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翘着奶头校园H 我把娇妻送给猥琐老头玩

2022-05-30 16:51: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是月份小,喜脉初现,需要好好养着身子。

  落意躺在床榻上,双眸紧闭。

  她能清晰的听到郎中的说话声,叶之夭的抱怨声,以及自己的心跳声。

  一下接一下,砰砰作响。

 

只是月份小,喜脉初现,需要好好养着身子。

  落意躺在床榻上,双眸紧闭。

  她能清晰的听到郎中的说话声,叶之夭的抱怨声,以及自己的心跳声。

  一下接一下,砰砰作响。

  她怀孕了。

  穿越半年,她不仅完成了婚姻大事,现在还怀了个娃?

  落意久久不能平静。

  虽然与南云衡的协议上写,只要她生了孩子,就可以顺利继承他的全部遗产。

  可问题的关键是,南云衡根本没病,他装病!

  本来无法生效的协议,就因为她的怀孕,突然就……生效了?

  落意不知是喜是忧。

  总之,她下意识的不想让南云衡知道这个消息。

  “等世子回来,你们谁都不许透露。”落意语气淡淡的吩咐下人。

  灵雁抿嘴笑,以为自家世子妃是要亲自告诉世子,所以,下人们也就瞒的好好的。

  而孙氏只告诉南云衡有天大的喜事,至于是什么,她没说。

  所以南云衡刚回京,一听到的不是关于府中的喜事,而是听说了乔氏带着狗去宴梨院的事!

  南云衡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的速度沉下,他跳下马车,转而骑马一路狂奔回府。

  途中还得装病咳嗽,走路一路三摇,步伐却是极快的。

  下人们提心吊胆看着,生怕他一不小心自己将自己给绊倒了。

  终于回到院内,只见丫鬟们看见他俱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问就是摇头。

  南云衡更加心急了,打起帘子就迈步进屋。

  果然见自家小媳妇躺在床榻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南云衡很是心疼,上前便将人搂在怀中,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抚,“落宝不怕,我回来了。”

  “乔乔走了。”落意平静的说着。

  南云衡叹了口气,继而亲了亲她的额头,“落落,别伤心,我会替乔乔报仇的。”

  落意点头,“我已经将狗留下了,可乔氏她……”

  连那一鞭子都有树枝替她挡下。

  落意很后悔为什么不再挥一鞭子!

  南云衡将她抱在怀里,忽然想起那件“天大的喜事”来。

  他一脸疑惑的问:“什么大喜事?”

  落意歪头想了想,“乔乔留下一只小猫……”

  不知道能不能活,她已经想办法让下人去寻一个“奶娘”来,否则猫猫这么小,很可能活不了。

  南云衡皱眉看她,“落宝,真的是这样吗?”

  事勉强也算喜事吧,毕竟这是乔乔唯一留下的。

  可……这值得派人快马加鞭去通传他?

  要知道他可是收到话后,一刻不停的往回赶。

  看着丫鬟捧上来喝饱奶后,睡得香甜的小奶猫,南云衡陷入沉思……

  夜深,落意辗转反侧,转眸看了看他的睡颜,不由伸手去一点点勾勒他的眉眼。

  忽然他睁开双眸来,将她不安分的手纳入掌心。

  “落宝,你是不是在瞒着我什么事?”根据孙氏的反应,他隐隐有了猜测。

  可一对上她,他就产生怀疑。

  他将她搂在怀中,继而一个翻身,想要将人压在身下,落意心惊,忙手脚并用将人推开……

  “嘭——”

  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落意收回手脚,撑着坐起身来,看向滚落在地的南云衡。

  “你……你没事吧?”

  南云衡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榻下,唇边勾起一抹僵硬的笑意来,“落宝,你踹我。”

  不仅踹了,还踹下了榻。

  落意:……

  “我不是有意的,地上凉,你起来说话。”落意试图去将人扶上床榻。

  哪知南云衡双手环臂,转身背对着她,一副正在斗气的小媳妇模样。

  落意哭笑不得,“你这是做什么?”

  只听得低沉且气鼓鼓的声音响起,“除非你告诉我天大的喜事是什么,否则,我今儿就睡地上。”

  落意点头,缓声道:“这样啊,那我先睡了。”

  南云衡气的坐起来,继而翻身上榻,不由分说将人压在身下。

  落意这次没能推开,只能小声提醒他,“你压到它了!”

  南云衡皱眉,“她?什么她?”

  落意顺手指指自己的小腹,软声细语道:“喏,就是它……”

  南云衡双手撑在她身侧,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她的小腹平坦一如往常。

  没发现什么异样。

  南云衡不解,“落宝,你快告诉我!”继而哑声威胁她,“若是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

  落意却是不怕的,“你这样的威胁,以后还是收一收吧。”

  目前为止,乃至之后的几个月,都对她构不成威胁。

  她不自觉的抚上小腹,眸中闪过一抹深深的笑意。

  南云衡看的怔了神。

  她的小媳妇又好看了,全身散发着异常温柔的光晕……

  等等……南云衡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落宝……你……”

  他看看她,又看看小腹。

  落意见他一副兴奋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模样,轻轻点了点头,软声道:“南云衡,我有宝宝了。”

  南云衡怔了怔……

  下一秒,落意就见他的脸色明显的暗淡下去。

  “落宝,你最近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

  落意怔住,不明白他为何这样问,忽然想到什么,她惊讶道:难不成是有人要下毒?”

  跟上次一样。

  上次她早早识破,这才却是会中招的。

  “可是你为什么这么笃定?”落意不解,“咱们已经圆房,有孩子也是顺理成章的呀?”

  难道他深知自己不行?

  南云衡一看她就知道不知道又想哪去了,伸手捏捏她的脸颊,“是你还在喝药调养身子,那药里有避子的成分在。”

  所以,根本不可能怀孕。

  “可是叶之夭都说……”

  南云衡皱眉,确实……这次竟然连连叶之夭都没察觉。

  落意垂眸,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中狐疑,难道这里面都是糯米果糖蜜饯?

  可她的葵水确实推迟了几日之久。

  若真是被下药,那这次那个人的计划还真是天衣无缝,就连日期都精准的计算出来……

 文学

夜深。

  屋内亮着暖黄的烛火,灵雁吩咐了婆子好好守夜后,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刚进屋,就见灵芝低头在绣着什么,格外的认真,连她发现都没进来。

  自从跟落意陪嫁来侯府后,她跟灵芝一直在一处,灵芝活泼开朗,有着说不完的话,二人相处这半年来,已是如同好姐妹。

  灵雁放轻脚步,准备上去吓她一跳。

  灵芝察觉到什么,忙将手中的绣帕往后藏了藏,慌乱起身。

  灵雁假装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上前前倒了杯茶喝,在灵芝放松警惕时,她抢过了灵芝手中的帕子。

  她将帕子在烛火旁展开,开玩笑道:“你别过来,不然烛火将帕子点燃,你的心血可就毁了!”

  灵芝这才不敢来抢。

  灵雁抿嘴一笑,看向手中的帕子,只见上面绣着的是鸳鸯戏水。

  “不害臊,还没定亲就准备着帕子了?”

  灵芝红着脸,走上前来将帕子抢过,揣入袖中,径直往暖炕上走去。

  灵雁将人拉住,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压低声音问,“好妹妹,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灵芝背过身去,咬唇,“哎呀你别问了!”

  “你既然有了心上人,世子妃定然会成全你们的。”

  不待她说话,灵雁笑着继续:“明日我就去与世子妃说,让她放你出去成婚。”

  ……

  次日一早。

  落意装作无事一般,更衣梳洗时格外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出破绽来。

  她想着尽快抓出这个设计陷害她的人来。

  可刚端起粥碗,就听灵雁拉过灵芝,笑嘻嘻道:“世子妃,灵芝这丫头瞒着咱们大事呢!”

  落意放下粥碗,抬眸,“什么事,说来听听。”

  灵芝拉着灵雁不让说,灵雁却是心直口快道:“这有什么的,世子妃对咱们这么好,难不成你有了心上人,还要藏着掖着?”

  落意唇边扯出一抹笑意,“心上人?灵芝想要嫁人了?”

  两个丫鬟婚事她暂时还没考虑过,毕竟她们伺候她才不过半年的时间,她以为还得等三四年。

  却不想……

  落意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灵芝,却见她双手交叉在身体前,显得很是拘谨。

  落意小口饮着粥,等吃罢,这才缓缓抬眸。

  “即是如此,我可以将卖身契给你,放你回去。”

  灵芝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惊讶的半响合不拢嘴,“世子妃,您说的……这,这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落意净手后,接过灵雁递来的帕子细细擦着手。

  “只是我如今有了身孕,还是要有贴身的人用着放心……”

  灵芝垂眸,没有接话。

  “我想等你再侍候我一段时间,等着什么时候有合适的人顶替你的位置,我再放你离开,你觉得可好?”

  灵芝看着坐在桌后的女子,不知为何,有种心慌的感觉。

  她点头,缓声道:“奴婢愿意服侍世子妃。”

  灵雁叹了口气,“可惜乔乔……”

  灵芝却是笑着安慰,“没事的,老夫人不是带来了一只一模一样的吗?”

  灵雁诧异看着她,她却没有察觉到一般,继续道:“而且还有乔乔留下的小猫,猫都是一样……”

  留意到自己说错了话,她这才止住话头没再继续说下去。

  转移话题问道:“世子妃今日要去铺子里吗?”

  灵雁依旧是用诧异眼神看她,“世子妃怀孕了,郎中嘱咐要安心养胎的。”

  自然是不能去铺子里的。

  灵芝腼腆一笑,“还是灵雁姐姐想的周全。”

  “我看你的心早飘你那心上人身上去了吧。”灵雁笑着打趣她。

  “哦对了今儿你得去后院将晾晒的花瓣收回。”灵雁叮嘱她,“我要给世子妃熬补身子用的汤。”

  灵芝迟疑着,却是摇摇头。

  “怎么了?”

  “我不敢去。”灵芝小心翼翼道。

  这下不仅是灵雁,就连落意都被她这副模样逗笑了。

  “昨儿三夫人亲自动手处罚了勾引四少爷的外室……”灵芝做惊恐状。

  “听婆子说,将人折磨的浑身每一处好的地,却偏用参汤每日吊着,勉强撑着一口气。”

  “她就被关在后院那间柴房内。”灵芝打了个寒颤,“奴婢可不敢去。”

  话音刚落,灵芝就见世子妃捂着嘴,面色难看至极。

  灵雁忙让她退出去,“世子妃刚有喜,哪能听得这样的话!还不快晾晒花瓣去!”

  “她已经半死不活的,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灵芝不情愿的挑帘离开,嘴里还在嘟囔,“怎么每次一有这样的事儿,就打发给我……”

  待灵芝离开后,灵雁看着落意欲言又止。

  落意察觉到她的异样,转眸看她,“有什么事就说吧。”

  灵雁深吸一口气,缓声道:“奴婢总觉得灵芝怪怪的……”

  落意沉了眸,握着茶杯的手缓缓收紧。

  ……

  与孙氏说了自己可能是被陷害,假孕的事后。

  孙氏先是怔神,而后叹了口气。

  落意以为她在失落自己没能怀的上孩子。

  孙氏气不打一处来,“这些人有完没完了!”上次已经算计过一次,这次竟然还用同样的套路。

  这是非要把人逼死不可吗!

  “等我将人抓出去,定不饶她…”孙氏拉过落意的手,“落落啊,你受苦了。”

  “只是……这事儿只怕还得再忍一忍。”

  这钓鱼,要有耐心。

  落意点头,“母亲,咱俩想到一处去了。”

  孙氏一听便笑了,“这演戏啊,我最喜欢了。”

  这次看她不将人给找出来!

  孙氏眸色沉了沉,旋即又绽开一抹笑意来,温声安慰道:“落落啊,怀孕这事儿也急不来,这次误诊,你也别太伤心了。”

  落意默了默。

  她是不伤心的,只是担心孙氏会空欢喜一场。

  孙氏叹了口气,“我虽然着急,可也得顾忌你跟衡儿的身子,你们现在都病着,母亲只要你们好好的,至于孩子的事……”

  孙氏说着,示意丫鬟进来。

  落意抬眸看去,却见丫鬟怀中抱着一个小奶娃,模样很是乖巧可人,白白胖胖瓷娃娃一般。

  “母亲,这是……”

  孙氏笑,“还记得二房招惹的那个船姬吗?”

  落意点头,看了看孩子,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二叔父的孩子?”

  “这事儿解决了,船姬被打发的远远的,孩子无辜,王氏不待见他,恨不能将孩子也打发出府,可这毕竟是侯府的血脉,老太太见这孩子实在可怜,就与我商量着留下来。”

  落意听着,心中却是诧异。

本文标签:我把娇妻送给猥琐老头玩

上一篇:美女扒开尿囗让男生桶爽 我的性奴大屁股美艳麻麻

下一篇:肉肉爽高潮潮喷细节爽文 又粗又长又热又硬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