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调教花蒂吹潮h御书屋 粗大 坚硬 撑开 哀求

2022-06-08 09:51: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又成为了受人尊敬的人民艺术家,可以踏踏实实的唱戏了,而且,菊仙也死了,他也终于可以和他的师兄唱一辈子戏了,他为什么还要自杀呢? 其实,程蝶衣的命运早在前面就已经有了交代

他又成为了受人尊敬的人民艺术家,可以踏踏实实的唱戏了,而且,菊仙也死了,他也终于可以和他的师兄唱一辈子戏了,他为什么还要自杀呢?

 

    其实,程蝶衣的命运早在前面就已经有了交代。

 

    段小楼曾对程蝶衣说过一句话:“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就是这一句话,贯穿了整个故事,也是这句话成功地塑造了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的性格,更注定了他的结局。

 

    段小楼在事业稳定时期,想要迎娶青楼名.妓菊仙为妻,这本是人之常情,可程蝶衣知道此事后,却认为菊仙是第三者,挡了他和段小楼的路。

 

    段小楼和程蝶衣的最大不同就是,段小楼深知戏非人生,而程蝶衣是人戏不分。

 

    程蝶衣第一次对师哥“表白”时,说的是:“师哥,就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不行吗?”

 

    段小楼对此的回应是:“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吗?”

 

    程蝶衣声嘶力竭地说:“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段小楼给出了第一次评价:“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

 

    程蝶衣是不幸的,他的不幸在于入戏太深,段小楼不是真正的霸王,程蝶衣却成了真正的虞姬,忘了《霸王别姬》只不过是一场戏罢了!

 

    可程蝶衣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终于,在与段小楼撕破脸那个晚上,得知段小楼要娶菊仙,程蝶衣嘲讽菊仙这出戏演得真好,而菊仙却说自己哪会演戏。

 

    没想到一直都向着程蝶衣的段小楼却对他说:“蝶衣,叫声嫂子吧,不叫不成了!”

 

    程蝶衣眼含泪水回道:“黄天霸和妓.女的戏不会演,师父没教过!”

 

    段小楼闻言也生气了,师弟这么不给面子,而且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菊仙是妓.女,让自己下不来台,直接说了一句:“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说完拂袖而去。

 

    程蝶衣却绷不住了,看着师哥和另一个女人走了,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至此之后,程蝶衣再也不和段小楼搭戏了,并扬言:“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故事走向高.潮是程蝶衣因为给日本人唱过一出戏,被当作“汉.奸”抓走了,段小楼去求四爷救程蝶衣,四爷也答应了。

 

    菊仙去看望还在狱中的程蝶衣,交代他四爷会去救他,只要按照他说的话去做就行。

 

    除了这些,菊仙还交给段小楼写给程蝶衣的一封信,其实是菊仙逼着段小楼写给程蝶衣的,信的内容大概是:救出你以后,不要再和我有任何瓜葛。

 

    看到信的程蝶衣,第一次萌生了死的念头。

 

    于是在法庭上,就算四爷费尽口舌地为程蝶衣脱罪,程蝶衣却并不领情。

 

    因为此时的他心已经死了,那活着只不过是行尸走肉,倒不如趁着这次机会“光明正大”地死去。

 

    “你们杀了我吧!”

 

    程蝶衣最后没死成,但是他的心已经死了,他染上了大.烟,整日以此消磨时光,段小楼看不下去了,帮助他戒烟。

 

    终于戒烟成功,程蝶衣又问段小楼:虞姬为什么要死?

 

    段小楼还是回复他那一句: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可那是戏!

 

    心灰意冷的程蝶衣烧了所有的戏服,菊仙也因为段小楼的一句“从来没有爱过她”上吊自杀了。

 

    程蝶衣和段小楼再一次唱《霸王别姬》,他还是程蝶衣,他还是段小楼,只是这一次,他是真虞姬,他是假霸王,他果真像虞姬一般拔刀自刎了。

 

    那么问题又回来了,程蝶衣为什么要自杀呢?

 

    故事中,程蝶衣其实就是虞姬,虞姬也就是程蝶衣,二人的命运是互相影叠的。

 

    霸王既已无用武之地,与霸王演对手戏的虞姬,是再也不能苟延其情的了,故死也要死在霸王面前。

 

    程蝶衣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他喜爱舞台上那种热烈生动的演出,也只有舞台上与师哥合演“霸王别姬”时,他才能遂其心愿与师哥成为真正的一对。

 

    舞台是蝶衣实现其梦想的地方,所以当他发觉在现实生活里,他与师哥没有了以往那种亲密的感觉时,他宁可选择以虞姬的方式来结束他的生命,做一场真正的霸王别姬。

 

    而且以程蝶衣的性情,他是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霸王已无用武之地,要在她铅华尽洗之际苟延情感,是难堪的局面。

 

    现实生活里,程蝶衣是个放纵的人,却也因此,他不能接受现实走到恶劣之境。

 

    死,对他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蝶衣!”

 

    段小楼看到程蝶衣缓缓倒下,声嘶力竭的大喊了一声,而后,突然笑了。

 

    “小豆子!”

 

    为什么要笑?

 

    段小楼大概是在为虞姬的圆满结局而笑,如果拿程蝶衣的一生当做一部戏,那么蝶衣的死无疑是戏终之曲。

 

    他笑表示赞美,对于蝶衣这样艺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其对戏曲的理解表示赞美,其魄力表示赞美,其生命的高度表示赞美。

 

    他已然把这权当一场戏,人生如戏,死亡不过是一场谢幕,正所谓程蝶衣出戏,段小楼入戏。

 

 文学

    在这一刻,段小楼终于读懂了程蝶衣这个人。

 

    也是自嘲的笑,虞姬永远是那个不低头的虞姬,在面对风风雨雨,从不允许自己的戏上有任何污点。

 

    而他段小楼从始至终没能成为楚霸王,他没向日本人低头,没向国.党低头,表现的是他的民族气概,爱国品质。

 

    可他从来没有爱过这出戏,他只是想成角儿,他是他,戏是戏。

 

    所以当他固有的价值观崩坏后,他选择的是,无奈的盲从,被迫的呼喊着“时代的口号”,高举着“革.命的旗帜”。

 

    从袁四爷被打倒,到后来在那个动荡时代被批斗,他始终不能入戏,不能与戏共存亡,他羞愧的笑,笑自已一生始终只是个看戏的,而不是个演戏的。

 

    易青怔怔的看着,戏已经结束了,但所有人都还保持着安静,直到陈恺歌第一个走出来。

 

    “好!过了!”

 

    这一刻,没有人欢呼,也没有人庆祝,所有人全都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声,为程蝶衣的死,也为张国容精彩的表演。

 

    不疯魔,不成活!

 

    程蝶衣如此,张国容也是如此。

 

    张国容听到了陈恺歌的话,但他却没动,还是静静的躺倒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顶棚,陈淑芬走了过去,扶着他坐了起来。

 

    “结束了!”

 

    张国容笑了一下:“是啊,结束了!”

 

    他想要从角色里走出来,却发现很难,从影也有十几年了,他还从来没有像这部戏,如此全情投入的去演绎一个角色。

 

    原本以为,当这部戏结束的时候,自己会非常舍不得,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他感觉到的只有解脱。

 

    将近一年时间的拍摄,张国容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是张国容,还是程蝶衣了,这让他非常痛苦,整宿整宿的睡不着。

 

    好在终于结束了,程蝶衣解脱了,他也解脱了。

 

    晚上的杀青宴。

 

    易青原本以为不会来了,可是没想到他不但来了,而且,给人的感觉似乎已经完全从程蝶衣这个角色当中走了出来,不停的笑着,和每一个人打招呼,和每一个人碰杯喝酒。

 

    漫长的拍摄周期,让他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交流起来,完全没有了任何问题。

 

    “易先生,我敬您!”

 

    看到张国容端着酒杯走过来,易青也连忙拿起了杯,起身和张国容碰了一下。

 

    “多谢您,这个角色···我演的非常过瘾。”

 

    张国容说的是心里话,他从影十多年,第一次像这样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个角色当中去。

 

    易青笑道:“别谢我,应该是我谢谢你,除了你,没有人能把程蝶衣演的这么好。”

 

    “过奖了!”

 

    张国容说着,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落寞。

 

    “易先生,有件事我想要拜托您,这部戏拍完了,我···希望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休息!?

 

    易青明白了,张国容现在表现出来的轻松都是装的,拍这部戏,他也是备受煎熬,每天都要让自己生活在另外一个人的世界里,这种滋味只有体会过的,才知道有多难受。

 

    “我让石南笙给你放一年的长假怎么样?”

 

    张国容笑了:“说定了,不许反悔。”

 

    “不反悔!”

 

    易青说完,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我是说如果,再让你遇到程蝶衣这样的角色,你···还愿意演吗?”

本文标签:调教花蒂吹潮h御书屋

上一篇:2022最好看(图书室里娇喘的短裙白丝校花黄文)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稚嫩的小身子呻吟h 高僧啊噗嗤啊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