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尺寸硕大狰狞青筋环绕(书房欢爱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02 08:26: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件事情表面是这个样子,其实,水立北的目的可不单只是这样的。

  他这一步是想要利用自己,推翻了两国的友好合约。

  其实,水立北想要两国发现摩擦,到时候他好从丞相江坚手

这件事情表面是这个样子,其实,水立北的目的可不单只是这样的。

  他这一步是想要利用自己,推翻了两国的友好合约。

  其实,水立北想要两国发现摩擦,到时候他好从丞相江坚手中夺过来新安的兵

  请狄神医治病如今他刚上位,自然是要开始整顿兵权和朝堂的!呵呵,算盘倒是打的不错啊。

  想要本王做了这个炮灰,主动发起战乱,到时候你好顺理成章的争夺兵权吗?想得美!不过,苍翼就是靠着战力封王的,这口气不靠着打仗,如何能够演的下去呢?苍翼思来想去,依旧是觉得憋屈啊。

  “水立北这无耻之徒,居然算计的这么到位!”苍翼嘀咕了一声。

  他也不得不佩服了水立北了,隔着大老远的,居然还算计到了他的头上了。这口气,他们惜水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而那水立北,得了便宜还卖乖,他想要得都得到了,最后还得了一个好得名声。

  明明是他算计了惜水,以后只怕是在世人看来,是他们惜水先毁约在先,而拓跋灵一辈子得名声也就毁于一旦了。

  何其狠毒?苍翼思考了一下,新安和惜水得关系,以后只怕是不会好了,就算是他有心压了这口气,那么水立北也会想办法挑动战争,以方便他夺取兵权得。

  既如此,又何必咽下去呢?苍翼“呼”的站起来,瞬间精神了。

  没想到他也有一天被人逼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水立北,你给老子等着!咱们这个梁子,有的刚了!听闻这个消息最开心的,莫过于信阳公主了。

  她没有想到,这么快水立北就荣登大位,而且还取消了和惜水那个拓跋公主的婚姻了。

  这也就代表了,她的机会来了。

  所以,她来求女帝想法子了。

  “难道,一个男人比拂赞的江山还有重要吗?”女帝看着满目欢喜,早已忘形的信阳公主,无比痛心的问道。

  她到底为何培养出来一个这么无脑的人啊?居然为了一个心都不在她身上的男人,想要放弃了她拂赞的大好山河!简直就是无知无脑无能!“母皇,这个一点也不矛盾啊!”信阳公主天真的说道。

  女帝已经气的不想反驳她的话了,只无力的看着信阳公主。

  信阳公主以为女帝是在思考她说的问题,更加的开心。

  “我想过了,本公主和黔王可以不成亲的,只要挂在他正妻的位置就行了。”简单来说就是,只要知道水立北是她的,只要能够睡到他就行了。

  见女帝不说话,信阳公主撒起娇来,“母皇,儿臣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了,求你帮帮我好吗?”

  “不管是能力还是长相,本帝都能给你找到比他更加厉害了,你为何偏偏执迷不悟?”女帝被逼的继续问道。

  “嘿嘿,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母皇应该最清楚这件事了。”信阳公主意有所指的说道。

  女帝无力望天,信阳公主的歪道理一大堆,她是不想和她再讲道理了。

  “母皇,你就帮帮我嘛”

  “母皇,只有我们的条件足够吸引人,你去信给新安皇帝,他自是会逼迫水立北的!届时,他不同意也没用的!”

  “再说了,本公主又不干涉他们新安什么?不过是想要他的正妻之位,而且,我们两国联姻了,他们新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新安皇帝那只老狐狸,肯定会同意的!而且,有了这个联姻,我们还可以更加便利的购买粮食回来啊?”

  “母皇,这个可是一举多得的法子啊,不过就是牺牲本公主和水立北的一个名分罢了……”

  “母皇”信阳公主拼命的摇着女帝的手臂,声音软软的在女帝耳边撒娇着。

  “你先回去!”女帝无奈,退让了一步,这个意思就是会考虑的!“那母皇要快一些哦!毕竟他这么优秀!”信阳公主甜甜的说道。

  女帝看了得意忘形地信阳公主一眼,摇摇头。

  这件事和信阳公主没得说了,女帝决定找岳王好好地谈一下了!一元很快就带着水立北和狄修子去了无垢阁。

  再次见到惊蛰,水立北看着他眼底地青黑,明白这个人一定是对无垢阁非常地重要了。

  只不过,惊蛰用了厚厚地帷帐,不让他们直接看见那帷帐后面地人。

  “狄神医,久仰大名。”惊蛰看着狄修子,客气的说道。

  “荣幸之至,这个病人在哪里?”狄修子可不想和惊蛰寒暄,直接问道。

  惊蛰点点头,就手捧着一只纤细白晳的手腕出来了。

  一根银丝绑在那根手腕之上,狄修子就坐在不远处,把脉。

  水立北没有到处打量,背着一个药箱,就静静的站在狄修子的身后,目不斜视。

  惊蛰早就打量了水立北,虽然心中存在疑虑,但是却并没有着急开口。

  “此女子是身中剧毒,恐怕时日无多了。”狄修子把完脉,幽幽的说道。

  惊蛰此举其实也是为了考验狄修子能不能够担得起这个神医的名头,狄修子明白,自然是说的明白一些了。

  “狄神医可有法子?或者解毒的药?”惊蛰点点头,问道。

  “解药是没有,但是老夫可以试一试能不能研制出来。”狄修子说道。

  无垢阁的珍惜药材定然是多的,所以狄修子试试也无妨。

  况且,这一次他还带了那丫头给新安皇帝的那个长生不老的药材,他说不定可有一试。

  其实他也是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水立北交代了,一定要创造机会多在无垢阁呆下去他也是没有办法啊!惊蛰犀利的目光逼迫着狄修子,狄修子差点没有稳住了。

  片刻之后,惊蛰发话了。

  “希望狄神医能够在三天之内研制出来解药。”

  “好。”狄修子暗中松了一口气。

  “带狄神医去西厢房,需要什么药材,只管吩咐。”惊蛰和一元说道。

  “狄神医,这边请”就这样水立北和狄修子算是在无垢阁顺利的住了下来了。

  他们这个院子距离那边病人的院子不过隔了两扇圆月拱门,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及时的说。

  而且,这里的一个房间里面的配备的东西非常的完善,狄修子就进去就完全的爱上了这个地方。

  “无垢阁就是不一样,这临时的药房居然也准备了这么多的东西!”狄修子惊喜的说道。

  水立北忙着看这周围的环境,也没有多说什么。

  狄修子很快就开始研究解药了,水立北在一旁睡意的拿了一把药材,装模做样的研磨了起来。

  “你别动!”狄修子心疼的看着拿被水立北毁掉的药,努力的压低自己激动的心情说道。

  水立北看了他一眼,停下了手。

  “可有把握?”

  “还好,我先试试……”狄修子说道,不过目光又疑惑,“不过,这个毒我貌似在哪里见过的!”

  “那你也得拖延一点时间,等本……我查出来玉玺的下来再说。”水立北沉声说道。

  “再等,我怕那中毒的女子就要死了!”狄修子一脸的不赞同。

  水立北没有再说话,只不过态度依旧是坚决!狄修子看了一眼这样的水立北,无奈,“冷血!”他可是医者,怎么能够拖延病人的病情呢?这要是万……个把握不好,死掉了怎么办啊?关于要不要拖延时间救人,水立北没有多和狄修子争论,他也打算尽量的查找玉玺的下落。

  而且,他也是希望狄修子能够让无垢阁欠下他们一个恩情的,那么以后需要他们帮助的话,有了这一层关系,也就好说话了!狄修子关上门研究着毒药的解药,而水立北在研究这边的地形,外加上次过来的时候的经验,所以,他是有信心可以摸透无垢阁的。

  夜深。

  水立北和狄修子说了一声,就出去行动去了。

  这无垢阁守卫的人表面上看着是不多,但是,水立北知道这暗地里面指不定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了。

  他没有走多远,第一晚是不打算收获什么的。

  水立北快速的在黑夜里面的阴影里面穿梭着,很快就来到了之前上次没有进来过的那一个被封锁的阁楼。

  这一次,他没有贸然进去,在外面看清楚了暗中的守卫,这才悄悄地摸了进去。

  虽然阁楼的大门是一把大锁,可是,这里面居然一尘不染。

  只不过,实在是太黑了!水立北慢慢的走进去,忽然看见了前方那边的一个案桌后面,居然有一副巨大的画。

  这个画和之前在廊下那里的画都是同一种画风,而且这种画风水立北也只有在无垢阁见过!屋子里面实在在太黑了,水立北只能看见那一幅画上面的人半躺着,穿着和无垢阁这些人差不多的长袍,只不过却是黑色的。

  一声妖冶的黑色衬托着她的皮肤在黑夜里面格外的白晳,而且那一头黑色的墨发,披散着,凌乱在空气中……水立北看不清楚面目,但是他觉得,这是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的身上有一股非常吸引人的气质,也有一种让他熟悉的感觉。

  水立北慢慢的靠近,忽然听见了门闩的声音……有人进来了!水立北看了一眼四周,直接藏去了房梁之上。

  此时,门开了,惊蛰从外面走了进来。

  惊蛰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他径直的走进去了内室里面,水立北趁机就出去了。

  这里的灯笼都亮起了,水立北不能在这个地方呆了,所以他就打算去其他的地方看看。

  “你说垢主回来了,我们无垢阁是不是有喜事要发生了?”

  “那可说不好,我听说垢主可不是一般的女子!”

  “我们护法这么俊朗,也等了垢主那么多年,这有情人怎么可能不终成眷属呢?”

  “哎,只希望垢主快些醒来吧!我也想看看垢主的真颜……”水立北藏在一处花圃里面,等待着如果的两个穿着白袍的女仆走了过去。

  他心中也收获了不少的消息。

  从这两个女仆的口中,貌似这个无垢阁的垢主应该是去了什么地方,才回来吗?她们说快些醒来……水立北脑中忽然灵感一闪,那个中毒的女子,就是垢主!水立北立刻明白了这一切,怪不得护法会这么紧张那个女子,而且还保护的这么严密,原来那中毒的女子,就是传说中的垢主啊!没想到,这么厉害的无垢阁,居然是一个女子建立的,何其厉害啊!水立北不禁想到,如果狄修子可以救下这个垢主,依照惊蛰护法那隔紧张的样,那么他们等于是整个无垢阁的救命恩人啊!那以后新安国和无垢阁可是再也撇不清关系了

 文学

水立北心中已经改变了主意,带着满腹的算计,他回去了院子里面。

  那个中毒的女子或许是无垢阁的垢主,只要你能救下她,以后无垢阁就能为我们所用了!水立北和狄修子说道,他的目光闪烁,彷佛看见了天下都在掌心……“垢主居然是女的吗?”狄修子也惊讶的问道。

  “是的,我听见无垢阁的仆人说,这个惊蛰护法就等着垢主醒来,他们就成亲的!所以,里尽快的研制出来解药。”

  “还是情人啊?”狄修子瞬间八卦了起来,“不过也正常,这个惊蛰护法拥有如此的天人之姿,气质也如此的脱俗,恐怕世间样貌也就你和苍翼能够媲美了!”狄修子说着中肯的话。

  惊蛰是不同于水立北的沉稳内涵,更是不同于苍翼的狂妄不羁,他是如同那书卷中的仙人一般,只要他静静的站着,就仿佛里置身的时间都静止,美好了……如果将水立北比作是星辰,那么惊蛰就是天上的月亮,而苍翼,就是那太阳……虽然水立北是最不出彩,最不耀眼的那一个,但是,他却是如同那漫天的星辰,无处不在的光华,百变的光芒,可耀眼,也可蛰伏在黑夜!水立北的存在是最朴实,无数不在的,也是最能打动人的所在……虽然不够惊艳,但是却是越来越吸引人的……“不用错开话题,你的解药研制的如何了?”水立北问道。

  知道了中毒女子是无垢阁的垢主,水立北就觉得他们得抓紧时间了。

  况且,他也没有多少时间,他还要去寻找那个逃跑的女人……狄修子见水立北这样问,立刻吹鼻子瞪眼睛,“哪里有这么快,即便是那个丫头,也没有那么快的……”说起云子晴,狄修子又不由的失落了。

  “也不知道,那个丫头怎么样了……”狄修子担心的说道。

  “她跑不到哪里去的!”水立北斩钉截铁的说道。

  “……其实这个丫头的性格和老夫的挺像的,不喜欢受约束,如果她真的不愿意留在这里,你就让她走吧!”

  “以后你如果需要她的话,她也会帮忙的!”狄修子劝解道,如果不是老黔王对自己有恩,临终前希望他可以照看一下世子,他也不会放任大好河山,跑到新安的京都来的。

  他相信,云子晴这个丫头也是不喜欢拘束在此的。

  “本宫任何时候都需要她!”水立北沉声说道,他认真的看着狄修子,“她是本宫的女人,她跑不了!”

  “你这……什么意思?”狄修子震惊的看着水立北。

  他这个话是自己想的这个意思吗?“本宫已经拿到了皇上的圣旨,她将是唯一的太子妃!”

  “什么?这怎么可以?”狄修子惊讶的说道,“你的正妻必须得是可以帮助到你的大臣之女,云子晴她无家无势就算是你同意,你的那些属下也不会同意得!”

  “本宫娶妻,何需其他人得同意?”水立北微抬下巴,势在必得的样子。

  他想要的,一定可以拿到手。

  他想要留住的人,也不会让她逃了的!“那你,经过她的同意了吗?”狄修子犹豫了一下,忽然想到了平日里云子晴的那个态度,幽幽的问道。

  他怎么觉着,世子是一厢情愿呢?果然,这句话一出,刚才信心十足的水立北,立刻变得底气不足了。

  “她会同意的!”水立北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狄修子笑了,“别的女子不说,我瞧着那个女人要是真的喜欢,也不会三番四次跑路了。”这个分析的倒是事实。

  这个也是水立北心中的痛点,那个女人,总是想要从自己的身旁逃走!他做的这么明显,难道说她一点也感觉不到吗?可恶!等抓到她了再收拾……“她会喜欢的……”水立北充满了坚定。

  毕竟,他们是命中的姻缘啊!他那个师傅在八岁的时候就告诉过他,前世的他们,就是相携到老的夫妻,而且,云子晴也可以助他得到想要的一切。

  这种事实,谁也是感觉不了的!狄修子看着水立北已经有泥足深陷的感觉了,不由得担心得摇摇头。

  他是注定要站在那个位置上面的人,心里怎么可能只装一个女人呢?儿女情长,终究是不适合他的!不过,狄修子也没有多说,他其实也不想管这些事情……翌日。

  狄修子带着一味解药过来了。

  “服下这味解药,再加以施针,可以让中毒的女子先醒过来,总是昏迷着不利于用药。”狄修子说明自己的来意。

  “你可以让她醒过来?”惊蛰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是老夫的独家绝技。”狄修子有些自豪的说着。

  就连那个丫头都研究不透自己的这个绝技呢!惊蛰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

  “可是需要准备什么吗?”惊蛰问道。

  “不用,随时可以施针!”

  “那你进去吧。”惊蛰同意了,“但是你的徒弟不可以进去。”惊蛰看见狄修子身后的水立北,沉声说道。

  垢主的真颜其实其他人可以随意观看的?狄修子冲水立北点点头,独自进去了帷帐中……只不过,当他看清楚了帷帐里面那张大床上面躺着的人,立刻呆愣住了……世子说中毒的女子是无垢阁的垢主,可是,那一张熟悉的面孔,明明就是云子晴啊?这难道说她就是垢主吗?所以她是一直隐藏身份在世子的身边吗?她是否有什么目的?狄修子此时的心情非常的复杂,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张惨白的精致的脸庞,脑子怎么想也转不过来弯了。

  “狄神医,你怎么了?”惊蛰惊讶的问道。

  “这个女子……”

  “没错,是你的那个徒弟。”惊蛰直言。

  “她为何在这里?是里面掳走了她吗?”狄修子顺着惊蛰的话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等她醒了再说吧。”惊蛰有些无奈的说道。

  一元一直跟着云子晴的身边,她是知道云子晴在为水立北效力,而且,狄修子也是水立北的人。

  惊蛰本来是想要瞒着的,所以才一直使用了帷帐遮挡。

  可是此时狄修子必要要施针了,这肯定是瞒不住了。

  狄修子有些恍惚的点点头,于是他就看见了无垢阁的惊蛰护法如同变了一个人似地,半跪在床前,捧着云子晴的手掌,如同对待一个稀世珍宝一般。

  他眼底的柔情可是遮挡不住的所以,这丫头其实一直和惊蛰是一对的?那昨夜世子请的那个赐婚圣旨……乱了,乱了!这该怎么办啊?世子想必是还不知道这躺着的就是云子晴这丫头,是他心心念念想要抓回来的人吧?狄修子眉毛都要纠结成麻花了,直觉这个事情太过玄妙了!谁会想的到,云子晴这个小丫头就是大名鼎鼎的无垢阁的垢主呢?即便是如今他亲眼所见了,也是不愿意想要的啊!“狄神医?”惊蛰见狄修子迟迟没有动静,喊了一声,“开始吧!”

  “哦,好。”狄修子收起自己其他的情绪,既然知道了中毒的是云子晴,他就更加应该救了。

  此时,救人要紧,其他的轮不到他来操心。

  于是,狄修子全神贯注的,先是给云子晴强行喂下了一颗丹药,然后拿出自己的银针,连续扎了四个穴位。

  “咳咳”床上的云子晴忽然剧烈的咳嗽了一声,等她就喉咙里面的一个於堵的血块吐出来之后,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不过,她眼前晕乎乎的,一时间也看不见什么人。

  惊蛰坐在床上,让云子晴靠在他的胸膛,给她挡着靠枕,一只手轻轻的舒缓着她的后背。

  “可好些了?”惊蛰轻声问道。

  “恩”云子晴耳中都是轰鸣声,其实也听不出来什么声音,只觉得有人说话,她就应了一声。

  惊蛰心疼的看着云子晴,为她轻轻的擦拭着嘴角的血迹。

  狄修子在一旁看着尶尬至极,而且他甚至有一种为水立北吃醋的感觉。

  不管这丫头会不会和世子好,那也是他们的人,此时怎么能躺在其他的男人怀中呢?这个护法看着道貌岸然的,此时其实就是小人行径啊!这就是在趁虚而入。

  不行,此时世子还什么也不知道,狄修子觉得自己应该替世子捍卫一下这丫头的清白。

  “护法,不如将她平躺在床铺之上吧!”狄修子沉声说道。

  “好。”惊蛰应了一声,不舍得将云子晴轻轻的放置在了床铺之上。

  不过,他的手还是温柔的将云子晴鬓角乱了的发丝,轻轻的别在了耳后。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惊蛰还不忘在云子晴的耳边吐气如兰。

  云子晴迷迷糊糊的,也看不清楚眼前的人,只一团白影,倒是她却感觉,这不是水立北。

  那个男人是不喜欢穿白色衣袍的。

  所以,云子晴就烦躁的扭过头去。

  她没有力气动,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示拒绝。

  可是,惊蛰并没有意会云子晴的意思,轻轻的拂过她的眉眼,然后才给狄修子让位置。

  小人!无耻!登徒子!狄修子在心中连骂了几句,这才走到云子晴的身边把脉。

  “老夫已经研制出来了药方,先让她吃两顿看看效果。”狄修子把完脉说道。“恩。”惊蛰感激的点点头。

  狄修子见惊蛰这个样子又不乐意了。

  嘿,用的着你感激吗?就老夫和这丫头的交情,不用你说我都会全力的救她的。跟你有什么关系?用不着你的感激!“她现在有些意识不清楚,尽量让她平躺着,防止气血倒流入脑,到时候真的毒成了一个傻子了!”狄修子又不放心的嘱咐道。

  “恩。”现在是说什么,惊蛰都会应的。

  因为他已经相信了狄神医有这个本事可以治好她!“让她自己躺着好了,老夫去熬制药材了!”狄修子说道。

  “世子?世子?你跑哪里去了?狄修子回到了院子,也没有找到水立北。

  他不由得着急得喊道,你要是再不出来,你娘子的便宜就让人占没了!这么关键的时候,你跑去哪里了?狄修子在屋子前后寻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水立北的踪迹。

  没办法,他只能先去自行熬制药材了。

本文标签:尺寸硕大狰狞青筋环绕

上一篇:快穿肉精华液 校园 宫妃被各种玉势调教

下一篇:2022最好看(当众打开双腿任人玩弄的性奴)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