢还手,只是嘴里忍不住嘀咕道,“如杨家这样的土皇帝哪一家敢说干干净净的?杨家自不是什么好人,可她叫杨家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偏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跟没事人一样,岂不是更可怕?”

  临上马车前的姜韶颜闻言回头笑看了烟花周一眼,没有多说。

  方知慧见状在一旁推了一把烟花周,骂道:“你再啰嗦!我叫姜四去你家走一趟,让你也尝尝杨家的滋味。”

  烟花周听罢没有再吭声了:姜四小姐这样的客人,他的烟花作坊可不敢接待。

  ……

  ……

  马车微微摇晃,几个时辰之后便能到姑苏的,姜韶颜和香梨上了马车之后便打起盹儿来。

  打盹的工夫,姑苏杨家祖宅里一片寂静。

  一只满是泥污的箱子被打开,里头一叠年岁久远泛黄的书信一封封的被翻了开来。

  看着满箱打开的书信,大丽忍不住冷笑:“我还当什么证据呢,这算什么证据?”

  花嬷嬷给春妈妈的书信中除了抱怨以及问春妈妈要钱的话之外便是些春妈妈自己“惶惶不安”的猜测了,她道自己得罪了杨大人,唯恐遭遇不测,若是遭遇不测,让春妈妈替她报官云云的。

  这样的证据便是花嬷嬷活着也不过是空口白话,更何况是死了?

  “便是同三教九流的人熟悉那又如何?官场律法那一套可是讲究证据的,这算什么证据?”大丽喃喃自语,不过话虽是这么说的,大丽却还是将信收了起来交给杨家管事,“拿下去烧了吧!”

  她承认花嬷嬷是个聪明人,可到底只是下九流中的聪明,眼界也狭窄了些,同夫君比还是欠缺了些手段。

  夫君当年既说将所有与之相关的人都解决了,那应当是都解决干净了,她自该放心才是。若不然,哪来这二十年的安稳?

  将信连匣子一同烧个干净也不过半个时辰的工夫,待到所有东都西烧成了灰,杨家管事过来回禀:“二夫人,东西烧干净了。”

  “嗯。”大丽闻言点了点头将桌上的借条拿了起来,交给杨家管事道,“拿去姑苏县衙报官吧!”

  杨家管事接过借条,应了一声“是”,只是才转过了身子却又被大丽出声叫住了。

  “等等,”大丽叫住杨家管事说道,待到杨家管事回过头来,大丽想了想才再次开口道,“午时人最多的时候过去。”

  杨家管事连忙应了下来。

  “去敲鸣冤鼓!”大丽眯了眯眼,又道。

  她自记事起就没有无缘无故吃过这样的闷亏的,这个宝陵花月楼的老鸨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算计她?

 文学

姑苏县衙的门前一片光秃秃的,没什么好看的,日常也鲜少有什么人在这里聚集。

  不过自从上一回,有个青楼知客特地从宝陵赶到姑苏来报官之后,姑苏县衙门前便变得热闹了起来。时常有人聚集在此,指着衙门外的鸣冤鼓指指点点,添油加醋的说着当日的情形。

  不管有没有证据,在一众好事的百姓看来,这什么花老鸨的死多半就是杨家干的了。

  距上一回宝陵青楼那个知客过来不过几日的工夫,百姓对此事的热情还未褪去,杨家的管事便再次在人前现身了。

  见杨家管事现身,姑苏县衙门前当即热闹了起来。

  有闲着整日无所事事的闲汉,也有自姑苏茶馆过来“编排”故事的说书先生,更多的则是趁着吃午食的工夫闻讯赶来看热闹的百姓。

  姑苏县衙外很快便聚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百姓,众人对着被围在其中的杨家管事议论纷纷。

  “你们猜杨家是来做什么的?”

  “闹事施压的吧!也不瞧瞧自上次那件事之后杨家的名声在宝陵城里都被传成什么样了。”

  “说不准还真是!毕竟二十年前的旧事了,这个时候被翻出来,杨家怕是有些棘手。”

  “可不是吗?听说杨大人在京城也被人盯紧了,不太好过。这个时候姑苏再闹麻烦,长安姑苏两处惹事什么的定然焦头烂额。”

  “所以说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杀人呢?杨大人既然自己风流瞧上了青楼花娘又何必惧人说?这下好了,杀人的事被翻出来了……”

  ……

  “杀人的事?”被议论了一番一直不曾开口的杨家管事却在此时开口了,他转过身来,看向一众正在议论的百姓,质问出声,“我杨家几时杀人了?”

  正议论纷纷的百姓闻言顿时一怔。

  不等百姓开口,杨家管事便再次开口了:“难道一个青楼老鸨说我杨家杀人便是真的杀人了?空口断命案这种事我杨家可是不依的。”

  听杨家管事说到这里,几个先时议论的最凶的百姓忍不住开口道:“那人家一个青楼老鸨好端端的为何要诬陷你们杨家?吃饱了没事做吗?”

  这里是江南道,哪个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的去诬陷杨家?且不说诬告可是要关大牢的,就说日后被放出来,哪个不怕杨家报复?

  “这正是我杨家今日要来做的事!”杨家管事听着百姓的质疑,面上却没有半点不悦之色,甚至听到这里,反而笑了。

  说罢这一句,杨家管事便走至鸣冤鼓前,在众人的注视之中抽出了鼓槌,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击鼓。

  “咚咚”的鼓声引来了更多百姓的围观,抓着一包地瓜干的香梨回头看了眼潮水似涌来的人群,心中大定:小姐果然有先见之明,叫她早些来还是来对了,若是来晚了怕是挤不到好位子的。

  闻讯赶来的吴有才在众人的注视中赶到堂前坐了下来,一敲醒木,开始升堂了。

  一番“威武”见礼之后,在众人的注视中杨家管事呈上了一张借条。

  “我杨家状告宝陵花月楼老鸨春如花向我杨家敲诈索要钱财!”杨家管事扬声说道。

  堂下一众看热闹的百姓闻言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居然敢向杨家敲诈索要钱财?这老鸨春如花倒是好大的胆子!

  杨家管事当然不会空口说白话,呈上的借条上标注了日期和期限,算算日子正是那春如花来姑苏县衙报官之后,更叫人瞠目结舌的是这敲诈索要的钱财居然高达十万两!

  先前就感慨老鸨春如花大胆的百姓再一次被这数目吓到了。

  这胆子果然不是一般的大,不止敢敲诈杨家,还敢开到这个数目,这还当真不是一般人敢想的。

  “倒也不是她胆子大,而是委实没有办法,”有堂下同样宝陵姑苏两地跑的百姓开口向众人解释了起来,“那春如花的花月楼可快开不下去了,先前她楼里的常客郑公子翻了脸,也是个有几分权势的。那花月楼被他带人砸了个稀巴烂,而且待到她才寻人修好,又砸烂了,还放言只要她敢修,他就砸。如此,这青楼还怎么开的下去?”

  “那老鸨又过惯了好日子,开青楼得罪的人可不在少数,是以知客不能不养,如此一来,要十万两白银也不奇怪了。”开口的百姓说到这里忍不住唏嘘,“没这些钱财,这老鸨八成是要被人寻仇的!”

  绝路尽在咫尺,本就不做好事的老鸨胆子自然就大了起来。

  吴有才认真看着手里的借条,同老鸨春如花先前送上来的状书上的字迹做了对比,应当是同一人所写无误了。

  所以,这老鸨春如花索要钱财应当没什么问题了。

  只是这老鸨春如花为什么要盯上杨家?

  “花月楼老鸨春如花同我们迫害我们二夫人的花姓老鸨确实相识,是以也是知晓我家二夫人的出身的。正逢日子不好过缺钱,便有了敲诈我杨家的想法。”管事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交给吴有才,“这种想法春如花同花老鸨二十年前就有过,两人便曾提过敲我们杨家一笔钱财的想法,大抵是翻阅旧信,被提醒了这么一出,这春如花便做了这么一桩事。”

  嘴里咬着地瓜干的香梨看着被杨家管事呈到吴有才面前的信突地一噎,旋即神情变得古怪了起来。

  这信……她若是没有看错的话,是小姐写的吧!还当真被杨家弄去了?

  若是方二小姐在定是又要惊呼小姐会“算卦”什么了,香梨咬着地瓜干,心道。她倒是没有注意小姐写的那些信,只是不成想小姐居然还写了这么一封信在里头。

  想到被杨家管事藏起来的证据是小姐写的,一股莫名微妙之感便涌上了心头。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眼前这一幕就似她最爱看的皮影戏一般,台上的皮影小人在唱在闹,小姐则在幕后提着线,不管怎么唱怎么闹,那根线都被小姐拿捏在手里。

  青楼老鸨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病急乱投医,缺钱了又被这信里的事一番提醒,会做这种事也不奇怪了。

  不过要堵百姓悠悠之口还差最后一件事。

  “那青楼花老鸨之死是一个意外,此事当年的卷宗就在江南道都府,我杨家行的正坐得直,不惧人查。”杨家管事的话说的掷地有声。

  那件事做的很是干净,若不然早被人查出来了。

  “诸位若有异议自可去江南道都府一查便知,我杨家绝不阻拦!”

  听到这一句,一众堂下百姓唏嘘不已。

本文标签:灌满了好涨男男双性总裁

上一篇:好紧好湿含着它h|她握着他的巨大坐了下去

下一篇:2022最好看(嗯快点别停舒服好爽受不了了)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