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刘破了韩萌萌的处:书房她的紧致让他发疯

2022-06-02 16:00: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赵官仁猛地出现用手电照住他,对方下意识抬手挡住了眼睛,他立刻一个飞膝过去,对方喷着鼻血倒在了地上,但还有个女人惊呼着想要关门。 “咚~” 赵官仁又飞起一

赵官仁猛地出现用手电照住他,对方下意识抬手挡住了眼睛,他立刻一个飞膝过去,对方喷着鼻血倒在了地上,但还有个女人惊呼着想要关门。

 

    “咚~”

 

    赵官仁又飞起一脚踹在了门上,女人惨叫着撞在了门框上,脑袋一歪就晕死了过去,但男人却突然怒吼了一声,双手一拍地面就要变身,结果被反手一刀削掉了头颅。

 

    “哈~你还狐狸,哈士奇吧你……”

 

    赵官仁蹲过去在尸体上摸了摸,结果只有手机跟匕首而已,手机短信也被删的干干净净,他只好回身拉开了防盗门,一看屋里死了两头活尸,还有两个正常人也被杀了。

 

    “他妈的!畜生不如的垃圾……”

 

    赵官仁愤怒的骂了一声,两个正常人才是正牌屋主,就在马路对面经营一家早餐店,夫妻俩都非常和善,而且这两个金刚密探能来借宿,一定是通过亲朋好友的关系。

 

    “起来!不要装死……”

 

    赵官仁猛地踢了地上的女人一脚,可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样子只是个普通人,不过打扮的漂亮又时尚,一袭蕾丝白裙就像个女主播,于是他蹲下来一顿摸。

 

    “我去!你个贱人,玩的挺溜啊……”

 

    赵官仁猛地掀开了她的裙摆,竟有把手枪绑在她大腿上,赵官仁拔出手枪进屋里翻包搜查,倒是没发现重要的东西,便从尸体上抽出两根鞋带,将昏迷的女人反绑了起来。

 

    “走你!”

 

    赵官仁猛地把女人扛了起来,一脚踢上大门往楼下走去,等他跨过障碍来到四楼的时候,大强和出租哥还在烧火盆,领一头的两个人也是一样,走廊里让他们烧的烟雾缭绕。

 

    “韩少!真的有用哎,活尸不叫了……”

 

    大强满脸黢黑的抬起了头来,他跟出租哥都用湿毛巾系在脸上,但楼下的活尸已经不再冲击了,让他们的心也定了不少。

 

    “韩北辰!”

 

    410的房门忽然打开了,只见女主管柯琳走了出来,惊疑道:“你绑架人家干什么,我同事呢?”

 

    “你有个同事尸变了,剩下的被困在厨房里,我进不去……”

 

    赵官仁爱莫能助的摇了摇头,柯琳倒是没发什么牢骚,一把抄起钢管就往楼上跑去,大强见状立刻站了起来。

 

    “不要管她!不管她带几个人下来,除了她家不许去别的地方……”

 

    赵官仁扛着昏迷的女人回到了家,苏筱等女错愕的从卧室走出来,顾悠悠还困倦的直打哈欠,可还是跟周扬朵各捧了一杯咖啡。

 

    “困了就去睡觉,活尸把怪物也困住了……”

 

    赵官仁把女人猛地往沙发上一扔,笑道:“抓到一个活的金刚密探,交给你们审问了,以后这样的事还会很多,你们先练练手吧,但这娘们可不是善茬,用绳子把她腿捆起来!”

 

    “哈哈~我最喜欢审问了,把皮带拿给我……”

 

    石小美兴奋的搓起了手,可她姐却摇头说道:“皮带有什么用啊,金刚密探可都是精锐,普通的鞭打根本不奏效,我看还是用电棍吧,就往她嘴里捅,电到她翻白眼!”

 

    “辣椒油简单实用,抹她眼睛,再往她鼻子里灌……”

 

    大萝莉居然也兴奋了起来,一副“你们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的表情,周扬朵也跟着一块出主意,瞪眼道:“烧她的毛,她这发

 

    型肯定花了不少钱,烧成光头看她怎么骚!”

 

    “先电她的嘴,再把辣椒油倒她内裤里,让她尝尝升天的滋味……”

 

    几个小娘们邪恶的商量着,让卧室里的赵官仁一阵脊背发凉,没想到这几个小娘们比他还狠,不过他也懒得去管了,抱起大婷婷母亲的尸体,出门前往石小美的家。

 

    “嗯?”

 

    赵官仁忽然停在了门口,透过虚掩的门缝可以看到,小胖墩田瓜正半跪在沙发上,居然把手伸进了大婷婷的衣领里,在一具尸体的身上乱摸,还激动的满脸通红。

 

    “砰~”

 

    赵官仁一脚把防盗门勾开了,吓的田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冲过去一脚踹在田瓜的脸上,将婷婷妈的尸体往沙发上一扔,怒声道:“继续摸啊,母女俩给你一块摸!”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田瓜妈吃惊的推开了厕所门,急的连裤子都还没提上去,田瓜倒在地上连鼻血都被踹出来了,惊慌失措的爬到他妈身边躲着。

 

    “你给老子过来……”

 

    赵官仁指着他怒骂道:“你他妈畜生啊,偷拍你老娘洗澡也就算了,连你死去的同学也敢乱摸,你给我滚过来磕头认错,不然你别想待在这!”

 

    “什么?”

 

    田瓜妈一巴掌抽在田瓜脸上,惊怒道:“田大勇!你想女人想疯了吗,婷婷她已经都死了,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我不怕!”

 

    田瓜捂着脸哭喊道:“大婷婷虽然死了,可她男朋友没有死啊,既然浩子能摸你,我为什么不能摸他女朋友,我只是想报仇啊!”

 

    田瓜妈的脸色一变,结巴道:“你、你怎么知道,谁跟你说的?”

 

    “浩子跟人炫耀时说的,还说你骚,故意穿短裙让他摸……”

 

    田瓜哭着说道:“可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北全都告诉我了,浩子拿我的事要挟你,你蹲在地上哭,他就在你身上乱摸,但他编的人家都信了,所以我才气不过啊!”

 

    “呜~”

 

    田瓜妈蹲下来掩面痛哭,田瓜也懊恼的猛捶地面。

 

    “田瓜!你妈为了你忍辱负重,还被敲诈了两万多块……”

 

    赵官仁冷声说道:“可你刚刚是在报复浩子吗,大婷婷吃饭的时候就说跟他分手了,男人喜欢女人很正常,但亵渎尸体就是猪狗不如,你要是个男人就有错认错,尤其是为你被侮辱的母亲!”

 

    “……”

 

    田瓜终于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哽咽道:“妈!我真的对不起你,我想女人想到昏了头,我就是个混蛋,是我害了你,呜~”

 

    “没事!妈妈为了你,不论付出什么都值得……”

 

    田瓜妈猛地跪下来抱住他,母子俩一起抱头痛哭,可赵官仁又把田瓜给拽了过来,让他跪在地上给大婷婷磕头道歉,田瓜认认真真的磕了头,他妈也跟着下跪赔罪。

 

    “你们换个屋住吧,到隔壁去……”

 

    赵官仁走出去又转了一圈,外面的雨势几乎快停止了,除了楼下的群尸时不时低吼之外,两栋大楼全都安静了下来,他便让几个人轮流值守,剩下的挨个回去睡觉。

 

    “大北!”

 

    田瓜妈忽然鬼祟的招了招手,赵官仁扔下烟头走进了石小美家,怎知田瓜妈迅速把门关上了,靠在墙上红着脸说道:“你……有时间吗,我觉得是时候兑现承诺了!”

 

 文学

    赵官仁疑惑道:“什么承诺,查清我爸的死因吗?”

 

    “你装什么糊涂呀,在我身上乱摸的不就是你吗,还栽赃浩子……”

 

    田瓜妈嗔怪道:“我之前真的挺恨你,可瓜瓜的行为让我明白了,你们这些头脑发热的男孩

 

    呀,全被下半身给控制了,所以我就觉得该兑现承诺了,你帮我销毁照片,我……开好房等你!”

 

    “……”

 

    赵官仁惊愕张大了嘴巴,差点没把下巴给惊掉,怪不得田瓜妈一看到他就会脸红,感情早就被猥亵过了,他还义正言辞的教训人家儿子。

 

    “这次不单单是为了我儿子,我真的心甘情愿……”

 

    田瓜妈忽然上前抱住了他,羞赧道:“你是个天才少年,成熟又能干,阿姨配不上你,但只要能帮你发泄掉过剩的精力,集中注意好好的学习……不!好好去做事,阿姨就算报答你了!”

 

    赵官仁笑道:“阿姨!你可真体贴,但现在可不是时候!”

 

    “我知道不是时候,我就是表明自己的心意……”

 

    田瓜妈羞涩的说道:“你不是喜欢叫我老婆吗,以后你叫我就答应,但可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会毁了我们两个的,而且套套也必须要有的,我可不想大着肚子离开这!”

 

    “我还是喜欢叫你阿姨,刺激……”

 

    赵官仁轻轻抚摸她的腰肢,田瓜妈妩媚的嗔了他一眼,忽然闭上眼主动吻住了他的嘴,这可是赵官仁“这辈子”的初吻,少年郎的身体一下就亢奋了,猛地把美熟女按在了墙上。

 

    “叮铃~”

 

    防盗门突然被人一把拽开,田瓜妈吓的惊呼了一声,闪电般躲到没有光的角落里,慌忙把散乱的衣扣给扣好了。

 

    “大半夜不带自己儿子,跑这给谁乱喂奶啊……”

 

    石小美冷着个脸走了进来,田瓜妈连忙一溜烟的跑了,结果石金兰也走进来愠怒道:“你怎么不知道洁身自好啊,她要是感染了怎么办,再说你一个小伙子就不觉得吃亏吗?”

 

    “你俩什么意思啊?”

 

    赵官仁忽然抄起了桌上的戒尺,不屑道:“大半夜来查老子的岗,我跟你就不吃亏了是吧,之前是谁往我腿上坐的?”

 

    “那能一样嘛,我姐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石小美慌忙挡在她姐面前,石金兰也缩着头说道:“咱们肉烂在锅里,一家人关上门怎么都不吃亏,她一个外人算怎么回事啊,况且你要没那个意思,我敢往你腿上坐吗?”

 

    “你们姐妹俩一对臭不要脸,有脸就当悠悠的面说去……”

 

    赵官仁没好气的往外走,可石金兰又一把拉住他,犹豫道:“那个……女密探刚刚死了!”

 

    “什么?你们把人打死啦……”

 

    赵官仁吃惊的冲了出去,来到家里的客厅一看,躺在地上的女密探只剩下了内衣裤,双手双脚还被绳索绑着,不过身上除了一些辣椒酱之外,并没有明显的伤痕。

 

    “不是我们杀的,她、她自己就死了,我们还没打呢……”

 

    苏筱慌乱的摆着双手,两个丫头也惊恐的连连点头,赵官仁闻言立即找来一根筷子,撬开她的牙齿一看,她的舌头都已经发黑了,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化学品臭气。

 

    “服毒自杀的……”

 

    赵官仁起身扔下了筷子,皱眉道:“我之前检查过她的嘴,嘴里并没有含着什么东西,她是不是要求吃了什么,死前有没有交代?”

 

    “香烟!她要了一根香烟抽,她自己的……”

本文标签:书房她的紧致让他发疯

上一篇:粗大强行灌满挣扎h:男女下面一进一出全过程

下一篇:全肉np变态公交车:揉捏花蒂喷水np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