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囊袋也挤进去撑大了h文|古代和尚强奷系列小说

2022-06-02 09:17: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沈东阳本来还觉得有些对不住妹妹,但听沈沐莲好像把责任都怪到他头上,他也不乐意了。

  沈东阳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才瞧见她!倒是你,郡主好像不是很待见你。”

沈东阳本来还觉得有些对不住妹妹,但听沈沐莲好像把责任都怪到他头上,他也不乐意了。

  沈东阳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才瞧见她!倒是你,郡主好像不是很待见你。”

  沈沐莲忿忿道:“还不是要怪沈流萤,不知好歹得罪郡主,连累了我也被郡主厌恶。”

  “又是她!那个丧门星!”沈东阳压了压情绪,道:“回头再收拾她。太子就在前面了,你可准备好了,别出了差错让我和你一起丢脸。”

  沈沐莲白了他一眼,不高兴道:“只要哥哥别拖我后腿就行了!”

  两人远远看见一个背影,沈东阳道:“那就是殿下,这会儿没有多余的人,咱们快过去。”

  她们来的正是时候,太子身边只他一人。

  沈沐莲跟着沈东阳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又顿住,沈东阳见她没有跟上来,回过头不解道:“你还等什么?跟上啊!”

  “不能就这么去。”沈沐莲冷静道:“这样太过刻意了。”

  沈东阳一知半解的,看了看自家妹妹,又看了看太子的背影,担忧道:“那你要怎么样?你可快点儿,等会儿就来人了。”

  沈沐莲看了看面前的场景,脑中快速的思绪着,太子殿下此刻站在水榭凉亭内,背对着他们,身形站得笔直,两手背于身后,似乎是在看他面前的风景。

  风景?沈沐莲目光也看远了些,发现这片园子栽了不少芙蓉花树。

  此刻迎风招展,确实美不胜收。

  沈沐莲心里有了个主意,她抬脚往边上走,沈东阳见她终于有了动作却不像是朝着太子去的,不禁道:“你上哪儿去?”

  “你在这儿呆着,给我和殿下一个独处的机会。”沈沐莲道完,就借着花木的掩护,往那片芙蓉花树下移动。

  沈东阳虽不知道妹妹要干什么,但也想到独处的机会难得,自己不出现才是最好的。

  于是他也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一边给妹妹望风,一边也想看看妹妹究竟想用什么手段。

  太子站在凉亭内,眼中似乎是在看芙蓉,实际上心里想的却是他那日益出色的皇弟。

  虽然立了他为太子,但除了这一名分,他的待遇与其他皇子并无区别。

  父皇正值壮年,并没有想要让他这个太子分担朝政,这他可以理解。

  但父皇好像还不喜他与朝臣走得太近,因着今日要来镇南王府,前几日父皇就寻了个由头将他大骂了一顿。

  可明明五皇弟也与他的母家亲近,父皇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身为太子,却没有自己的近臣,空有太子之名,却没有太子之实。

  明明已经册立他为太子了,可顾昱却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太子之位摇摇欲坠。

  想到这里,顾昱一掌拍向了凉亭的木柱,震得他手臂发麻,这才回过神来。

  思绪回归,他一眼就看到前方不远处,芙蓉花下,有个人影。

  怎么回事?他不是让人都出去了吗?怎么会有人来?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危险的朝着花树下那人看去,发现竟然是个姑娘。

  顾昱转念一想便想出了个大概,应该是哪家的小姐想要引人注意耍出来的小把戏。

  他放松了身体,轻蔑的笑了笑,本不想理会,却又想起父皇将他与朝臣们孤立,忽然计上心来。

  明着拉拢不成,便换一个方式,他也到了该娶亲的时候,一门好的姻亲,便是助力。

  顾昱将目光又放到了那个大胆在芙蓉花下起舞的女子。

  那女子不只身上是不是挂了什么东西,在阳光下,如仙子一般,整个人笼罩在仙气神光中,合着轻轻飘落的芙蓉花,仿佛芙蓉花神现身,让人惊叹。

  有点意思。

  顾昱勾了勾嘴角,觉得这至少是个聪明人,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

  他如她所愿,走上前去,待他靠近不足五尺时,那女子像是才发现他一般,惊讶的停了下来,同时警惕的看着他。

  所有的反应都如他所预料的一般无二,顾昱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刚刚提起的兴趣,瞬间就剪掉了三分。

  只是他这个人是不会将情绪表现出来的,所以在沈沐莲的眼中,太子殿下已经完全被她给迷住了。

  沈沐莲在心里得意,面上却要装出一副受了惊的模样,紧张的问道:“你、你站这儿多久了?”

  顾昱从善如流道:“在下刚刚一直在凉亭中,猛然看见小姐的舞姿,还以为是花神下凡了,唐突之处还请小姐海涵。”

  沈沐莲当然会海涵,她娇羞的低头,嗔怪道:“我刚刚怎么没发现有人在哪儿,真是该死!”

  顾昱很有耐心,尽管越交谈下去越觉得没有意思,但他的心思更多的又不是在这个人身上,于是他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京城里还有如你这般仙子模样的小姐,你是哪家的姑娘?”

  沈沐莲害羞带怯的看着顾昱,小声道:“我姓沈。”

  “沈?”顾昱在心里盘算着朝中姓沈的大人,很快就反应过来,道:“那户部尚书是?”

  “正是家父。”

  得到了准确的答案,顾昱就有些悻悻然了,户部尚书虽然身居要职,可他寒门出生,没有根基,除了他自己背后没有其他的倚杖。

  虽然也需要拉拢,但还不足以让他用太子妃之位来交换。

  “公子你是?”沈沐莲问道,她刚刚有一瞬间觉得太子殿下有些失望,可她今日并没有出错,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完美的出现,自认天时地利都配合得极好,并无不足的地方,是哪里让他失望了?

  明明一开始的时候她还在太子的眼中看到了惊艳,可怎么一会儿的功夫,那股惊艳仿佛就消失了。

  沈沐莲只好主动问话,来吸引太子的注意。

  顾昱听到面前的人发问,知道她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冷淡,户部尚书之女啊,虽然不能给她太子妃之位,但侧妃之位倒是可以考虑。

  于是,顾昱脸上的笑容就又热情了几分。

 文学

沈沐莲当然不知道短短一个笑容背后,太子就在心中做了多少打算,她只看着眼前人眸中盛着她的倒影,止不住的欣喜,知道自己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她算计别人,却不知道自己也成为了别人能够利用的棋子。

  这时,外头传来人声,沈沐莲心中又起一意,她假作慌张的将顾昱拉到树后,食指放于唇间,示意顾昱不要出声。

  眉头微皱一脸恳求的模样让人不忍心拒绝。

  顾昱想看她又玩什么新把戏,倒是也如她所愿没有出声。

  外头进来的人好像是在找什么人,见园子里没有,并没有多留,急匆匆就又走到外边去。

  沈沐莲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她像是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拉着一个陌生男子一起躲在树后。

  两人此时靠得极近,虽然是在沈沐莲自己的算计中,但她还是忍不住的红了脸。

  她轻轻推了顾昱一下,却并不是真的想要将他推开,一时间,气氛有些暧昧起来。

  沈沐莲要的就是这个,她要太子殿下对她不仅仅是一时的兴趣,她要做能让他记住的那一个。

  她开口小声解释着自己刚刚的行为,“我刚刚就是下意识的动作,我怕被人家看见...会、会传出不好的话来。”

  顾昱轻笑,“沈小姐,我们现在这样,只怕是更容易传出不好的话吧?”

  被提醒之后沈沐莲慌忙跳开,与顾昱拉开距离,却脚下一崴,没有站稳。

  顾昱一时间竟然分不清这是不是也是沈沐莲故意为之,但她怎么能计算得分毫不差。

  思绪间,他已经出手揽住了沈沐莲的腰身,阻止她跌落在地。

  沈沐莲能感觉到她的脸此刻红得发烫,这一幕她也没有料到,仿佛冥冥之中,老天也在帮她似的。

  其实只要看穿她的目的,她的所有行为在顾昱眼里都是可笑的,不过是因为户部尚书的名头让他还能站在这儿与沈沐莲多说两句罢了。

  但一想到这个人千方百计是为了得到他的关注,他的喜爱,这就让顾昱的心里莫名的满足。

  他讨好父皇却不得重用,讨好镇南王府才能稳住太子之位,现在有一个人,全心全意的讨他欢心,这让顾昱很受用。

  连带着那些拙劣的小花招,顾昱也都顺眼了几分。

  “妹、妹妹?”

  一个声音响起,打破了沈沐莲与顾昱之间各怀心事仿佛静止了的时间。

  谁来坏她的好事?沈沐莲心中有些不满,转头看见沈东阳,心道果然是来拖后腿的,再晚出来一会儿,她和太子的感情肯定会更近一步。

  但现在人都来了,总不能当作无事发生,沈沐莲羞怯的推开太子,焦急解释道:“哥、哥哥你听我说,不是你看见的那样。”

  却在顾昱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给沈东阳使眼色。

  初遇的戏码也差不多了,沈沐莲能感觉到太子对她已经有了几分好感。

  可这人还没点破自己的身份,沈沐莲总不能自己说出来,既然沈东阳来了,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沈东阳读懂了妹妹的意思,假装气愤的想要看看对自己妹妹无礼的人是哪个,走到树后,他的表情就从愤怒化为了惊讶,“太子殿下?”

  “哥哥你在说什么?”沈沐莲不敢置信道:“什么太子殿下?”

  沈东阳连忙跪地请安:“参见太子殿下。”

  顾昱从树后走出来,看着沈沐莲脸上那难以相信的目光,心中嘲弄一笑,演得还真像是才知道他身份似的。

  刚刚来园子没找到太子的侍从又找了进来,见着这园中多出来的一男一女,他们也并未露出惊讶的神色,只是小声提醒太子,前头要开宴了,就等着太子了。

  顾昱摆摆手,随着他们就要离开。

  沈沐莲心里有些焦急,怎么这么快就又来了人?也算是明白沈冬阳为何会在这个时候进来,不是来坏她好事的,而是来给她通风报信的。

  看着太子就要走,沈沐莲没底了,这就走了吗?难道刚刚都是她的错觉,太子对她并没有起任何好感?甚至一丝兴味都没有提起?

  就在沈沐莲不安的自我怀疑时,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太子殿下让身边的侍从请沈家兄妹与她一同赴宴。

  沈沐莲眼前一亮,沈东阳小声在她耳边道:“看来要恭喜妹妹了。”

  沈沐莲得意的勾了勾嘴角,却不知道顾昱只是将她当做了一个讨他欢心的小玩意儿。

  随着一声“太子殿下到”,席面上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顾昱三两步上前,一把扶住镇南王,温润道:“舅舅不必多礼,都是自家人。”

  而要是有人敢抬头看的话,就会发现镇南王其实一点儿也没有要起身行礼的意思,太子这一下只是不想自己尴尬罢了。

  镇南王也没有将面子扯破,道了句:“多谢太子。”就心安理得的坐在了那儿,一动不动。

  太子的眼神黯了黯,但他什么也没说,若无其事的挥了挥手,道:“都起来吧,不必多礼,今儿镇南王世子才是主角。”

  从跟着太子进厅起,沈沐莲与沈东阳就收到了无数的关注,都好奇他们俩为何能随太子入内。

  只有沈弘文此刻内心狂喜,他的这双儿女果然给他争脸,得了太子青睐,以后他也跟着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不枉他辛苦培养这么久,这可算是近来最让他顺意的事儿了。

  边上有人认出是他的儿女的,已经转头过来奉承了几句,话里真是又酸又羡慕,沈弘文都有些飘飘然了。

  今日这席面男女分席而坐,但实际上也就是在中间摆了几面屏风隔断,那边的动静,陶岫烟自然也知道。

本文标签:囊袋也挤进去撑大了h文

上一篇:2022最好看(固定双腿用振动器强行高潮)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设计让多个流浪汉干|岳两片肥美的蚌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