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公的浓精和邻居老头|粗大紫红猛烈的贯穿h

2022-05-31 16:18: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之前火舞小青和火舞小柔两人似乎一直在吹捧杨晨,打压他。如今忽然替他说话,感觉十分不错。火舞轻语娥眉紧蹙,明若秋波的美眸连续闪烁几下,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柳南,并未回应二人的

之前火舞小青和火舞小柔两人似乎一直在吹捧杨晨,打压他。如今忽然替他说话,感觉十分不错。

火舞轻语娥眉紧蹙,明若秋波的美眸连续闪烁几下,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柳南,并未回应二人的话。

海岛之上。

杨晨踏上最后一个台阶,一团耀眼夺目的光芒笼罩在他的身上,瞬间整个人消失不见。

乔雪和杨鹏两人站在原地,环顾四周,光芒并没有出现,无法进入大殿内,无奈之下,二人只能在大殿门口等候着。

杨晨眼前闪过一片白茫茫,转眼间出现在大殿内,宛如神话故事里面灵山大殿一般,光亮透明,一名身穿白色长袍,满头白发垂垂老矣的老者,杵着一把银白色的镰刀盘膝坐在大殿之中。

当他看清老者的轮廓后,瞳孔急剧扩大几分,震惊不已。

这名老者的轮廓与曾经天御世界一名著名设计师轮廓惊人的相似,宛如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的,唯一不同的是年纪。末日没有降临之前,天御世界是一款模拟度百分之九十九的游戏,他在宣传海报上见过这名设计师。

后来参与设计天御世界的人莫名其妙消失,即便是上一世他也没有见过这名设计师,万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当初设计天御世界的设计师,并没有消失,而是进入天御世界?

这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而且他十分坚定这个想法。若是如此的话,岂不是可以从这名老者口中得到天御世界的秘密?念及至此,他的瞳孔急剧扩大。

“年轻人,没想到,在我这缕残魂即便消失之际,还能见到天御世界的勇士。”

老者缓缓睁开他那凹进去很深的双瞳,注视着杨晨。

杨晨迫不及待连忙问道。

“你··你是天御世界的设计师吗?天御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深渊恶魔从哪里来的?你能告诉我吗?”

老者浑浊不清的双瞳中,闪过一抹困惑之色。

“年轻人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年轻人,既然你能来到这里,足以证明你的能力,否则觉悟可能通过外面,恶魔深渊布置下的陷阱。我的残魂即将消散,年轻人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杨晨听到他的话,眼眸之中的激动兴奋之色,消失得无影无踪,明白眼前这名老者即便是曾经的设计师,也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属于他自己的意识已经被抹去,如今的他只是一名特殊的npc。

“前辈请讲,若能办到,我绝不推辞。”

老者微微颔首,双瞳之中露出一抹赞赏之意。

“这里,有一把我裁判族的信物,裁判之镰。以及我当初收集的情报,希望你能替我带回裁判族,交给我族中之人。”

下一刻,杨晨发现自己的背包内,有一封红色信件,提示为任务信件。

还有一把银色的镰刀,散发着彩色的光芒。

描述:攻击力会伴随着等级提升而提升,拥有裁判之镰,可激活裁判族的天赋技能。

杨晨惊骇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装备之中的极品神器,而且还是七星神器,拥有这把神器,便可以使用裁判族的天赋技能,还是可以成长的神器,人物提升到多少级,这把武器就是多少级,攻击力也可以无限增加。

目前也有两百万的攻击力,还是魔法物理双重属性攻击,也就是说,可以打出四百万的攻击。若他能使用这把裁判之镰,配合裁判族的天赋技能,一击下去,目前为止凭借他一个人也能称霸月光城了。

内心震动不已,只不过可惜,这是任务武器,要还给裁判族。他并非裁判族的人,也无法使用。这种感觉十分难受,宛如兜里穿着几千万,自己却无法动用一毛一般,心痒难忍。

“年轻人摆脱了,我这缕残魂已经坚持不住了,拥有裁判之镰,你可以离开此处。希望你能将信件与裁判之镰归还于我裁判族,我裁判族必定会铭记你这份恩情。”

听到老者的话,他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眼前的老者化为灰烬消散与大殿内。

裁判之镰是离开这里的钥匙,那么是否也是开启这里的钥匙,若是这样的话,离开这里后,可以带上整个傲世家族的人来这里疯狂刷怪,将这里的金币全部爆掉,再离开这里,去完成这个任务。

“叮~请前往黑风谷寻找一名有缘人,从他口中可以得到裁判族的下落。”

 文学

黑风谷?打开天御世界的地图功能,黑风谷,在边境极为遥远的地方,这个地方似乎没有野怪,周围也没有靠近某座主城,是一处极为荒僻之地。

关掉地图,来到大殿门口,轻而易举地到了外面。

“晨哥,怎么样?领取到任务了吗?”

乔雪和杨鹏见他出来,二人连忙迎上去。

杨晨露出一抹笑容,眼眸中的激动兴奋之色,难以掩盖,重重地点头。

“领取到了,走,我们回去。”

打开背包,点击裁判之镰,果然有提示离开海岛,一道光柱落下,将三人笼罩其中,瞬间消失在原地。转眼之间三人出现在距离月光城不远的边境之上。

叮叮···!

刚出现,三人的通讯恢复正常,无数的消息提示音疯狂地响起。

霸王项羽:晨哥你能不能收到消息。

·······

杨晨直接滑到最近的一条。

本文标签:翁公的浓精和邻居老头

上一篇:将军啊…这里是书房|啪啪的撞击声浪荡的呻吟

下一篇:老头用舌头让我高潮|狠狠地挺进她的花苞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