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视频)全章节阅读

2022-06-08 17:45: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然后道:“好了,别生气了,一起吃饭吧。” 姜寒酥抿了抿嘴,走了过来。 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很笨,被他稍微哄一哄,心里的气就没了。 其实也没生什么气,就是自己偷

然后道:“好了,别生气了,一起吃饭吧。”

 

    姜寒酥抿了抿嘴,走了过来。

 

    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很笨,被他稍微哄一哄,心里的气就没了。

 

    其实也没生什么气,就是自己偷偷画的画被他发现了,有些羞涩。

 

    自从她重拾了画画这项技能之后,画的最多的就是他们在一起的场景。

 

    以前脑海里还会有画其它东西的想法,但现在只要想动笔,脑子里就自动出现了许多他们去过的地方,相互依偎在一起的场景。

 

    她面子薄,这些画自然是不敢让苏白看到的。

 

    画了好多,大多数都留在了学校,这几张是她觉得画的最好的,在教室里画好后放进兜里,准备回宿舍藏在行李箱的。

 

    但是后来太困了,把羽绒服脱下后就睡着了。

 

    苏白跑到她身边坐下,然后夹了块肉,道:“啊,来我喂你。”

 

    姜寒酥扭过头去,不给他喂。

 

    虽然不生气了,但哪能这么轻易就跟他和好啊!

 

    姜寒酥又进屋拿了一个碗,自己盛了碗米饭。

 

    哼,才不吃他盛的米饭。

 

    看到姜寒酥的动作,苏白嘴角抽了抽。

 

    这小丫头。

 

    两人吃过晚饭后,苏白主动去刷碗,但姜寒酥不给他刷,丢了个我炒的菜,碗自然得由我来刷,然后就把厨房的给门给关上了。

 

    苏白只能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等着这个小丫头将碗刷好出来。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苏白接了后,发现是唐伟打来的。

 

    “嗯,放心,到时候准时到地方。”苏白笑道。

 

    苏白留在涡城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22号唐伟要在涡城举办婚礼。

 

    苏白他们是1月20号放的假,一直放到2月24日,三十几天的假期。

 

    大学的寒假要比高中的寒假长多了,在高中,20几号放假,第二个月十几号就得来到学校,只有20几天的假期。

 

    姜寒酥从厨房走出来后,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22号是唐伟的婚礼,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苏白道。

 

    姜寒酥没说话。

 

    “到时候肯定有不少我们初中的同学会到场,要是到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去,别人会以为我把你弄丢了呢,而且他们去肯定都会带女朋友的,我要是没有,岂不是很尴尬。”苏白道。

 

    “就被你弄丢了。”姜寒酥抿嘴道。

 

    “好老婆,好寒酥,好宝贝,真的别生气了好不好。”苏白走到她旁边坐下,然后搂着她说道。

 

    “别这么肉麻好不好。”姜寒酥挣着着他的拥抱说道。

 

    “不肉麻你一直生气怎么办?你要是在这坐一夜,晚上我搂着谁睡啊!”苏白问道。

 

    “原来你帮我当抱枕了啊?”姜寒酥皱着鼻子说道。

 

    “如果你是抱枕,我愿意抱一辈子。”苏白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道。

 

    “不要脸。”姜寒酥不再挣扎,躺在他怀里看起了电视。

 

    她本就没生什么气,被苏白老婆宝贝的一叫,那还能不原谅他。

 

    如果当一个女孩真喜欢你是,是绝对拒绝不了这些甜蜜话语的。

 

    晚上,两人下楼走了走。

 

    因为临近年关的原因,这几日的涡城特别热闹。

 

    街头巷尾间,人潮涌动。

 

    在经过一处刚开的电玩城时,苏白停下了脚步。

 

    之所以是新开的,那是因为这座电玩城就开在老育华旁边,在以前,这里是没有电玩城的。

 

    想着姜寒酥是没有玩过这些东西的,苏白把拉着她走了进去。

 

    在前台买了一百块钱的币,苏白问道:“有没有想玩的?”

 

    姜寒酥四处瞅了瞅,看着不远处抓娃娃的机器说道:“以前总在电视里看到过,我想试试那个。”

 

    “那就去试试。”苏白拉着她,到了不远处的娃娃机旁边。

 

    这座新建的电玩城很大,因此抓娃娃机的款式也有很多,整整好几排,都是不重样的。

 

    玩的人也不少,但基本上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在电玩城里,吞币最厉害的不是那些游戏机,跳舞机,而是眼前这一排排看似很好抓的娃娃机。

 

    有人买的币,全用在了这里,且到最后没有抓到任何东西。

 

    涡城的电玩城还是很便宜的,跟店内许多的游戏机一样,一个币就能抓一次。

 

    苏白前世在海城电玩城玩的时候,得需要好几个币才能抓一次。

 

    苏白将盛放游戏币的盒子递给了姜寒酥,姜寒酥从里面拿了一个,然后投放到了娃娃机里面。

 

    她操控着机器,将里面一个非常可爱儿的熊猫娃娃给抓了起来,然后就在她惊喜着往落口处放,那娃娃即将落下来的时候,抓着娃娃的爪子子突然一松,然后娃娃在落口的边缘位置掉了下来。

 

    一次不成,姜寒酥并不气馁,但在十几次过后,依旧是差一点就能落下后,她开始委屈地抿起了嘴。

 

    “这就是商家故意骗钱的,哪里能抓到嘛。”姜寒酥瘪嘴道。

 

    “抓还是能抓到的,不过难确实是有些难的。”苏白笑道。

 

    “哪里能抓到啊?你抓个试试,要是你能抓到,我随便你怎么样。”姜寒酥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她可是接连试了十几次呢,别看前面很容易就抓起来,但都是有套路的,只要快到落口处,那爪子准松。

 

    这根本就是骗人的,姜寒酥都怀疑是老板在用遥控器隔空操作了。

 

    不然哪能偏偏正好快要掉下来的时候才松嘛。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我能抓到,随便我怎么样?”苏白笑着说道。

 

    姜寒酥闻言,俏脸一红,这才发觉自己刚刚说的话歧义有多大。

 

    刚刚被苏白一激,说话没过脑子,不然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出来。

 

    只是她确信这娃娃机是抓不到娃娃的,因为她刚刚抓时也看了周围其他人,也都没有一个抓上来过的。

 

    而且这些年她都跟苏白在一起,是没怎么见过苏白抓娃娃的。

 

    “你先抓到再说。”姜寒酥道。

 

    “咱得先击个掌才行,要是你等下说话不算话怎么办?”苏白道。

 

    “击掌就击掌。”姜寒酥抬起手掌与他击了一掌。

 

    苏白在她挺翘的小鼻子上刮了刮,然后笑道:“看好了。”

 

    这玩意也是孰能手巧,苏白前世刚开始也是跟姜寒酥一样,投了很多币也是抓不到。

 

    但在知道技巧后,再加上抓得多,也就没那么难了。

 

    涡城人穷,这电玩城又是刚在这里开,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玩,抓不到是正常的。

 

    因此,这也能让电玩城的老板赚的盆满钵满。

 

    苏白投币之后,先把娃娃抓到了空中,他没有动,娃娃在空中待了会儿后,自己掉了下来。

 

    苏白笑了笑,看来这台机器是没问题的。

 

    一般娃娃机只要抓取力量没问题,那就是能抓到的娃娃的。

 

    娃娃机之所以难抓,就是因为商家在运输力量上暗调过,因此才会导致能抓起来,却不能将其运输到洞口内。

 

    对于苏白来说,这点不怕,怕的就是老板纯黑心,将抓取力量也给暗调。

 

    那样的话,就算是将后世那些短视频上的抓娃娃高手过来,也别想抓到一个。

 

    抓都抓不到,又何谈将其运输到出口处。

 

    不过因为这样连抓都抓不起来的机器,是不会有客人会来体验的,要想让鱼儿上钩,怎么也得让鱼儿看到些希望才行。

 

    “就这样啊?这也不行啊!”姜寒酥看到苏白连出口的边缘都没到娃娃就掉了下去,于是笑道:“这也不如我呀。”

 

    苏白在她白皙的额头上点了点,宠溺地笑道:“你在里面选个,我给你抓上来。”

 

    “说的就跟真能抓上来一样。”姜寒酥撇了撇嘴,不过还是说道:“就我刚刚抓的那个熊猫公仔。”

 

    “你要是能把这个熊猫公仔抓上来,就算你赢。”姜寒酥说完后又道:“这样吧,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给你三次机会怎么样?只要是三次之内抓上来都算,还不带之前那次。”

 

    苏白笑了笑,道:“用不了三次,一次就行。”

 

    苏白重新投了一个币进去,然后没有直接去抓,而是先用力的晃了晃娃娃机的爪子,然后才开始瞄准姜寒酥要的那个熊猫公仔。

 

    成功抓取后,苏白并没有将其抓到最高,而是抓到了一半,然后在靠近出口处时,直接将其丢进了洞口内。

 

    姜寒酥想要的那个熊猫公仔,直接掉了下来。

 

    “小寒酥,说话算话哦。”苏白将掉下来的公仔拿出来笑道。

 

    姜寒酥直到现在脑袋还有些发懵。

 

    她没想到苏白真的把那个熊猫公仔给抓了上来。

 

    刚刚不是失败了吗?而且距离出口还这么远。

 

    怎么这一次就直接成功了呢?

 

    姜寒酥皱了皱鼻子,不信邪的自己又投了几个币进去,然后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你是怎么做到的?”姜寒酥一阵气馁地问道。

 

    怎么一根苏白在一起,自己就这么笨啊!

 

    “以前也没听说你玩这个很厉害啊!”姜寒酥道。

 

    “想知道啊?可以,叫声老公来听听。”苏白笑道。

 

    “不告诉我就算了。”姜寒酥抿了抿嘴,这电玩城这么多人,她可不好意思喊出来,要是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那脸一热,叫叫就算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她是喊不出来的。

 

    苏白知道他脸薄,根本没想过她在这个场合能喊出来,不过还是伸出手在她小脸上摸了一把,然后笑道:“傻瓜,你忘了我除了今世,还有前生呢,前生玩过不少次娃娃机,刚开始也跟你一样,怎么都抓不到,不过后面玩的多了,懂了些技巧,也就好抓了。”

 

    姜寒酥这才想起来,苏白是重生者这件事儿。

 

    因为这事太过荒诞的原因,虽然当时苏白说时姜寒酥相信了,但平时基本上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如今想来,可不是吗,前世的苏白活了三十多年,又有多少是他不会的呢。

 

    可惜,前世的自己没有陪伴在他身边呢。

 

    这些时日,每每聊起曾经,姜寒酥都能感觉到前世苏白的孤寂。

 

    如果自己前世能陪伴在他身边,他就不会这么孤独了吧。

 

    “币还多着呢,你还想要抓什么,我都一并给你抓了。”苏白道。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这娃娃机里面确实有不少好看的娃娃呢。

 

    如果苏白每次都能抓一个娃娃的话,那这还剩下七八十个币呢,岂不是能抓七八十个娃娃。

 

    用一百块钱,买七八十个娃娃,那绝对是稳赚不赔的呢。

 

    只是姜寒酥这个小财迷,完全忘了电玩城还有老板这个存在。

 

    当苏白连续十几次都抓到娃娃后,旁边围起了一大群观众,而当苏白又抓了十几个后,电玩城的老板终于坐不住了。

 

    虽然他知道阻拦苏白继续抓下去会有损本店的风评,但让苏白这样抓下去,谁知道多少是个劲头,要是这娃娃机的娃娃全被他给抓走了,那今天岂不是要赔死。

 

    苏白也知道分寸,看到老板过来阻止,苏白也就停止了。

 

    这手里已经二十多个了,再抓下去可就拿不完了。

 

    那老板倒也够意思,看苏白不再抓之后,又亲自送了苏白一百块钱的币,并且帮苏白他们将娃娃用袋子给包好。

 

    将公仔暂时寄存在老板那里,苏白带着姜寒酥来到了跳舞机的地方。

 

    跳舞机不多,只有四台,上面正有两个女孩在上面跳着。

 

    “要不要上去尝试下?”苏白问道。

 

    “不要。”姜寒酥摇了摇头。

 

    “哪怕是你想去,我还不让你去呢,我都还没看过我家小寒酥跳舞呢,怎么可能让别人看了去,要不那个誓约就改今晚你给我跳支舞吧。”苏白笑道。

 

    “不跳。”姜寒酥鼓了鼓嘴,道:“我,我不会跳。”

 

    “而且,什么约定啊?我不知道。”姜寒酥道。

 

    “小寒酥,别耍赖啊!”苏白道。

 

    “唔,跟你学的。”姜寒酥道。

 

    “那你可没学到精髓,我要是无赖起来,你承认不承认都没用的。”苏白说完,当着旁边很多人的面,在姜寒酥白嫩地脸蛋上亲了一口。

 

    因为苏白刚刚在娃娃机那里抓了很多娃娃的原因,再加上他们这对情侣颜值又足够高,因此周围注视他们的人不少。

 

    姜寒酥没想到苏白会当着那么多的人亲她一口,如受了惊的小鹿一般,羞的再也抬不起了头。

 

    苏白直接将她给搂进怀里,然后带着她来到了能玩街机游戏的地方。

 

    《合金弹头》、《快打旋风》、《三国战记》、《恐龙快打》、《西游释厄传》、《拳皇97》,一些经典的街机游戏,应有尽有。

 

    “来,打一把拳皇97。”苏白带着她坐下,向游戏机投了两个游戏币。

 

    “我,我不会玩。”姜寒酥道。

 

    “没关系,乱按就行。”苏白道。

 

    “哦。”姜寒酥哦了一声。

 

    两把之后,姜寒酥不玩了,她生气地瘪嘴,道:“你欺负我。”

 

    第一把苏白没放气,只用拳脚功夫跟姜寒酥玩,两人都玩到了最后一个英雄,苏白才获得胜利。

 

    这给了姜寒酥争强好胜之心,她觉得再来一把不一定会输给苏白。

 

    然后,苏白一个八神直接一串三,连秒了她三个角色。

 

    “不玩了,我要回家。”姜寒酥道。

 

    苏白实在是太可恶了,故意让她觉得能赢,然后再秒她,真的可恶啊!

 

    “那这些币怎么办?又不能退,不玩就只能浪费了。”苏白道。

 

    果然,姜寒酥不想走了。

 

    这都是用钱没买的,如果不用玩,那就太浪费了。

 

    “我之前就说了,不用买那么多的,你非要买这么多。”姜寒酥道。

 

    “好了老婆,我错了还不行吗?不欺负你了,我们去玩玩这个《合金弹头》吧,这个是闯关游戏,我们俩可以一起操作。”苏白道。

 

    将所有双人类型的闯关游戏全部玩了一遍,盒子里还剩一百多币。

 

    最后苏白全部用在了捕鱼游戏上。

 

    将币花光,两人走出了电玩城。

 

    在电玩城玩了两个多小时,出来时,已经是是晚上九点多了。

 

    晚上的时代广场很热闹,上面卖各种小吃的商家琳琅满目。

 

    当年苏白在育华上学时,只要到了夏天,晚上都会从学校里跑出来,然后在时代广场买一碗绿豆汤,走进网吧。

 

    因为育华当时夏天没有空调的原因,七八人挤在一间房间,夏天是能热死人的。

 

    两人在广场上吃了些夜宵,然后上了楼。

 

    夜深了,天气也就愈发的冷了。

 

    根据天气预报上的记载,今晚凌晨便会有冷空气来袭。

 

    明天亳城的气温,会降到零下五摄氏度。

 

    亳城就是处在这么一个尴尬的位置,稍微往北走一点,便有暖气,稍微往南走一些,便不会这般冷。

 

    受到北方寒潮的影响,只要北方一降温,亳城是肯定会跟着一起降温的。

 

    回到家后,苏白将天然气打开,等水热了之后,姜寒酥先去洗了澡。

 

    等她出来后,苏白才去。

 

    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基本上都是姜寒酥先去洗,苏白再去。

 

    或许是心里的作用,苏白总觉得姜寒酥洗过,浴室会香很多。

 

    换上睡衣,苏白从浴室里走出来。

 

    虽然穿着棉质睡衣,但苏白依旧担心姜寒酥会被冻感冒,因此又去屋里把她的棉袄拿来给她披上。

 

    这屋里是有空调的,但苏白的父亲买的空调是只能制冷不能制热的。

 

    苏白拿过吹风机,将姜寒酥的那一捧秀发放在手中,然后认真地吹了起来。

 

    电视上放的是由靳东主演,正午阳光出品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这部剧于12月19日在腾讯视频首播,算是这段时间以来最火的一部电视剧。

 

    只是对于这种偏恐怖类型的影视剧,苏白都不敢看。

 

    所以即便前世知道这部电视剧很优秀,苏白也只是匆匆看过前面一两集,等下墓后就不敢看了。

 

    还好,如今姜寒酥在她身边。

 

    这小丫头的胆子可要比他大多了。

 

    苏白觉得抽个时间,让姜寒酥陪着他把《僵尸》这部影片也给看了。

 

    听说这部恐怖片也是蛮不错的。

 

    将她的头发吹干后,苏白接了个电话。

 

    “嗯,明天能送到吗?”苏白问道。

 

    “能,只是价格有些贵,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弄到了一颗。”对面那人说道。

 

    “没事,只要明天能送到就行。”苏白笑道。

 

    “你要买什么东西啊?”等苏白挂断电话后,苏白问道。

 

    “没什么……”

 

    苏白花刚说完,忽然直接将头埋在了姜寒酥怀里。

 

    只因电视上响起一阵阴森的背景音乐,然后就看到墓地里跑出两个小孩。

 

    这一幕把苏白吓傻了,只觉得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他是真的害怕这些东西。

 

    要不然小时候也不会大冬天的,宁愿绕一大圈路去上学,也不抄近路了。

 

    看着电视上苏白觉得异常恐怖的一幕,姜寒酥眨了眨眼,然后像是哄孩子一样,拍了拍他的头。

 

    她的嘴角偷偷露出一抹笑容,原来自己也有比他强的地方呢。

 

    自家这个男友,胆子很小呢。

 

    “那段过去没有?”苏白问道。

 

    “还没有呢。”姜寒酥笑道。

 

    其实那画面只是一闪,现在早过去了。

 

    “哦,那我再躺一会儿。”苏白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又在她怀里躺了一会儿。

 

    “现在呢?”苏白问道。

 

    “没了。”姜寒酥道。

 

    苏白抬起头,发现这集已经放完了。

 

    他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十点多了,于是关上电视,将姜寒酥拦腰抱了起来,道:“不看了,睡觉去。”

 

    将她抱到床上后,苏白关上了灯。

 

    半夜,苏白从被子里出来上厕所。

 

    刚走出来,就被冻得一哆嗦。

 

    凌晨,已经开始降温了。

 

    他咬紧牙,直接跑进了厕所,然后快速的回来,重新钻进被窝。

 

    “好冷啊!”苏白道。

 

    忽然感觉一条纤细的胳膊搂住了苏白,自己转过头,就看到睁着眼看着他的姜寒酥。

 

    “我给你暖暖。”她道。

 

    苏白反手将她给搂进怀里,道:“你竟然醒了。”

 

    “被你吵醒了啊!”姜寒酥眨着眼睛道。

 

    苏白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道:“那对不起啊!”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姜寒酥问道。

 

    “那你说怎么办吗?”苏白笑着问道。

 

    “不知道诶。”姜寒酥回道。

 

    “拿我打趣是吧?”苏白没好气的将手伸进被窝里,在她身上某个部位捏了一下。

 

    姜寒酥俏脸通红,羞怒道:“色狼。”

 

    苏白哈哈一笑,将她的小手拿过来放在了手中。

 

    苏白用脚碰了碰她的小脚,因为暖水袋的水已经凉的原因,她的脚也凉了起来。

 

    苏白这才知道,姜寒酥醒来,恐怕不是因为自己起床的原因,而是因为天凉脚生寒的原因。

 

    虽然姜寒酥的身体近些时日好了不少,但一到冬天,手脚冰凉的症状还是没有好。

 

    苏白捏了捏她的脸蛋,道:“被脚冻醒了也不说,我去帮你暖暖脚。”

 

    说完,苏白起身掀开被子,到了另外一头。

 

    他将姜寒酥的两只小脚放进手里暖了暖。

 

    她的两只秀足此时都如冰山上的冰块一般,这般冰冷,她夜里能睡得着就怪了。

 

    看来这儿时烙下的病根,并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治愈的。

 

    苏白脑海里已经自动浮现了大冬天,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全身缩在被子里,就那样听着窗外的寒风,直到天明。

 

    苏白用嘴在她两只玉足上各自亲了一口,然后将其放在怀里暖了起来。

 

    姜寒酥俏脸羞的通红,但是感受到脚上的温暖,没过多久,也就渐渐地沉睡了过去。

 

    夜色深沉,寒风席卷大地。

 

    但屋内相互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却温暖如春。

 

    第二天醒来,苏白便发现怀里有一双脚。

 

    他用手在上面摸了摸,将手指插进她的五根脚趾里。

 

    抱在怀里用手把玩了一会儿后,他将那双脚从被子里拿出来,借着外面刚升起的微弱阳光,便能看到此时映入眼帘的这双脚到底有多美。

 

    这些年干的活比往常少了,再加上因为知道苏白喜欢她的脚,姜寒酥也会有去保养,于是这双脚也就越来越嫩了。

 

    在微光的照耀下,整只秀足粉扑扑的,上面有几根血管也是清晰可见。

 

    姜寒酥的脚不大,一手可握,因此就更加美观与可爱了。

 

    苏白低头含住了其中一颗晶莹剔透的脚趾,然后在上面轻轻咬了咬。

 

    身为恋足癖,能拥有这么一双秀丽的玉足。

 

    世上应该没有比他更幸福的恋足癖了吧。

 

    其实姜寒酥说她变态,倒还真不是,苏白只是喜欢自己喜欢人的jio,并且也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是喜欢被jio踩在脚下的感觉。

 

    苏白的喜欢,是欣赏,如古时那些文豪大家一样。

 

    世上可赏月花,怎么就不能赏足呢。

 

    只是这世上jio很多,能有姜寒酥这般好看的,可没几个。

 

    想了想,苏白又在另外一只嫩足上品赏了下。

 

    姜寒酥终究被苏白的动作给弄醒了,她将小jiao伸直,打了个哈欠,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看着眼前无人,姜寒酥愣了愣,下意识喊道:“苏白。”

 

    “嗯。”苏白回答。

 

    “你怎么到那去了?”姜寒酥问道。

 

    “我不到这里你能睡的这么舒服吗?”苏白笑着问道。

 

    苏白重新从床尾挪到了床头,笑道:“刚醒来就能看到这么一双好看的小jio,看来今天的心情会很不错。”

 

    姜寒酥的脸红了红,将脑袋缩回被子里,道:“色狼。”

 

    苏白也钻进了被窝里,然后将她给搂在了怀里,道:“只要能拥有我家小寒酥,做个色狼又如何。”

 

 文学

    “哦。”姜寒酥哦了一声,没说话。

 

    不过没过多久,她主动伸出脑袋,在苏白脸上亲了一口。

 

    有些话听着真的很开心啊!

 

    只是谁知道苏白被吻后却擦了擦脸,道:“呸呸呸,你都还没刷牙洗脸了呢就吻我,臭死了。”

 

    姜寒酥闻言,又伸出脑袋在苏白脸上吻了几下。

 

    苏白笑了笑,将脸贴在了她的脸上,相互抱着温存了一会儿。

 

    七点,两人从床上起来,天很冷,穿好衣服洗漱后,姜寒酥拿了条白色的围巾,然后给他系好。

 

    两人关上门,刚走下楼,便有一股寒风呼啸着肆虐而来。

 

    脸被刮的生疼,等把口罩戴上之后,才好一些。

 

    在一家包子店吃完早餐,高山已经在店外等待多时了。

 

    二人坐上车,赶到了公司。

 

    苏白带着她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已经把需要填写的资料提前准备好了。

 

    只是姜寒酥看到苏白的秘书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便皱了皱鼻子,眼神不善了起来。

 

    等那姓陈的秘书走后,姜寒酥走了过,问道:“我们苏大老板是不是招秘书只招女的,不招男的啊?”

 

    苏白没好气的将她给抱在了腿上,便盖印签章便说道:“我每年能来公司几次,这总裁秘书招聘也不是我招的,我连这秘书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姓陈,能这小丫头,吃什么飞醋啊!”

 

    苏白说完,捏了捏她的脸蛋,道:“去给我倒杯水去。”

 

    “让你的女秘书去给你倒啊!”姜寒酥道。

 

    “行,也可以。”苏白这就想让秘书进来。

 

    谁知姜寒酥一看苏白真有这个意思,立马跑过去将水倒了过来。

 

    苏白笑了笑,道:“反正你现在也没事,要是不想让外面那女秘书伺候,从现在开始你就当我的秘书吧。”

 

    “有报酬吗?”姜寒酥问道。

 

    “有。”苏白笑道:“可以让你得到一个年轻帅气又多金的总裁老公,怎么样?”

 

    姜寒酥眨了眨眼睛,笑道:“不要,我要钱。”

 

    “找打是吧?”苏白没好气的说道。

 

    姜寒酥嘻嘻一笑,没有再打扰他工作,不过倒真当上了秘书这个职业,端茶倒水递文件,那叫一个勤快。

 

    午间,两人在公司吃饭,下午的时候,苏白开了一个会议,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

 

    等这个公司只要是部门经理全部都参加的会议结束后,苏白又跟陈德私下聊了一个多小时的事情。

 

    此番完,今天一天的工作量也就算是结束了。

 

    明天要去参加唐伟的婚礼,23号给员工颁发完年终奖,苏白也就可以回家了。

 

    苏白打算24号上午开车回家,准备先带着姜寒酥回家里一趟,然后在家里住一天,25号再送她回去。

 

    走出公司的大楼,苏白牵着她的手,沿着涡河逛了一会儿,因为天太冷的原因,整个涡河都已经结上了冰。

 

    有不少小孩在河岸边玩耍,放着鞭炮,胆大一些的,甚至踏上了结上严冰的涡河。

 

    不过被路过的老大爷一声吼,全都做鸟兽散跑了。

 

    两人趴在涡河一处的围栏上,眺望着这座淮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整个亳城的母亲河。

 

    前世今生,涡亳这两座小城,留给了苏白太多的回忆。

 

    “还是发展太慢啊!”许久,苏白叹了口气。

 

    “比之以前,已经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了,现在整个涡城的治安都已经很好了呢。”姜寒酥道。

 

    他们上学时的涡城,那可是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拿着刀打架斗殴的人。

 

    而现在,基本上都已经看不到了。

 

    这就是苏白所做的贡献,作为整个亳城经济贡献最大的人,苏白现在的话语权,是有着很大分量的。

 

    自从几年前提出涡城治安乱象后,不只是涡城,整个亳市三县一区,每个月都在严打,凡是抓到打架斗殴的,都不会放过。

 

    “治安,只是一个城市最基本的东西。”苏白道。

 

    如果一个城市连最基本的治安都做不好,那这个城市就只能圈地自萌,别想着会有其他人会到这个城市旅游。

 

    哪怕这个城市有足够多的历史名人。

 

    和自身安全相比,旅游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就是以前涡城政府一直没有搞通的一点,老想着去与人争夺什么什么故里。

 

    只有把自家门前雪扫干净,才会真正有人过来。

 

    如今随着酥白的不断发展,涡城已经靠着干扣面这张招牌吸引到不少人流量了。

 

    不久,天空瓢起了小学。

 

    苏白伸出手,捧了些雪花,然后轻轻吹走。

 

    冰封大地,雪落人间。

 

    此时的涡河,很美。

 

    “等有时间了,带你去极北之地漠河走走,那里的雪才叫大,不过也够冷。”苏白笑道。

 

    “太冷了会把我冻到的,要是到时候又把手脚冻烂了就不好了,你会不要我的。”姜寒酥抿嘴道。

 

    “傻瓜,人家那里是有暖气的。”苏白在她帽子上打了一下,然后将她的白色针织帽拿了下来,戴在了自己头上。

 

    “别摘啊,很冷的。”姜寒酥道。

 

    苏白牵着她的手,向回家的路走去:“我戴戴。”

 

    姜寒酥看着苏白头顶上的那个白色针织帽,有些无语。

 

    我家这个男朋友诶。

 

    昨天姜寒酥买了不少菜,因此不需要再去菜市场买菜了,回到家后,姜寒酥去洗菜做饭,苏白则是给人打了个电话。

 

    接听后,苏白下了楼,让高山开车,亲自将他买的礼物从店里拿了回来。

 

    经过奶茶店时,苏白买了一杯奶茶。

 

    回到家里,姜寒酥已经将饭菜做好了,正围着围巾坐在椅子上,用手拖着脑袋,等着苏白回家。

 

    “饭做好了,快洗手吃饭吧。”姜寒酥将椅子给他推开。

 

    苏白将奶茶放到桌子上,然后抱着她将她身上的围裙给解开了,道:“都做好饭了,还戴着围裙做什么。”

 

    姜寒酥温柔一笑,道:“忘了脱了。”

 

    苏白刮了刮她的鼻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道:“人生能得这样一个老婆,我苏白知足了。”

 

    姜寒酥嘴角露出微微扬起,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其实,能遇到苏白,她又何尝不知足呢。

 

    “人道知足常乐,只要我们俩在一起,以后发生的任何大事,便都不算大事了。”苏白道。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笑道:“是这样的。”

 

    姜寒酥将米饭从电饭煲里盛出来,两人开始吃完饭。

 

    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却是姜寒酥一个多小时做出来的手艺。

 

    只有做过饭的人,才知道做一顿饭有多累。

 

    “你刚刚去做什么了?”姜寒酥问道。

 

    “去拿了个东西。”苏白道。

 

    “哦。”姜寒酥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专心吃着眼前的美食。

 

    吃过饭后,姜寒酥依旧没让苏白去洗碗,而是自己端着碗盆去了厨房。

 

    洗过碗后,两人继续坐在沙发上看起了之前没看过的《鬼吹灯》。

 

    看了两集后,苏白接了盆热水,然后放到了姜寒酥脚下。

 

    “天那么冷,今天就不洗澡了,来泡一泡脚吧。”苏白说着,拿起她的脚,将她脚上的兔耳朵棉鞋脱了下来。

 

    这是一对情侣棉拖,苏白穿的是只白色的,她穿的则是粉色的。

 

    因为天冷的原因,姜寒酥脚上还穿着一双黄色的棉袜。

 

    苏白将其脱下,然后拿着她的脚,将其放进了盆里。

 

    “怎么样?水温还合适吗?”苏白问道。

 

    “嗯,还好。”姜寒酥道。

 

    其实是有些烫的,但姜寒酥不想让他再去跑一趟去加凉水。

 

    如果不是知道苏白给她洗脚是因为喜欢她脚的原因,姜寒酥是不会让他帮忙洗脚的。

 

    姜寒酥一直都觉得,自己碰到苏白福气就已经够大了,这福气不该再大的,再大的自己就承受不住了。

 

    能好好跟苏白好好过一生就已经足够了,只是苏白太过疼爱她了,这让她又喜又有不知所措。

 

    如果有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受宠若惊。

 

    所以,她只能从其它方面多勤劳些,比如不许他洗碗,不许他做饭啊!

 

    以前苏白还能偶尔做会儿饭,现在家务做饭什么的,都是姜寒酥自己做。

 

    不过苏白又不笨,他用手试了试水温,明显烫了。

 

    苏白没好气的挠了挠她的脚心,道:“你啊你,真是的,别的女孩巴不得人家男朋友对她好,你倒好,我对你好,你竟然还嫌弃。”

 

    两人在一起那么久了,姜寒酥的性子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是嫌弃啊,就是,就是,我,我也说不出来,就是你对我那么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找补回来了。”姜寒酥道。

 

    “你忘了之前在电玩家输给我的赌约了,想要找补回来,不如多穿几次黑丝,多穿几套其它的衣服?”苏白忽然眼睛一亮,他吞了口唾沫,道:“要不,明天我买两套丝袜,一套白的一套黑的,你一直腿穿一个。”

 

    姜寒酥俏脸通红,小声道:“色狼。”

 

    “好不好嘛。”苏白问道。

 

    “我,我不知道。”姜寒酥小声道。

 

    “那就当你同意了。”苏白回去加了些水,这次用手试了试,水温终于没那么烫了。

 

    将她两只雪白的小脚,来来回回洗了数遍,好吧,其实是在水里玩了数遍。

 

    一直到水凉了,苏白才拿起毛巾,将她的两只嫩足擦洗干净。

 

    苏白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盒子,笑道:“你之前肯定想知道我去外面拿了什么东西回来。”

 

    “从很久之前我就让朋友帮忙找,几天前,终于找到了一颗,然后昨天他们紧急加工了出来,送到了我这里。”

 

    苏白从盒子里掏出一根红绳脚链,脚链红绳上有颗闪闪发亮的玉石。

 

    这颗玉石,呈翠绿色,比钻石还要闪耀。

 

    “女孩脚上戴红绳,是求偶,期待真爱出现的意思,但如果这红绳脚链是心仪之人帮忙戴上的,则是两人之间有了牵绊,不只是前世,也不只是今生,而是不论再怎么轮回,都会相遇,永远相爱。”

 

    苏白拿起她的左脚,帮忙戴上,道:“石榴石又称女人石,戴在身上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有美容养颜的功能,除此之外,还能调理身体,减少疾病的发生,特别是对于贫血以及血气虚弱的人。”

 

    “石榴石以翠为尊,而翠榴石,早就已经无法生产了,所以找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不过总算是找到了一颗。”苏白笑道。

 

    璀璨的翠榴石在她扮嫩的脚腕处闪闪发光。

 

    与绝美粉嫩的秀足搭配在一起,相得益彰。

 

    真是美不胜收。

 

    如果不是天气太冷,怕她的脚被冻着,苏白真想放在手中好好观赏一段时间。

 

    “太,太贵重了。”这般难找,肯定很贵,姜寒酥想拒绝。

 

    “不许拒绝,不然我会生气的,我费劲千辛万苦给你买来的,你好歹也得体会体会我的苦心吧。”苏白道。

 

    “不需要买什么东西的,我知道你的心就好。”姜寒酥道。

 

    “那我们赚那么多钱怎么花呢?你要是有大善心,不如我们全捐出去。”苏白问道。

 

    “不要。”姜寒酥忙道:“辛辛苦苦赚来的,捐出去干嘛啊?”

 

    “那我给你买些贵重的礼物,你又不收,那怎么办吗?”苏白问道。

 

    “我,我们还没结婚呢。”姜寒酥小声道。

 

    “不是早晚的事情?你难道还想跟我分开啊!”苏白问道。

 

    “怎么可能。”姜寒酥瞪大了眼睛,道:“你要是敢跟我分手,我,我真敢报警的。”

 

    “反正我是不可能看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不对,我也不能不跟你在一起,反正我们俩人得永久在一起,是你让我喜欢上你的,你得负责的。”姜寒酥道。

 

    “那你还担心什么呢?礼物贵轻都是心意,收下就行了,这世上什么东西都比不上你珍贵,只要你知道这点就好了,别说一颗玉石了,就算是有人拿一百亿跟我换你,我都不换。”苏白道。

 

    “不过某人就不一定了,人家要是给你百亿,说不定真能把我卖了呢。”苏白道。

 

    “才不会呢。”姜寒酥抿着嘴说道。

 

    “我收下就是了。”姜寒酥将脚放进了棉鞋里,看着脚腕处闪闪发光的那颗翠色石榴石,其实是很好看的,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这种闪闪发亮的东西。

 

    “诶,反正我是赖上你了,你以后要真是跟我分手了,我是没有钱能赔偿你了,到时候大不了把命给你算了,反正你说了,我的命比这颗玉石值钱的。”姜寒酥道。

 

    “再乱说话我要打你了。”苏白说完,将她给抱了起来,道:“昨天放过你了,今天可不会再放过你了,没有三次,今晚你是别想过关的,我送你礼物,你也得是给些回报的。”

 

    说完,苏白将她给抱到了床上。

本文标签: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视频

上一篇:扒开校花下面的粉嫩小泬(肉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娇妻与公h喂奶|地下室锁链play男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