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把囊袋都挤进去了大半:双性受嫁人规矩调教

2022-06-01 16:14: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瑟缩在角落里,阮云静靠在马车旁边,皱眉听着外面混乱的动静。
  兵刃相接的声音刺耳,夹杂着混乱的吼叫声惨叫声。
  阮云静这个时候也能感觉到外面出事了,她扶了扶马车中的扶

瑟缩在角落里,阮云静靠在马车旁边,皱眉听着外面混乱的动静。
  兵刃相接的声音刺耳,夹杂着混乱的吼叫声惨叫声。
  阮云静这个时候也能感觉到外面出事了,她扶了扶马车中的扶手,勉强稳住心神。
  在这里能有人袭击他们的,应该不会是一般倭寇,倭寇看见兵马都不会主动上前招惹。
  多半是冲着她来的。
  也难怪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箭飞到马车上来。
  阮云静皱着眉,身上的婢女几乎是过度惊吓一时间抱住阮云静只不过是为了寻找一点点心里依靠,并非是想要保护她。
  阮云静伸手把婢女扒在自己身上的手扯下来,刚想要往外看看,接着又被婢女拉了回来。
  “姑娘不要出去,外面危险。”小婢女颤颤巍巍的说着,阻止着阮云静。
  “没事。我就出去看看。”阮云静推开她,还没等起身,忽然马车前面动荡了一下,似乎是马匹受了惊,接着像是离玄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阮云静一个没站稳跌倒在旁边。
  婢女根本顾不上起身去拉她。
  阮云静摔在马车车门口,突然飞奔的马儿被一股强力拉扯住,马儿嘶鸣声响彻了整个山谷。
  接着马车帘子被拉开。
  阮云静一抬头正正巧撞上一双深邃得可怕的眸子。
  她惊愕的张了张嘴,还没等说出什么来,忽然被一把拽住了手腕,整个人拖了出去。
  “你是胆子大了。”耳边响起男人阴鸷的声音。
  阮云静心跳一滞,腰身被牢牢的禁锢住,人在半空中没有依附只能下意识的抱紧了身边的人。
  马车里的婢女回过神来,连忙跑出去,转头却看四下无人,只能听到不远处还没有停息的厮杀声音。
  阮云静再次暗卫落地的时候,才看见不远处站着的唐素和慕晚,北司宸回头比了个手势。
  乱作一团的兵马瞬间收起攻势,迅速撤离。
  只留下一群苟延残喘的兵马。
  阮云静一时间心情复杂,就这么被抓包多少不是很光彩,毕竟她知道自己做的决定确实是有那么一丝惹人生气。
  半晌才说弱弱的出一句,“你们怎么来了?”
  北司宸看都没看她,直接转头说,“走。”
  阮云静被晾了一下,接着二话不说被北司宸拽上了马车。
  整个人被摔在了柔软的垫子上,她还没反应过来,腰带突然被抽开。
  速度快到显得有些粗暴。
  “你……”阮云静顾念着外面有人,慌忙拉扯着自己身上散开的衣服,往后躲了躲,压低了声音,“你干什么?”
  北司宸仍然没说话。
  只是居高临下冷冷的望着她,一只手捏住了她的手腕,扯开自己的腰带。
  低头咬住了她的耳尖。

 文学

牙齿用了力,舌尖都能尝到血腥味。
  阮云静只害怕自己的耳朵会不会被他咬掉。
  他一路咬下去。
  牙印遍布了她身上各个角落,深深浅浅,大多没有出血,
  在马车上她的神经高度的紧张,大约是自己理亏在先,不敢声张,也不敢反抗。
  一直在担心外面的人会不会有所察觉。
  要是察觉到了,那她今后恐怕都不好出门了。
  天黑马车停下来,大约是在往战场的方向赶,所以路程紧张。
  阮云静晚上停歇的时候被带到休息处,北司宸强硬的把她拉到自己的营帐,又是一夜不眠。
  第二天一早起床,北司宸早早的走了。
  这个地方不能久留,慕晚收拾好东西把阮云静带上了马,调转方向,和北司宸兵分两路。
  “他们是去哪?”阮云静半晌才问道。
  “那边刚刚开战,他自然得去援助你二哥。”慕晚一鞭子打下去,马儿迅速跑开。
  阮云静迟疑了片刻,“开战了啊。”
  “再不开,可不像是你二哥和北司宸的风格。”慕晚笑了,直接带阮云静回去等着。
  北司宸从始至终话少的可怕。
  阮云静多少能猜到他是生气了,差点没把她拆了肯定是气急了。
  她连问候一句他身上的伤情都没有机会。
  阮云静回去便被送到了城中宅院,这一场战事来来回回打了三个月,一开始怕哥哥和北司宸回来会找她算账。
  她便乖乖的躲在宅院,后来时间越来越长,阮云静听说城墙之上能看到前线的狼烟战火。
  她得了消息时常去城墙上看看。
  其实也不怎么能看到战火。
  前线多少还是远一点。
  天气越来越凉,佩寻抱了个毯子上城墙看见阮云静又靠在城墙边睡着了。
  佩寻上前几步,刚刚靠近,阮云静就醒了过来,伸手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姑娘还是回去睡吧,今天快要天黑了。”
  佩寻说着给阮云静披上了毯子。
  阮云静靠了一会儿。
  佩寻才察觉她的脸色不太对,“姑娘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最近容易困。”
  佩寻摸了摸她的额头,也不见发烧。
  枫轻从旁边走过来,“最近姑娘胃口也不好,吃什么吐什么。”
  “合该找个郎中看看了,就着天气,姑娘也不该在外面等着。”枫轻把阮云静从座位上拉起来。
  “这么多人在城墙站岗放哨,多你一个也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
  阮云静迷迷糊糊起身,刚走没几步,忽然听到大漠城墙外,浩荡而悠远的号角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整个城墙上的士兵多少都精神了起来,几步上前远远的望着。
  阮云静脚步微顿,眼眸微动,略略僵硬望过去。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本文标签:他把囊袋都挤进去了大半

上一篇:腐文再往里含一点bl文库:从后面捏着你的大白兔h

下一篇:粗大紫红猛烈的贯穿bl(真紧np)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