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边摸下面一边呻吟 同学大乳娇妻乱小说

2022-06-08 17:08: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方卓问了个问题:“土豆网要做的是用户生产、分享内容,我是不是可以直接理解为土豆网是个视频版的新浪博客。” 新浪博客就是典型的用户生产内容,也即所谓的UGC,但

方卓问了个问题:“土豆网要做的是用户生产、分享内容,我是不是可以直接理解为土豆网是个视频版的新浪博客。”

 

    新浪博客就是典型的用户生产内容,也即所谓的UGC,但是,是文字版的。

 

    他继续问道:“如果新浪要做一个新浪播客,土豆网要怎么面对这个来势汹汹的竞争者?”

 

    王微愣住了。

 

    要说用户,新浪在国内绝对是第一行列。

 

    要说内容,新浪博客引领的词汇Blog就是时下最热门的词语。

 

    要说生产,新浪在博客上对用户的经验肯定十分老道。

 

    土豆网拿什么和这样一个假定的对手拼?

 

    拿钱吗?

 

    不说新浪本身的资金,看看方总坐在IDG办公室和熊总称兄道弟的模样,能缺钱吗?

 

    王微愁肠百转,只觉方总用词用得真好,好特么一个来势汹汹啊……

 

    他一个字都没回答出来。

 

    这问题既不在预想范围,也确实让人心生凉意。

 

    方卓觉得王微不至于拿不出一点回应,多等了一会。

 

    办公室里也就多了一会难言的沉默。

 

    方卓只好自己来结束提问:“土豆网这个模式确实挺有意思,我很期待你们能做出成绩。”

 

    王微只好和方总握手,多少有些后悔什么也没说。

 

    办公室里的熊潇鸽看着方总把王总杀得节节败退,不知道这位的杀气怎么又变得这么重。

 

    他把气氛往回挽了挽,问了一些容易解答的问题。

 

    熊潇鸽其实是觉得,像王微设想的土豆网在全球都没有范例,出现一些准备不充足的状况可以理解和宽容。

 

    王微的情绪渐渐平复,毕竟负责过许多不同的工作内容,这一次的创业领域虽然陌生又创新,但他还是能言之有物的。

 

    午餐按照计划依旧是和王微一起边吃边聊。

 

    只是,这位总有些坐立不安。

 

    待到午餐结束,王微临走前的问题让熊潇鸽和方卓都知道了原因。

 

    他鼓起勇气问出一句:“方总,新浪会做播客吗?”

 

    方卓倒是没想到这位还记挂着这个问题,认真的回道:“我没有接到新浪管理层这方面的动向,我本人也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在我可预见的时间内,或许只会出于投资的需求。”

 

    王微没有掩饰自己的松了一口气,对方总道了声谢,又辞别了熊总。

 

    熊潇鸽指责道:“你看你,把人家吓得够呛。”

 

    “这会我能理解一些王总的感受了。”方卓若有所思的代入道,“他兴冲冲的拿着视频UGC的点子来找投资,冷不丁在办公室里撞上我,没准就以为新浪早有打算。”

 

    熊潇鸽很感兴趣的问道:“如果是你来答那个问题,你会怎么答?”

 

    “我没想过。”方卓摇头。

 

    熊潇鸽鄙夷道:“那你想从王微那里听到什么答案?”

 

    “我就是想听听,结果……结果他居然没给出答案。”方卓哑然失笑。

 

    “那你现在想。”熊潇鸽要求道,“假如你现在是个创业者,想做土豆网,怎么面对巨头入场?”

 

    他激了激:“来来来,方总,尚能饭否?”

 

    方卓掏出烟和火机。

 

    熊潇鸽正色道:“请给投资人一个好印象,你现在在回答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方卓没搭理他,点燃烟,吸了两口,思考几秒,说道:“如果我是王微,听到刚才这个问题,我第一句话得反问回去,新浪博客盈利了吗?”

 

    熊潇鸽替方总模拟回答:“没有。”

 

    “新浪连花了大力气的博客都没有盈利,它能拿出几分精力来投入新领域呢?尤其,这个新领域也是一个不容易看到盈利的项目,新浪在如今的局面下怎么调集精锐?”

 

    方卓把话说开,又说道,“其二,由文字到视频不是简单的叠加,如果都能那么轻易的完成内容方式的变迁,世界上那么多巨头公司就不会衰落了,在一个新领域,土豆网和新浪都是站在一个起跑线上而已。”

 

    “甚至,因为没有原来模式的束缚,不用承担高层压力、股价压力,思想上更没局限的土豆网更能在白纸上作画。”

 

    熊潇鸽微微点头,大公司会存在扼杀创造力的情况。

 

    方卓最后说道:“其三,关于资金,土豆网是缺少资金,新浪是比土豆网有钱,但是,如果连新浪网都想来拓展新领域,那最起码证明有相当大的可行性。”

 

    “新浪有钱,你们风投就没钱吗?风投风投,你们是投新浪那种公司能赚钱还是投土豆网这种小公司收益大?”

 

    “有创业项目的高盈利,有巨头公司为可行性背书,老熊,你还不投吗?”

 

    熊潇鸽抚掌赞叹:“方总善饭,幸甚幸甚。”

 

    发问的是投资人,要争取的是投资而不是真要去怎么打败模拟的竞争者,方总两口烟的功夫已经相当逻辑闭环的把问题绕回了要钱。

 

    只能说,方总在要钱这件事上真是天赋满满。

 

    熊潇鸽喝了口茶,笑道:“土豆网的模式有点意思,投不投呢?”

 

    方卓理所当然的说道:“不投啊。”

 

    “咳,咳,咳。”熊潇鸽被茶水呛到了。

 

    “你可以投,但是易科投资不会投。”方卓在这个决定上比较严谨,“对于易科投资来说,既然视频UGC有人要做,如果有前途,后续肯定不只这一家,还可以再观察观察。”

 

    他又打了个补丁:“还有,易科投资不太确定母公司的意图,这阵子资金紧张,钱要花在刀刃上。”

 

    易购和冰芯都是吃钱大户,易科内部还有新成立的手机项目,健康的资金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熊潇鸽品味着这话里有话,问道:“你和王微说的那个可预见的时间是多久?”

 

    “两年?三年?四年?谁知道呢。”方卓说道。

 

    熊潇鸽疑惑的说道:“我总觉得你话里话外是在暗示我不要投土豆。”

 

    方卓弹了弹烟灰,确信自己没有这个意思。

 

    熊潇鸽没有深究,说着自己的决定:“IDG会再跟跟看,市场上面也许确实会有同类项目出来。”

 

    方卓觉得老熊的倾向是个明智的倾向。

 

    土豆网吧,它在上市前夕因为王微这位创始人被前妻追讨财产分割从而推迟时间,最终的股市表现远逊于早前上市的优酷。

 

    当然,风投现在投肯定有得赚。

 

    方卓在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的情况下还能小小的插手来避免土豆网贻误战机,可是……彼此没什么交情,这个领域的考量也看后话,完全不用急于一时。

 

    乐视网和土豆网都成立的挺早,但最终剩下的是有BAT三家资本支撑的爱、优、腾

 

    方卓只要手里的资本继续扩大,这方面的选择就有很大余地。

 

    这是自己和老熊这个投资人不同的立场。

 

    “什么时候去美国?等你这边的京东方会议结束?”熊潇鸽把事情搁在心里,询问方总说起来眼睛里都冒光的项目。

 

    “京东方和电视企业的会议,我不参加的,不过,今天晚上得去见一趟京东方的王总。”方卓算了算时间,“明天如果没有意外的事,那就后天直接从京城飞纽约。”

 

    熊潇鸽也算了算安排,点头道:“那我得推两个项目的见面会。”

 

    两个人各自联络秘书,方卓是要把安卓公司的资料传来IDG这边,熊潇鸽则是调整工作内容,把时间挤出来。

 

    两支烟的时间,方卓突然意识到下午的时间空出来了。

 

    他琢磨着上午见到的贾跃庭和王微,想着他们的乐视和土豆,对熊潇鸽说道:“老熊,我这来你们IDG支援了半天,你没啥事也跟我凑个热闹好了。”

 

    “什么热闹?”熊潇鸽问道。

 

    “投资呗。”方卓笑道。

 

    熊潇鸽见他卖了个关子没往下说,也就不往下问,只是收拾传真,打算路上看看这个美国的安卓公司到底怎么回事。

 

    正当两人要出办公室的时候,副总伍兴毅走进办公室。

 

    “熊总,熊总,后天和大后天的两个项目见面都推迟了?”伍兴毅是得到消息才来看什么情况的。

 

    “嗯。”熊潇鸽确认道,“方总带我去美国发财,那两个项目推一推。”

 

    伍兴毅没问出美国的项目,瞧着熊总和方总两人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文学

    片刻之后,又有人来询问项目推迟的原因。

 

    伍兴毅摇头道:“熊总被方总拐到美国去了,推吧,等他们回来再说。”

 

    什么?

 

    熊总又被方总拐走了?

 

    什么?

 

    熊总可能要比我们先跳槽去方总那?

 

    ……

 

    “姓方的不是人,堂堂首富还来这里刨食!真的,他现在要站我面前,我恨不能揍他两拳!”

 

    办公室里的烟气呛人,一道嘶哑的嗓音满是焦虑的在小空间里回荡。

 

    然而,另外两个部门经理压根不接腔。

 

    这时,座机铃声响了。

 

    刘强咚一把抓起电话,听着前台有些激动的声音:“姓方的来了,呃,方总来了,找你的。”

 

    他愣在原地。

 

    最近在京东里被念叨在嘴上“姓方的”只有那个易购的董事长方卓,可是,他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云泥之别且素无交集。

 

    刘强咚下意识的说道:“让方总到接待室,给他倒茶。”

 

    “已经去了。”前台说道。

 

    “好,我就来。”刘强咚挂掉电话。

 

    两位部门经理疑惑的看着面色突变的老板,看着他认真的整了整有些邋遢的衣服。

 

    “刘总?咱们还是重启线下业务吧。”部门经理不无埋怨的说道,“早就说不要这么激进……”

 

    去年年底,因为在线上尝到了甜头,刘强咚做了激进又大胆的决定,关掉实体门店,孤注一掷的梭哈电子商务。

 

    这个决定只有两个部门经理同意,剩下四个部门经理全都反对。

 

    因为,京东多媒体的12家连锁店占到公司销售额的90%,利润的95%,只要保持下去,几乎可以确定的能开出更多的连锁门店。

 

    这要砍掉实体店,全去干电子商务,简直就是倒行逆施!

 

    随着连锁店逐步关闭,线上销售逐渐走高,忽然,一个兼具同样业务、提供更好服务的易购登场了。

 

    这一下子,京东商城就傻了眼。

 

    易购的线下渠道大中电器本就是以京城为核心发展起来的连锁店,这一下线上和线下双重发力,再加上易购和当当传遍网络的价格竞争,京东的订单立即变得萎靡。

 

    坚持下去,京东似乎看不到未来。

 

    往后倒档,京东的连锁店都已经关完了……

 

    刘强咚陷入两难,而随着局势的变坏,部门经理时不时的念叨和他们的眼神更让人觉得压抑。

 

    忽然……天上掉下来一个方首富。

 

    刘强咚坐在接待室,听着来自对方的收购意向,心脏砰砰直跳,别让姓方的给跑喽!

 

    他强忍着心情,仍旧带着矜持的问道:“方总,你为什么要收购我们京东?是因为京东给易购带来的威胁吗?”

 

    一同过来的熊潇鸽差点被逗笑,嘿,这人有意思。

 

    “东,咳,东总,去年的西湖会议,你有来参加吧?我记得我见过你。”方卓笑道。

 

    刘强咚诧异的点点头,没想到方总居然知道这事并且认识自己。

 

    “易购要做东方的亚马逊,B2C有难度,缺人才,我们在西湖边上有一面之缘,这次我又看到公司里的汇报,提到京城有这么一家,今天正好有时间就来看看。”方卓平静的说道,“你如果愿意出售,那就有人继续和你谈,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

 

    刘强咚深吸一口气:“我可能需要想一想。”

 

    “好的。”方卓起身,把名片留在桌上,说道,“可以打我电话。”

 

    一行四人就要离开招待室。

 

    “方总……”刘强咚忽然喊住了方总。

 

    “你说。”方卓回头。

 

    “我们公司的员工给安排工作吗?”刘强咚问道。

 

    “收购当然是连公司带人一起。”方卓眨眨眼,“来了都是兄弟。”

 

    刘强咚尽管知道这是客套,哪有公司老板和员工是兄弟的,但仍觉受到了尊重,沉声道:“方总,我愿意出售京东。”

 

本文标签:同学大乳娇妻乱小说

上一篇:小妖精好荡高H 两根 双龙 玩弄 np 尿双性

下一篇:白裙仙子玉臀迎合 玉液 呻吟 雪臀肉枪玩遍武林美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