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真紧水真多h|师生边h边做题bl文

2022-06-08 17:56: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瞅着神情渐渐平静的卡米尔道:“祖先们会问你,孩子,你过的好吗?吃的饱饭吗?身体健康吗?有人关心你吗?你有关心的人吗?以后我们这个大家庭,还会不会有新的成员加入?” &ld

瞅着神情渐渐平静的卡米尔道:“祖先们会问你,孩子,你过的好吗?吃的饱饭吗?身体健康吗?有人关心你吗?你有关心的人吗?以后我们这个大家庭,还会不会有新的成员加入?”

 

    “你说的好像真的有——”

 

    卡米尔抹了把眼睛后下意识说起,却在半句后没办法说下去,因为这涉及到了她的信仰,这属于能想能怀疑却不能开口质疑的。

 

    好在,郑建国也没想着去让她放弃信仰,而是开口将这个事儿扯了回来:“这就像你害怕的那样,以后咱们的家庭就不会有新成员加入了,这对于任何一个父母辈和祖辈的人而言,都是极其重要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可是没人说上了天堂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卡米尔不知是注意力转移了,还是情绪恢复了,语气平静的说着,探手接过了乔安娜递过来的纸巾,不想就见郑建国耸了耸肩道:“不是没人说,而是没有办法说。”

 

    “为什么没有办法说?”

 

    卡米尔擦了擦眼角后看着纸上落下的眼线痕,便见郑建国嘴角扯了个笑道:“因为这和童话中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差不多,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没人会将王子和公主做运动,出轨,政变,冲突写出来,知道为什么没办法写出来了?”

 

    “那就是成年人影带了。”

 

    卡米尔面现恍然的点了点头时,郑建国便探出了手道:“把校医给你的地西泮给我。”

 

    探手到了口袋里,卡米尔拿出了个小药瓶,郑建国接过后看了看上面的信息,抬手将上面的标签撕掉后扔进垃圾桶里,回过头道:“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你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让人准备直升机过来,那玩意会让人产生依赖的,我可不希望你变成个瘾君子。”

 

    “可是你在《名校风云》剧本里都是吞云吐雾的情节。”

 

    卡米尔瞅着旁边的垃圾桶,隐约感觉到自己先前的异样,可能是和这个药有关系了:“我先前,是和这个药有关系?”

 

    “这个药充当了帮凶,让你在原本就有些焦躁的情绪变到更糟糕。”

 

    郑建国倒是没一竿子把她先前的反常都归为药上面,看她的状态恢复差不多,便探手捉住了她的手腕,试了试脉搏后又看了看她的下眼睑,接着开口道:“你们以后在外边不要乱吃乱喝,特别是酒精类,如果你们变成了酒鬼,我是真的会生气的,而如果你们学会了吞云吐雾,那就是对我的背叛,准备开饭了。”

 

    “——”

 

    抿了抿嘴,卡米尔面现紧张的点过头:“不会,我保证不碰那些东西——”

 

    “嗯,我相信你,去洗把脸准备开饭。”

 

    郑建国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刺激她,目送她去了洗手间的方向后冲着旁边的乔安娜使了个眼色,后者便飞快起身跟着去了,不过没让他想到的是随着两人到了饭桌旁坐下,乔安娜不禁开口道:“那斯宾塞和查尔斯她们有问题吗?”

 

    “王子和公主们也是人,当然会遇到人所遇到的麻烦。”

 

    郑建国看着两人坐在旁边摸起刀叉,说过后又接着继续说了起来:“就像牙齿有时候会咬到舌头,咬到嘴唇那样,两个思想完全独立的人在一起,出现的事情会更麻烦,特别是对于婚姻。”

 

    “就像爸爸和妈妈,爷爷和奶奶。”

 

    乔安娜挑起了眉头抢答过,郑建国则是目露赞同的看向了卡米尔,发现她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好似变成了以前的模样,继续开口道:“实际上,爱情之所以会导致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现象发生,便在于双方看到的是对方好的一面,穿着得体说话风趣优雅什么的。”

 

    “你不知道他回到家里会袜子随便丢,床上被子从来没收拾过,甚至吃剩的碗盘都两三天才刷一次,请客吃饭的钱都是刷的信用卡,结婚后就要还的那种。”

 

    “而这些还只是生活习惯上的外在不同,对于婚姻生活更重要的内在方面,一个喜欢歌剧古典乐,一个喜欢计算机程序——”

 

    正吃着的卡米尔突然抬起了头,一双眼睛眨啊眨的瞅了会郑建国,默默的开口道:“我会好好学习的。”

 

    “噢。”

 

    郑建国神情微愣的瞅着说完后又继续吃饭的卡米尔,脑海里的念头是转了个弯才明白她在说什么,便想开口说有我宠着你就行了,可这么个说法又是在变相鼓励卡米尔放弃学习,当即开口道:“我并不是在变相说你们俩学习什么的,实际上对于咱们来说,学习只是一个了解的过程,你不一定要全部掌握住所学的知识,但是一定要知道大致的情况。”

 

    “比如专业的管理知识,会计知识,法律知识,金融知识,这样你们才不会被人从智商上欺负,欺骗,而不自知。”

 

    “当然,在婚姻里面,双方的文化程度和教育背景差别太大,就会导致在生活中出现些分歧。”

 

    “而在这个基础之上,比如家庭条件差距太大,双方年龄差距太大,这种分歧就会更加的剧烈。”

 

    乔安娜面现思索道:“可斯宾塞也是贵族啊。”

 

    郑建国笑了,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大约翰,就见他开口道:“贵族和王族,是不同的阶级,一个国家里面会有很多贵族,比如领主,庄园主,农奴主,僧侣,这些都是贵族,斯宾塞的父亲是一个没有领地的小伯爵。

 

    但是王族就只有一个,在斯宾塞之前的不列颠王族里面,只会选择和其他国家的王族进行联姻,而这也是斯宾塞为什么会被不列颠民众认为平民王妃的原因。”

 

    卡米尔听的面现恍然时,大约翰并未停下的说起:“女王的丈夫是丹麦王储,这也是中文门当户对意思,除了可以强强联姻外,还能起到互相帮衬的作用。”

 

    “那查尔斯为什么会迎娶斯宾塞?没有其他王室公主了吗?”

 

    卡米尔眨了眨眼满脸好奇的问过,大约翰不禁看了眼郑建国,开口道:“因为查尔斯之前的风流,导致国民对王室恶感大涨,再加上之前有人认为不列颠应该像法兰西那样推翻王室,所以为了缓和国内日益高涨的反对浪潮,查尔斯没有像他之前的祖辈那样,娶一个公主为妻。”

 

    “那斯宾塞——”

 

    乔安娜瞬间愣住的闪过诧异之色,大约翰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郑建国望着卡米尔开口道:“之所以说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就是原因了。”

 

    “我不想长大。”

 

    卡米尔突然开口说到,接着埋头拿着刀子把盘子划到吱吱作响,郑建国也就知道这是在耍小性子了,便开口道:“当然,你现在还没长大,来,咱们商量下你们的生日怎么过?”

 

    卡米尔先前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看着旁边的乔安娜道:“姐姐说。”

 

    “之前我们商量过。”

 

    喝了口旁边的饮料,乔安娜面现迟疑的好似在想怎么开口时,卡米尔飞快开口道:“去苏维埃。”

 

    “不行。”

 

    郑建国想都没想的开口拒绝,只是话在脱口的瞬间就见乔安娜瞪向了卡米尔:“你都让我说了,为什么还会抢着说?”

 

 文学

    “你们俩谁说都一样,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少有的开口打断了两人的话,郑建国说完后也没等两人再开口,当即就做了决定:“拉斯顿下个月就要去不列颠主持社交季了,咱们正好可以去开开眼界,看看老不列颠米字旗人是怎么腐败的——”

 

    “还能怎么腐败,查尔斯都没见过在温室花园的烧烤,他们肯定没你会玩。”

 

    卡米尔好似也知道这件事郑建国不可能答应,于是想了下后面现失望道:“要不咱们还是跟着拉斯顿去那边好了,郑,我们能带着莫妮卡和桑多拉她们吗?”

 

    “哦,当然可以。”

 

    看着这俩没有再坚持要去苏维埃,郑建国眼前闪过那俩胸怀天下的俏脸,便低头继续吃起了饭,以至于旁边的乔安娜偷偷看了眼卡米尔,飞快嘀咕道:“她们的妈妈失踪了,房子也被银行收走,要不是之前我们送她们的表,她们连下个月的学费都拿不出来,这样等到电视剧拍完,她们就有钱支付明年的学费了。”

 

    郑建国点了点头没有接口,卡米尔如果说是被泰勒保护到有些天真的话,那么乔安娜就属于相对比较单纯的女孩,有点心机并不深沉的状态,和莫妮卡以及桑多拉属于半斤八两。

 

    当然以郑建国的被害妄想症来说,这俩也可能是在等待时机,找个什么机会干票大的,不过这个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如果这俩在明知道自己不在乎她们占点卡米尔和乔安娜的小便宜,而去下黑手的话,那他也不介意在适当的机会推一把两人。

 

    “叮咚——”

 

    郑建国正把最后一块牛排塞进嘴里时,门口传来了个铃声,站在桌子旁的大约翰几步走了过去,接着回头道:“先生,是甘丽君小姐和两位先生。”

 

    “噢,你们吃完后回避下。”

 

    眉头微皱的扯下脖颈间的餐巾,郑建国起身走向了门口,卡米尔和乔安娜看到,也就齐齐起身拽了餐巾,扫了眼正走进来的男女后进了里面,就听那个是郑建国手下的女人声音传来:“专员,这是咱们总领馆的齐馆长。”

 

    “您好,齐馆,请进,你们吃过饭了吧?”

 

    门口处,郑建国冲着面相和蔼的齐进步握了握手,便见齐进步大致的打量过屋中情形,发现一如自己所听那般装修精致外加管家伺候的排场,白皙面颊上却没露出异样的开口道:“建国,我们吃过了,原本是没有你这边安排的,这次冒失了。”

 

    “请坐,齐馆。”

 

    听到对方是改了行程过来的,郑建国将人邀请到沙发旁坐下,冲着大约翰点说了倒茶后面带微笑坐下:“是国内有什么传达吗?”

 

    “呵呵,没有,是我听小甘说你的住院医学习结束了,想着还没到你这边坐过,这不也没和你说声就来了,建国不会介意吧?”

 

    齐进步满脸都是和善的笑,再加上他声音温润清脆,几句话就把郑建国心中那点不满给涤荡干净,跟着笑道:“齐馆这话可是在责怪我没邀请过您来做客,实际上我是想等到24号再邀请您到帝国大厦坐坐。”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就接受了。”

 

    听到郑建国的说法,齐进步也没推辞的应下,便见大约翰端着茶到了面前,就接着开口道:“谢谢。”

 

    大约翰点了下头后转身走了,郑建国看到齐进步坐直了身子,当即竖起了耳朵做出副洗耳恭听状,齐进步也就开口道:“建国,说实话我还没谢谢你对总领馆工作的支持,上次你让小甘提的邀请丝路花雨过来表演,国内已经批准了,他们正在办手续。”

 

    知道这是对方在表达谢意,郑建国倒是没把这个事儿放在心上,不说这原本就是他和亚伯拉罕张张嘴的事儿,便是建国公司正在搞的经典传唱,原本就宣扬的这些东西。

 

    当然,郑建国也知道目前能在两国这个状态下被批准,必然在国内引起过不少争论,想到这里便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自己这是贴着人情又拿钱的,现在看来到让不少大佬为难了。

 

    对于郑建国做出的成绩,先是在大使馆后又去了总领馆的齐进步都看在眼里,这也是他之前对于下面任何歪嘴都不理睬的原因。

 

    甚至在庆祝当天甩了袖子走人都没放在心上,年轻人原本就心高气傲的,更别说是他这种做出成绩的了。

本文标签:师生边h边做题bl文

上一篇:娇妻与公h喂奶|地下室锁链play男男

下一篇:上课被男生摁揉下面 终于进去了 她放弃了挣扎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