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变态玩弄道具高潮调教小说(够不够深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5-30 17:05: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叶天明这才说道:“这是我干哥哥,宋亮,在海州做生意。”

  宋亮笑呵呵的对何小坚说:“听天明说,老弟也是海州人?”

  “是的。”何小坚点了点

叶天明这才说道:“这是我干哥哥,宋亮,在海州做生意。”

  宋亮笑呵呵的对何小坚说:“听天明说,老弟也是海州人?”

  “是的。”何小坚点了点头,脑子里却在想宋亮这个人到底是何许人也,这个名字好熟悉,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叶天明见何小坚若有所思,便笑着说:“亮哥在海州做房地产生意,万盈公司,在海州名气很大。”

  何小坚顿时明白了。

  宋亮,那个在海州如同传奇一般的拿地大王,不但在海州开发了好几个大卖的楼盘,还在海州结下了庞大的人脉关系网,据说经常是市委领导的座上宾,未来几年时间,海州关于他的坊间传闻多不胜数,不过对宋亮的评价都是非常之高。

  重义气、讲原则、懂规矩、会来事,这些为人称道的优点使宋亮在日后房地产崛起的时代里,在海州还是一枝独秀,海州市区未来几年规划出来的住宅用地,基本上有七成以上进了宋亮的口袋。

  除了房地产生意,宋亮在海州道上也颇有威信,是那种人不在道上混,但道上却无人不给其面子的存在,可以说在海州的一亩三分地,宋亮是少有能黑白通吃的人。

  之前叶天明让自己坐他的车回海州,曾经简单介绍过,说对方以前是他爸爸的下属,后来他爸投资了他一笔钱帮他自立门户,他就选择了海州,把叶天明口中所说的人,跟宋亮结合在一起,何小坚心里惊叹,宋亮的实力已经如此,叶天明老爸的实力怕是更强的多。

  何小坚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愣了愣神,便礼貌的说道:“那今天就麻烦宋总了。”

  宋亮摆了摆手:“叫什么宋总,你跟天明还有克轩他们是兄弟,那就也是我的弟弟,跟他们一样叫亮哥吧。”

  宋亮嘴上说着,心里却在不断琢磨着何小坚。

  何小坚轻轻点了点头:“亮哥。”

  宋亮见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却能跟这四个富二代成好兄弟想来也不是一般人,能跟叶天明他们几个成兄弟,而且还做他们乐队的经纪人、推手,这小子肯定不简单。

  宋亮忽然想起今天叶天明老爸叶有道跟自己聊的闲篇。

  他说,叶天明几个小子玩乐队倒是玩出点意思来了,在金陵一下子就成了名人,而且网络上有粉丝铺天盖地的在传播他们的信息,叶有道做这么多年生意,不懂互联网但懂很多经商之道,他觉得,叶天明几个人在背后一定有很厉害的人物在帮忙做推手,而且,他还觉得,这种用互联网炒作的方法,确实很有前景,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叶有道还说,张家小子克轩的大长毛,就是在那个幕后推手的要求下剪掉的,之前他老子威逼利诱让他剪,他只当是放屁,自己儿子叶天明也是一样,但忽然想跟张克轩一样剪掉长毛,但幕后推手却又说时机未到,叶天明也只好作罢。

  这么看来,何小坚就是那个能让自己干爸叶有道都赞叹的人物,竟然这么年轻,果然牛逼啊!

  宋亮忍不住悄悄观察何小坚,心里想着,既然何小坚本身就是海州人,那他肯定听说过自己,刚才听到叶天明的介绍,他的表情也确实有点恍然大悟的意思,但是他的表情却没有什么波澜,也没借此机会跟自己多说一句客气话,更没有借机会跟自己攀攀关系,连一声“亮哥”都说的那么冷静,不卑不亢,好像丝毫不觉得认识自己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倒不是宋亮自恋,而是他混迹商场这么多年,早就把年少时的不卑不亢抛弃了,如今看何小坚,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哎呀,宋亮忽然觉得,这个小伙子有点意思,不是,是很有意思。

  宋亮对何小坚说:“我的车就在外面,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咱们现在就走?”

  何小坚微微点头,对张克轩说道:“你们好好排练,有事电话联系。”

  张克轩急忙点头说:“费用上如果有需要你尽管说话。”

  乐队四人把何小坚和宋亮送出了门,宋亮的奔驰s500就停在商业街的入口处,车没熄火,见几人出来,一个三十左右的司机连忙下车,把后排两侧的车门都打开。

  宋亮邀请何小坚坐在后排右侧,何小坚知道商务上,后排右座是首位,但是谦让一番,宋亮便自己坐在了左侧座位,何小坚也只好坐在了右座上。

  告别了简单计划,宋亮的司机开车离开,何小坚给老爸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晚上回去。

  收起手机,一旁的宋亮便主动找话题与何小坚攀谈:“何老弟今年多大了?”

  “十九了。”何小坚刻意说了虚岁。

  “十九?难道还在上学?”宋亮听的目瞪口呆。

  何小坚点头说:“刚考完高考,运气好的话,九月份上大学。”

  宋亮心中感叹何小坚的年轻,但也更好奇,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少年,究竟如何让张克轩、叶天明那四个富二代折服。

  随后,宋亮又询问李牧高考的分数,以及他所填报的志愿。

  在得知何小坚报考了人民大学之后,宋亮心中对他的好奇更胜几分。

  张克轩那几个家伙,一直都是学渣级别的存在,何小坚跟他们一起玩,竟然还能有这样的高考成绩,确实不一般。

  宋亮对何小坚越来越感兴趣,不由拿出手机来,递给何小坚,说:“小坚,给哥哥留个号码,回海州之后,也好没事了找你出来喝酒。”

  “好的。”何小坚接过手机,拨打了自己的电话,电话响了之后才将宋亮的手机递还。

  两人聊天的气氛越来越随意,何小坚也知道了不少关于宋亮的情况。

  用宋亮自己的话说,他自己也觉得混到今天感觉如同做了一场梦。

  宋亮出生在南苏一个沿海渔村,上到初中毕业就辍学回家帮忙,原本十八岁就该继承他爸爸的渔船,但因为心爱的女孩厌恶他整日一身鱼腥味道,所以他便从家里跑了出来,立志要做一个不用一天到晚满身鱼腥味的正常人。

  十八岁的宋亮在建筑工地干了好几年,原本以为一辈子也就是出苦力的命了,却没想到,他在二十出头的时候,跟了一个非同一般的工头,那个工头就是叶有道。

  叶有道从包工头做起,带着宋亮在金陵打拼了十多年,叶有道自己成了亿万富翁,也没有亏待宋亮,他知道宋亮极有能力,想把他放出去成就一番事业,所以就投钱给他,让他自立门户,

  宋亮也很懂事,叶有道虽然支持自己自立门户,但也是要在自己这里占股的,叶有道当时让宋亮自由选择创业土壤,宋亮第一念头就是避开叶有道涉及的金陵以及其他城市,最后选择了自己老婆的家乡,也就是海州,在海州成立了万盈地产。

  两人闲聊时,苏映雪给何小坚 发来一条信息:“回海州了吗?”

  何小坚回复:“在路上,今晚到。”

  苏映雪:“明天有空吗?请你吃饭。

  何小坚:“好,具体什么时间?”

  苏映雪:“晚上吧,下午跟你联系。”

 文学

宋亮的奔驰s500一直把李牧送到西岭煤矿小区门口。

  原本何小坚不想这么麻烦对方,但宋亮坚持要把他送到家门口,何小坚也只好把具体地址告知了司机。

  下车之前,何小坚再次向宋亮表达了谢意,然后又说:“亮哥,天明说你是今天早上就准备要回来的,为了等我耽误了你一天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宋亮微微一笑:“这都是小事,我本来也没什么急事,正好空出一天的时间陪陪天明他爸。”

  何小坚点了点头,准备告辞下车,宋亮还不忘嘱咐:“海州就这么大一点儿,有什么事记得给哥哥打个电话。”

  何小坚知道,这是宋亮给自己的一个承诺,在海州遇到什么事情,自己找他,他肯定会帮忙。

  虽然自己眼下没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但对方毕竟在海州手眼通天,有他这句话总是好事。

  回到家里时,已经差不多晚上十点,父母都还没有休息,均在等待外出两天的何小坚。

  何爸何妈并不知道何小坚筹备的易听项目,当他们问起何小坚为何还在金陵待了一天时,何小坚便说在和之前买自己歌的客户接触,以后可能还有类似的合作。

  儿子爸妈也没多问,何妈对何小坚说:“我跟你爸商量了一下,我俩现在都下岗了,开店的事就一起弄起来,所以培训的事情,我跟你爸,还有你小舅妈三个人,准备一起去。”

  何小坚点了点头:“其实这样最好不过了。”

  “我跟你爸去培训,别的不担心,就担心你这段时间自己在家怎么吃饭。”何妈一脸担心与不忍。

  “培训只有十五天而已,根本不算什么,您想想,再过一个月,等我去上了大学,至少四年是自己在外面,现在这才十五天,就当是提前练习了。”何小坚说的轻描淡写。

  何妈一听这话,想到儿子将来要在外面待四年,眼睛忽然一红,横下心说:“让你爸在家开店,我去燕京陪你上学吧,到时候妈在你学校附近租间房,每天给你做饭。”

  何小坚险些晕过去:“妈,你见谁上大学还带着老妈去做饭的?我可是大小伙子了啊,这要是在学校里传出去,我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了。”

  “是啊!”何爸眼看何妈动了真心思,急忙上来救火:“大学是半个社会,儿子要和成千上万的同学一样学会自立,你跟着去做饭算哪门子事?再说了,我走了我吃啥!”

  “可是……”

  何妈叹了口气,看来心里是放弃了自己的念头,可是却依旧为何小坚即将迎来的大学生活而感到心疼。

  何小坚赶忙劝慰:“妈,听说大学的食堂做饭很好吃,而且因为要考虑天南地北的学生,所以种类非常多,就算是食堂吃够了,外面还有无数饭店可以吃啊。”

  何小坚说的是违心话,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食堂的东西有多难吃,上辈子那所二本院校的食堂,由于承包给了私人,难吃不说了,还贵,但对何小坚来说,食堂饭菜再难吃,也不能让老妈去陪读啊!

  何爸也出言劝慰:“你啊,就别提他操心了,儿子出钱给咱俩开店,这是他开始操心咱俩了。”

  何妈只好心疼的点了点头,对何小坚说:“那你这些天自己照顾好自己,别让妈操心。”

  虽然何小坚一心想着,老爸老妈去培训之后自己就能彻底自由了,但脸上还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轻轻点了点头。

  美特斯邦威总部的培训安排是在四天之后,何小坚给爸妈出了两个行程方案,一个是后天晚上从海州坐卧铺到温城,大概需要十个小时,夕发朝至,到了还有一天时间缓冲;另一个便是大后天直接从金陵乘坐飞机飞温城,两种方案都是第三天到,不耽误第四天培训。

  爸妈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选择了第一种方案。

  何妈觉得飞机票太贵,何爸觉得三个人都没坐过飞机,什么都不熟悉,心里没底。

  何小坚一想也是,爸妈和小舅妈三个人都没坐过飞机,自己又不能陪同,最多只能送到金陵机场,万一有点什么不熟悉的事情处理不好,也怕爸妈他们干着急或者弄出尴尬。

  “我明天去看看火车票,给你们买三张卧铺,睡一觉就到了,也不错。”

  何爸便说:“你就别替我们操心了,赶紧洗洗睡吧,明天早晨我自己溜达着就去了。”

  何小坚点了点头,也没多说,装作忽然想起什么事,对何爸何妈说道:“我有点事找峰子,待会就回来。”

  爸妈也没多问。

  出了门,何小坚打车去了火车站,晚上买票的人少,排了约莫二十分钟,给爸妈还有小姨买了三张软卧票。

  何小坚不用想都知道,爸妈买票肯定会选择买硬卧,甚至有可能是硬座,他们毕竟是节省惯了,想一下子主动学会享受还不太现实,所以只能自己代劳。

  买完票回到家,爸妈已经回房了,何小坚便将三张车票放在茶几上,冲了个澡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习惯晚睡的何小坚打开电脑,顺便也登了qq。

  给何小坚留言的只有一个,是陈婉。

  陈婉的留言是昨天的了,内容很简单:“坏小子,姐姐在沪市好无聊……”

  何小坚无奈摇头,陈婉对自己的称呼好像只有两个,臭小子和坏小子,自己这么阳光酷炫的青年才俊,臭在哪了?坏在哪了?搞不懂。

  陈婉选择给自己留言而不是发信息或者打电话,也证明她更多是吐吐槽,而不是真想找自己,看时间也挺晚了,何小坚就没回她。

  还有一条验证消息,是孔令宇。

  何小坚点了通过,没想到孔令宇很快就给自己发来了信息:“何总,我今天联系了我的一个师弟,他现在还没有毕业,不过时间比较充裕,所以我想把一部分开发工作交给他,让他和他的同学合力完成,这样可以加快开发速度,你看如何?”

  何小坚问道:“你是想外包给他们,还是让他们兼职?”

  “外包吧,定好工作量、时间以及价格,这样比较合理。”

  何小坚当即回复:“没问题,这样反而更能群策群力。”

  孔令宇回复:“ok,他们都是省科大的学生,开学升大四,如果他们能完成的比较顺利,估计月底就能完成前后台的开发了。”

  何小坚心中惊奇,问道:“你有把握这么快就开发完成?”

  “有把握!”孔令宇回复:“你本身就已经完成差不多20%了,而且剩下的逻辑你都已经定好了,开发起来会轻松得多。”

  “页面设计你盯紧点,一定要按照我说的,简洁、美观、大方,不要弄一大堆复制粘贴的榜单、歌单,一定要把首屏的ba

  e

  广告设计好,除此之外,首屏需要八个正方形图案结合文字的醒目推荐位,再挂一个热度榜单,记住,榜单只挂一个。”

本文标签:变态玩弄道具高潮调教小说

上一篇:用酒瓶粗暴玩弄小说 古代野外大肉辣文H和尚

下一篇:2022最好看(客厅丝袜麻麻被进进出出)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