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从后面握住校花娇乳|女侠被蹂躏的欲死欲仙

2022-05-31 17:42: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花小满都没再回村,就被卖出去。  如今,奶奶还活着,她也没嫁到县城董家,那回村以后会发生什么,她还真不知道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  这不,刚到村口,大戏就来

她花小满都没再回村,就被卖出去。

  如今,奶奶还活着,她也没嫁到县城董家,那回村以后会发生什么,她还真不知道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

  这不,刚到村口,大戏就来了。

  一身材高大、容貌俊朗的男子,穿着一身藏青色道服,头上也带着古装剧理那种道士帽子,手里拿着把桃木剑,旁边火盆、狗血、黄纸、朱砂一应道具俱全。

  牛车被拦住,这道士,就开始围着花小满打转做法。

  花小满闭着眼,实在不忍心看,道士装的人模狗样,连气质都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可问题是:

  这人她认识!

  二十年后的他,是名满九州的心理学博士,也是她的主治医生楚淮。

  也是他每天在她床头放一束鲜花,告诉她生活很美好,忘记过去的不幸。

  他甚至跟她说,他愿意娶她,陪她一起走出阴影,走向未来的美好生活。他的许诺,给了她更多面对病魔的勇气。

  这样的一个人,他,能是招摇撞骗的道士?

  还是说,花小满的重生,也改变了楚淮的人生轨迹?

  花小满神情有点呆滞地看着楚淮摇晃铃铛、舞木剑,像是真的被吓到了。

  旁边刘玉芝她娘刘老太,跟曹国柱解释着:

  “柱子啊,你们家小满的事情,我越琢磨越不对劲,就寻思着,让翠英去城里头,请了个有本事的道长过来,给做做法,驱驱邪。

  她可是在山里头呆了一夜,要是真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别祸害咱们全村。”

 文学

  小满奶奶刚睡醒,听了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

  尤其是看到自家小囡囡,这时候跟个小猫一样,怯生生的,被那个道士那把剑逼着连连后退,看把孩子吓得,眼睛都直了。

  “你们放!gou!屁!”曹老太太大吼一声:

  “人家医生说了,这些都是封建迷信的糟粕。我们家囡囡,就是烧糊涂了,说梦话。医生还说,有些人还会梦游呢,难道都是中邪?

  还有你,大好青年,有手有脚的,不好好工作,装什么道士骗钱。走,跟我去派出所,跟警察同志说说。”

  楚淮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没想到第一个骂封建迷信的,居然是个老太太?现在老太太思想觉悟都这么高了?

  “曹奶奶,您快松手。”

  刘翠英一身羊绒披肩、穿着条皮裙、踩着个高跟尖头皮鞋,打扮得明显比村里其他姑娘洋气许多。

  她就在假道士后面跟着呢,看到这场景,连忙上前去拦着曹老太太,还不忘喊其他人帮忙。

  刘老太和刘家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也跟着来帮忙。曹国柱也被刘玉芝拉着,一起拉着劝和曹奶奶:

  “妈,您一大把年纪,就别闹了。人家道士拿的是桃木剑不伤活人,泼点狗血,不会伤了身子。

 

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咱家小满要是没啥,也不会有事,还能辟邪。”

  老太太再混不吝,自己亲儿子拉着,总没办法了。

  没了靠山,花小满被逼到角落。

  楚淮桃木剑都丢在一旁不用了,却是拿了个星月花纹的圆形怀表,在花小满面前晃荡。

  得,这家伙真不是道士,他在玩催眠!

  花小满缓缓闭眼,假装被催眠成功。

  楚淮一看时机成熟,开始问花小满问题:

  “你从哪里来?”

  “桥头村。”

  “你叫什么名字?”

  “花小满。”

  “有没有小名?”

  “囡囡。”

  ……

  一连串问题下来,花小满的回答都很正常。之后就是最关键的,刘家奶奶说她喊“师傅”。

  “师傅怎么了?”楚淮问道。

  花小满心里一咯噔,顿了一下,方才拿腔拿调地喊起来:

  “大师兄,师傅被妖怪抓走了。”

  “……”

  这下所有人都愣住了,古怪地看看刘奶奶,又看看那个道士。主要这男的,长得太帅了点,除了电视里的仙人,外头哪有这么帅的道士呢?

  “你们,没看过西游记?”楚淮一脸无奈,摸了摸鼻子,转头问那些村民。

  村里十岁大的小子狗娃,还学着悟空大师兄的语气,来了一句:

  “八戒,呆子,别睡了,快醒醒!”

  花小满果然迷糊地睁开眼,定定地直视前方,和楚淮打了个照面。

  对上花小满水汪汪的、清澈无辜大眼睛,楚淮忍不住愣了一下,好熟悉的眼眸,还有一种熟悉感,她的小名,也叫囡囡?!

  此时楚淮也不装了,一把扯了头上古怪的帽子,又把道袍也扯了,露出一身白大褂。

  “自我介绍一下,心理医生楚淮,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大家遇到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包括古怪现象,都可以打电话给我。

  大娘,今年已经是千禧年了,我们要相信科学,封建迷信可要不得。

  对,这位曹大娘说的对,我确实不是什么道士,我是县医院里的实习医生,这是我的工作证。

  我呢,装成道士做法,其实是用的心理学催眠,目的就是给大家进行一次现场教育。”

  从神棍到白衣天使,楚淮愣是能做到秒变到位!还真把村民们唬住了。

  这人气场有点强,村里头能说会道的小媳妇、老婆子们,都被他唬住,不敢开口了。

  刘翠英也一脸得意地走过去,帮楚淮说话:

  “楚医生是我们老板的私人心理医生,别看他年轻,在咱们县里头名气挺大的。很多撞鬼中邪,都能治。”

  “那,真不是中邪?”刘奶奶还不死心。

  刘翠英亲自去劝了:“奶,人楚医生不是解释了吗。现在啥年代了,哪儿兴说这些,现在都讲科学,咱们还是回去吧。”

  曹奶奶却不干了,开始找刘家人吵吵,连带着,把自己的儿子媳妇一起骂。楚淮微笑着看向花小满:

  “花小满同学是吗?你别担心,也别害怕。我听苗医生说了你的情况,怕你被村里的迷信之风影响,落下什么心理阴影,就过来看看。

  现在有时间吗?跟我去卫生所一趟,我还要为你做进一步的检查?”

  “好。”

  花小满点头,柔柔弱弱地跟着楚淮往前走。

  楚淮也很纠结,这小丫头刚生了病,风一吹就倒的样子,村里刚下过雪,地上扫的不太干净,雪湿路滑的,摔一跤他就作孽了。

  他倒是想顺手扶一把吧,可这么大的姑娘,长得也挺漂亮,他一个大男人伸手,好像不合适。

  楚淮第三次扭头,看了眼花小满,还是没忍住,把自己演完戏后,披在身上的呢子大衣脱下来,给她披上。

  这姑娘看着身子就弱,再冻病了,也是他的锅!

  挺厚实的大衣,上面还残存着对方的热气。

  花小满也不拒绝,默默捏着衣领,笼着大衣跟着走,心里头还在想二十年后的承诺,可惜那是上辈子的事儿了,他们现在才刚认识而已。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往村卫生所去。

  至于身后的人,花小满还能听到她战斗力十足的奶奶,在又哭又闹地骂人。

  那些人太坏了,活该挨骂。至于老太太会不会有事,更不用担心了。

  曹奶奶的泼辣在村里也是挂得上号,谁闲得惹她啊?不怕被她坐家门口吵?

  再说老年人有先天优势,说不得碰不得。谁要是说话重了,或着冲动了碰她一下,老太太还会原地一躺腿一蹬,哼哼唧唧的玩碰瓷。

  也就刘玉芝和曹国柱两口子,因为是亲人,才有机会对老太太下点黑手。可花小满说的存折,还吊着他们,没拿到钱之前,他们保护老太太都来不及呢。

  其实老太太心里应该也不想这样,可惜她年龄大了,也只能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的孙女。

  否则村里地方小,她家囡囡长得又漂亮,没她罩着,早就被那些二流子占了便宜。

  ……

  村卫生所里,往日就只有一个卫生员,估计是跟楚淮认识,钥匙都给他拿着。

  楚淮开了门,做了个请的动作。

  花小满大大方方进屋,脱了大衣,双手递给楚淮,说了声谢谢。卫生所里烧着个铁皮火墙,还挺暖和。

  楚淮接过大衣点点头,说了声:“坐”,示意花小满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

  花小满坐下之后,楚淮给她倒了杯热水,盯着低垂脑袋的花小满看,两人之间安静的气氛,让花小满莫名紧张。

  楚淮看了几眼,突然开口:

  “八戒那个,你是装的吧。”

  “什么?”花小满声音有点颤。

  太直接了吗?楚淮皱眉,想要说点什么,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气氛,结果一开口,还是单刀直入:

  “你挺不错,意志力挺强,要不是后面出了破绽,我都差点被你骗了。”

本文标签:女侠被蹂躏的欲死欲仙

上一篇:还没进门就忍不住开始了|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下一篇:一点点挤进粉嫩的体内|抱着边走边研磨撞击bl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