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13学生自慰下面出白浆 乖…把玉势含进去虐孕男男

2022-05-31 09:53: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但肖思瞬手里却并无任何实权,但凡要是跟聚义堂老大杠上了,那可没啥好处呀!

然而,柳蝶在失去了玉翠一个师妹后,对于那些跟自己有些同样悲惨遭遇的师妹就更是关切。

之前

但肖思瞬手里却并无任何实权,但凡要是跟聚义堂老大杠上了,那可没啥好处呀!

    然而,柳蝶在失去了玉翠一个师妹后,对于那些跟自己有些同样悲惨遭遇的师妹就更是关切。

    之前她还想着该怎么去救那些水深火热的同伴,不料居然听到了有关于“霓裳艳舞”的事情!

    柳蝶岂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一帮师妹成为别人的玩物,心里打定主意去解救她们于水火之中。

    她的赴汤蹈火,看的肖思瞬也是有所感动。

    不久之前,柳蝶丹田内金符门的封印,已经被噬金虫王啃食干净,修为已经恢复了鼎盛时期。

    饶是如此,但她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去救苦救难,难度也是可想而知,毕竟那李堂主可不是白给的。

    肖思瞬这边愁眉不展,一旁的柳蝶早已态度决然。

    “公子,你不必在劝,蝶儿心意已决!”

    得了,这事儿怕是没跑了。

    感慨一番,肖思瞬知道自己这会儿是不帮也得帮了!

    旋即,他微微颔首:“既然如此,那我们便谋划谋划!”

    说是要跟柳蝶谋划,但肖思瞬却是领着酒壶去了邻桌。

    两个壮汉此刻聊的兴起,见有人不请自来,当即脸色一沉。

    “小子,没见这儿有人么?”

    “嘿嘿,方才听二位大哥说那霓裳艳舞,小弟也是听得兴致突起,所以特来了解了解。”

    说着话,肖思瞬手里的酒壶已经开始为壮汉们倒了起来。

    壮汉也是好酒之人,一闻这浓郁酒香便知道这是上好的桂花酿,脸上怒意顿时消散不见。

    拿起酒杯滋溜一口,其中一个壮汉脸上已是笑容绽放。

    “呵呵,原来是同道中人,老弟快快听为兄给你道来!”

    ……

    一壶酒罢,肖思瞬算是知道了大概。

    而后,他起身大笑。

    “哈哈,如此美妙的夜晚,在下是万万不能缺席!”

    听罢,壮汉们也是相视一笑,随即指了指一旁的空瓶子。

    “那我等可就在聚鸿阁等着老弟前来,届时勿要忘了多带点这等美酒,你我兄弟大可一醉方休!”

    这一瓶上好桂花酿价钱可不低,肖思瞬平时自己拿来和都心疼的要死,要去招呼两个陌生人,那是门儿都没有。

    当然,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场面话那还是要说的,毕竟从这两个憨憨嘴里知道了一些事情,该表示感谢还是得表示一下。

    客套一番,肖思瞬回到了桌位上。

    “怎么样?”柳蝶询问道。

    肖思瞬满脸凝重:“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柳蝶连忙打起精神:“先说好的!”

    “好消息是你师妹他们现在还在陈东西府上,咱们要是去救她们的话,难度系数要小一些。”肖思瞬回答。

    闻听此言,柳蝶也是松了口气,随即追问道:“那坏消息呢?”

    肖思瞬深深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的沉吟着:“这坏消息,也是出在你师妹们还在陈东来府上!”

    这番话,听得柳蝶是如坠五里雾。

    不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么,怎么听起来都一件事儿啊?

    迎着她那茫然的目光,肖思瞬剑眉微蹙:“我感觉这是一个圈套,是陈东来和李成峰设计想要抓住我们的圈套。”

    话至于此,他微微一顿,接着指关节一下下的敲击在桌面上,嘴里娓娓道来:“之前我将玉翠的尸身夺走,陈东来势必怀恨在心,以她对你的执念,理应不会轻易罢手,此番势必在陈府屯集重兵,只等我们自投罗网啊!”

    话音刚落,柳蝶脸色微变。

    公子的能力,她非常的信任,方才的那番推理,也是很有可能性,如果自己就那么稀里糊涂去了,岂不是正中敌人下怀?

    届时,别说救那帮水深火热的师妹了,一个搞不好,甚至连自己都有可能搭进去啊!

    联想到这里,柳蝶不得不在心里权衡利弊。

    当下,她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人囚禁的霓裳宗女子,身上肩负着解救同门的众人,要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心中暗忖片刻,柳蝶有了主意,随即话语铿锵道。

    “即便如此,我也一定要去救她们!”

    肖思瞬试探性问:“你考虑好了?”

    “没有什么好考虑的!”柳蝶颇为自嘲的笑了笑:“呵,如果连她们都救不了,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光复宗门的重任,又岂是我一个人能够完成的!”

    肖思瞬知道这女人是扭转不过来了,既然如此,那也没有什么好说得,大不了就陪她闹上一场。

    他还真就不信了,自己堂堂龙虎营白虎将军,那李成峰难不成还敢对自己怎么着!

    “砰!”

    肖思瞬猛地一拍桌子:“这事儿,咱干了!”

    接下来,他也不急着去神农街了,而是带着柳蝶一路溜达到了陈东来府上。

    陈府近期森严戒备,哪怕光天化日,也随处可见巡逻的家将。

    想要闯进去,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时,柳蝶从一旁的巷子里窜了出来,肖思瞬赶忙询问。

    “你那边怎么样?”

    柳蝶恼火道:“不行,哪怕是后院也有人在看守。”

    眼下的陈府如同铁板一块,教人难以浑水摸鱼。

    纵然心中着急上火,但肖思瞬脸上却是一片从容,还不忘宽慰了柳蝶一番。

    “别着急,现在时间还早,咱们可以在继续观察一下,就不相信他们没有任何的破绽!”

    百密终有一疏,他就不信这陈府能够固若金汤。

    皇天不负有心人,一番探查下来,还真让肖思瞬找到了进入陈府的办法。

    他拉着柳蝶回到了小巷内,随即得意洋洋的挑了挑眉。

    “我刚才看了下,那些巡楼的队伍每隔一个时辰就会轮换一次岗位,而且他们换岗的时候需要至少而半盏茶才能够回到固定地点,这便是我的机会!”

    柳蝶一愣:“你的机会?”

    肖思瞬点了点头:“里面太危险,如果我们两个人一起进去目标太大,倒不如我单独行动来的方便!”

    听罢,柳蝶毕竟脸色突变:“公子,你……”

    不等她说完,肖思瞬态度坚决的摆手截断:“别说了,你我既是朋友,那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儿,那还分什么彼此?”

    一席话,听得柳蝶心中是暖流激荡,紧接着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悄然蔓延,一颗芳心已是怦怦乱跳。

    肖思瞬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也别觉得自己比我轻松,等会要负责在外面接应我们,单凭我一个人的实力,还不足以将你的师妹们尽数带出来,那时候就需要你的帮助了!”

    此刻,柳蝶也顾不得心中儿女情长,肃容问道。

    “公子,蝶儿该如何接应?”

    肖思瞬指了指陈府后方:“后院的守卫相对薄弱一些,而且我之前去过那里,等救了人之后,从那里打出来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你只需要在哪里守着,在必要的时候给我支援就行。”

    闻言,柳蝶重重的点了点头:“公子尽管放心,蝶儿哪怕是死,也绝对会帮公子挡住追兵!”

    “你这丫头,咱们还没开始行动呢,你就不能说些好话么,什么死不死的,你我都能活个长命百岁。”肖思瞬笑吟吟道。

 文学

天边,残阳余留一缕晚照。

    街上,行人逐渐稀少。

    巷子内。

    肖思瞬缓缓睁开眼帘,眸中精光闪烁。

    他必须要赶在夜晚来临时,从陈东来手里抢走那些可怜的霓裳宗女弟子。

    真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声:时间紧,任务重!

    深呼吸几口,他走到围墙跟前,侧耳倾听着陈府内的动静,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

    不多时,肖思瞬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随即,他纵身一跃上了墙头。

    左右环顾几眼后,发现四下无人。

    脸上笑意不曾收敛,肖思瞬轻若柳絮般,缓缓落在了花圃中。

    眼前一片花红草绿,他却无心观赏,目光锁定一个方向,脚下带起一片残影,瞬间消失无踪。

    上一次来陈府时,他便知道陈东来此人有一座行宫,是专门用来及时行乐所用,柳蝶的那帮师妹,必定被关押于此。

    轻车熟路间,行宫轮廓渐渐清晰。

    不知怎的,此时越是风平浪静,肖思瞬心中的不安却是愈发高涨,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一般。

    然而,箭在弦上,他是不得不发!

    一路风驰电掣,肖思瞬悄然来到行宫一侧。

    放眼望去,繁华尽收。

    作为李成峰的兄弟,陈东来的财力自非一般!

    肖思瞬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一大团黑暗正在朝天星城上空笼罩而来,心中的焦急与不安,此时竟是同时爆发。

    不行,必须要动手了!

    一念至此,肖思瞬也不敢继续浪费为数不多的时间,从角落内闪身出来,健步如飞来到行宫门前。

    由于陈东来的特殊癖好,行宫周遭根本不会有外人的出现,所以他不必担心暴露自己。

    深呼吸一口,肖思瞬缓缓吐出胸中浊气,接着猛地一记飞踹,将那朱红色的大门踢翻在地。

    紧接着,内里乾坤赫然入目。

    行宫内,陈东来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身后站着三名表情冷漠的汉子,一伙人直勾勾的看着那大门口的肖思瞬,眼底深处流转一丝戏谑光芒。

    看着那张令自己饱受煎熬的面孔,陈东来狰狞一笑。

    “嘿嘿,你终于来了啊!”

    迎着那蕴含锐利锋芒的目光,肖思瞬一脸古井无波。

    “看来你已经等我很久了。”

    其实,他早就知道陈东来会在这里守着自己,所以这才在行动开始前,刻意用上易容术。

    突然,陈东来开始举目四望了起来,接着有些恼火道。

    “只有你一个人?”

    肖思瞬耸了耸肩膀:“对付你,一个人便够了!”

    这番话,不可谓不嚣张。

    单枪匹马闯入陈府,此子居然这般盛气凌人?

    陈东来心中不由气极。

    “哼,只要抓住你,就不信柳蝶那贱人会不现身。”

    森然语罢,陈东来探手一指肖思瞬,沉声喝道。

    “给我拿下。”

    紧接着,他生活的三名壮汉眸光皆是一凝,纷纷亮出武器,朝着肖思瞬冲杀而去。

    这些人都是李成峰的手下,其中两个是地仙五重的巅峰,而为首的疤脸汉子,修为更是已经来到了六重之境。

    由此可见,李成峰对于肖思瞬的看重,以及对于秘宝的势在必得之心。

    瞬间而已,肖思瞬就已经判断出了形势对自己很是不妙,但倒也并不担忧,毕竟作为无暇者,他也不是没有抗衡的实力。

    瞥了眼陈东来身后那瑟瑟发抖的霓裳宗弟子,他心中稍稍安定了几分,随即移动目光,看向了那三名气势汹汹而来的对手。

    战斗,一触即发!

    “嗡!”

    肖思瞬铁拳破空,带起一道猛烈罡气,重重朝着迎面而来的壮汉砸了下去。

    顷刻间,他体内斗战宝典勃然而发,携带浩浩荡荡无匹气势,宛如千钧重岳盖压而下。

    一拳之威,那地仙五重的壮汉便被吓得眼皮一跳。

    饶是如此,但此人却并不后退,咬牙撑开护体罡气,试图硬抗这势若狂龙的一拳。

    “砰!”

    淡金色的铁拳重重砸在透明状的罡气上,爆发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

    下一刻。

    壮汉张口便是一口黑血喷出,随即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先后倒飞了出去。

    他,竟是连肖思瞬一拳都接不住!

    一招击败敌人,肖思瞬心中波澜不兴,而是错开目光看向了另外一名对手。

    旋即,又是一拳轰了过去。

    “砰!”

    一模一样的攻击,一模一样的结果。

    第二名壮汉,软倒在地。

    看到这里,那疤脸汉子眸子一缩。

    好家伙,这小子为何拥有如此雄浑的元气,这是地仙五重修者能够拥有的实力么?

    思忖间,疤脸却听沈策传来一道破空之音,而后就见一条鞭腿狠狠冲着自己抽来。

    他心中一骇,连忙向后退去。

    有了刚才两名同伴的前车之鉴,疤脸那里还敢硬碰硬。

    只可惜,他不接招并不代表肖思瞬会不换招。

    就在疤脸后退那一刻,肖思瞬手中赫然多出了一柄宝刀。

    擎天入手,后者顿时锋芒毕露,厉啸一声:“炼狱狂刀!”

    霎时间,刀气犹如煌煌天威,将整个大殿包裹其中。

    此刻,就连流动在内的空气,都变得寒冷刺骨。

    擎天刀决乍现,疤脸立刻就感受到了那股萦绕周身的死意,张嘴大喊:“不,不要……”

    惨白刀芒一闪而没,那疤脸汉子就此被磨灭在了雄浑刀意之下,竟然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一点,当即被斩了个神魂俱灭。

    见状,陈东来扑通一声跌落在地。

    这些人可都是李成峰的得力助手,如今居然被眼前这小子三招给解决干净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陈东来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毕竟不过就是一个地仙五重的修者而已,为何拥有这等耸人听闻的实力?

    他心中的骇然万分,肖思瞬没空去搭理。

    就在刚才施展擎天刀绝的时候,他便感觉外面有家将在靠近这里,所以眼下必须要走了。

    一念至此,他一把将脸色惨白的陈东来拽到面前,接着帮那些吓坏了的女子解开束缚。

    做完了这一切,肖思瞬将陈东来挡在身前,领着一帮衣衫单薄的女子朝着行宫外走去。

    不出所料,此刻行宫外已是人满为患。

    对此,肖思瞬不甚在意,并起一道剑指抵在了陈东来脑袋上,淡淡笑着:“都给我让开,不然我杀了他!”

    闻言,众人不敢造次,纷纷向后退了数步。

    手里拿捏着陈东来的性命,肖思瞬心里是毫无担忧,领着一般人就那么众目睽睽的走到了陈府后门。

    这时,一名管家冷冷瞥了肖思瞬一眼。

    “都已经到这了,阁下是否可以放了老爷?”

    “我若是将他放了,你们岂不是可以趁势反扑?”

    肖思瞬不是傻子,那里会这般轻易的放了自己的挡箭牌。

    就在此时,柳蝶也前来众人会和,看到一大帮师妹安然无恙,她不禁喜极而泣。

    可肖思瞬并没有给她们叙旧的时间,不动声色的指了指不远处的河道。

    柳蝶那会不知道他的意思,立刻带着师妹扑通扑通落入水中。

    见状,肖思瞬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将手里的陈东来重重抛上了天空。

    管家等人当即关切大汉,想着上去救援:“老爷……”

    然而,他们终究是慢了一步。

本文标签:乖…把玉势含进去虐孕男男

上一篇:公交车猛烈进出婷婷2 男女下面一进一出猛烈

下一篇:小蜜被老头调教第2部分 抱着稚嫩的小身体嵌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