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肚子鼓起按着h宫交 办公室艳妇高潮

2022-06-09 16:42: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嗯,有一个老顾客…你手上的伤怎么样了?…啊?…他不在,他今天去佛山表弟那边了…晚上跳迪斯科么,你有伤在身方便吗…那这样,我下午早些关门过来,一起

嗯,有一个老顾客…你手上的伤怎么样了?…啊?…他不在,他今天去佛山表弟那边了…晚上跳迪斯科么,你有伤在身方便吗…那这样,我下午早些关门过来,一起吃个晚饭…”

 

    百色老板娘的电话打了有四五分钟样子。

 

    张宣眼睛望向外面,面部没有任何表情,耳朵却悄悄听着…

 

    手上的伤…他不在…跳迪斯科…

 

    奶奶个熊!这信息量好大,张宣暗暗猜测,这通电话到底是不是万军打的?

 

    又花了6分钟的样子,头发剪完了。

 

    老板娘问:“要不要再洗一遍?”

 

    张宣讶异,这年头剪头发都只管洗开头,不管洗结尾的,看来这老板娘心情不错啊。

 

    笑说:“会不会麻烦你?”

 

    老板娘跟着笑:“不麻烦,我反正闲着没事。”

 

    闻言,张宣也不再客气:“那成,洗个吧,我回家就不用再洗了。”

 

    老板娘比较用心,手也温柔,还会按摩,按的头皮很舒爽。

 

    这时张宣禁不住想,要是这手按在万军身上…

 

    洗完,吹干…

 

    张宣走出理发店时还回头看了一眼,没整明白。

 

    就像欧明曾说的:68分,不能再多了。

 

    27日早上。

 

    张宣一大早赶到火车站,守在出站口挥手大喊:“阳永健、孙俊,这边!”

 

    见到是他,阳永健露个土味笑容,小跑过来满是惊喜地问:“张宣,你怎么来了?”

 

    张宣和孙俊拥抱一下,“来接你们,饿了吗?”

 

    “还好。”阳永健说是说还好,但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

 

    没得说,带着两人先去吃饭。

 

    找一家路边饭店,要了四个菜,三个荤菜一个青菜。

 

    张宣问孙俊:“要不要来点啤酒?”

 

    孙俊滋个洁白板牙,笑嘻嘻地摇手:“不喝不喝,我中午还要坐车咧。”

 

    张宣有点意外:“中午就走,这么急?”

 

    孙俊挠头,“明天我爸60大寿,得赶回去。”

 

    提起这事,张宣一下想起来了,孙俊上面有5个姐姐,他父母是将近40岁才生的他。

 

    哎,老父亲明天生日,今天还坚持送阳永健。

 

    张宣都有点触动,这份情比金坚啊!

 

    菜上的很快,吃到一半时,张宣问阳永健:“20多天过去了,你还想改专业吗?”

 

    阳永健沉默一会,还是说:“我打算改。”

 

    张宣吃块粉肠,想了想说:“既然这样,那暑假我给你找份事做,你做不做?”

 

    阳永健抬头问:“暑假你不回去?”

 

    张宣摇头说:“看情况,就算回去一趟也不会久呆。”

 

    阳永健明了,随后问:“打算给我找份什么事?”

 

    张宣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安排她做什么,只得神叨:“暂时保密,只要你不怕我把你卖了,到时候肯定有事你做。”

 

    阳永健带刺揶揄:“我不是双伶这种美女,更不是米见这种大美女,我一灰姑娘我怕什么?”

 

    张宣白一眼,没好气道:“别用灰姑娘抬高自己,灰姑娘大部分都能翻身,你就一深山土姑娘。”

 

    阳永健气结,停筷子骂:“张宣,你这嘴真是贱。”

 

    见两人日常吵嘴,孙俊赶忙插话道:“张宣,暑假打工,我能不能来?”

 

    张宣咬个牙花,侧头对孙俊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懒得问你吗,我留住母的,公的肯定会闻着味儿来,是不是这么回事?”

 

    孙俊不敢看阳永健,低个头一直嘿嘿嘿笑。

 

    阳永健更气了,不说话了。

 

    吃完饭,孙俊直接返回羊城火车站。

 

    张宣送阳永健去南方医科大学。

 

    帮着把行李放到宿舍,张宣提出告辞。

 

    阳永健追出来挽留道,“奔波了一天,吃完晚饭再走吧。”

 

    “你请我?”

 

    “我请你。”

 

    “到哪吃?”

 

    “学校食堂。”

 

    张宣转身就走,“那还是算了,你又不是什么美女,多吃一餐少吃一餐都不影响,走了啊,拜拜!”

 

    说着,张宣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的潇潇洒洒。

 

    在校门口等了20分钟,没拦到的士。

 

    他娘的,那些大妈、大爷、小姐姐们太恐怖了,每次都靠抢,抢不过就用胸对准张宣。

 

    光天化日之下,你说你用身体攻击,那还怎么办?真是为难人啊。

 

    真真是服了!

 

    又等了两分钟,致命公交车来了,上吧。

 

    这次倒是运道不错,有吸烟的。

 

    挨着吸烟的坐好,张宣闲的无聊,习惯性地扫一眼周边,没有骂架的,没有热闹看,可惜了。

 

    不过前面两个妹子不错,长相、气质、穿着都不错。

 

    背后看女人他喜欢先看人脖子,修长,天鹅颈,美。

 

    白白的,嫩嫩的,好想用嘴给人家按按摩。

 

    红衣服的妹子掏出一袋零食,拆开,先递给朋友。

 

    黄衣服女孩伸手拿几块巧克力糖,吃一个就夸赞道:“还是进口的巧克力好吃。”

 

    红衣服女孩一边吃,一边嗯嗯嗯地说:“我现在只吃进口零食。不论是口味还是包装都比国内的强太多了。”

 

    听着两女叽叽喳喳,张宣忽的眼睛一亮,对啊!海关罚没那么多副食品,罚没那么多进口零食,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起来啊。

 

    虽然那些进口食品保质期大多只有半年到一年了。

 

    可价格也便宜的离谱。

 

    想想后世那些进口零食专卖店,张宣突然找到了突破口。

 

    把这些海关罚没的副食品买过来,然后以市场价5折对外出售。

 

    同时进行买一送一活动、以及捆绑销售。

 

    比如买两件优惠多少…

 

    买三件优惠多少…

 

    把某些特定关联商品捆绑在一起,又是优惠多少…

 

    上午还在发愁暑假给阳永健安排什么工作,张宣一下子有了主意。

 

    越想,觉得可行性越高。

 

    进口零食对别人来说也许有经营风险,但对于他来讲,白菜价拿货,就算亏了又能亏多少?

 

    要是这生意万一做成了,那不仅能挣到钱,还能帮助到阳永健。

 

    公交车走走停停,张宣心里装着事儿,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中大。

 

    一下车,张宣就迫不及待地围着中大考察一圈,从南门走到北门,他发现至少有4家门店适合做这生意。

 

    位置好,人流量大,一问门店出租价格,也不是很贵。

 

    思绪着,思考着,张宣又从北门返回南门。

 

    在南门停留一会儿,他决定副食品第一桶金就挣女大学生的钱。

 

    那些城里的女大学生家庭条件好,活的精致,又爱攀比,更喜欢外国调调。

 

    把门店开校门口,贪吃的她们肯定会买。

 

    同时把小广告做好,专营爱情领域,唆使那些男舔狗买进口零食讨好女朋友,或追求女生。

 

    要知道这年头进口的东西代表什么?

 

    代表贵,代表有品味,代表在同龄人里有脸面!

 

    张宣福至心灵,找到了落头。

 

    不过这事先不急,过段时间再说,等阳永健换了专业再说。

 

    回到教师公寓租房,路过一楼时,张宣闻到了肉香味。

 

    鼻子嗅嗅,确定是自己最爱吃的肉香味。

 

    张宣敲门:“老邓,老邓,口干了,讨口水喝。”

 

    门开,老邓看一眼就知道他安的什么心,都懒得搭话,直接过来把他拉了进去:

 

    “我俩你还客气啥子,来,先进来坐会儿,还有两个菜没好。”

 

    张宣脸皮厚,笑着就进去了,只是才几步,又停住了,屋里有个姑娘,蛮好看的姑娘。

 

    张宣顿了两秒,接着装模作样用杯子倒杯水,走进厨房悄悄问:“你妹妹?”

 

    老邓看一眼,摇头说:“我朋友。”

 

    “真是朋友?”

 

    “当然,我老邓从不撒谎。”

 

    “是吗,那我把导员叫来。”

 

    老邓气晕了,安静几秒后说:“别去麻烦你导员了,她来了非吵架不可。”

 

    张宣笑问:“那她是谁?长得蛮好看的。”

 

    瞒不住了,老邓干脆说:“我前任。”

 

    前任?

 

    张宣立马升起了八卦之火:“那个未婚妻?”

 

    老邓扶了扶眼镜:“嗨!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都老黄历了,不要提这没意思的了。”

 

 文学

    竟然是她,张宣暗暗观察一会老邓的脸色,把好奇心憋回去,识趣地不再提。

 

    转而把杯子里的水喝完就说:“那晚餐我不到你这吃了,走了。”

 

    老邓回身问:“那你去哪吃?”

 

    张宣回答道:“我去三楼看看,不是说邹青竹来了么,我去打打秋风。”

 

    老邓撇撇嘴,“你可拉倒吧,她们不在家,文慧父母带着她们三个去外面吃了。”

 

    张宣问:“文慧父母不是去了文慧姨家吗,怎么还没走?”

 

    老邓说:“不清楚,反正我看到她们一起出去了。吃饭时还邀请我了,我走不开。”

 

    张宣又走回厨房,“是吗,那我不走了,你放心,等会我做个安静的电灯泡。”

 

    老邓伸出手指,乐呵呵地指指他,又忙去了。

 

    晚餐张宣吃的老口。

 

    老邓和前任互相有点客气,说话客气,完全是一副相敬如宾的样子。

 

    张宣左吃吃,右吃吃,时不时抬头看看两人,然后又低头使劲吃。

 

    吃完第三碗饭,张宣摸摸圆溜溜地肚子,起身对老邓说:

 

    “老邓,我想起家里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老邓哭笑不得,看着他离开。

 

    门开,门关。

 

    张宣深呼吸一口气,他娘的这气氛太诡异了。那女的,你说,你都把人家抛弃了,还回来干什么?

 

    嗯~,女人的世界他不懂。

 

    还是回去看书写作吧。

 

    …

 

    开学了,张宣上午报道,下午去了宿舍。

 

    一进寝室门,发现大家都围着欧明在七嘴八舌,说是要他请客。

 

    张宣走过去问:“发生什么好事了?”

 

    魏子森拉着他欢快地说:“宣哥,你不知道,老欧和一个笔友相爱了。”

 

    张宣下意识瞟一眼欧明床头,嘿!还真的新添增了一个名字。

 

    1、丁艳红

 

    2、刘利芬

 

    3、廖美丽

 

    4、余韵

 

    张宣惊讶问欧明,“叫余韵?”

 

    欧明摸摸大光头,微笑说:“宣哥,这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张宣假模假样叹口气:“这名字取得好啊,有灵性,等你结婚后就知道了。”

本文标签:小肚子鼓起按着h宫交

上一篇:英语老师的兔子好软水 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

下一篇:老头用手扣我下面好爽 穿越山村共妻 纯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