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当众打开双腿任人玩弄的性奴)全章节阅读

2022-06-02 08:29: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以为老三会由着两个嫂嫂再来管这个家吗?你一个当娘的人,能够包容许多的事情.

  老三瞧在我们两人的面上,他可以和两个哥哥友好相处,却不会再来管两个哥哥的家事。你如果不

你以为老三会由着两个嫂嫂再来管这个家吗?你一个当娘的人,能够包容许多的事情.

  老三瞧在我们两人的面上,他可以和两个哥哥友好相处,却不会再来管两个哥哥的家事。你如果不想伤了老三夫妻的心,以后就不要再来想这种不可能的事情。”

  林氏脸色微微泛白了起来,这些日子过得的太欢乐,以至于她忘记了许多的往事。如果老三夫妻以后不肯为她撑腰,老大家的和老二家的也不会事事顺从她的。

  第二天,戚善明显感觉到元仕进夫妻的神情变化,只是元达笙都没有任何的表示,她也跟着装作看不清楚。

  元达和两家人来的时候,元仕进和元达和两兄弟笑着说:“你们弟弟要用功读书了,你们午餐和晚餐过来一起用,白天就不要在家里面窝着,也出去和村里人多走动一下。”

  元达和兄弟笑着应承下来,这几日,要走的亲友,也走得差不多了。林氏因为娘家人距离远,在过年前,已经由元达和兄弟去舅家提前拜了年。

  柳氏和骆氏做着厨房里的事情,戚善照旧管着火,她们妯娌笑着说了村里的一些趣事,东家长西家短,也能听出她们妯娌心里面的偏向。

  戚善想的是年后上山的事情,专门向两位嫂嫂打听了一番消息,知道元家村的人,上山的日子后,她心里面很是惊讶不已。

  她回头和元达笙笑着说:“戚家村只要出了年,大家就会往山上跑。你们村的人,要等到山顶上的积雪散了,这才往山上去。那个时候山里面有些东西,也过了最生嫩的日子。”

  元达笙伸手摸了摸戚善的头,说:“你依着村里面的规矩行事吧。你这一次小日子应该快来了吧?”

  戚善听元达笙问起这般私密的事情,脸红道:“这两日应该来了,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我也不着急,再等两日吧。”

  这几日的夜里,元达笙也不碰戚善了,戚善想着是过年了,他不想让自个晚起,让两个嫂嫂来家里面看了她的笑话。

  过年的日子,元达笙也去村里几户人家走动了一下,他回来后和戚善说:“过了年后,老村长退了下来,新村长是他的长子,我们两家还是要多走动。”

  戚善笑着点头说:“元三哥,我知道的,村长为我们的亲事起了头,我们现在成亲了,两家关系自然要比别人家亲近一些。”

  元达笙娶了戚善后,才知道亲戚们走动的好处,戚家人每一次往府城送东西,都不曾少了他一份,他的心里面是明白戚家人的心思。

  戚家人是看重戚善的,才愿意对他这样一个姑爷照顾得妥当,而且戚其从夫妻,在学堂放假的时候,总会接他回家休息一天,好饭好菜的招待他。

  元达笙对村长非常的感恩,他和村长说了戚家人的一些行事,感叹说:“戚家村的人,难怪可以走出去,把商路都走通了。”

  村长也不曾知道戚家人会善待元达笙这位姑爷,毕竟元达笙的前途瞧得到,但是真心实意和虚情假意的对待,总是让人感受不同。

  村长瞧着元达笙笑着说:“这也是你命中注定的良缘。你瞧一瞧我三侄子娶的也是戚家村的女子,他的运气就差了那么些许。”

  元达笙笑着说:“大叔,也多亏你为我牵了一门好亲事,事事为我想得长远。”

  村长笑着点头说:“你是明白人,恰巧有这个缘份,这事最后能成了,也是靠了你自个的本事。”

  村长从前因为三侄子的亲事,私下里面也劝过弟弟,不要太着急,戚家村是一个好地方,但是戚家村这么多人家,儿女亲事还是要瞧仔细一些。

  只是他弟弟和弟媳听信媒人的话,专门走了一趟,也只听了表面的话,曾招娣初初嫁进来,表现得也让人满意,村长那个时候还觉得自个也太谨慎了一些,差点让三侄子错过良缘。

  曾招娣生了儿子后,她原形毕露后,村长弟弟和村长表现了后悔的意思,当日他们夫妻去戚家村打听消息的时候,应该暗访的,而不是那般明晃晃打听消息。

  木已成舟了,村长就是有话想说,也记得老妻说的话,他们兄弟分家多年,各有各的家庭,他还是少管事为好。

  元达笙走了后,村长把戚家人的行事说给家里人听,他的长子听后颇有几分羡慕道:“戚家难怪能够出了秀才又出进士大人的,这一家人为了出嫁的女儿,都肯这般仔细的对待姑爷。”

  村长老妻则笑着说:“笙儿也是一个好孩子,把这些事情全说了出来。我瞧着他对戚氏是真心实意的好,戚氏这个孩子也是纯朴的性子。”

  长子妻子自从知道公公为自个男人做的事情后,越发敬重公公婆婆了,眼下是婆婆说任何的话,她都表现出认同的神情。

  她笑着说:“娘,我听进大婶说了,现在笙哥儿的来信,都是戚善读信回信的,而且她写得一手好字。”

  村长老妻瞧着老大家的面上神情,笑着说:“大孙现在进学堂读书了,你要想认字,让大孙教你吧。我当年就是老大教我认了几个字的,这些年不用,我又不记得那几个字了。”

  村长夫妻和儿子们说了分家的事情,而且他们在这些事情上面处理得公正,长子夫妻在许多时候,也是大方的,家里面也没有争辩计较,只等着过了年正式分家了。

 文学

年后,元达笙准备回府城,又有些不放心已经有了身孕了妻子,他再一次问戚善:“你和一起去府城,在官学附近租一处院子,我早晚可以回家。”

  戚善摇头,她如果没有怀孕,而元达笙没有打算去外面游学,她可以跟着去府城住一些日子,现在这般的情况,静比动来得安全。

  戚善安抚他:“元三哥,你安心去做你的事情,我在家里面安稳养胎。你有空的时候,就回来瞧一瞧我,别的时候,我也不用你太过操心了。”

  元仕进夫妻也和元达笙交待了,他们会照顾好戚善,现在家中的田地已经租了出去,今年家中也不打算养猪,只养一些鸡,这样戚善怀孕生产的时候,也有鸡蛋和鸡补一补身子。

  元达笙出发之前,去村长家拜访,又去了两个哥哥家中跟兄嫂打了招呼,然后还去了一趟戚家村报喜,他这才安心去了府城。

  元达笙走了后,元达和夫妻把元希珍送了过来居住,柳氏和戚善说:“珍儿跟在祖母和你的身边,可以听你们使唤,也可以跟着你们学一些东西。”

  戚善瞧得出来元仕进夫妻是欢喜孙女的到来,而且也瞧得出来元希珍的欢喜,她自然是不会反对的,由着林氏给元希珍安排了房间。

  柳氏原本最担心戚善会反对,现在见到戚善不反对后,心里面也松了一口气,说:“小弟妹,珍儿的性子不错,她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只管教导她。”

  戚善笑瞧着她:“大嫂,我瞧着珍儿是千好万好,可瞧不出她不好的地方。”

  元希珍就这样的住了下来,家里面多了一个半大的孩子,也显得热闹了一些,元仕进夫妻出门的时候,元希珍会主动留下来陪戚善。

  戚善不想把她困在身边,只有和她在村里随意的走动,又认识了一些邻居年青妇人,自然有机会见到曾招娣,两人相见的时候,元希珍满脸紧张神情守在戚善的身边。

  戚善瞧着侄女面上担忧神情,心里面一下子暖和了,低声道:“珍儿,人来人往的地方,除非她傻,否则她不会做任何不妥的事情。”

  曾招娣瞧见到元希珍面上防备神情,嘲讽道:“戚嘤嘤,你现在的心眼这般小了,竟然让一个小孩子挡在你的前面。”

  戚善抬眼瞧了瞧她,淡声道:“曾氏,几岁时,是这样玩弄小心眼,现在照旧童心长存。我侄女愿意陪着我,我大嫂都没有话说,你一个旁人就不用多言了。”

  戚善拉着元希珍直接走过去,顺势说:“珍儿,这世间总是邪不胜正的,我们要堂堂正正的做人,一时遇到难过的关,也不用太担心,小道终会走出大道来。”

  曾招娣脸色难看的转身望着她们,她回头再瞧见村里人的眼神,立时不喜的瞪眼望回去,她只觉得元家村的人太过势利了。

  元家村的老村长退了下来后,新村长接任,对村里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

  但是曾招娣却知道不同了,从前是大伯当村长,现在换成大堂哥当村长,以后对他们家的照顾,便不会那么多了。

  农忙的时候,元希珍回家帮忙做事,元仕进夫妻也跟着去帮两个儿子家做一些不重的农活,戚善则打理着家里面事务。

  元达笙在这样的时候回家了,他见到脸色红润的妻子,听说爹娘去帮两位兄长做一些农活,又听说元希珍陪着住在家里面,他心里面安心了许多。

  他从城里带来了肉菜,戚善煮好后,元达笙把饭菜送到田边,三家人又在一起用餐。

  村里人瞧见他们三家的和睦相处情形,有心人觉得这样分了家,或者是一桩好事,兄弟之间感情还在,妯娌之间也没有争得脸红脖子粗,遇事的时候,也能互相帮衬一二。

  元达笙这一次回家,就是和家里人说明要去外地游学的事情,这一去就要大半年,大约要等到戚善生产前,他才能够赶了回来。

  元仕进夫妻担心戚善会反对,结果戚善为元达笙准备了好几身换洗衣裳,内里面暗袋都塞了碎银,不太打眼的衣裳,却能让元达笙在外面行走不失体面。

  元达笙走的时候,也和家里人约好了报平安的事情。这些日子,戚善和元希珍去过几趟山上,采了一些菜,正好晒干了,便让元达笙带一些在身上,在外面露宿的时候,可以用水煮当菜吃。

  农忙过了,村里人家闲了下来,大家往山上去,戚善和元希珍也跟着上了几趟山,只是收获不太多,元希珍回来总有些不太高兴,她和林氏悄悄说:“祖母,那个人太讨厌了。”

  她们上山的时候,好几次遇到曾招娣,不管她们往那一边走,曾招娣冲是尾随着她们,而且她们寻到一处好地方的时候,曾招娣会大声嚷嚷叫来许多人。

  林氏转头问了戚善,她反而没有这么介意,说:“娘,元家村的山上,只要是村里的人,都可以上山采摘东西。我和珍儿也采不了这么多的好东西,多一些人采是好事。”

  林氏瞧得出来小儿媳妇是真的不在意,她笑着把元希珍的话说了出来,戚善听后笑了起来,说:“珍儿还是孩子,她其实做得很好了,就是不太乐意,也没有当着别人的面表现出来。”

  戚善怀孕后,元家的人出于保护的心思,也不曾对外提过她怀孕的消息,只是让元希珍出行的时候,一定要护着戚善的安全。

  元希珍在这方面尽心尽力,出门在外总是护在戚善的身边。人心都是肉长的,戚善对这个侄女多少还是上了心,在上山的时候,也愿意教她寻找一些东西的方法。

  一来二去,柳氏和骆氏跟着她们上山的时候,她们也发现元希珍这方面的长进,柳氏对戚善表现得更加亲近起来。

  曾招娣在柳氏妯娌面前想法挑拨离间,结果换来的是白眼,曾招娣气愤道:“我认识戚嘤嘤这么多年,她从来就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你们对她再好也没有用的。”

  骆氏生气道:“你要是一个好的,我家小弟妹会不理你?我们一家人相处得好,让你眼红了吗?你自家的事情理不清,就别伸手来管别人家的事。”

本文标签:当众打开双腿任人玩弄的性奴

上一篇:尺寸硕大狰狞青筋环绕(书房欢爱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颤抖抽搐高潮不断np:第一次玩老妇真实经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