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吸着她胸前的小白兔|韩萌萌老刘第一次做

2022-06-01 17:55: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瞧着里衣底下消瘦的藕臂,她再迟钝也清楚事情并非她脸上那云淡风轻。-

  怎么个睡法能将自个儿睡成皮包骨?

  记忆最后停留在风光明媚的海岛胜景,全然没有随着侍婢下船后

瞧着里衣底下消瘦的藕臂,她再迟钝也清楚事情并非她脸上那云淡风轻。-

  怎么个睡法能将自个儿睡成皮包骨?

  记忆最后停留在风光明媚的海岛胜景,全然没有随着侍婢下船后的记忆,瞧着两人衣着已是夏季薄衫襦裙,再看看因消瘦而显得格外明显的孕肚,难不成睡了整个春季不成?

  瞧着跪坐一旁红着眼眶的侍婢,正是上船前家中临时换来的,也不是没怀疑过身份,途中伺候得也还算尽心,自然不曾多加揣测身份。

  尊上出现在此处已叫她心存疑惑,此处可不是能够随意进出之地,更不在靖王封地,为何冒着身分泄漏的风险来到织云岛?

  握了握不知思忖些什么的璩琏,颜娧又挂上了令人安心的悠然浅笑,细声嘱咐道:“安心养胎,什么都别想了,给扶诚带个大胖娃娃回去实际些,这些日子有事儿就让小怡给妳安排,眼下没有什么比妳把身子骨养好待产重要。”

  璩琏抿了抿唇瓣,听得这席话,更是什么疑惑都往肚里吞,哪还敢问什么?一觉醒来已接近产期,如今的她除了尽快养好身子安心待产,还能作甚?

  凝着眉宇斟酌许久,小心谨慎地喑哑问道:“军师打算何时离开?”

  “我会衡量。”颜娧说得极为保守,心里也清楚刚醒来的璩琏必定会寻求慰藉,斗茗在即能耽搁的时间不多。

  虽说不经意叫璩琏吃了点苦头,整体东越行而言仍在可预期范围内,只能为她的遭遇掬上一把同情泪。

  “相家会好好照顾妳的,这丫头没了顾忌,也没几个人敢在她面前造次。”颜娧撇了眼扬着歉笑跪坐在身旁的栾怡。

  “我可不记得扶家有如此上得了台面的丫头。”璩琏在这波云涌里听懂了暗示,不由得勾了抹苦笑。

  “我会好好守着夫人。”暗地里的冷嘲热讽,她自然懂得不能再懂,谁让她错?有错认错,有罚该罚,她给的罚都认!

  俩人见栾怡只差没拍胸脯的保证相视而笑,诸多话语终究无法问出口。

  “好好歇着,我等着陪大胖娃娃玩。”

  璩琏听着这话的原意,估摸着颜娧离开的日子不远,仅能握着柔弱无骨的葇荑还以淡雅浅笑,眼波流转间的千言万语再次咽下。

  小丫头那眼底丝毫不遮掩的困窘,已叫她放下心防,不说来由,光是尊上留下之人,她就该以诚相待。

  看着枯瘦的四肢,她实在没有勇气起身一览铜镜内的人儿成了什么模样,只觉着能活下来已是大幸,更别说保下醒来至今时不时在腹中活动的胎儿。

  见微知着,因此懂得为何颜娧选择看破不说破,说破一切造成日后俩人心里有了疙瘩,相看两厌在这封闭的岛上并非好事,不如收下心有歉疚的小丫头好好过日子。

  扶诚在绥吉镇已有诸多繁忙事宜,若是又添上她这笔,为她乱了心思,也绝非她想见到的结果。

  与其如此,她自然愿意放下心中疑虑,坦然接受面前需恢复身体健康的首要任务,为母则强,虚弱至此也没有第二个选择啊!

  别说小丫头没有半点为人奴仆的模样,一身着相家仆役也没能掩去她生来自有的气度与光彩,不正好应了麤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眉眼间虽透着不是个省心的小姑娘,大抵能养出这般大家风范也定非小门小户,至少以她那份愧疚之心,换得一个和平相处也好。

  看着颜娧缓缓离去的背影,关上门扉前的那悠然一笑,她心中忐忑似乎随着那抹浅笑被带离门外,不由地整了整思绪,探出瘦弱纤手招来跪坐在旁的栾怡,意有所指地缓缓说道:

  “委屈妳继续侍候我,但是,先前种种可以不放在心上,日后事事望妳谨记在心上。”

  栾怡如获大赦般欣喜向前,握住苍白瘦弱的纤手,频频点头保证道:“会的,会的,我也想见到大胖娃娃平安出生。”

  天知道她有多庆幸降虫全解了,虽不知木盒里的酸溜味儿究竟何物,能引导降虫离开宿主便是好物啊!

  “军师留妳在岛上,应当另有要事嘱托。”璩琏眸光淡扫垂落在她娇俏面容上,仿佛提醒着天气有变般的寻常之事。

  栾怡闻言,一时讶然,至此对颜娧又更深的崇敬,在她身边之人各个都不简单,连同面前中降初醒,看似久居深闺的年轻妇人都不能轻易唬弄……

  听似清楚又似不明确的提点更叫她咋舌,若非亲眼瞧见她昏迷数月,真会被她那眼底的洞悉给哄了去。

  抿了抿唇瓣,也在思量能符合她心中想要的答案,该说到什么程度?

  “请我来到岛上为的是治病,也让夫人致病,按着阿娧所言,妳的痊愈得搭上那人的和缓调养。”

  璩琏唇际勾了抹似笑非笑,原来猫腻在此啊!

  有必要且必须耽搁之人,那么她自然得助尊上一臂之力,能留岛上多久便留多久,这风光明媚,海天一色的绝佳岛景,不正好能妥善修养身心?

  “备下笔墨,该给夫君稍封家书了。”

  璩琏眼底透着和缓笑意,温柔得她没忍心拒绝,赶忙备下笔墨端上床榻,见她无力抬笔仅能另手相扶,心里的歉意又更浓厚了些,只得协助调整软枕,叫她能轻松在小几上书写。

  试着书写了数次,终于见到清丽秀雅的簪花小楷缓缓落笔在梅州纸上,写着:船行缓缓映余晖,倦鸟徐行。

  没有多余笔墨,简短两行秀丽字迹,足以说明了千言万语。

  栾怡沉溺在其中久久无法言语,没能懂得是怎么样的夫妻情谊,能写出这般温婉含蓄又情真意切的词句。

  缓缓,徐行,诉说着不得以的慢啊!

  倦鸟如她,怎可能不着急着归巢?

  默默收下信笺,自知一切的因果源于她的歉疚啊!

 文学

 “妳该清楚借何人之手送信。”

  璩琏淡定的神色说的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使得她愣了愣,迟疑问道:“当真如此?”

  “我不想又身边人手无声无息的被取代。”

  发话者神色未变,倒是闻言者那双稚气不减的眼眸逐渐放大,心里有股暖流缓缓上涌,眉眼里有绽着感动的欣喜,如同孩子得了心爱之物般雀跃问道:“妳仍愿意护我平安?”

  “愿意。”璩琏眼底明锐之色未因气色衰弱而减,倚着软枕轻抚着孕肚,温柔浅笑里尽是即将成为人母的喜悦,琢磨许久该怎么称呼颜娧,最后还是随了小丫头的称谓,细声说道,“我相信阿娧更愿意知晓,谁送的信息,谁换的人手。”

  她身边也并非无人照应,为何会被不着痕迹的换掉侍婢,期间谁动的手,谁安排的人虽已明了,然而藏在背后的那些暗爪应该仍然不知。

  如若能够借机揪出那些隐伏深处那些不同心之人,不光是保护她俩的安危,也是保护尊上的安危。

  栾怡无法相信刚醒之人,竟已能筹谋划策周身事物,一双杏眼毫不遮掩地绽放崇拜眸光睇着璩琏,握着瘦弱纤手钦服说道:“我就知道阿娧身边之人,全都是三头六臂的高手。”

  “加上他俩,我还真是三头六臂。”璩琏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来此处前大夫已告知腹中是双生,虽不知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今一切平安,看着隆起的腰腹,心里总是说不出的欢喜。

  “真哒?”栾怡先是瞪了双眼,下一瞬便偎在孕肚上,轻抚告罪道,“对不起,我差点害了你们,还好你们娘仨没事,否则都成了千古罪人了。”

  璩琏不惧那双绚丽的小手,心里清楚那双斑斓葇荑得花多少功夫,她心里有什么好歹不会等到现在。

  虽然养在闺阁诸多讯息来得不是那么方便,然而东越邻近南楚,边境地带两国百姓生活习性多数相同,那双弄蛊人专有的纤手瞒不了人。

  尊上经南楚而来,按着那身霞姿月韵的风雅少年扮相,如若连她也另眼香看了番,没惹些桃花也着实不太可能。

  是以她紧握着那双小手,勾着淡雅浅笑说道:“去吧!醒来有段时间了,想来该有人等急了。”

  好不容易止住的泪珠,为这一握又几乎溃堤,打从栾怡不顾父亲反对坚持练蛊,有多少人见她这双手就怕?

  疼她入骨的父亲终究没忍住她隔三差五的央求,靠关系找来宫里嬷嬷来教导蛊术,自炼就这双彩手连父亲也极少再碰触她。

  本以为会受到诸多谩骂,如今一个苛责也没有,惩罚也是形式上,没有兄姊的她碰上这双温暖善意的手,心里颇多眷念啊!

  忍着哽咽频频颔首,在温柔的眸光注视下离开仍弥漫着淡淡腥气的厢房。

  掩上门扉,抵在长花窗上,还没来得急调整情绪,便见几人落坐在厢房前庭院里,眸光各自在她身上流连一番后,又各自转回续上话题。

  抿了抿唇瓣,穿过廊道来到庭前石桌,容惟见着来人立即离座一言不发地躲到祖父身后,看似让座实则担心又得罪了人。

  瞟了眼在座所有人,栾怡凝着秀眉,终归过不去地掬起相汯递来的茶盏一饮而尽,看着几人都不发话心里更是酸涩,努了努唇瓣颤颤说道:

  “你们几个邪魔歪道,心思一点儿纯良也找不着,分明...分明...就是打算利用我的愧疚,给你们办事儿!”

  颜娧挑了挑柳眉,继续喝啜饮着几经冲泡仍带着岩骨花香的水金龟,全然没有否认的打算,兀自说道:“茶汤岩韵怡人,真有梅花香气,相家主破费了。”

  “小妹儿喜欢最要紧。”相汯配合说道。

  能顺利解除璩琏之事,他已想上祠堂烧几日高香了,接连发生的好事儿几乎快叫他坐不住椅子。

  一夜之间解决了所有琐事,能不开心?

  船厂出现,不正代表着连带雨田城之事也有了契机,有了船厂还愁冶炼不出雨田城机关所需?

  打从第一次见面他就知道小妹儿是个福星,现下要他去摘星星、捞月亮,什么都愿意,何况仅仅配合演场戏?

  不说他们几人心思透亮着,都清楚璩琏这事儿不简单,神不知鬼不觉的换掉璩琏侍婢再以降术控制,实在叫人心寒。

  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叔父这次也做得过了些,根本将相扶两家情谊丢在地上糟蹋,原本对于小叔父摆在他身边的暗线,看在他先前有家归不得的苦处,总抱持着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

  如今落得非抓出来不可,他也是头疼。

  怕祖母伤心,也怕小叔父寒心了!

  北雍是撤了双生禁令,小叔父一病数年也已失去忠勇伯府的世子之位,进退两难又冰毒缠身,哪个有雄心壮志的好男儿不会意难平?

  不说日前在北雍的诸多规划停滞不前,近年来连织云岛也出不去了,如若是他心里如何平复得了?

  更别说重视雨田城如命的相芙,见了也不知该报恩亦是该恨他?

  没有相家人私下协助,奕王又有多少能耐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煽动雨田城同知毁坏机关?

  小叔父不只身体病,久病叫他连心也跟着病了,或者,当他开始与奕王策划北拥之事,他就不再是那个用心思淳厚,待人以诚的小叔父……

  再听听小妹儿话里话外皆有所保留的客套更是郁结于心,不久前才明理暗里的表达暮春城一事相家没少掺和,如今巴不得掌自个儿几个嘴巴。

  所幸裴承两家长辈,虽差点去了半条命仍安然回到归武山,可有小叔父在前头指手画脚过一番,谁又知道他这番掺和是好是坏?

  “感谢相家主这几日盛情招待,明日我们启程进京,还望家主莫要忘记答应我们家王爷之事。”颜娧清冷嗓音说明着公事公办的飒爽,依然没给一旁揪着心的栾怡一丁点回应。

  “这么快?”相汯心里还是存着私心想多留人几日。

本文标签:吸着她胸前的小白兔

上一篇:唔不要揉小珍珠h|捧起她娇臀猛烈冲刺h

下一篇:王爷用狼毫毛笔h 奶头被吸的大又翘小白兔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