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车内搓双乳颤栗呻吟|帝王暗卫含玉势h鞭打臀缝

2022-06-07 08:43: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感受到灵魂里传来的剧烈波动,表情微微一变:“福音确实对流着多蓝血脉的人都充满厌恶,假如不管的话,再过几年福音的厌恶感就会上升到足以影响福音系统的程度,直至多蓝族人彻

感受到灵魂里传来的剧烈波动,表情微微一变:“福音确实对流着多蓝血脉的人都充满厌恶,假如不管的话,再过几年福音的厌恶感就会上升到足以影响福音系统的程度,直至多蓝族人彻底消失才会停止干扰。”

 

    森海瑟尔姐妹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诺娜都听傻了,「被福音厌弃」这种事实在是太超越想象力以及太过恐怖,以至于她直接宕机——你能想象有人被太阳厌恶,被水嫌弃,被空气逃避吗?

 

    琴娜忽然走过来半跪在笛雅面前,恭敬问道:“需要花费多少积分,才能减缓福音对多蓝的嫌恶?”

 

    “琴娜!”安楠伸手抓住精灵族长的肩膀,试图将她拉起来:“你这样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有意思吗?”

 

    琴娜纹丝不动,区区一位二翼术师怎么可能拉得动她,她冷静说道:“现在编织盛典结束,按照契约,你已经不是安楠·多蓝,而是安楠·森海瑟尔,以后还要回到森海瑟尔居住。六纹章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位族人。”

 

    “家族,家族,又是家族!”安楠嘲讽道:“那你和我现在解除契约,我就还是多蓝的安楠,不需要你浪费家族资产来拯救一个外人。”

 

    诺娜忍不住说道:“小安楠,姐姐,你们能不能……”

 

    眼看着她们吵起来,本来笛雅还有些迟疑,但当她看见亚修眼里流露出不忍、怜悯与决然时,立刻说道:“我可以压制住福音对多蓝的厌恶,但我有一个条件!”

 

    安楠一怔,立刻问道:“什么条件?”

 

    她本来都做好坐以待毙的决心了——虽然还有逃离福音这个选择,但历代多蓝家主都没有逃离福音,她自然也不会。如果她真想逃离福音苟且偷生,她就没必要守在虚境通道外面捕获亚修三人,而是直接穿过虚境通道到达另外一个国度就行了。

 

    她没有逃离福音,首要忧虑当然是她就算成功到达其他国度,也会大概率被当做异域先锋受到本地势力追杀,就像亚修等人刚来到福音国度的待遇,说不定比留在福音还短命。

 

    但除此之外,安楠心甘情愿葬在福音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她有很强烈的福音自豪感。

 

    或许有人奇怪,你既然对福音感到自豪,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夺取神主愿望来毁灭它?但安楠现在对福音有多怨恨,她当初刚接触福音就有多自豪,破除家族诅咒虽然是安楠的原动力,但毁灭这个系统重构新的未来,却也是安楠的毕生理想。

 

    历代福音家主几乎都是相同的想法——正因为深爱福音,所以才会亵渎福音。

 

    因此在刺杀公主计划彻底破产后,理想破灭的安楠早已万念俱灰。虽然后来笛音将她们保护下来,还安排她们逃亡其他国度躲避迫害,但若不是为了班戟和亚修,她根本不会答应离开福音。

 

    现在笛音能维持自我意识,亚修和班戟都没有离开的必要,她自然不肯孤零零一个人逃到其他国度自生自灭,还不如尽情享受剩下的时光。

 

    所以,当笛音说她可以压制住福音的厌恶,破除多蓝的诅咒时,安楠心里重新燃起了新的希望。

 

    不仅仅是因为可以活下去,更是因为她在笛音身上,看见理想还有实现的可能性!

 

    “我要你解除你跟亚修的契约。”笛雅瞥了一眼伊古拉和哈维,补充道:“以及博金阿姨和哈维叔叔的契约。”

 

    “没问题。”

 

    安楠直接答应下来,凭借她的奖励「解脱之舌」,只要契约双方达成一致,就可以口头上解除契约。解除完契约后,她凑到笛雅面前,认真问道:“你真的可以压制住福音的恶意?”

 

    笛雅点头:“可以,福音对多蓝的恶意其实是影响福音系统运作的负面影响,只要我要求福音系统正常运作,它自然就不会针对多蓝一族。”

 

 

 

 

    “那除此之外,你能不能对福音系统施加更多影响?”安楠眼睛明亮:“譬如降低福音对个人人生的影响程度,赋予个体更多的选择权;拆分财团家族,像贝尔戴特、六纹章、墨丘利、凯诗瑞这些家族早就该管管了……”

 

    “安楠,你这大扑棱蛾子!”

 

    “安楠,别忘了你现在也是森海瑟尔族人!”

 

    琴娜和依法琳心里冒出一股寒意,连忙过来打断安楠的谗言,引经据典阐述六纹章和贝尔戴特是如何的大而不能倒。

 

    亚修他们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问题——整个依苏王朝,甚至可能是福音系统诞生的一千多年里,第一位具有强烈感情倾向的女皇,诞生了。

 

 

 

 

    她虽然愿意为了福音众生放弃可能是此生唯一的许愿机会,但这不代表她就是完全公平公正的圣人。相反,她绝对是一个有小脾气,有讨厌的人,也有喜欢的人,甚至是十分情绪化的女孩。

 

    假如说以前的第一福音是悬在众生头上的无情利刃,那笛音就是所有人近在咫尺的噩梦或者机遇——如果被她讨厌,那你走路都可能踩到香蕉皮摔跤;但如果被她喜欢,你就算摔跤都会有倒霉蛋先一步垫在你下面!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笛音的命令,就是众生的命运!

 

    她哪怕只能让福音系统抖出一粒尘,落到谁头上都是一座山!

 

    难怪琴娜和依法琳会这么紧张——要是笛音真的听信安楠的谗言,说一句「天凉了,六纹章/贝尔戴特也该破产了」,那就谁都救不了她们。

 

    想到这里,伊古拉忍不住瞥了一眼旁边的亚修。如果说笛音是至高无上的福音女皇,那亚修至少是权倾朝野的头号弄臣,甚至得罪他比得罪笛音还要严重——毕竟笛音不能离开皇宫,而亚修这货是可以到处走的移动天灾。

 

    他是名副其实的‘笛音之下,众生之上’!

 

    相比起末日灾劫,现在的亚修才算得上真正的「祸乱之源」。

 

 文学

    谁要是得罪了他,就等着体验‘与全福音为敌’的滋味吧。

 

    不过亚修显然没有自己地位飙升的自觉,他跟哈维打了声招呼,奇怪问道:“怎么感觉你好像变瘦了?”

 

    “减肥。”哈维笑道:“我将肉转移到别人身上了。”

 

    伊古拉听得脸色苍白,亚修有些茫然,但他很快被面前的婴儿车转移了注意力。

 

    他蹲下来看着婴儿车里的蓝发小婴儿,迟疑了一下问道:“这是班戟?这次怎么变得这么小?上次至少还能自己走路,现在……他会自己翻身吗?”

 

    “他把奇迹用过头了。”

 

    安楠走过来蹲在他旁边,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年状态的班戟……融化奇迹结束后,他就变成这副模样,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婴儿状态的班戟。”

 

    “那他这次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回去?”亚修问道:“上次的儿童班戟过了两天才恢复,这次怕不是要一个星期?”

 

    “要十七年。”

 

    “十七……年?”亚修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时间单位。

 

    “他把自己彻底融化了。”安楠伸手指逗弄小班戟,小班戟伸出手指握住安楠的手指,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他已经无法恢复了,只能像婴儿一样,再一次经历婴儿、童年、少年、成年。”

 

    “那他的记忆呢?”

 

    “可能会恢复,但肯定会丢失很多。”安楠耸耸肩:“当他遇到以前的人、事、物,肯定会有很多既视感。”

 

    亚修跟小班戟大眼瞪小眼,忽然笑道:“那这次轮到你照顾他了。”

 

    “是啊,多蓝欠班戟的太多了。”安楠小心翼翼地将班戟抱起来,“本来我还在担心到了别的国度难以照顾他,现在能留下来,至少他有一个安稳的成长环境。”

 

    小班戟挣扎着想脱离安楠的怀抱,亚修噗嗤一笑,伸手将小班戟接过来,手横着让小班戟趴在自己的手臂上。小班戟立刻不再乱动,两腿悬挂在他的手边,好奇地观察四周。

 

    “哎?”安楠眨眨眼睛:“可以这样抱的吗?不会掉下来的吗?”

 

    “这个叫飞机抱,抱起来还挺稳的,可以有效缓解胀气哭闹。”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回想起自己以前回家经常帮忙抱哭闹的侄子,亚修会心一笑:“我曾经照顾过孩子。”

 

    安楠看着他照顾小班戟的模样,一向主动果断的她忽然羞涩起来,结结巴巴说道:“编,既然编织盛典结束了,那个,我也不是很会照顾婴儿,亚修你——”

 

    忽然,亚修的福音书自己弹了出来,泛起莹莹绿光。

 

    众人吓了一跳,以为编织盛典还没结束。然而他们仔细一看,发现自己的福音书并没有动静。

 

    唰啦!

 

本文标签:帝王暗卫含玉势h鞭打臀缝

上一篇:我想吃你的R头|厨房要了美艳麻麻麻麻

下一篇:小小的花苞鼓鼓的 玉女落红片片忍痛承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