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的妺妺h伦浴室无码视频|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2022-06-13 15:59: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考虑到即将飞往美国瞧安卓的行程很可能也要充当一把投资人的身份,他就秉承着学习的精神来看看老熊工作的日常。 作为一家知名风投,idg的员工人数并不多。 当方卓在熊

考虑到即将飞往美国瞧安卓的行程很可能也要充当一把投资人的身份,他就秉承着学习的精神来看看老熊工作的日常。

 

    作为一家知名风投,idg的员工人数并不多。

 

    当方卓在熊潇鸽的陪同下走进idg华夏的总部办公室,他受到了热情的迎接。

 

    “方总,是方总来了啊!”

 

    “方总莅临idg指导工作了!”

 

    “欢迎方总!”

 

    “方总,冰芯的进度让我们大受鼓舞!”

 

    随着一路的招呼声,方卓隐约有种来到自家公司的错觉——当然不是恒隆23那种感觉,就像、就像一家许久没来的子公司,子公司招了许多面生的新员工,但新员工理所当然的认识老板。

 

    方卓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寒暄,点头,仿佛真是莅临指导。

 

    等到坐进老熊的办公室,他忍不住笑道:“你们idg的人都挺热情,我还以为会比较淡定高冷呢。”

 

    熊潇鸽微妙的说道:“当然要热情,听说潘犇他们在你手底下做得不错。”

 

    潘犇曾经是idg的副总,早两年被派去易科调研情况。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有一就有二,idg的人本就少,跳槽的去向也完全隐瞒不住。

 

    方卓频频点头,夸赞道:“潘犇是真不错,幸好从idg出来了,他现在负责易科在欧洲市场的开拓,很有干劲,很有能力。”

 

    熊潇鸽冷眼瞧着这个恬不知耻的总裁。

 

    他说道:“所以,一定程度上,我很能理解李果庆的心情,他怼你这件事不能全怪他。”

 

    “人才的问题是这两年一直困扰我的难题。”方卓叹道,“你能理解他,就不能理解理解我?”

 

    熊潇鸽沉默,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方卓摆摆手:“算了,不说了,大家都不容易。”

 

    熊潇鸽想喊保安把这人请出去了。

 

    “上茶啊,项目书呢?行业调研情况呢?你们idg内部的判断呢?搞快点,搞快点。”方卓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催促老朋友。

 

    熊潇鸽按了内线电话,喊了副总伍兴毅进来介绍这次idg物色的赛道和项目。

 

    关于视频网站,idg的判断是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娱乐影视行业的市场将会越来越大,而作为衍生,视频网站将满足很大的需求。

 

    只是,这个需求完全迸发的时间,idg内部还有些争议,有人觉得三四年,有人觉得得五六年。

 

    不管如何,idg都考虑投一投,试一试。

 

    伍兴毅援引内部讨论会上的话——“冰芯那么难的项目都看到曙光了,视频网站有什么不敢投的?”

 

    然而,内部讨论会上也有同样反对的话——“你上哪再去找一个方总来?”

 

    ——“不如,我们把方总喊来一起干这个算了?”

 

    ——“方总能愿意?”

 

    方卓越听越不对劲,叫停道:“停停停,伍总,说岔了,话题偏了,让你介绍项目情况,这些旁枝末节就别复述了。”

 

    伍兴毅讪讪。

 

    老板椅上的熊潇鸽出声道:“他就是那个提议喊你来做这个的人。”

 

    方卓恍然。

 

    “方总,你对视频网站怎么看?”伍兴毅嘿然道。

 

    “肯定挺烧钱,三四年起步吧。”方卓倒是没有藏私。

 

    伍兴毅点头道:“那易科怎么想?新浪怎么想?方总怎么想?”

 

    方卓看了眼这位副总,又扭头看了眼老熊,认真的说道:“按照我想,其实,反正都是烧钱,反正你们idg都要投,与其投视频网站,不如你们继续把钱投我这。”

 

    他语速变快:“投谁不是投?谁烧不是烧?咱们都这么熟了,以前也有成功的案例,对不对?”

 

    伍兴毅陷入沉思。

 

    熊潇鸽打断下属的沉思,拒绝道:“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我们是搞投资的,不是搞半导体产业的。”

 

    方卓遗憾的对伍兴毅说道:“你们熊总还是不够信任我。”

 

    熊潇鸽说道:“伍兴毅,你先出去吧,这个乐视的由我和方总在就行,反正也只是听听看。”

 

    伍兴毅离开了办公室。

 

    上午九点四十五,距离约好的十点钟还有十五分钟时间。

 

    idg上午的安排是留给乐视的一个小时,然后是土豆网的一个小时,随后午餐招待是和土豆网一起。

 

    相较于有人居中介绍的乐视项目,熊潇鸽还是更看好创始人履历更漂亮的土豆网。

 

    “这个乐视网是有朋友介绍,最近找投资的项目不少,有些也不好推。”熊潇鸽这样对方卓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这场走个过场,但也能多少了解时下对新赛道的看法。

 

    方卓露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

 

    熊潇鸽又补充道:“真不错的话也可以继续往下聊,看人,看他们的规划。”

 

    方卓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翻看两个项目的资料。

 

    说起乐视……

 

    这个一地鸡毛的摊子确实挺熟了。

 

    今天要见的贾窒息、贾生态、贾回国、贾野子、贾造车,知名度相当的高,他的姓冠以活就有种黑色幽默。

 

    而说起老贾的历史,他一个搞房地产的晋省老乡相当出名,令一个晋省老乡则是低调的处于幕后。

 

    乐视的联合创始人刘泓,记者出身,正是他居中介绍了令一个晋省老乡,随后便是项目的一路上行。

 

    或者说,是一路造假的上行。

 

    乐视的财务造假维持了惊人的十年。

 

    如果没有上市前的三年造假,乐视上不了市。

 

    如果么有上市后的七年造假,乐视的故事便说不下去。

 

    至于为什么这十年都相安无事……

 

    有人认为贾乐视的最终溃败是因为步子太快,实则,他是不得不快,如果不快速的往下讲新故事,整个泡沫都要被轻而易举的戳破了。

 

    太阳底下其实没有新鲜事。

 

    方卓还记着托普集团的荒唐,这两个其实差不离,只是,互联网下的更眼花缭乱,更手段多变,更有人托底。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副总伍兴毅引着两位乐视的创始人走了进来。

 

    贾跃庭和刘泓。

 

    这是两人第二次来idg的办公室,上一次来的时候,熊潇鸽人在申城谈易购融资,所以,贾跃庭稍微花了两秒钟时间来确认谁是熊总。

 

    不难确认,办公桌后老的那个便是熊总。

 

    贾跃庭刚刚开口,嘴里还蹦着寒暄,视线忽然有点不受控制的转到沙发上坐着的年轻男人。

 

    这位丰神俊朗的是……

 

    真的是……

 

    贾跃庭惯性的寒暄完,旁边的联合创始人刘泓已经出声确认了。

 

    “没想到这里能见到方总,这下就算是没有熊总的青睐,能得到方总的指点也不虚此行了。”刘泓颇有点惊喜。

 

    “刘总好,坐,贾总也坐。”方卓笑着示意,“我才是被喊来学习的,你们不要在意我,熊总才是能投钱的那个人。”

 

    贾跃庭和刘泓都落了座。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想到会在今天见到这位易科总裁。

 

    熊潇鸽很能理解来自内地首富的光环,毕竟除了这个名头的光环之外,如果有人愿意打听方总的事迹,还真是挺有说服力的。

 

    他给出寒暄客套、平缓心情的时间。

 

    方卓交换了名片,给自己添了茶,又点燃一支烟,默默旁观idg总裁对乐视项目的发问。

 

    风投和创始团队的接触并不复杂,像熊潇鸽先前已经过目了乐视的材料,也对产业环境做了调研,还比较了同类项目,所以,他今天主要是看人。

 

    他要看这创始团队是不是靠谱,风格、理念都是什么样。

 

    虽然不全是一样,但有的创始人讲话都磕磕绊绊,项目的优势劣势都叙述不清,那真的很难让人升起投资的兴趣。

 

    但是……真像方总这样的对答如流,辩才无双,可能也会有一点疑窦。

 

    不论乐视还是土豆,idg的这一轮接触都不会投太多,毕竟,视频网站没有参考,变量比较多,风险相对较大。

 

    这也是熊潇鸽找来方总的原因,想让惯于判断互联网前沿方向的这位总裁给点意见。

 

    乐视的两位创始人,刘泓出声比较多,贾跃庭从旁补充。

 

    方卓边抽烟边琢磨,觉得这老贾隐约之间还表现的有点腼腆。

 

    熊潇鸽和刘、贾的交流持续半个小时。

 

 文学

    末了,这轮谈话收尾的时候,熊潇鸽问道:“贾总,刘总,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贾跃庭想了想,掀开笔记本,点开ppt,说道:“熊总,方总,我、我心情有些激动,我想看着ppt再捋一遍。”

 

    熊潇鸽“唔”了一声,点头允许。

 

    方卓仍旧没什么反应。

 

    不成想,原本腼腆的贾跃庭瞧着ppt,整个人的精气神就起来了。

 

    他提到视频的发展,提到如今被忽视的版权重要性,还比照首富曾经说的“互联网和音乐的结合”,说这是互联网触角的又一次蔓延,说互联网和视频的结合将会迸发出巨大的力量。

 

    联合创始人的刘泓被说得有点激动起来。

 

    熊潇鸽眨眨眼,没怎么被感染,就觉着还凑合。

 

    他看过更大更清晰的ppt,也听过更蛊惑更有力度的演讲。

 

    贾跃庭说到脸色都有些黑里透红,然而,等他结束才有些失望的发现,熊总和方总都有点无动于衷。

 

    “方总,看半天听半天了,你有什么意见让我们学习学习?”熊潇鸽看向方总,说道,“你也从创业走来的,多少给人一些建议。”

 

    三人的视线都看过来。

 

    方卓捻灭了烟,想了想,评价道:“ppt做得不错。”

 

    贾跃庭:“……”

 

    刘泓:“……”

 

    熊潇鸽不满道:“还有呢?”

 

    方卓又想了想:“梦想很好,贾总,但这个事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你有把这个项目坚持下去的心理准备么?”

 

    贾跃庭坚定的说道:“方总,就算我被梦想窒息,我也会坚持下去。”

 

    方卓颔首,o了,是本人。

 

    他言简意赅的说道:“项目有前景,行业待发展。”

 

    随后便闭口不言。

 

    熊潇鸽有些惊奇,这不是方总的作风啊,碰见这样的事不来一顿分析或交流?

 

    他心里奇怪,猜测这是不看好的缘故。

 

    熊潇鸽略一沉吟,问了几个流程性的问题,在十点四十五分结束了这次的会面。

 

    贾跃庭和刘泓都起身,这时,前者忽然看向方卓,提出个要求:“方总,我能和你合个影吗?我很佩服易科,也很佩服方总。”

 

    方卓哈哈一笑,同意了。

 

    照片拍完,两位创始人离开idg。

 

    等到办公室里重新只剩两个人,熊潇鸽纳闷的问道:“方总,你这到底是看好还是不看好,今天怎么这么敷衍?”

 

    “我今天就是来看你们风投怎么干活的啊。”方卓无辜摊手。

 

    “那你多少给点意见!”熊潇鸽不悦。

 

    “非要我给意见,那就是别投乐视。”方卓耸耸肩。

 

    熊潇鸽询问道:“为什么?”

 

    “我看他的ppt还不够好,说起梦想也很生涩。”方卓满脸严肃。

 

    熊潇鸽觉得方总这是彻底不打算给真想法了,没好气的说道:“就你ppt做得好,就你梦想最圆润!”

 

    方卓谦虚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熊潇鸽认为方总今天有点古怪,似乎意有所指,偏偏不知道他在指什么。

 

    “还有个土豆网呢,我真心建议他换个名字。”

 

    方卓随口说道:“couch  potato,说是种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人,也算有独特意义,名字其实无所谓,看看想法,看看团队,看看执行。”

 

    “你不是说这家的创始人有很不错的履历,既然如此,他想找钱恐怕不会太困难。”

 

    “视频网站肯定能起来那么几家,只要你耐得住性子。”

 

    熊潇鸽愕然道:“你这会又想说话了?”

 

    “说了我今天是来学习的,过几天我得去美国那边看看一家公司,谷歌都和那家谈过一轮了。”方卓摇头道,“你要是感兴趣,这个事我可以带你一把,这才有意思,比什么视频网站有意思多了。”

 

    熊潇鸽思索几秒,皱眉道:“那边是idg美国负责。”

 

    “能谈成的话,我可以给你套个壳。”方卓如此说道。

 

本文标签:我的妺妺h伦浴室无码视频

上一篇:2022最好看(他狠狠挺进的她的花苞视频)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健身教练揉搓我的奶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