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饱满丰腴熟妇 男女啪啪激烈高潮喷出gif免费

2022-05-31 08:04: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就在我耐心快要消耗干净想出去查看时,从外突然扔进来一个桃子,随后又有三四个桃子扔了进来。

  看到地上圆滚滚的青桃子,我心下了然,应该是幺青早上去了老地方找我,只不过我我

就在我耐心快要消耗干净想出去查看时,从外突然扔进来一个桃子,随后又有三四个桃子扔了进来。

  看到地上圆滚滚的青桃子,我心下了然,应该是幺青早上去了老地方找我,只不过我我睡过了。

  想来应该是幺青等了一会不见我,自己摘了桃子来寻我。

  “没事,是我结实的一个小朋友。”

  和燕起解释后,我走到窗前,果然看到还不及窗户高的幺青正在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伸出手把他抱进来,没想到刚松手他便像触了电一样整个人浑身紧绷的盯着燕起,状态和炸毛的宠物一样。

  燕起刚睡醒,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哎呦,原来是一只小狐崽子。”

  “你,才,崽子。”幺青嘴里时不时发出恐吓的声响。

  我不免奇怪起来,幺青应该是蛮友善的一个孩子呀,不然昨天也不能主动亲近我,怎么如今到了燕起这就一副大敌临头的模样。

  “妖鬼不两立,我是鬼修常年接触阴物,他对我有所忌惮也是正常。”

  说着燕起摸出来个乾坤袋,噼里啪啦的倒出来一堆东西。

  就看见她从她那一堆破铜烂铁的宝贝里摸出了一块玉牌,用红绳串好后撇了过来。

  “小子,相逢即是缘,今天多亏你遇到了我,像你这么小的崽子鬼最喜欢吃了,我送你个宝物,拿去带上,保你成年。作为你那几根毛的回礼吧。”

  燕起就像街边的推销一样,不要九九八,只要九十八就能带回家。说罢她一股脑把东西装回去重新躺在床上补觉。

  拾起地上的桃子,我用法力催熟后递给他,“是不是想和达达玩了?你们在院子里玩,千万别跑出去。不然达达会被阳光晒得灰飞烟灭。”

  “我,保护,达达。”

  揉了揉幺青的头发,也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比赛,见到达达和小纸人后三个人撒欢似的跑到院子里去玩了。

  “为什么这种大赛连这么小的孩子都可以参加?难道不会有危险吗?”

  我知道燕起并没有睡,这才问道的。

  “如果按照人间的岁月来算,那小狐狸该有一百岁了,他可不弱。”

  听到燕起的话我直接惊讶了,刚到我腿的一个小毛孩居然有一百多岁?!

  “人间十年,狐族一载。他应该还不到百岁。像这么大的小妖精最受鬼物喜爱,经常会偷走他们辛辛苦苦修炼的灵力。所以才妖鬼不两立。”

  “你扔过来的牌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着符文一样的东西,真的可以保他成年吗?”

  听到我的疑问燕起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是我小时候画的,算是狐假虎威让鬼物以为他已经成年了不敢轻易靠近。而且那是一块魂玉,算是能帮助他修炼的。”

  听闻我不禁汗颜,燕起这家伙还真是不靠谱,送人还送个半成品。

  终于等到比赛时间,我正要上场时突然被司夜拉住,接着手指上套上一个温暖的指环。

  我低头一看,是一个红色的玉戒,是他上次和常衍对战时的那个武器。

  这指环不只能自动调节大小,司夜的体温是冷的,指环却温热,肯定是自带的温度。

  “这是我的本命玉,本来想着如果你同意了就作为聘礼送给你的,不过眼下情况危机,台上变幻莫测,它可护你安稳。”

  司夜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最后拉了拉我的手,看我一步一步走到了台上。

  收回已经变成浆糊的思绪,我学着司夜平时的样子转了转扳指,上面能感觉到司夜的气息,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安全感。

  我的对手是一个武僧,身披袈裟悬戴佛珠,面上漠然,配上光光的头顶,白费了一副好相貌。

  “小僧武希澈请教。”

  这和尚彬彬有礼,让我不知道如何接话,机智的学了他的说法,“青鸾请教。”

  开赛的钟声一响起,武希澈便向一道闪电冲了过来,手持一根长棍,舞的虎虎生威。

  武希澈是古武传人,陈陌早便说过不可与他硬碰硬,所以我没有硬接他这一棍,侧身躲开。

  木棍呼啸而过的风声在我耳边响起,紧接着地砖炸裂,竟被他生生敲碎,见此我更不敢正面和他对刚,之后一边躲闪一边寻找他的破绽。

  有了!随着头顶横扫过去的一击,我从武希澈的腋下闪出,匕首出现在我手中。

  此处是命脉,我无意取人性命,将匕首倒过来想要击到他,却发现袈裟好像有种力量,让我手中的匕首半点前进不得。

  “施主不必手下留情,小僧的袈裟刀枪不入。”

  原来是一件神器,才如此大刺刺的把后背露给我。

  既然要比古武,那便试试吧。

  红色嫁衣上身,瞬间一些武术技巧涌上心头,我从地上拾起一根树枝,用心感受剑气。

  记忆中司夜在千年前曾对我说过,“心中有剑,万物皆可未剑。比剑比得表示剑气。”

  一丝微弱的气流涌动,我敏感的抓住这感觉,不复之前的躲闪,开始主动出击。

  红嫁衣给我带来的是敏捷和比武技巧,此时武希澈眉头一皱,集中注意力分辨我的方向,木棍与树枝在空中接触,细细的树枝居然接住了他的招,别说折了,丝毫未弯。

  场下爆发出一阵掌声,我一鼓作气,刺向他的胸口,武希澈躲都未躲。

  “小僧说过,我的袈裟刀枪不入。”

  “我知道你刀枪不入,可你可能忘了我是个术法师。”

  丢掉树枝,我弹跳出圈,武希澈周围瞬间出现一道光障,把他困在里面出不来。

  一阵风吹过,一个浅浅的图案慢慢出现。

  古武本来便不是我的强项,方才寻找剑气也不过是我为了在大理石地板上刻下图案,又慢慢的把武希澈引进去。

  一声轻笑声传来,“阿弥陀佛,小僧认输。”

  随着武希澈认输,钟声响起,我解开符阵,武希澈从里面走出,“施主仁善之心,小僧佩服。”

  我装模作样行一番礼,其实在听外面的声音,底下已经有声音传出了。

  “原本以为陈家派出两个女人是心力不足,想不到这两个女人实力十分强大,综合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文学

通过场下人的反应,我和燕起在这次大赛中成功出了风头。

  “青鸾,太棒啦!”和燕起击了个掌,此时时间还早,我们没着急回去留下来看接下来的比赛。

  明天就是一百二进六十了,我和燕起成功晋级。

  “那边有人在赌冠军得主。”

  每次有这种比赛都会出现赌博,每个人下注给自己认为能得冠的选手,我们也过去凑了凑热闹。

  遥遥领先的是萨满,观众中好像有百分之七十都投了他,剩下一些人的票数差不多少,令人气愤的就是我和燕起的票数居然是垫底的!

  “这帮人怎么回事啊?看不出来我和燕起才是大佬吗?”

  想到没人支持我,我心里郁闷极了,余光里看到陈陌和司夜两个人凑到了一起,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

  “老板,我下注,燕起三千万。”

  “方青鸾五千万。”

  听到如此大的数额老板都惊了,平时下注的人也就十万百万的,毕竟是百分之一的几率,鲜少有人下这么大的数额。

  “两位顾客认真的吗?一旦输了这钱可追不回来。”老板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只当做哪家的贵公子一掷千金只搏美女一笑的桥段。

  “下就完了。”陈陌霸气开口,递过去一张黑卡。

  随着刷卡的“嘀嘀”声响起后,陈陌账上的余额以极快的速度减少,同时榜上我和燕起的排名飞速上升,最后稳居第一和第二的宝座。

  这操作给我看傻眼了都,早知道他们两个人这么敢花钱我便不抱怨了,同时心里怀疑,一把把司夜拉走,“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司夜大言不惭道:“我向陈陌借的,和他达成了约定,以后找到我的墓里面的宝贝给他抵债。”

  听了司夜的话我头都大了,“你的墓找不找的到都另说,你知道现代的法律吗?我作为你的新娘,你借的钱是属于咱们俩的共同负债。”

  司夜抿了抿嘴,这是他有点紧张或者心虚的下意识动作,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果然下一秒听到他说,“我现在知道了。”

  看到我高高在上的押注排名,我就觉得压力山大,拍了拍司夜的肩膀,一脸壮烈,“没事,我努力打败燕起,得到第一。”

  正当我们在这研究押注时看台突然传来人群的惊呼声。

  看来是很厉害的人上场了,我回到之前的位置向下望去。

  一个黑色斗篷的男人立在台上,手上举着一个可怖的骷髅头,是萨满!

  这是这次参赛的人中最让我觉得棘手的对手,所谓知己知己百战不殆,趁此机会我赶紧观察他的手段。

  谁知下一秒出现的场景令我心里咯噔一下,和他对阵的是个年轻人,玩火的术士,可以从嘴里吐出火球。我从陈陌收集的册子里见过这个人,但印象不深,应该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萨满仿佛唱歌一般吟唱出奇怪的咒语,手中的骷髅头发出黑色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涌出围住年轻人。

  年轻人没有原地等死,不断的像安全的场地跳出,可是仍有皮肤不小心沾到黑雾,瞬间被腐蚀。

  年轻人惨叫一声掉在地上,看着四面八方越凑越近的黑雾,接连扔出一个又一个火球企图驱散。

  却于事无补,不出几秒黑雾又会聚在一起,“我认输,我认输!”

  见此年轻人大喊到认输,但黑雾速度突然变快,随着钟声响起萨满并没有收手。

  几声高低不齐的惨叫声响起后渐渐没了声响,黑雾散去,场中就剩下一片血迹,先前的对手被他腐蚀个干干净净。

  周围人见此议论纷纷,惊讶不已,没人注意一抹吸力吸收着才死不久的年轻人的灵魂。

  我看不过去,一跃而下,没人注意到高台上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白发老人默默收回前进一步的脚。

  我召唤往生门强行从萨满手里抢人,一时间两方吸力不相上下。

  眼见着年轻人的灵魂在争夺中越来越痛苦我有点于心不忍,可现在放手就等于害他,萨满手中的骷髅一看就是炼魂的邪物。

  一阵风吹过,司夜也跳了下来,放出了沉重的威压,离得近的人控制不住的倾倒。

  司夜每走一步地面上甚至会出校一条条裂纹,这可是最坚硬的大理石台面,可见司夜的威压之重。

  司夜站在我身旁,负手而立,天平瞬间倾斜,灵魂被送进往生门。

  “谢谢。”

  随着往生门的合起,年轻人的道谢声传出。

  “老巫师,对手都认输了还要赶尽杀绝,你这炼魂的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

  “多管闲事。”

  该怎么形容萨满的声音呢?那是我听过最奇怪的声音,嘶哑尖锐,又十分空洞,简直不似人声。

  从斗篷里露出的眼睛像毒蛇的眼镜一样,没有任何温度,仿佛猎人和猎物一样。

  “坏了我的好事,下一个就是你…”

  萨满恶狠狠的盯着我,放着狠话,下一秒却被虚空出现的一双金色大手拎起又狠狠地摔在地上,压在下面,动弹不得。

  “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和本王的妻子说话。”

  司夜的声音仿佛有穿透力一般,在整个山庄回响。

  即使跟着司夜经历了这么多回血腥场面,我仍见不得这种草芥人命的场面,众生平等,凭什么剥夺一个人活下去的权力。

  想来苍穹山也看不惯萨满的做法,迟迟没有出面阻止,见此江城王家的人坐不住了。

  一个穿着红色唐服,背后绣着王字样的人高呼,“裁判在干嘛?赛场外不得私自寻仇,这里有人破坏规矩。”

  这才有裁判慢慢起身,说话也慢,动作也慢,让人不由得怀疑他是故意的。

  “对手投降仍下杀手且试图抢夺魂魄,萨满行为虽未违规,但有违人道,虽然后面二位行为违规但是没做错什么,所以就此相抵吧,还请仙家收手。”

  “可是…”

  王家的人不死心,仍要争辩,只见裁判眼睛一撇,“嗯?还有什么事吗?”

本文标签:男女啪啪激烈高潮喷出gif免费

上一篇:阿好大好深呀受不了啦 男朋友把我下边吸肿了

下一篇:被室友c哭调教双性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