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bl调教道具跪趴含屁股|紫黑狰狞撞击白浊bl

2022-06-07 10:25: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们才能上岗,那时自然会有对应的职位工资。 职位工资,因为你们是兼职,所以是50%计发,不过算下来每个月最低也有1750元,这个标准也比上一年燕京平均工资标准高30%。 说到

你们才能上岗,那时自然会有对应的职位工资。

 

    职位工资,因为你们是兼职,所以是50%计发,不过算下来每个月最低也有1750元,这个标准也比上一年燕京平均工资标准高30%。

 

    说到这里,斜阳,你得给慕瑶做好解释工作,她犯了错,就一定要受惩罚。按规矩,惩罚就是推迟一个月上岗。”

 

    柳斜阳笑着点点头,“没事儿,瑶瑶也知道是自己错了。”

 

    吴思明和赵丰年也点了点头,这个工资水平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很是合理。

 

    秦莞在桌下踢了踢吴楚之,“雪儿也想来公司兼职。”

 

    吴楚之乐了,“还做销售吗?继续做我的销冠?”

 

    郝雪儿本想白他一眼,吼上一句,不过忍了下来,斯斯艾艾地开了口,

 

    “我想锻炼点其他的能力,老吴,有没有可以画画的工作?”

 

    吴楚之哈哈大笑起来,“知道你爱画画,你要来,就去找大师姐报道吧,她负责文宣这块的工作。”

 

    郝雪儿大喜过望,平时每天兼职2-3个小时,周末8小时,生活费应该够了。

 

    有了职位工资后,学费也不愁,而且又是做自己喜欢事情,这不挺好的吗。

 

    吴楚之刚刚给他室友们说的话,让她也不觉得这是施舍,赶紧答应了下来。

 

    嗯……答应的很淑女,温和的笑着,轻轻的点头。

 

    这让一边知道底细的秦莞,乐得趴在吴楚之身上吭哧吭哧的笑着。

 

    柳斜阳和吴思明也算的上是过来人,看赵丰年不停的斜眼偷窥着这郝雪儿,自然也知道自家兄弟的心思。

 

    看破不说破,大家都是好孩子。

 

    临走的时候,桌上一直木讷的赵丰年鼓足勇气要郝雪儿的电话。

 

    一番矜持下,郝雪儿也在小灵通上存好了赵丰年的号码。

 

    望着下车后蹦蹦跳跳走进学校大门的郝雪儿,秦莞噗嗤一笑,“你说这俩能成吗?”

 

    吴楚之手撑着方向盘,摇了摇头,“谁知道呢?也许俩人只是寂寞了。”

 

    秦莞顿时也明白了过来,大学校园里的恋爱,有时是有传染性的。

 

    有的寝室没有一个人谈恋爱,有的寝室却能有好几个。

 

    而郝雪儿和赵丰年这俩人,来自一南一北的,毕业后能走到一起的概率极小。

 

    也许,真如楚楚所言,只是寂寞了,互相取着暖。

 

    毕竟,校园里,对单身汪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在校园的每一个节假日和周末,好像没有一个角落是属于单身汪的。

 

    走在操场上,看着一起散步的情侣;

 

    坐在餐厅里,看着小情侣互相喂食:

 

    坐在咖啡馆,看着小情侣含情脉脉;

 

    单身汪好像去哪里都有一点多余,一不小心就被狗粮暴击。

 

    听过无数次的讲座和报告,好像每次都会传达出一个思想“大学里面一定要谈一场恋爱”。

 

    不然,你会觉得荒废了自己的大学青春一样。

 

    其实,还是看缘分和自己的。

 

    大学里的情侣基本上都显得那么纯,真的,在最灿烂和洁白的年纪。

 

    多数情侣都是看准一个人才互相交流,大多数女生也不会考虑男方的家庭情况,这样的爱真是单纯和美好,但是常常却是不顾后果的严重性,毕业季是分手季可不是胡说。

 

    秦莞本是惆怅的望着郝雪儿的背影,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是瞎想。

 

    有吴楚之在,这两人以后会因为家庭情况而分开吗?

 

    只要他们能走到毕业季,自有一番际遇等着他们的,何必现在为此担心。

 

    想到这里,她本有些愧疚的心思便荡然无存了。

 

    呵……萧家妹妹!

 

    你以为只有你会在他寝室里拉人是吧?

 

    现在这年头,谁还没个闺蜜呢?

 

    她转过了头,“楚楚,那个小明的女朋友是不是也是我们学校的?”

 

    吴楚之调转车头,往家里开去,“嗯,叫路漫兮,好像就是你们中文系的吧?”

 

    “啊?路漫兮!跟我就是同班同学啊!”秦莞一脸的精彩。

 

    缘分呐!

 

    呵……真是不好意思啊。

 

    ……

 

    吴楚之和秦莞在家里妖精打架的时候,不小心摔落了书桌上的一本书,落在地上发出了‘砰’地一声。

 

    而同一时刻,幻想大厦杨志远的办公室里,也是‘砰’地一声,一本《曾胡治兵语录》掉落在了地板上。

 

    “你们市场部的情报部门都是些酒囊饭袋吗?别人都打到家门口来了,都不知道!”

 

    杨志远挥舞着手里的21世纪经济报道,怒斥着幻想电脑的市场部的部门经理糜斌。

 

    糜斌顶着杨远志的唾沫星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他明白,这事儿他不在理,也没敢还嘴说什么“大家都不知道,我们也不想的”这种屁话。

 

    与普通人热衷于商战八卦轶事的关注点不同,文章最后的话引起了他们的惊怒。

 

    “在并购了兴天下集团后,这个成立仅三个月,来自西南边陲的果核科技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锤子电子与因特尔公司,迅速达成了‘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据悉,这是继幻想集团后,华国第二家获得此殊荣的华国企业。

 

    果核科技并购兴天下集团完成的第五天,因特尔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新产品发布会在全国范围内召开。

 

    在首度于华国大陆举办的845G/845GL/845E芯片组发布会上,从来都只和夷洲岛一线主板厂商发布其新产品的因特尔公司,

 

    这一次破天荒地第一次选择华国大陆主板厂商果核科技作为此次新产品发布会的唯一合作伙伴,让业界深受震撼。

 

    这不禁使人联想到在个人电脑行业每一个历史时期,因特尔都会基于不同的策略和市场需要,捧红一颗‘新星’,以此作为一颗左右市场的重要棋子。

 

    果核科技是否就是这样一颗‘新星’?

 

    作为因特尔特别扶持的电脑生产商,果核科技在本次发布会上可谓风光无限。果核科技先后展出了基于因特尔最新发布芯片组的845G/GL/E系列主板。

 

    果核科技旗下的锤子电子公司,在本次发布会上也同步展出配置了最新的845GL系列主板的个人电脑裸机,这可能是全球范围内第一款基于845GL主板的品牌电脑。

 

    据悉锤子电脑将于本年年底前,推出该公司第一款品牌电脑。

 

    IDG资本董事长雄小鸽对此是这样评述的,

 

    ‘因特尔与果核科技展开合作,一方面说明了因特尔公司对大陆电脑市场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以果核科技为代表的IT民族品牌的崛起。

 

    传统的夷洲岛品牌独霸高端新品市场的格局正在被打破。

 

    因特尔与果核科技在本次发布会上的良好合作,实现了新平台芯片组、新芯片组主板以及新芯片组个人电脑实现同步发布与展示,

 

    这一方面传达出因特尔对中国IT市场的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以果核科技为代表的新一代高技术IT企业正在迅速崛起,对传统的IT市场格局形成了巨大的冲击。

 

    从市场策略与品牌影响的两手角度分析,因特尔与果核科技的强强联手是IT新格局新态势下的双赢选择。’

 

    【后记】果核科技来势汹汹的阵势,已经预示着国内品牌机市场一场恶战无可避免。

 

    而挑起战争的,拥有板卡全系生产工艺与知识产权授权的果核科技,似乎更有在这场重新确定品牌机市场格局的战争之中取得必胜的把握。

 

    业内人士则认为,果核科技的崛起和因特尔对果核科技的青睐,表明了这样一个趋势:

 

    作为全球潜力最大的电脑市场,华国市场的增长引起了因特尔高度重视。

 

    因特尔也正急于寻找一些血气方刚的“新锐”们给疲软的个人电脑注入一针强心剂。

 

    果核科技这样的厂商正符合因特尔的需求,双方就此一拍即合。

 

    业内人士也认为,果核科技结束了华国国内板卡厂商只能通过间接方式取得因特尔支持的时代,开创了国内板卡厂商与因特尔直接合作的时代。

 

    从果核科技开始,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内厂商和因特尔取得联系,获得因特尔的直接支持。

 

    国内的板卡及PC相关产业将由此获得历史性的发展机会,这是符合国际研发、制造中心向华国转移的大环境的。

 

    果核科技可以被认为是国内领衔与因特尔展开亲密合作并由此引发国内PC行业核心技术上升一个台阶,并很可能由此引发国内板卡及PC相关产业上升为新的国际制造中心。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果核科技开创了国内板卡的新纪元。

 

    一个属于果核科技的PC新时代即将到来。”

 

    杨志远知道,自己和老师智传柳是养虎为患了,当初在吴楚之刚冒出头时,就应该给他迎头痛击。

 

    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老者缓缓走了进来,捡起地上那本被杨志远摔掉的书,拍了拍上面可能存在的灰尘,微笑的递给了他。

 

    杨志远缓缓的接了过来,一脸神色复杂的望着他的老师智传柳,“老师,我……”

 

 文学

    智传柳笑了起来,“小糜,你先出去吧,我和志远谈谈。”

 

    糜斌忙不迭的退了出去,退出门的一刹那,智传柳的声音飘了过来,

 

    “小糜,不要放在心上,这次不怪你们,过错都在我。你们用心做事就好。”

 

    糜斌向老者的身影深深的鞠了一躬,挺直了背脊走出去后关上了门。

 

    “这是一本好书,你要认真读。”智传柳指着杨志远手里的书,一脸温和的说着。

 

    杨志远一脸无奈的望着智传柳,“老师,我现在哪儿还看得下去啊,那个吴楚之的果核都钻到我们鼻子底下了。”

 

    智传柳摇了摇头,“第37页第11行,你读读。”

 

    杨志远无可奈何的打开了书,翻到智传柳说的那一页。

 

    自个儿老师的博学强记、过目不忘是出了名的,这点儿自己是拍马都赶不上。

 

    他认真的念了起来,“灵明无着,物来顺应,未来不迎,当时不杂,既过不恋。”

 

    念完后,杨志远沉默了。

 

    他明白,老师这是在教自己。

 

    道理自己都明白,可怎么才能放得下?

 

    智传柳的话在他耳边缓缓响了起来,“过去发生的不愉快的事就不要再去纠结,因为已经发生的事再过纠结也无法改变,不如尝试着接受,全然接受这既定的事实。

 

    将来的事情即使再美好,也不要刻意的逢迎,毕竟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当下的做好,不去胡思乱想。”

 

    杨志远明白了,他点了点头,“老师,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我们一定要将他扼杀在摇篮里。”

 

    智传柳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杨志远很有眼色的开始烧水泡茶。

 

    “此子大敌,是我小看了这年轻人,这手段、心智都太妖孽了。”智传柳手扶着沙发,拿着报纸喟叹着。

 

    杨志远也苦笑起来,“是啊,这手段,谁能想得到出自一个才19岁年轻人的手里。”

 

    说罢他摇摇头,“19岁,我还在华亭交大埋头读书呢……”

 

    智传柳也笑了起来,“我当年这年龄也在唐都电科大做磁记录电路。

 

    有的时候我自己也在想,我是不是真的老了,现在这个社会,年轻人冒头是越来越容易了。”

 

    杨志远连忙摆摆手,“老师,您可一点都不老,这不,我还得您带着上路呢。”

 

    开玩笑,这话可不能接,上一个这么认为的,被送进了班房。

 

    智传柳叹了一口气,“这年轻人太妖孽,不能让他继续发展了。板卡这块我们没办法,这就算了。

 

    但是,志远,品牌机市场要针锋相对的打回去,把他伸进来的爪子给剁掉。

 

    让他滚回去老老实实的去做网吧的生意,到时候与BMD谈妥了,我们再伺机把网吧这块给拿下。”

 

    杨志远点了点头,“老师,BMD那边的谈判很顺利,现在唯一的难点还是在于板卡上。

 

    目前BMD体系的板卡,厂商都不是很靠谱,威盛现在官司缠身,KT266只是在KT133A的基础上增加了对DDR内存的支持。

 

    实质上仍然沿用了以前的设计技术,因此并不能充分发挥DDR内存的带宽优势,性能提升并不明显,甚至在某些测试成绩上还不如早它半年推出的BMD760。

 

    而目前他们推进的KT266A相较于竞品的优势并不十分明显,在多项测试中都是仅领先了1%~5%。

 

    而且受限于与因特尔的官司,威盛后续的板卡能否按时推出是个问题。

 

    而SiS的产能还跟不上,选择BMD,我们不得不面临多家主板共用的情况。”

 

    智传柳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来,当初和记忆集团一起做的QDI还是我们格局不够大啊。”

 

    杨志远撇了撇嘴,“没办法,一群做技术的人,不懂经营,扶也扶不起来。

 

    虽然QDI有很多特色的技术,但是市场做得太差,能剥离还是尽量剥离吧,报表上太难看了。”

 

    智传柳点了点头,“能买到的何必自己造呢?这篇报道其实最后说得还是中肯的。

 

    国内板卡商的技术和实力也在进步,去联系联系看,我记得秦川电子也是BMD阵营的,实在不行就几家凑合着用,划分出档次就行。”

 

    杨志远笑着应了下来,一边斟着茶水,“老师,其实现在想来,那吴楚之在这次的收购中也不是完全的毫无瑕疵。

 

    他不是爱玩舆论吗?我们要不要写点软文谈谈内外勾结的事。毕竟在明面上,这次他是勾结了夷洲岛的企业,打压了我们自己的民族工业。”

 

    智传柳手指点了点桌面,然后拿起一杯,皱着眉头默不作声的慢慢品着。

 

    半响,他把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这个可能还是行不通的,你没看清楚。吴楚之动用舆论武器,实际上是把握住了政策的走向。

 

    现在攻击他,等于在攻击国家的策略,无异于自掘坟墓。”

 

    杨志远愣住了,捧着茶杯不说话。

 

    看着自己爱徒满脸的不甘心,智传柳也理解,其实他肚子里也是一堆火,

 

    “此时不攻击他,不等于未来不攻击他,这一点你派人深挖着,以后备用。现在他有金身在体,我们拿他没办法。

 

    但不代表未来几年不会有机会,小刀割肉只能恶心他,而无法致命,刀片积攒多了,一次性打出来才能要他的命。”

 

    杨志远听懂了,“老师说的是!您看这品牌机市场,我们该怎么办?”

 

    智传柳笑了笑,“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杨志远转身回桌上拿了一份文件过来,恭谨地递给了智传柳,“老师,这是我让市场部做的预案。

 

    主体思想就是针锋相对的打价格战。”

 

    智传柳一边心不在焉地翻阅着文件,一边问着,“理由?”

 

    其实智传柳认为只要幻想重视起来,他吴楚之压根儿翻不起多大的浪。

 

    杨志远坐直了身体,他知道,这是老师对他的综合考核,不得不慎重,

本文标签:bl调教道具跪趴含屁股

上一篇:我和饥渴岳性双飞|岳女名器在一起双飞

下一篇:玩弄凤袍下的女皇H|伸进内衣揉搓乳尖小白兔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