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肉肉爽高潮潮喷细节爽文 又粗又长又热又硬h

2022-05-30 16:54: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术将元阿玉随身的一个香袋打开,取出一个精致的瓶子,将三粒药丸放到了元阿玉的口中。

  小七则按照元阿玉平时所教授给他的方法进行了手腕处的伤口处理,又取了身上所装的一

白术将元阿玉随身的一个香袋打开,取出一个精致的瓶子,将三粒药丸放到了元阿玉的口中。

  小七则按照元阿玉平时所教授给他的方法进行了手腕处的伤口处理,又取了身上所装的一个类似于西域人常带的酒壶一样的东西,里面装的可是元阿玉送给空间的水。

  元阿玉曾经告诉过他,这些灵水可以在关键的时候救命,他自然很是珍贵,平时遇到紧急情况也都是只取一点来用,而现在他却是直接将所有的水都给元阿玉可喂了进去。

  “姐姐,你可一定要醒来!”

  做完治疗,小七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刚刚他一直忍着,不敢哭,生怕耽误了最佳的诊治时机,现在做完治疗,他一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到底是个孩子,看到自己的恩师兼家人,遭遇如此不测,他哪里还能控制得住?

  另一侧王太医也耽搁着,给龙承吟仔细做了检查,“王爷脉像正常,十分康健,并无半点不适。”

  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三遍,方才对阿齐说出了自己的诊断结果。

  “那为何王爷一直昏迷不醒?”阿齐早在进门的时候,就探过龙承吟的颈动脉,知道他应该是没大碍,但是听到王太医竟然说王爷一点事都没有,当下就疑惑起来。

  王太医肯切地说道:“老夫切实已经给王爷仔细诊断过了,一点事也没有,至于他为什么会昏睡不醒,老夫也无从可知啊。”

  阿齐知道再追究下去,王太医也怕是说不出一点点其他的情况来,便让人送了他去偏殿,让人跟在他身边,请他开一张滋补的方子出来,实则将人先是软禁起来了。

  实在是因为今天秦王府里的情况太过血腥,他怕王太医出去后,会走漏一点风声,给秦王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一时间,秦王的宫殿内处处都被一股低气压笼罩着,侍卫和宫女们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早上那些个宫女的尖叫声,到底还是让宫里流言四起。

  有的说秦王的宫殿内一定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不然的话,那些宫女不会发出如此惨叫。

  再加上最近两天,秦王夜半的异常,让大家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又脑补了一些画面,一时间朝廷上下,以及宫墙内外,所有的人都在言论这件事情。

  这话自然而然就传到了白凤筠的耳朵里。

  白凤筠正在梳头,一等宫女彩莲便凑上前将刚刚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她。

  “什么,秦王那里出事了?”

  彩莲点点头:“千真万确,现在宫里上上下下都传遍了,我只怕吓着娘娘,没把详细的的情形给您描述呢。”

  白凤筠不由地皱起眉头,元阿玉是死是活,她可不在乎,但是龙承吟要是出了问题的话,她是不能坐视不管的。

  “快点给本宫更衣,摆驾碧海宫。”

  ……

  身为皇帝,情报系统自然不亚于白皇后,这个时候,皇帝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他眉头紧锁,“现在楼兰的事情暂无结果,而皇兄竟然出现这样的情形,唉,涂德全,给朕备轿。”

  阿萧这个皇位坐得可谓是提心吊胆啊,先是上位时,很多人不服气,他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在龙承吟的支持下勉强稳定下来。

  再后来边境的战事不断,更加让他焦头烂额,龙承吟虽然并没有兵权,但是他清楚地知道,无论是苏哲,乔书羽,以及那些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们,都视龙承吟为主心骨,唯他马首是瞻,这个时候,他一方面想着龙承吟就些机会与世长辞,这样他就可以完完全全地树立自己的威信来。

  另一方面,他又害怕龙承吟会出什么意外,这样的话,会让这些将士们群龙无首,边境告急,而他屁股底下的这把龙椅可就坐到头了。

  就在这样忐忑的心情下,龙撵停了下来。

  “皇上驾到!”涂公公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便上前扶着皇帝走了下来。

  屋内阿齐一听心里便一紧,“皇上怎么来了?”

  他心里有一些慌,他跟小七和白术两人交待了一下,让他们去偏殿等候,迫于礼节的压力,自己由去了前门迎了上去。

  “参见皇上!”阿齐不卑不亢地上前行了礼。

  “免礼,听说皇兄病了,联过来瞧瞧。”皇上说着便抬步向里面走去。

  阿齐一听不由地心里一紧,他没想到消息竟然传得如此快,连皇帝都惊动了。

  当下也不敢耽搁着,跟在皇帝的身后便走了进去。

  且说白凤筠换好衣服,便急急忙忙赶往这里,临近秦王宫殿的时候,就看到了皇上的卫兵以及龙撵。

  她的心里不由地紧张了一下,就在这时,侍女采莲小声地提醒道:“娘娘,我们这样冒然前去,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毕竟皇后紧张其他王爷这样的事情,任谁当皇帝心里也不会舒服的,所以宫女才不得已地提醒道。

  可是白凤筠心里惦记龙承吟早就已经发了狂,眼下哪里听者进去劝,她冷哼一声说道:“无妨,本宫也是在替皇上分忧,你们只管上前就好了。”

  白凤筠面上虽然装得十分淡定,但是心里也有些发慌,只是在这皇宫之中,到处都是眼线,她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反身向回走,才是真正的把把柄递到了别人的手中呢。

  眼下,她只能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前去龙承吟的宫殿了。

  秦王的宫殿内,皇帝看着床上龙承吟昏迷在床,心里不免有些焦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我皇兄怎么做突然昏迷不醒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御医可来过了吗?”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阿萧都做了十成十的功夫,阿齐省去了一些详细的情节,对于皇帝的问题一一做了解答。

  “……所幸王爷并无大碍,只等身体平复了,应该很快就会醒了。”

  皇帝听了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涂公公走近说道:“皇后娘娘来探望秦王了。”

 文学

皇帝一听此话,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头,不过很快就恢复到常态,一抬头便看到白凤筠被一众人簇拥着款款而来。

  “参见皇上!”白凤筠迎了上来,很是规矩地行过礼。

  皇帝命其平身,她开口说道:“臣妾听闻秦王这里出现了意外,特意过来看看,原本查想着替皇上分担一二的,不想皇上也亲临至此。”

  白皇后这话可谓是里子面子都做足了,生生地把自己此行的目描绘成了为皇帝分忧,要是不知情的外人看来,这真是一副贤惠的模样。

  “朕果然没看错人,辛苦你了!”皇上目无表情地说了这么一句。

  任谁听了,都找不出这句话有任何问题,但是白凤筠却是听着仿佛有第二层意思一般,她心里不由地紧张了一下,再抬眼看过去,皇帝的脸上已经平静如初,看不出半点异样。

  因为皇后的到来,阿齐又把龙承吟的事情再度粗略地讲述了一遍,一时间殿内的空气有些凝固。

  “秦王为我宁国尽职尽责,如今不想却出了这样的意外,还有元姑娘,也屡次为我朝立下不小的功勋,传朕的旨意,如今太医院所有的太医,为秦王二人合力诊断,万万不能有所差池。”

  皇帝这道命令可谓是有一半真心的,毕竟在来之前,他又接到边境战事吃紧的密函。

  有了皇帝的这道命令,涂公公即刻去了太医院宣旨。

  白凤筠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情形,秦王在大床之上,而元阿玉则被安置在不远处的一处软塌之上,她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于是开口训斥道:“你们这些下人是怎么做事的,秦王与元御医两个人又没婚约,怎好安置在一个房间内呢!”

  “呃!”阿齐张了张口,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皇后的关注点竟然在这上面。

  他上前一拱手道:“皇后训斥的是,只是事出突然,臣想着将王爷与元姑娘安置在一起,方便太医诊断,一时之间没考虑太多。”

  白凤筠对这个解释显然并不满意,正了正色说道要:“再急也要注意礼数,秦王英名在外,你们这些属下自然也要多加维护才行,还有元姑娘,尚未婚配,要是因为你们的疏忽毁了她的名节,这样的罪名你们可担不起。”

  阿齐等人对于白凤筠的话有些抵触,但是细想一下,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他再度福了福身子,说道:“是,属下……”属下这就重新安排,只是这句话还没说完,便被突如其来的另外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不劳皇后操心了,阿玉就在这里治疗即可。”

  众人都被这一声给惊得不轻,纷纷向着床塌上看过去。

  只见龙承吟已经幽幽转醒,身上的衣服上还染着大片的血,再加上他的面色十分苍白,完全是一副病态,只是他的声音里有着十足的威严,让人对他的话不得不往心里去。

  皇帝最是高兴,一下就从座位上坐了起来,笑着上前说道:“皇兄这么快就醒了,想来是没事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龙承吟的眼睛,前段时间龙承吟的失忆,让他在和龙承吟对话的时候,不得不仔细斟酌,怕他听不大明白,也怕讲错让对方不解。

  阿齐激动的眼圈都红了,主子醒了,不管是不是失忆,就有人主持大局,刚刚的那一幕他可是真的害怕了。

  白凤筠凤眸一挑,定睛看着床上的龙承吟,即使是在重病之中,对方的身上仍旧有一股十足的威严,似乎比眼前的这个皇帝更加让人看重,她习惯性地在心里再度做了比较,心里很是为龙承吟不服,明明可以稳拿江山的人,却是拱手让人了,难不成这个男人果真是对权利毫无兴趣?

  亦或是说,他这样做是有其他的目的,比如说是为了元阿玉?

  一时间,她的心里乱糟糟的很不是滋味。

  龙承吟挣扎着坐起身,他的身上的确有些无力,但是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快传太医,给秦王好生看看!”皇帝见状开口说道。

  阿齐刚想转身,却被龙承吟拦下了。

  “本王的身体无碍,赶紧通知小七等人前来看看阿玉。”龙承吟开口说道,和元阿玉在一起久了,他知道小七已经学了她的七分岐黄之术,自是比太医院里的那些老顽固要可靠得多。

  龙承吟十分果断地一句话,却是惊得周围人无法安坐。

  他竟然提到了小七,这对于失忆的龙承吟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可以解释的通的,就是——他恢复记忆了!

  “主子,您记起以前的事了?”阿齐不可置信地问道。

  皇帝的脸上全是欣喜之色,“你家主子自然是恢复了,赶快去按他说的去做。”

  龙承吟哪怕是什么都不做,光是往边疆坐阵,那些小国根本不敢上前半步,何况恢复记忆后,这就是一员不可多得的帅才啊,这对于陷入困境的宁国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啊。

  龙承吟冲着阿齐摆摆手,“快去叫小七来。”

  回过神的阿齐赶紧汇报说道:“回主子,小七早就来了。”

  余下的话,阿齐并未多说,现在元阿玉的情况有些不妙,他不想把这个消息轻易地透露出去。

  龙承吟看了阿齐一眼,便知道他有话没讲完,便起身说道:“皇上,皇后,这里有些杂乱,还请二位先行回宫去吧。”

  他这是直接下了逐客令啊,对面皇帝和皇后两个人的神情各不相同。

  皇帝说道:“好,看到你安然无事,朕就放心了,等你这里安顿好了,就过来御书房见朕。”

  不是皇上的情商不在线,着实是现在的情况有些棘手,边境吃紧,他已经顶不住压力了,放下这句话,他便带着随从离开了。

  白凤筠落后一步,对龙承吟说道:“秦王,你好生将养着,本宫回头再来看你。”

  她的一又眼睛一直看着龙承吟,而对方却是半个眼神没给她。

  他负手而立说道:“皇后统领后宫,很是辛苦,我这里就不劳你操心了,皇后慢走!”

  白凤筠的脸色有些不好,天底下能够这样对她的,也就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对方都已经如此说了,白凤筠也不好再留下来,忿恨地看了一眼不远处昏迷的元阿玉,带着一股子不甘便离开了。

本文标签:肉肉爽高潮潮喷细节爽文

上一篇:翘着奶头校园H 我把娇妻送给猥琐老头玩

下一篇:被两根粗吊疯狂进出 与六位女同学一起做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