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山贼蹂躏 H文 超级乱婬伦农民工

2022-06-11 07:56: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背后纹着闭目关二哥,右手柱着青龙偃月刀,左手碰着大号金元宝,不怒自威霸气侧漏。 “无耻至极,吃软饭吃得如此嚣张,禽兽还要迎娶白校花,是可忍孰不可忍。” 侯三

背后纹着闭目关二哥,右手柱着青龙偃月刀,左手碰着大号金元宝,不怒自威霸气侧漏。

 

    “无耻至极,吃软饭吃得如此嚣张,禽兽还要迎娶白校花,是可忍孰不可忍。”

 

    侯三背后有过肩龙,愤慨的道:“软饭男太无耻了,白校花是我的女神,不能便宜了禽兽,我跟他势不两立。”

 

    朱逸群附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早就看赵锋不是好鸟儿,吃软饭吃得春风得意,必须给他点颜色瞧瞧,拯救恋爱脑的白校花。”

 

    黄大彪沉默不语,随手掐灭烟头,严肃的道:“猴子,你连夜带人去打埋伏,给软饭男当头棒喝,让他知道知道,软饭不好吃。”

 

    侯三严谨的道:“我出手不合适,我跟赵锋太熟,一眼就能认出我,咋说也是老同学,不好收场。”

 

    黄大彪抬手抽了一下猴头,不爽的道:“谁让你亲自动手的,你过去主持大局,派人动手就行了。”

 

    侯三捂着猴头,郁闷的道:“我办事你放心,保证打得赵锋,连他老妈都认不出来。”

 

    朱逸群叮嘱道:“千万别露出马脚,赵锋跟左麒麟关系很好,出手务必小心。”

 

    三人相视坏笑,为了曾经暗恋多年的校花,有了共同的敌人,为了拯救白校花,决定联手对付软饭男。

 

    大学毕业之后,朱逸群混迹职场,每年都张罗高中同学会,长袖善舞四处拉关系,呼朋唤友培养人脉。

 

    这家伙很是现实,有用的就联系,没用的不搭理,通过侯三结识黄大彪,三人都是老同学,关系处得不错。

 

    彪哥今非昔比,从不学无术的混子,混成小包工头,建筑公司的黄总,朱逸群可劲巴结,经常一起出来聚会。

 

    朱逸群诡计多端,脑瓜子好使,渐渐成为彪哥的智囊.......

 

    ......

 

    富豪大酒店。

 

    帝王套房卧室里,赵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是白嘉馨的一颦一笑,距人于千里之外,又拥吻送别,令人难以释怀。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遥想高中时代,第一眼见到白嘉馨,赵锋就怦然心动,感觉自己恋爱了,这就是一见钟情,第一次心动的感觉,事隔多年无法忘记。

 

    客房电话铃声响起,赵锋睁开双眼,随手接起电话。

 

    “谁呀!大半夜扰人清梦,你有病呀!”

 

    “先生,需要客房服务吗?”

 

    “不需要!”

 

    听着最少三个加号的女子声音,赵锋重重挂断电话,起身放水。

 

    哗啦啦!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赵锋走出洗手间,接通客房电话,不爽的道:“别打电话了,我不需要服务。”

 

    “锋哥火气这么大,出门吃个烧烤,怎么样?”

 

    “死胖子,半夜不睡觉,你吃啥烧烤?”

 

    “吃宵夜习惯了,你出来吗?”

 

    “等我一下!”

 

    赵锋挂断电话,起身穿戴整齐,通知保镖暗中随行,出门会合金富贵,赶往夜市啤酒广场。

 

    夜市啤酒广场是烧烤大排档,赵锋曾经摆烧烤摊的地方,故地重游心潮澎湃,感觉人生不易。

 

    二人坐到桌前,点了四盘海鲜小炒,烤串小龙虾。

 

    端起冰镇大扎啤碰杯,二人仰头喝了一口,瞬间透心凉,从脚趾头凉到天灵盖,精神为之一振。

 

    赵锋手指不远处的摊位,感叹道:“小胖记不记得,我在那里摆过烧烤摊,现在变成麻辣小龙虾。”

 

    金富贵提起一串大腰子,吃得满嘴流油,点头道:“当然记得,胖爷天天过去捧场,你烤的羊肉串真是一绝,生意可红火了。”

 

 文学

    赵锋笑道:“当年我家可穷了,我爸下岗待业,我妈的养鸡场被下毒,鸡鸭都死光了。全家没有一点收入,我只好摆烧烤摊,勉强混口饭口,想想都挺悲催的。”

 

    金富贵举杯:“锋哥是天纵奇才,你要是愿意表明身份,马上就是全城首富,彪哥给你提鞋都不配。”

 

    赵锋摇了摇头:“没兴趣,我对老家没有留恋,明天就订机票飞回魔都,你跟我一起走,还是留下玩几天。”

 

    金富贵道:“当然一起走,我要回去约会,每天接婷婷下班,这一次跟你回老家,耽误好多天了。”

 

    赵锋道:“婷婷是好女人,你要把握机会,别再错过了。”

 

    二人边喝边聊,天南海北畅所欲言,各自喝了两杯大扎啤,有了三分醉意,话题扯到黄大彪身上。

 

    “彪哥这种泼皮恶霸,混得风生水起,一本正经的好人,混得越来越差,还有没有天理了?”

 

    “有钱就要大爷,没钱就是孙贼!现在衡量人的标准,别人对待你的态度,不再是人品好坏,而是你有多少钱?”

 

    不远处角落里,侯三戴着帽子,低头吃着烧烤,同桌共有六名二溜子,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眼角余光不时瞥向赵锋。

 

    金富贵吃着麻辣小龙虾,调侃道:“彪哥贼心不死,还想追求白校花,你要小心了。”

 

    赵锋嘲弄道:“白嘉馨是风一样的女子,明早就飞回香江,我拍马追不上她,别说彪哥那个负心汉,打死都追不上。”

 

    二人举杯畅饮,吹牛打屁很是尽兴,享用丰盛宵夜。

 

    一小时之后。

 

    二人勾肩搭背,唱着光辉岁月,醉眼朦胧走出啤酒广场。

 

    迎面走来六名二溜子,戴着帽子口罩,包围赵锋和金富贵,二话不说就要动手。

 

    暗中埋伏的保镖跳出草丛,密密麻麻的肌肉男蜂拥而上,同样二话不说,围攻找茬的二溜子。

 

    二溜子无处可逃,瞬间被肌肉男淹没,没有任何悬念,哭爹喊娘连连求饶,按在地面摩擦一百遍,各个面目全非,连老妈都认不出来,好一个惨字了得。

 

    望着六名同伴的凄惨遭遇,侯三惊骇欲绝,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捅了马蜂窝,从哪蹦出来一群肌肉男,都有健美教练的体格,半夜出门组团打野。

本文标签:超级乱婬伦农民工

上一篇:嗯啊…校园宿舍呻吟浪荡 大炕上的欢愉H文

下一篇:大炕上偷换肉体 宝贝这是吹潮h别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