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室友c哭调教双性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2022-05-31 08:07: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王欢就感觉很是不爽,么的,都走了大半个南城了,竟然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王欢的面色就不大好看了。

顾晓婉则是轻轻拽他:“王大哥,实在不成,我们就去大车店&hell

王欢就感觉很是不爽,么的,都走了大半个南城了,竟然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王欢的面色就不大好看了。

    顾晓婉则是轻轻拽他:“王大哥,实在不成,我们就去大车店……”

    王欢摇头,他不理解顾晓婉对于大车店的执着,那种破地方,还不如露宿街头呢。

    他看着小二:“小二哥,真没住的地方了?你再给好好想一想。”

    店小二就老大的不耐烦,尤其是王欢顾晓婉身上浓郁的汗味,熏得他皱眉。

    但做服务业的,他又不敢说难听的话。

    于是就想难为他们一下。

    当下,小二笑道:“二位可是来参加冬晴门大考的?”

    王欢便点点头。

    小二遗憾道:“哎呦,那是可惜了,如果二位不是来参加大考的,那我们这边倒是有个房间。”

    王欢好奇道:“有房间不让住人?这是什么规矩呢?”

    小二道:“哎,客爷,不是不让住,而是您不肯住罢了,我们那房间……哎,小的我说句不该说的吧,不大吉利。”

    不吉利?

    王欢反应过来道:“是死过人吧?”

    确实,开客栈的,说不吉利云云,那显然就是死过人的。

    小二点头:“是啊,而且不是好死的,是被人杀死在房间内,就在五天以前。”

    五天以前?

    王欢真是费解了,这幻域都,不是连拔出兵器都不让么?怎么还能够有人被杀死在城市内的客栈中?

    小二道:“总之呢,这事情小的我不该说,客官您也不会住,所以……”

    王欢道:“住啊,怎么不住?不就是死过人么,我不忌讳这个。”

    小二错愕道:“啊?客爷,您可是来参加大考的,这大考,历来有个传说,考核前不能见血,不然不吉利。”

    哦?还有这传说?

    王欢稍稍一琢磨,就明白大概是怎么个意思了。

    所谓的不能见血,明显是冬晴门为了防止前来参加考核的少年们闹事,故意放出来的谣言,主要还是为了治安着想。

    毕竟前来参考的,大部分都是些十几岁的少年人,就算是打扮的再怎么花枝招展,少年人年那份好事的情怀总是不会少的。

    聚集在一起,不闹事才是奇怪。

    所以传出这样的传言来,为的就是叫大家不要互相斗殴而已。

    王欢想明白了,也就越发的不在意:“这也没什么的,我不在乎,你带路便是了。”

    小二一愣:“客爷,您可是认真的?我要先把话说在前头了,万一您要是……恩,考核不大如意,千万不要来我这边闹啊。”

    王欢摆手:“放心放心,总不闹你就是了。”

    小二这才带他们二人一起进了客栈内,直上木质建筑的三层。

    走到一个房间门口驻足。

    王欢看看,这里,居然还是他们客栈的天字号房间。

    小二道:“就是这里了,客爷您进去看一看,要真的觉得成,那么我们也不敢多要,十枚碎灵石,住五天,包吃住,当然,您要是想要吃些好的,那要额外花费,您看这……”

    他还真是没多要,十枚碎灵石住五天,这价格也就是一般客栈的下房价格。

    王欢当即掏出碎灵石来放到小二手上。

    小二见生意果然谈成了,顿时眉花眼笑起来,他推荐出一个房间,那是有提成的。

    王欢推门进去看看,鼻子耸动,果然是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道。

    事情已经过去足足五天了,这边明显也打扫过,但还是有血腥味道,这就说明当时的情况很是恶劣凄惨。

    王欢好奇心起,拽住那小二道:“小二哥,这里到底出过什么事情,你给我说上一说……”

    说着,边将手朝店小二手中一放。

    小二感觉手掌内的重量,翻掌一看,手掌心中已经多了足足三枚碎灵石。

    他顿时大喜过望,眉毛都是笑的。

    他一个月的月钱,其实也不过就是三枚碎灵石而已,王欢,这算是相当大方了。

    小二看看左右无人,这才和王欢一起进了房间内。

    低声神秘道:“客爷您敞亮,那小的我也不好藏着掖着,就给您说道说道,不过您可别出去说去,要说,也别说是我说给您听的。”

    王欢点头:“放心。”

    小二这才低声道:“就在半个月之前,咱们客栈内,来了一对儿花朵也似的娇俏少年人儿,一男一女,都有国色之姿。”

    国色?有没有那么夸张呢?

    不过再想想,也是,修士的相貌通常是比普通人高一个层次的。

    除非是脏成顾晓婉这样子的,否则看着,在普通人眼中,真的就是国色。

    小二道:“那对儿璧人似乎是情侣关系,恩爱有佳,平时黏糊得不成,但是就在五天前,却是出了事情。”

    他更小声道:“那一对儿,为了准备大考,去了东市那边,这可不是就坏了么?”

    顾晓婉好奇道:“东市一个卖东西的地方,能有什么坏处?”

    小二道:“哎,姑娘你这便是有所不知了,那西市,都是些淳朴商贩,倒也好说,讲究一个和气生财的,但是东市可不同,那边是出售修士使用的东西,比如武器铠甲,丹药宝物什么的。”

    王欢点头道:“哦,也就是说,东市的商人们,有根基,有来历,得罪不得。”

    小二伸大拇哥赞叹:“客爷您好见识,正是如此,可怜那一对儿粉娃娃般的孩子,去了东市后,无意间招惹到了李家的人。”

    李家?

    小二道:“这李家,便是当今幻域都城守李三才的家族了。”

    哦……果然不俗。

    小二道:“而那东市的兵器店,正是李家产业,那一天正好该着那对儿孩子倒霉,遇到了李雨田李二公子在那边,李二公子那可是咱们幻域都知名的大纨绔。”

    喔……王欢笑呵呵道:“那么想来,是那位李二公子,看中了那名少女了,起了心思,是也不是?”

    小二惊恐道:“哎,哎,客爷,这可不敢乱说啊

 文学

“客爷,这可不敢乱说的!”

    小二吓得个脸青嘴白,回头看看,见外面走廊无人路过,这才松一口气。

    低声道:“客爷,您说的,我不敢附和,但是确实,是那对儿孩子得罪到了李二公子,结果一回客栈,便出事了。”

    王欢好奇道:“那李二公子还敢光天化日的在城内行凶不成?你见到是怎么回事了?”

    小二道:“小的我真是见到了,当时正是小人在三楼洒扫,那对儿少年男女正好回来,忽然就一柄飞到戳来,正朝那少女后心扎去!”

    顾晓婉听得惊呼一声。

    小二见顾晓婉在情绪上配合,顿时越发来劲了。

    眉飞色舞道:“那少年看到飞刀,自然不能叫自己心上人受伤,于是他便过去一格,一挡,结果飞刀力大,只是被格偏了一些,却没有完全格挡住,正中那少年小腹之中。”

    “啊?那人便那么死了?”顾晓婉表情难过,显然是在为了那么一对儿精致的小情侣而遗憾。

    小二摇头:“没有没有,刀子虽然伤的深,但是毕竟二人都是修士,不至于受伤便死。”

    王欢点头,这北幽州的修士们,没有丹田。

    这是十分奇特的一点,所以丹田对于他们而言,绝对不是致命所在。

    小二道:“接着,那少女便大哭大嚎,将少年扶进房间修养,又使了灵石,吩咐人帮忙找大夫来。”

    他表情惊悚:“但就在小人我拿着水盆进入房间的时候,事情忽然就发生了!那刀子,竟然自己会动,就那么在少年腹内搅动不停,而且上下切割,不片刻,便是一个大开膛!”

    “啊?!”顾晓婉听得小脸儿煞白一片,惊恐道:“那可不是要死了么?”

    小二点头:“可不是么,最后刀子飞走,那少年肠子都断了,流了一地,肚皮一个硕大的口子,已经彻底豁开了,他抱住肚皮只是叫疼,双脚乱蹬,那少女急的只是哭,但救不得。”

    够歹毒的呀。

    王欢暗暗感慨,这个李二公子,下手是够狠的,杀人都不杀一个利索,非要折磨。

    小二道:“后来那个小公子就不动弹了,应该是断了气,而医生也赶到了我们客栈中,但不知道怎么的,将那少年的尸体,连带少女一并带走,再不见人,怕是……也没啦。”

    不用问了,那个所谓的医生,也是李二公子的人。

    甚至没准,最初的一飞刀就是他甩出来的。

    如今那少年八成是死了,少女也算是羊入虎口,怕是没什么好下场。

    哎呦呦……

    王欢忍不住感叹呐,这些纨绔子弟,真是在什么地方都是祸害。

    小二看着王欢:“公子,事情便是这么个事情,您看这房子您……”

    王欢道:“住啊,这不算什么,我不在乎的。”

    他是不在乎,不就一凶宅么?想当年他在边城厮杀的时候,满地尸体满城鲜血碎肉,他照样找个地方就睡觉,什么时候在乎过?

    那边,死的比那少年凄惨无数倍的,有得是。

    倒是顾晓婉,显得有几分害怕,但是既然王欢做了决定,她也就没有反对。

    小二和王欢办理了入住手续,就要离开的时候。

    王欢道:“小二哥,你给鼓捣一只大浴盆来,我们要清洗身体。”

    小二一愣,看看王欢二人,好奇道:“二位……清洗身体?怎么,你们不是苦修者?”

    王欢摇头:“不是不是,只是一路赶路来幻域都,半身汗水半身泥,狼狈了些。”

    “喔~~那客爷您稍等,马上便来。”

    小二说完就下楼去了。

    顾晓婉看着这房间布置,颇为有点局促的样子,她可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来着。

    王欢倒是满不在乎,大马金刀的把自己朝椅子上一丢。

    坐下道:“找地方休息一下,我们清洁一下自己身体,然后就要去采购了,你我的衣服不成,想要通过冬晴门的考核,需要捯饬捯饬。”

    顾晓婉道:“我们有那么多的灵石吗?我听人说,幻域都的东西贵的不行。”

    王欢道:“灵石什么的,你放心,肯定是够的,衣服购买完了,再去东市看看兵器。”

    顾晓婉惊恐道:“还要去东市?刚刚小二哥说的……”

    王欢笑呵呵的摆手:“你看看我们二人,谁能叫纨绔公子起邪门心思的?”

    也对,他们两泥猴儿,白给人家也不会要呀。

    顾晓婉道:“可我还是有些害怕……”

    王欢便安慰,不多时候,那小二已经老牛一样,驮着一只硕大的浴盆过来,里面满满的都是热水。

    还有皂角类的东西,给人使用。

    王欢便出了门口看守,叫顾晓婉自己好好清洗自己。

    然而顾晓婉却是不会使用皂角浴巾一类的东西,还要王欢教导一番。

    足足一个小时后,水响消失。

    王欢再进门一看,好家伙!

    如今的顾晓婉,那简直是脱胎换骨了一样,再不是之前的泥猴儿相貌,而是水灵灵一个娇俏少女。

    虽然谈不上惊人眼球,但也有一分小家碧玉的清秀和清纯。

    如同清粥小菜一般叫人一看便身心舒坦。

    不错!王欢对她伸出一根大拇哥。

    接着便是王欢清洗自己,他其实不需要使用水来清洗,只是做个样子,鸿蒙气一冲,已然是干净利索。

    连带衣服一起整洁清爽。

    利索的王欢一出来,顾晓婉看得便是双眼发光,王欢确实是个英俊小伙,再加上调整了面容。

    变为十九岁左右的容貌,叫他看上去很是青春洋溢。

    当下二人便去了西市采购,顾晓婉原本的衣服也是穿不得了,只能换上王欢的备用衣物。

    穿在身上松松垮垮,典型的男友外套形象。

本文标签: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上一篇:饱满丰腴熟妇 男女啪啪激烈高潮喷出gif免费

下一篇:抬高腿挤进去律动 新婚女教师的娇喘呻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