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挺进美妇肉蚌深处小说:女尊按住他的下面h

2022-06-06 08:57: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拿起无尘杵,也对准了无字之书放光。 宋凌雪见了气愤道:“你们四个人打一个,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名门正派!” 王文耀龇牙道:“师妹,你别急,杀了林晓东,接下来就

拿起无尘杵,也对准了无字之书放光。

 

    宋凌雪见了气愤道:“你们四个人打一个,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名门正派!”

 

    王文耀龇牙道:“师妹,你别急,杀了林晓东,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宋凌雪听了,瞪着眼睛屏住了呼吸,想不到大师兄真对她动了杀心!

 

    林晓东背着手,好似看客一般轻松,白鹭童子道:“我家老师法力无穷无尽,是你们几个人连起手来就能对付得了的?”

 

    南阳子咧嘴凶狠道:“我就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人,法力能无穷无尽!是人,就有个极限!”

 

    林晓东蔑笑昂头,心想你说的没错,是人就有极限,可我已经无我,也没有极限!

 

    终于,王文耀坚持不住了,生发鼎掉落了下来,满头大汗两脚发软,侧头向林晓东看去,发现他仍然一脸轻蔑,呼吸平稳,一滴汗没出!

 

    罗光熙也跟着败下阵来,乾元鐗掉在了地上,含恨骂道:“真邪门!”

 

    孙承教那点法力等于没有,只剩了南阳子,早已如癫如狂,红眼摇头:“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有二百年的道行?”

 

    林晓东见南阳子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从袖底拿出了飞云如意,交给了白鹭童子。

 

    白鹭童子将飞云如意举起,对准了南阳子打去。

 

    南阳子全力运功,根本无力招架,被打在前心,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落尘铲也掉落下来。

 

    罗光熙忙把他扶起来:“师父!”

 

    林晓东袖底又飞出拾云图,在半空展开,道:“我跟你说了,你要是再敢来我山门,这落尘铲,你就别想拿回去了!”

 

    宋凌雪惊恐地回头看向林晓东,这才知道,南阳子早就来过了,并且败在了他手里!

 

    拾云图产生了一股吸力,南阳子再也无力抗衡,眼睁睁看着落尘铲飞去,落入了拾云图中,不见了。

 

    罗光熙、王文耀、孙承教,全都呆若木鸡!

 

    他们四人合力,一个掌门两个大弟子,都输给了林晓东只身一人!

 

    宋凌雪对林晓东更是万分崇拜,满眼柔情:“林师兄!”

 

    林师兄挺胸冷冷道:“还不快滚?”

 

    南阳子再一次落败,两手空空目光呆滞,瞬间苍老了几岁,一言不发,转身走了。

 

    罗光熙也无可奈何,回身下山。

 

    宋凌雪对王文耀道:“大师兄,你串通不动观,联手对付林师兄,此事我一定要告诉老师!”

 

    王文耀一看,事情败露,他和孙承教,只有投奔不动观一条路了,不禁恼怒道:“去说!爱怎么说怎么说!”

 

    袖子一甩,大步扬长地下山,追南阳子去了。

 

    孙承教扫了林晓东和宋凌雪一眼,也灰溜溜跟上。

 

    宋凌雪摇头,红了眼圈:“我大师兄怎么能这样?”

 

    林晓东上前安慰,道:“你大师兄想杀你,倒也不必为他伤心。”

 

    宋凌雪点了点头:“林师兄,那我就先回山了,我要把此事,告诉我家老师。”

 

    林晓东担心王文耀对她下手,拿了拾云图来,道:“你将此图拿去。此宝与我心神相通,若遇危难之时,把图展开,可护你身命。”

 

    宋凌雪知道拾云图厉害,摇头道:“这我却不能收。”

 

    林晓东道:“只是暂借于你,师妹不要客气,安全回山门为要。”

 

    宋凌雪感激地冲林晓东点点头,收起了拾云图道:“多谢师兄,那我告辞了!”

 

    化为一道黄光,回山门去了。

 

    林晓东多虑,南阳子、王文耀几人法力耗尽,想要对付宋凌雪,也心有余力不足了。

 

    宋凌雪平安回到门派,此时纯成子已经知道了王文耀、孙承教和她私自下山的事情,正在山上发脾气,众弟子吓得低头耷拉脑袋,一声不出。

 

    宋凌雪回来,外门弟子忙拉住她,悄声道:“你去哪了?”

 

 文学

    宋凌雪不答,问道:“老师呢?”

 

    外门弟子惊慌道:“你还敢去找老师?老师正在气头上,你去挨训?”

 

    宋凌雪不理,往门内走来,道:“我有事情找老师谈。”

 

    来到殿内,就见纯成子坐在蒲团上,掐腰冷脸,刘苑杰、贾子民以及二代弟子坐在对面,一个个战战兢兢。

 

    见宋凌雪回来,纯成子冷冷道:“你下山干什么去了?你大师兄和五师弟呢?”

 

    宋凌雪看了看刘苑杰等人,对纯成子道:“老师,我有事情,想私下跟你谈。”

 

    大徒弟不靠谱,纯成子心里是有点数的,宋凌雪一向稳重,贸然下山,必有缘由,于是对刘苑杰等人道:“你们都出去吧!”

 

    其他人松了一口气,背对着纯成子吐着舌头,离开了大殿。

 

    纯成子问道:“你为什么私自下山?”

 

    宋凌雪低头道:“老师,王文耀和孙承教,已经投奔不动观了。”

 

    纯成子伸出了脖子来:“什么?”

 

    宋凌雪道:“近日从山南道来了一个道人,在葱岭立了一座重华宫。”

 

    纯成子斜眼:“这个事情我知道,然后呢?”

 

    宋凌雪接着道:“那日我和丹心观的郭师兄调查葱岭以北麦田干枯一事,我们二人都不是那妖物的对手,是这位山南道来的林师兄,救了我和郭师兄一命。”

 

    纯成子点头:“此人道行不低,他刚立山门之时,使法力传音,传遍了整个葱岭。”

 

    宋凌雪道:“可是,五师弟竟然强抢他的石头,打不过不说,还要大师兄去帮忙,结果大师兄也不是对手。”

 

    纯成子料想如此,并不惊讶。

 

    宋凌雪又道:“此事是咱们理亏,大师兄打不过林师兄,不敢来找你,竟然去找了南阳子!”

 

    纯成子气得一拍地面:“混账!”

本文标签:挺进美妇肉蚌深处小说

上一篇:隔着内裤揉出水小说:么公里的太大了

下一篇:我和闺蜜在公交被高潮:岳乱合集目录200伦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