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警花浓精受孕仪式:健身房里教练慢慢揉我下面

2022-06-08 17:28: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欠外人的钱总归不舒服,我跟你娘也不着急用钱,你们慢慢攒着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免得你们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周梅也赞同:“大栓,这钱咱们借!” 大栓要

欠外人的钱总归不舒服,我跟你娘也不着急用钱,你们慢慢攒着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免得你们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周梅也赞同:“大栓,这钱咱们借!”

 

    大栓要给丈人写字据,丈人拒绝了。

 

    “都是一家人,一个女婿半个儿,写字据就太见外了。”

 

    周父想着的是跟女婿关系处好了,将来他们家也能沾沾女婿的光。

 

    “给你兄弟送的皮子,他满意吗?”

 

    “满意,连我舅妈都很喜欢!”

 

    周父心里暗喜,看来是找对路子了。

 

    “我最近套了几只兔子,野鸡,都好好的养在仓房里,你一块给你兄弟带回去吧!”

 

    “那成,正好我兄弟也跟我一起回来了!”

 

    周父听到这话,想了想,把自己的老儿子喊了起来。

 

    “去帮你姐,姐夫搬家去,手脚勤快点知道吗?”

 

    “知道了!”

 

    大半夜被人喊起来,从被窝薅起来,换做一般人早就生气了,但周梅这弟弟是个好样的,或者说周家人在周父的教育下没长歪。

 

    周父存的什么心思,大栓当时没反应过来,不过他知道丈人送野兔,野鸡是讨好自家兄弟,想为小舅子铺路。

 

    大栓夫妻俩揣着钱,用尿素袋子装着野兔,野鸡,摸着黑往回走。

 

    小别胜新婚,周梅搂着自己男人的胳膊,心里甜滋滋的,大栓也尽量用自己的身体为媳妇遮挡呼啸而过,凌冽的北风。

 

    这个时候,大栓渐渐反应过来了,丈人喊着小舅子帮忙,不就是想让小舅子在兄弟面前露露脸,好好表现留给好印象嘛。

 

    大栓是很愿意帮助丈人家的,但也有些心虚,怕惹恼了自家兄弟,赵队长求自家兄弟的时候,家里可是闹得很不愉快,舅妈还生气来着。

 

    大栓的小舅子叫周雨,因为生他哪天下雨。

 

    周雨远远地跟在后面,免得吃一嘴狗粮。

 

    “媳妇,丈人的心思我懂。”

 

    “可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明显了,有些急功近利了?”

 

    出嫁从夫,周梅也能理解男人的难处。

 

    毕竟男人一家子都是靠他舅舅帮衬,可又想给弟弟换个活法。

 

    “大栓,这事你别有太大压力,周雨这事这么也得等你成了正式工人之后再说,总不能为了他影响了你。”

 

    有了媳妇这话,大栓心踏实了。

 

    他怕的就是惹恼了舅舅一家,到时候在鸡飞蛋打,把他都给牵连了。

 

    “我兄弟是个聪明人,猴精猴精的,我估计给他送皮子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当时他拒绝来着,是舅妈稀罕所以才收下了。”

 

    “要不跟兄弟坦白了吧!”

 

    周梅:“咱家你做主,你拿主意就成!”

 

    等回到家之后,李红军都睡着了。

 

    可是大栓不能睡啊,他的带着媳妇跟小舅子收拾东西,天亮就得赶车进城。

 

    李红军迷迷糊糊之间被惊醒。

 

    “大栓,你们回来了啊!”

 

    李红军揉了揉眼皮,还是睁不开眼睛,眯着眼:“嫂子,我来帮你!”

 

    “不用,就这么点活,你休息吧。”

 

    咦!

 

    “这谁啊?”

 

    大栓介绍到:“这是我小舅子!”

 

    “周雨,这是我兄弟红军,你叫红军哥就行!”

 

    周雨乖巧的喊了声:红军哥。

 

 文学

    大栓结婚当天,周雨来了,可是人多李红军根本就没注意。

 

    看着文质彬彬,不声不语的周雨,给李红军的第一印象这孩子不错。

 

    收拾出来几个四角箱柜,里面装着旧衣裳,针头线脑,锅碗瓢盆,就剩下他们身下的炕席,被褥,枕头了。

 

    柴米油盐都给二栓留下了,他们要在家里吃到三月份才能进城。

 

    一夜无话,大栓本想找个机会跟李红军把小舅的事摊牌,但没有独处的机会。

 

    第二日,鸡鸣。

 

    大栓就去找队长借马车。

 

    找队长得知他回来了,扛着二十斤小米,拎着两只鸡上门了。

 

    “赵叔,你又这么客气!”

 

    李红军笑呵呵的收下找队长的好意。

 

    “也没啥金贵的,都是乡下自家的玩意。”

 

    李红军知道赵队长的来意。

 

    砸吧砸吧嘴:“赵叔,你今个方便吗?”

 

    “正要有车,今天工厂也休息,你要是方便就带着你家公子咱们一起回城里,然后我把人事科的喊来,咱们喝两杯?”

 

    闻言,赵队长兴奋了。

 

    “方便,方便,我这就回去安排一下,咱们一起出发。”

 

    赵队长不方便,也得说方便。

 

    本来大栓家把房子卖了,这又回来搬家,赵队长心里都毛了,就怕李家把他这事给遗忘在脑后。

 

    赵队长回到家后,照着还在睡懒觉的儿子就是一鞋底子。

 

    “孽子,这都啥时候了,你还不起?”

 

    “爸,你干嘛啊,又不上工,我不睡觉起来干嘛?”

 

    赵队长看着儿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拿着鞋底子就是一顿抽。

 

    “别打了,再打就把儿子打坏了!”

 

    赵队长的婆娘,搂住他的腰,死死的拦着。

 

    “你放手吧,我不打了!”

 

    “真的?”

 

    赵队长无奈:“真的,让你好儿子赶紧拾到,拾到,跟我进城!”

 

    李家小子回来了,正好大栓搬家,我带着他一起进城,把他工作的事情给安排一下。

 

    “爸,我能当工人了?”

 

    刚刚还满脸怨气,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听到能当工人,赵队长的儿子扑棱一下就窜了起来。

 

    “八九不离十吧,李家小子说了,让咱俩跟着进城,他把厂里人事科的人约出来······”

 

    赵队长又让婆娘把家里的钱给他拿出来,请客吃饭是要花钱的。

 

    顺便把家里的山货,腊肉,连下蛋的老母鸡都没放过。

 

    村里唯一一辆自行车,还是公家财产,赵队长骑着车载着儿子,跟着李红军一行人出发了。

 

    周雨被打发回去了,原本打算是想着带周雨一起去城里,到时候小舅子回来的时候把马车赶回来,但现在有赵队长跟着了,也就用不上小舅子了。

 

    大栓赶车,媳妇坐车,因为李红军要跟赵队长谈话,他儿子也座马车。

 

    两辆自行车并排器在路上。

 

    “赵叔,成与不成就看今日!”

本文标签:健身房里教练慢慢揉我下面

上一篇:我被同桌伸进裙子摸大腿内侧:农村全肉乱妇情满四合院

下一篇:极品校花美女的粉嫩小缝隙:我在野外被男同事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