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不顾她的哀求用力挺进

2022-06-01 17:14: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脚步哒哒哒的跑向劳斯莱斯车子面前,男人微微抬起头,“放学了?”

  “爸爸,我饿了。”墨辰烯坐在后面的位置上,将自己的小书包放在旁边,嘟囔着。

  他是

脚步哒哒哒的跑向劳斯莱斯车子面前,男人微微抬起头,“放学了?”

  “爸爸,我饿了。”墨辰烯坐在后面的位置上,将自己的小书包放在旁边,嘟囔着。

  他是墨辰烯,是墨池与欧阳馨蕊的儿子,从他出生会说话开始,整个墨家都对这个小少爷避之不及,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闯出一番天地来。

  而如今,上了幼儿园,更是让老师和同学愁眉苦展,虽然有时候很捣蛋,但是墨池感觉像极了他的小叔叔墨烨的影子,身上总有几分影子,像极了他。

  自己的弟弟也去世了五年了,能在孩子身上有几分影子,倒是让他欣慰很多。

  欧阳馨蕊在忙着自己的工作室,一时间也没有顾上孩子,最近好像在参加服装展览,墨池这段时间就亲自去接孩子。

  “想吃什么?还是去老地方?”墨池开着车,问。

  墨辰烯扒拉着车窗,应了一声,“嗯,好啊,还要去那个地方,那家的蛋糕好吃。”

  这孩子倒是一点也不像夫妻两个,倒是很潇洒肆意,殊不知,墨池似乎忘记了小时候也是这般调皮的性子,这点他倒是忘记了。

  “好,不过不要跟妈妈说,知道吗,你妈本来就不乐意带你去吃蛋糕。”

  “好嘛,辰烯知道了啦,妈妈也真是的,蛋糕也不允许我吃,可是我看到她好几次偷偷摸摸的吃小零食也不给我吃,妈妈就是小气。”墨辰烯说完,两只手抱在胸口,活脱脱的一个小大人,很傲娇的样子。

  墨池一乐,但没有说话,直到开往那家商场开的蛋糕点,小男孩等到停车后,就急溜溜的跑下车,墨池刚停完车,就喊了一句,“跑慢点,跑那么快做什么?”

  刚走到商场的大门口,人来人往的,墨辰烯撞到了一个人,对面也是一个活脱脱的小男孩,好像还比墨辰烯大了一岁,对面的男孩子带着一副墨镜被撞到在地,似乎也没有哭,就这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还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墨池这会赶上了,“辰烯,你走慢点,怎么了?”

  “爸爸,这个小哥哥怎么一点也不哭啊。”墨辰烯指了指前面的小哥哥,拉着自己父亲的手,问。

  一般被他撞到的小孩子都会哭,这个小哥哥倒是一点也没哭,反而沉稳的很。

  墨池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然后对着那个撞到的男孩子说了一声,“抱歉啊,小朋友,没有受伤吧,是我们走路没有看清才撞倒了你。”

  只见那个年纪大一点的小男孩拍了拍土,淡漠的说了一句,“我没事,叔叔,谢谢你,不过我没有受伤,只是以后走路小心一点。”

  这孩子......好像太过成熟了吧。

  墨池心里无比的腹诽了一句,只是那个男孩子摘下眼镜的那一刻开始,墨池一下子愣了神,怎么跟......辰烯好像?

  这是怎么回事?

  “谢谢叔叔,我先走一步。”说着,小男孩揣着口袋往商场里走,脖子上挂着一个儿童手机,墨池盯着他的背影,好像真的跟他家孩子很像。

  “爸爸......”墨辰烯拉了拉墨池的手,嘟着嘴说。

  墨池缓过神来,将孩子抱在怀里,往商场里面走去,走到蛋糕面前,墨辰烯好奇的看着蛋糕,看着各式各样的蛋糕,喜欢极了。

  这孩子对蛋糕倒是情有独钟啊,不过......还是吃少一点吧,以免以后发胖。

  买了两个蛋糕后,带着孩子离开,刚离开后不久,之前那个男孩子被一个男人牵在手里,目送着他们的离去,“爸爸......”

  “没事儿,然然不是一直想知道爸爸的家人吗,很快......就会知道了。”

  “嗯,我明白。”

  一对父子站在商场门口,清风明月一般,阳光正照耀在他们上头。

  似乎......姐姐也该回来了吧,姐姐......我想你了。

  回到墨家后,墨池的电话打了过来,是欧阳瑞泽的电话,“嗨,妹夫,干嘛呢?”

  “你有事不,没事挂了,大,舅,子!”两人一唱一和的,从婚礼结束后,就相互调侃着,也不管对方是为了什么事情打电话的。

  欧阳瑞泽似乎心情很好,一直炫耀他们家生了一对龙凤胎,这让墨池气的呀。

  “你再不说,以后我让我儿子娶你家姑娘!”气急了都能胡说白话,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墨辰烯与欧阳家的小丫头是有着血缘关系的,怎么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可墨池就是咬牙切齿的胡说八道,“别吧,想想也知道不可能吧。”

  “阿墨,小离下周出狱,要不要去接?”

  “嗯......我当然要去了,我的妹妹我自然会去接。”

  毕竟,他们两家已经幸福美满了,那么叶棠呢,还在等着他的妹妹,心里还是对叶棠有点愧疚,这么多年了,还是在等着墨离的回来。

  一次杀人,让墨离担负了杀人凶手的罪名,虽然祁家已经消失了,已经在整个豪门圈子里消失了,她的哥哥祁轩也从此离开了海城,但是如今,背后还是会有不少人去诋毁墨离的名誉的。

  “这么多年了,也该回来了。”

  “挂了。”

  墨池没工夫跟欧阳瑞泽再嚼舌下去了。

  而且他刚刚遇到的那个小男孩,总觉得心里有些压抑,好像心口有什么东西在颤动一样,或许那个孩子......不,可能想多了,或许只是个一般孩子。

  怎么可能那么巧合呢。

  领着孩子进入大厅,墨辰烯跑的很快,走进大厅,将墨池手里的蛋糕拿了过来,王管家上前,“小少爷,晚上别吃那么多,晚饭会吃不下的。”

  “没关系,我喜欢。”

  墨池走上楼去,还顺便嘱咐了一声,“你看着他,只给他吃一块,其他放冰箱去。”

  墨辰烯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蔫吧了,摊在沙发上,“为什么啊,能不能全部吃啊。”

  孩子喜欢吃东西是正常的事情,但不能这般没有节制的乱吃,墨池虽然有时会宠着他,但是不会惯着他,语气严肃的冲着楼下说,“牙齿不想要了?就一块,王管家,其他的放冰箱。”

  “是,少爷。”说着,王管家就上前帮墨辰烯递了一块蛋糕放在孩子面前,另外的都放进了冰箱里,看着上面的发票,价格也不菲啊,一块蛋糕就要48元,很贵,而且还是很小很小的那种。

  那家商场的蛋糕价格也是不菲的,只是墨池没有买那么贵的,蛋糕这种东西,能吃就行了,墨池也不会故意惯着他。

  “小少爷,您看......”

  “我拿着回房间里,你别跟着我,哼。”墨辰烯拿着蛋糕往楼上走去,王管家默默地低着头,咱们家的小少爷啊,表面很傲娇,实则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对于少爷的命令,还是会听的,也会尊师重道,只是不善于表现而已。

  这点就像极了墨池小时候,他小时候也是这样的,经常惹祸,还时不时的给前董事长惹麻烦,还天天请家长。

  到了大学,也是请家长,只是那个时候,父母已经去世了,所以老师校长也拿他没办法。

  书房里,墨池看着手机上的电话,然后拨打了过去,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馨蕊,当年的确只生了一个孩子吗?”

  对面正在忙碌服装展览的欧阳馨蕊顿时愣了愣,然后对着伙计喊,“那边,把衣服放到那边去。”

  “你说什么啊,我这里太吵了,没听见!”

  欧阳馨蕊自从开展了工作室,从以前的清冷到现在的火热,海城又多了一个名为M的品牌,是以墨池是首字母M的代言品牌,本来墨池以为她只是玩玩,谁知越做越大。

  欧阳馨蕊脑子还是不错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品牌做大,说明资历还是不错的。

  “你在哪呢,电话里怎么那么吵?”墨池皱起眉头,一天天的跑来跑去的,家里也待不住,不知道天天忙什么呢,那边好像还有伙计的声音。

  “在工厂呢,你等会啊,我换个地方说。”说着,欧阳馨蕊叮嘱着这些伙计,然后走进一间会客厅里,然后将手机放在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怎么了,你说吧。”

  墨池突然感觉说话好累啊,叹了一口气,“当初生孩子的时候,只有一个吗?”

  欧阳馨蕊愣了神,半天也没有说话,不知道墨池为什么会说出这么愚蠢的话来,下一秒,女人失笑了一声,“你是吃错了药还是怎么了?当初孕检的时候不就只有辰烯一个吗,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还想让我生啊。”

  “没什么,今天几点回来,我去接你。”墨池得到了这个结果,他好像有点失望,明明一切知道的,知道当年的孩子只有一个啊,可为什么还有这种幻想呢?

  “晚上九点吧,可能还会忙哦,你要不九点半过来吧。”

  “行。”

  说着,便挂断了电话,墨池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然后将书房的窗户拉开,看着外面飘来的风,还真冷。

  虽说过了冬天的季节,已经入春了,但是海城这个地方,没有春天和秋天的,只有冬天和夏天的。一般到了秋天或者夏天,就该想到吃什么了。

  突然,墨家门口一阵门铃响起,墨池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个时候谁会上门来。

  只见一对父子带着鸭舌帽,穿着黑色卫衣,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一条牛仔裤出现在墨家门口,王管家警惕的看着门口的一对父子,“请问,您是?”

  只见男人妩媚一笑,笑容里带着熟悉的声音,“王管家,不认得我了吗?是我!

 文学

这个熟悉的声音是!

  王管家心里颤了一下,虽然声音变了一点点,但是还是能从这细微的声音里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当男人抬起头的那一刻,王管家整张脸都惊呆了,默默地后退了几步,“小......小少爷,你怎么?你没死?”

  墨烨苦涩的笑了一下,似乎这些年也经历了不少磨难,旁边的小男孩抓着自己父亲的手心,紧紧的抓着,眼里却是满是愤恨,但也不敢发表意见。

  因为那个女人,爸爸才会变成这样的,他会保护好爸爸的,不会再让那个女人得到一点的机会伤害,绝对不允许!

  倏然,眼里充满了狠毒,墨烨牵着男孩的手看着王管家,“是我,我没死。”

  王管家激动的心都快跳起来了,立马把门打开,墨烨从外面走了进来,而此时,墨池也刚好走了过来,只是脚步一顿,身体也跟着在那停顿了一下,“阿烨?”

  他或许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但眼前真的是墨烨,就算是假冒的,眼里的情谊是无法假冒的,这双眼睛是无法假扮的,亲情的血脉是无法切断的。

  如果不是真的,那么会是谁?来墨家是有何企图呢,他不是没有对墨烨的身份产生怀疑,墨池将墨的袖口掀开,看到的是小时候被拉破的痕迹至今还残留着,经过岁月,已经很淡很淡了,但是还是能看得见。

  “你没死,怎么不告诉家里人一声,你知不知道小离为了你坐了牢?”

  “可我也死里逃生,受了重伤,也在养伤度日,哥,我......”墨烨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原本这段时间想要去相认的,但是看到自己儿子已经被自己哥哥怀疑了,不得不主动上门了。

  门口的两个人一直伫立在那里,丝毫未动,王管家喊着也是丝毫未动,似乎要出现了吵架的征兆,可下一秒,墨池兄弟俩也没有吵起来,只是笑了一下,相互拥抱着。

  “你没事就好......这么多年了,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真的死在了那场车祸中,你没死,就好,就好......”墨池也在感慨着,只要没死,霎时间,在拥抱的时候,墨池的眼中出现了泪水,这是多年来都不曾有的泪,旁边站着一个将近七岁的男孩子看着他们俩,也没有说话,眉头稍微松了一下。

  眉眼间的确与墨烨很相似,难怪之前见到他,让他想起了一个人,可终究是谁,他想不起来,现在知道了,是墨烨啊,与他的儿子也有几分神似。

  小男孩背着小书包站在那,听着他们大人的对话,沉默不语,像极了在开会的时候,上司在那谈着话,作为下属在那看着的样子。

  墨烨松开了自己哥哥,将自己儿子拉到了前面,“燃燃,叫大伯。”

  小男孩点点头,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丝毫没有七岁男孩子该有的性子,“大伯,您好。”

  这孩子......

  墨池察觉到了这孩子的性子,没有他家孩子那么的天真无邪,更准确的来说,是没有一点点孩子一样的纯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一个孩子担负起本该这个年纪没有的。

  墨烨尴尬的笑了笑,将孩子领到了大厅里,坐在沙发上,墨池一眼察觉到了墨燃的紧张,但好像又隐藏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墨燃。”墨燃再三考虑,看着自己父亲,还是说了。

  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之前见过,当时就有一种熟悉的亲近感,但是不敢亲近,也不敢露出半分亲近的神色,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坐在沙发上,然后紧张的靠近自己父亲的怀里,沉默无声。

  就好像是个两三岁在父亲怀里撒娇的孩子,照理来说,这个年纪,应该不会撒娇了啊。

  “他多大了?六七岁了吧。”墨池微微皱起眉头,盯着墨烨怀里的小男孩,有一种感觉,他跟正常的孩子不太一样。

  墨烨叹着气微微的闭上眼,然后又睁开,“没事的,他不会伤害你的。”

  墨燃依然还是躲在墨烨的怀里不说话,直到墨烨把他拉起来的时候,墨燃才恢复了一点点的正常神色,低着脑袋一直抓着自己的儿童手机,眼睛有些红着。

  小手指一直揪着手机,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是不肯说话,就算说了,也是很少的。

  “他是,自闭症吗?”墨池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孩子有些自闭的症状在那。

  听到自闭症的墨烨,不由得笑了起来,摇摇头,“他没有,只不过......怕生。”

  显然,墨烨是有些事情瞒着自己哥哥的,关于这个孩子,他实在是无法开口去说,至少在燃燃小的时候,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狠心抛弃自己的儿子,他又怎么会涉嫌去救他呢。

  墨燃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是那个女人的儿子啊,怎么能狠心将一个孩子当做玩具一样随意丢弃呢?从出生第三天开始,就是被墨烨养在身边的,关于他的母亲,是只字不提。

  “我想把燃燃寄放在这里,可以吗,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墨烨显然还是有事的,不然绝不会把孩子放在墨家的,肯定会带在身边的。

  一句话,让墨燃泪水流了下来,转过脑袋,隐隐的颤抖着,墨池察觉到了这个孩子的害怕,“我不......”

  “大哥,拜托了!”墨烨并没有听从墨燃的意见,直接跟墨池说了。

  墨燃心里颤了一下,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用着一双哀怨的眼神看着墨烨,“爸爸......”

  “我办完事就回来,燃燃就拜托你了。”

  好像这一次回到墨家的时候,墨烨变了,不再那么的嚣张跋扈了,反而有一种担起了责任,担起了肩上的责任,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墨池坐在对面,相互抱着手臂,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因为这里也是墨烨是家啊,“不回来吗,你可以住这里,这里也是你的家。”

  “办完事我就回来住。”

  “燃燃,听话知道吗?”说着,墨烨便离开了大厅,让墨燃一个人待在了大厅,只是没有看见孩子眼里的呆滞和冷漠,心里的冷,是那么的真实。

  爸爸,不会出事的,对不对,那么多日子都走过来了,他还要找那个女人做什么?

  他不想让爸爸去找那个女人,不想!

  可是,人已经走远了,当墨燃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已经远去了,小的时候,在他一岁的时候,就被这个女人拿来利用过,五岁的时候,再次被利用,所以这一次,他会跟在父亲身边不会在跟着任何人跑了,谁拉我,我也不跑。

  墨家大厅里,灯火照亮着大厅,连这个男孩子都感觉到头顶上有股温暖的光照着他。

  一声不响的坐在那,也不闹腾,墨池叹了一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发现这个孩子是出奇的安静很多,也不跟任何人说话,说好听点是乖宝宝,“燃燃,要吃什么吗?”

  “我不饿,谢谢。”墨燃转过身子去,躲在一边,一直看着外面,等着自己父亲回来,心里的委屈谁又会知道呢,就算这里是爸爸的家,他也不习惯。

  这个时候,楼上传来了一阵阵的震动声音,墨燃注意到了楼上的声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楼梯口那边走去,看了看,但是就是不说话。

  墨池压着火呢,这熊孩子又在楼上干什么呢,男人走上楼去,看到儿童房间里一阵的乱,墨燃也跟着上了楼,看到这么多的玩具,有些羡慕的看着坐在中间的小男孩。

  “墨辰烯!!!”墨池第一次对着墨辰烯怒吼,这么乱,哪家的孩子把房间弄得那么乱的?

  墨辰烯也不怕墨池,直接坐在地上玩着小火车,“爸爸,我等会就收拾!”

  倏然,小男孩的眼睛盯在了门口的那个小哥哥的身上,上前将墨燃拉了过来,兴高采烈的,“我见过你,你是之前商场上的那个小哥哥,你怎么会来我家啊,一起玩啊。”

  墨燃有些不知所措,就被墨辰烯拉到了玩具中央,“不收拾是吧,我打电话把你妈喊回来。”

  “别呀,爸爸,辰烯会收拾的,只是这个小哥哥也要玩的。”

  “我不玩。”

  得,墨燃这个杀千刀的直接拒绝了墨辰烯的话,快刀斩乱麻,直接否决了。

  墨辰烯感觉没人帮他说话,只能一个人默默地收拾着,墨燃站在那,也帮着墨辰烯收拾起来,墨池站在门口看着,似乎墨燃收拾起来的时候干净利落,比起墨辰烯,更快更迅速。

  一个个玩具都收拾在了盒子里,然后打包好放在一边,墨燃又将扫帚拿了过来,一个个的灰尘扫了过去,墨燃额头上都是汗,将簸箕里的垃圾装到了一个垃圾袋子里,然后把扫帚放在一边,交给墨池,“这个可以吗,不知道这样收拾行不行?”

  这一个举动让墨池有些愣了神,墨烨的儿子帮他的儿子在收拾东西,还顺便打扫卫生,墨池顿了顿,然后将垃圾袋拿了过去,笑了一声,“可以,谢谢你,你是个好孩子。”

  墨燃显然对这句话很不满,低下了头,沉默不语,然后抬起了头,“嗯。”

  主动的拉起了墨池的手心,笑了一声,好像真的跟爸爸有点像,很温暖,在他的身上有股很温暖很温暖的感觉,跟爸爸一样。

  “以后,这里会是你的家,你不用怕的,你爸爸可能有事处理,我们在家等着爸爸回来好不好,这里有个弟弟会陪你玩,今年六岁了吧。”墨池依然不知道墨燃究竟多大了,墨烨也没有告诉他,感觉墨烨身上有不少秘密他不知道的。

  这五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

本文标签: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

上一篇:2022最好看(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他低头含着小白兔:前后夹击侠女不停的灌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