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挺进怀孕丝袜老师的肚子|书房激情娇喘嗯啊

2022-05-31 09:28: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这件事便算初步定下了。

晚上吃完饭后,田成栋又安排了一些其他的活动,而他则是找个机会,和陈广生一起泡了个澡,顺便聊聊开超市的事。

“田

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这件事便算初步定下了。

    晚上吃完饭后,田成栋又安排了一些其他的活动,而他则是找个机会,和陈广生一起泡了个澡,顺便聊聊开超市的事。

    “田哥,利斯特这老外说,让你和他一起去那些城市考察,实际上是想看看你的能力和能量,所以你必须要有让他眼前一亮的发挥。”

    面对田成栋的诚心请教,陈广生自然是有一说一。

    “我明白,广生,可我对这行不太了解,如果是找人找关系,那我肯定没问题。”

    田成栋在此之前,从没想过开超市,所以现在让他说出什么,惊艳利斯特的话,也根本不现实。

    陈广生笑笑。

    “田哥,这事没你想的这么复杂,我已经和利斯特讲过,让他去我国的二线城市投资。

    你就把他往这些城市带,这老外准备一次性投入八个大超市,每个的前期投资大概在两千多万。

    记住,你只管出钱找关系就行,至于到时超市该怎么管理,暂时不要多加干涉。”

    “两千多万一个?这么贵!而且还让我别干涉,那超市不成他一个人的了?不行,这绝对不行。”

    听到这话后的田成栋吓了一跳,他这次总共也只能拿出一千万出来,这已经是他东拼西凑的钱了。

    而且他还想着自己当老板呢,如果超市自己不能管理,那他岂不成了局外人?

    陈广生笑了笑。

    “钱方面你不用担心,我会支援你五千万,到时你就用这些钱从他要一半的股份,然后管理权让给他。

    他一定会同意的。”

    说完后,陈广生拍了拍田成栋肩膀,索性再把话挑明一些。

    “田哥,超市毕竟是在咱们华国,你先让他管,这些老外对超市管理有一套,但他们不了解华国的国情。

    到时肯定会发生很多问题,那时,不用你开口,他也会主动让你介入,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陈广生做生意比田成栋可擅长多了,现阶段的华国,地痞流氓非常多,这些人很喜欢找这些超市,宾馆,酒楼的麻烦。

    以各种名义从他们收取保护费,面对这些人,如果没有强硬的关系,很多时候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否则要是报警,将这些人弄进去关个几天又放出来,到时只会更加麻烦。

    陈广生几乎可以断定,这些人一定会盯上他们的超市,这种情况那些老外可处理不了,但田成栋确实可以处理好。

    听明白后,田成栋不禁用力的一拍手掌,满脸兴奋之色。

    “高,实在是高,广生啊,难怪都说你们做生意的,一个个比猴子还精,这话果然一点不假,哈哈,对,就这么干。

    不过那五千万,说句实在话,老哥我想要还上恐怕很难啊。”

    如果真按照陈广生这么干,不仅能多要股份,只需要等上一段时间,他自然会得到这些超市的一些控制权。

    虽然对利斯特来说不道德,但做生意就是这样,肯定要想办法把利益往自己这边拉。

    利斯特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他肯定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就是看哪边的手段更高了。

    “田哥,你我兄弟之间说这些干什么,这次我在柏林的那场拳赛,赢了很多钱你忘了?你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就行了。”

    他当时压了五百万欧元,按照一比三的比列,就是赢了一千五百万欧元,换算成人民币的话,已经一个多亿了。

    这完全是一比意外之财,所以借个五千万给田成栋,陈广生一点也不心疼。

    他们的关系可远比这点钱来的重要。

    “好,广生,有你这句话我心就稳了,还是你有办法。”

    田成栋十分高兴,现在一切准备就绪,只欠东风了。

    临走时,陈广生特意嘱咐了田成栋,如果要投资超市的话,自己的万顺广场项目,在年后就要正式完成了。

    到时会对外进行招商,一定要在那投资一个超市,田成栋一口答应下来,这肯定没问题。

    第二天上午,陈广生,田成栋,还有利斯特一行人离开了京城,赶回了阳市。

    陈广生第一时间安排了他们两个住下,然后迫不及待的回了家。

    钟灵他们得知陈广生今天回来,早早就做好了饭在家里等候。

    陈广生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亲了老婆一口,然后一手一个,把儿子女儿抱起来,在他们小脸上一顿乱亲。

    “吃饭了广生。”

    “灵灵,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他们说一个人只能买一条,是爱情的见证。”

    这次他去了一趟欧洲,礼物肯定是少不了的,每个人都有,甚至是范一鸣还有谢子薇。

    陈广生也帮他们买了一些,让他们回去送给家人。

    他给钟灵买了一条钻石项链,上面可有他和钟灵的名字,这条项链非常贵,而且买的时候还要做身份登记非常麻烦。

    一个人只能买一条,用他们的话说,象征着一辈子唯一永恒的爱情。

    虽然陈广生知道,这不过是商家搞出来的噱头,不过买还是要买的。

    钟灵虽然嘴上嘀咕了几句,但从表情中不难看出,还是非常喜欢这条项链的。

    其他人也都有,他们对于陈广生买的礼物,都是非常喜欢的。

    “广生,你这次去欧洲有什么感受?”

    钟山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个。

    于是陈广生就把这次自己,在欧洲的经历和他们说了一下,但参加朱莉宴会那件事就没多提了。

    归纳主要就是两点,欧洲的确有很多地方,值得华国学习,但也有一些是陈广生觉得不合理的。

    反正有好有坏吧,看怎么理解了。

    听完后的钟山十分感慨。

    “其实在你们出发第二天我就后悔了,早知道我也应该过去看看。”“有什么好看的,老外也没比我们多张一个眼睛和嘴巴,广生,我和你妈过两天要去一天港城,你带灵灵回阳市住一段时间。

 文学

钟展鹏瞪了眼儿子,然后说了句。

    “是去给二哥提亲吗?”

    陈广生一笑,他和宗万基打完那个电话后,就把他的意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钟展鹏,他们去港城,也只可能是这事。

    “对,这小子在港城不回来了,我看他是魂都被勾跑了,没出息的东西。”

    “你说什么呢,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做的不对,我早就催你去港城,你偏在这杵着,到底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儿子的终身大事重要?”

    徐晓梅听到这话非常不爽,训斥了一番钟展鹏。

    在外面钟展鹏威风八面,但是在家里,他可不敢和徐晓梅来硬的。

    “爸,妈说的对,二哥这事你们的确做的欠妥,自古以来都是男方提亲,哪有人家女方上杆子的道理。”

    钟展鹏自觉没理,郁闷的喝了一口酒。

    “对了广生,那个叫刘毅的,你还记得吗?”

    吃饭时,钟山突然说了句。

    “当然记得,他怎么了?”

    “我刚刚得到下面人的消息,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上班了,而且人也联系不到,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他的工作经常需要到处跑,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我知道,可人一直失联,这小伙子做事态度很认真,按理说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公司是给他配了手机的。”

    被钟山这么一说,陈广生也觉的不太对劲,他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无端端的玩什么失踪?

    而且不管是陈广生还是万通这边,都非常照顾他,给他的岗位很好,他不可能招呼不打一声就走。

    不知怎么的,陈广生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于是吃过饭后,林浩就去了公安局一趟,看到陈广生过来,张海泉十分诧异,但还是把他请到了自己办公室。

    他们两个也算是老熟人了,当初一起去永宁乡,端掉了那个海浪夜总会。

    “陈董,什么事你要亲自过来一趟?”

    “张局,有个事我想来和你说一下,你帮我分析分析。”

    陈广生现在还不能确定,刘毅是不是失踪了,张海泉从警二十多年了,陈广生相信他的经验和判断能力。

    于是就把情况仔细的和他说了句。

    “张局,你说这刘毅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就单纯的在忙?”

    张海泉没有任何犹豫。

    “陈董,根据你的描述,我可以打包票,刘毅他现在一定是出事了,估计被人控制了起来,而且这是很可能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此话怎么说?”

    陈广生一愣。

    “陈董您想,按照您的描述,这刘毅和您长的非常像,甚至您自己都说,看到他有种照镜子的感觉。

    那旁人将他误认为是你,可能性是不是很大?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所以我判断,应该是有人错把他当成了你,这才造成了他的失踪。”

    这么一说陈广生明白了,意思就是刘毅成了自己的替代者,别人本来是要对付自己的,结果错把刘毅当成了自己。

    这个可能性很高,毕竟陈广生自己知道,自己的仇家有很多,有人要害他,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到底是谁呢?张局,麻烦你们帮我先查查,不管怎么说,先找到他的人再说。”

    张海泉立刻应下,别说陈广生来保安,就算是个普通老百姓来报案,他们一样要派人查的。

    回去的路上,陈广生一直在思考这个事,他的第一怀疑对象,就是京城的秦凯和赵阳。

    毕竟这两个人,曾做过这样的事,其次就是古华南,他们都有前车之鉴在这。

    可也正因如此,随即陈广生又第一时间将他们给排除。

    先不说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这几人和自己都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不可能认错的。

    但是除了他们之外,一时间陈广生还真想不到,是谁要到害自己性命的程度。

    由于刘毅的事情,让陈广生今天一天的心情都很差,万一真的如张海泉所讲,刘毅是被人当成了自己。

    从而被加害了,他这心里头很难过去。

    利斯特的是外国商人,所以他到了杭市,第二天就接到了市政府的接待,陈广生就没有过去了。

    他一直在尝试着找人,联系到刘毅,可始终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消息。

    “广生,你不要担心了,他一定会没事的。”

    看到陈广生这个样子,钟灵抱着他轻轻安慰。

    “灵灵,刘毅还小,我本以为留他在身边,对他而言是件好事,没成想竟然会弄巧成拙,我……”

    正说话时,陈广生的电话突然响了,一看是张海泉。

    “喂,张局,可是有什么消息了?”

    “陈董,根据我们的走访,最后一次见到刘毅的人叫王猛,和他一样都是跑业务的经理,他们半个月前接到公司通知。

    去阳市跟一个项目,项目结束后在一起吃饭,结果刘毅第二天就失踪了,根据他的描述。

    当时有个三十来岁,穿着白色运动服的人拿着照片,向他打听过,而且那张照片分明就是你。”

    “三十来岁,穿着白色运动服?”

    陈广生眉头直皱,这个特征也太笼统了。

    “陈董,这个人你有什么印象吗?”

    陈广生摇了摇头。

    “没有。”

    “那奇怪了,不过刘毅的失踪肯定和这人有关,我估计是要对付你的,陈董你可得小心点。”

    “我这边不用担心,张局,您可一定要加快速度找啊,不然多拖延一些时间,他就多一份危险。”

    和张海泉聊完后,陈广生在家待不住了,决定出去看看。

    走在大街上,陈广生的目光一直在盯着那些,三十来岁,穿着白色运动服的人,虽然他知道这样很荒唐。

    首先这样穿着的人很多,再者,当时对方穿着这衣服,现在都半个多月过去了,换衣服也是很正常的事。

    逛了一下午,陈广生也没什么收获,反倒是钟山来了个电话。

本文标签:挺进怀孕丝袜老师的肚子

上一篇:将军与娇妻各种做高H|被蹂躏的女侠H文

下一篇:大肚孕夫挨cao记|不顾她的哀求奋力挺进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