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超H肉爽文健身教练 扒开她的内裤戳进她的蜜匀处

2022-06-14 10:05: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从上一层利落地跳到下一层。 底下围观的群演和工作人员发出惊呼声。 其中一个人叫得最大声。 苏玲珑穿着一身校服,背着书包。 在人群中大喊:“爸爸,你真

 从上一层利落地跳到下一层。

 

    底下围观的群演和工作人员发出惊呼声。

 

    其中一个人叫得最大声。

 

    苏玲珑穿着一身校服,背着书包。

 

    在人群中大喊:“爸爸,你真棒!”

 

    一场戏结束。

 

    休息的间隙工作人员忙着在地面铺泡沫垫还有棉被。

 

    下一场戏,男主角发生意外从四层楼上掉下来。

 

    剧本是从十多层掉下来。

 

    为了演员的安全最后决定拍摄就在四楼,后期用剪辑补。

 

    导演拿着喇叭喊:“都去帮忙把气垫床都铺好,安全区域越大越好。”

 

    忙了一个小时,导演终于满意了。

 

    扯着嗓门喊:“可以了,演员各就各位。”

 

    禹烟放好最后一块泡沫垫,站起身来。

 

    一双手扶住了她。

 

    苏玲珑:“妈,累坏了吧!”

 

    正在喝水的导演,一口水喷了出来。

 

    他咳嗽了好一会儿,“不错,小演员能代入角色,是个好苗子。”

 

    苏玲珑笑得眉眼弯弯:“谢谢导演!我一定好好演。”

 

    导演:“禹烟,这场戏很重要。”

 

    禹烟:“我知道了。”

 

    两边拍摄同时进行着。

 

    男主在新小区做着玻璃的清洁的工作。

 

    禹烟在家里忙着煮一家人的饭菜。

 

    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对方说她的丈夫发生了意外,急需医药费。

 

    她原本不信。

 

    电话中传出丈夫同事的电话,她才接受了这个现实。

 

    整个人如五雷轰顶,呆愣在原地。

 

    突然,大门打开了。

 

    女儿走了进来。

 

    禹烟飞快擦干眼泪笑着说道:“回来了,快吃饭,我给你爸送饭去。”

 

    她压抑着内心的悲痛。

 

    忍住眼泪,回房去找存折和银行卡。

 

    在柜子顶上的鞋盒子里找到了银行卡。

 

    她收起来大步往外走。

 

    忽然发现女儿就站在门口。

 

    她咬着嘴唇,双手抓着书包肩带:“妈,是不是出事了?”

 

    眼泪就这样措不及防掉下来。

 

    禹烟拿手擦了下眼泪:“一会儿吃完饭,自己去学校,我要去医院看看你爸。”

 

    最后拗不过女儿,母女俩一起到了医院。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

 

    工友围在周围,急得团团转,“老板听到出事偷偷跑了。”

 

    禹烟:“还能怎么办?先凑钱救人。”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

 

    门外的人一脸欣喜。

 

    “总是做完了。”

 

    “大夫,是不是没事了?”

 

    “情况有点不好,家属到了吗?......进行下一个手术。”

 

    禹烟拿着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深呼吸用力写下三个字:李小翠。

 

    这是她扮演的角色名。

 

    “咔!”

 

    导演:“很好,演得太好了。”

 

    禹烟拿纸巾擦了眼泪,收起了情绪。

 

    “呜呜呜~”

 

    “啊!”

 

    众人回头看向哭声传来的方向。

 

    苏玲珑蹲在墙角,抱着双腿哭得不能自己。

 

    导演:!!!

 

    他表演有些尴尬,“小演员,结束了,这场戏拍完了。”

 

    苏玲珑:“呜,我爸没了。”

 

    禹烟:“还在,顶多就是瘫痪。”

 

    苏玲珑:“真的?”

 

    众人:“......”

 

    论苏玲珑亲爸的心理阴影面积。

 

    一群人把苏玲珑围在当中安慰她。

 

    谁也没有注意到禹烟走出了片场。

 

    她站在路边抬头看了看天空,做出了忧伤的表情。

 

    看起来心情不好。

 

    有一辆车悄悄靠近,车子离开的时候禹烟已经不在了。

 

    这辆车如同箭一样开出去。

 

    禹烟就在车上,她面朝车门。

 

    背后顶着一个武器。

 

    司机把车开到一个废弃的停车场。

 

    他打开车门走了。

 

    抵在身后的武器收走了。

 

    身后的人推了禹烟一把:“下车。”

 

    禹烟下了车环视周围。

 

    看起来这里只有她和面前的这个男人。

 

    男人长得普普通通。

 

    但是禹烟觉得他很面熟。

 

    他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很兴奋,看向禹烟的眼神就像是看猎物。

 

    偏偏又要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

 

    禹烟翻了个白眼:“说出你的目的。”

 

    对面的男人冷笑一声:

 

    “你倒是直接。你不要误会,我就是想和你促进一下感情。”

 

    “你看起来很特别,从第一眼就喜欢你。”

 

    禹烟:“我该怎么称呼你?反派一号或者是某某集团少爷。”

 

    男人脸色一变,“把那个废物未婚夫踹了,跟我怎么样?”

 

    他挑衅的目光盯着一辆废弃的车子。

 

    储以南走了出来,

 

    站在禹烟的身边,冷冷看着对面的男人:“好大的口气。”

 

    男人脸上的肌肉抖动,“没用的废物!”

 

    他手心翻转,一颗闪光球出现在手中。

 

    禹烟瞳孔一缩。

 

    和那次见到的一模一样。

 

    禹烟和储以南对视一眼。

 

    同时说道:“小心。”

 

    男人嘴里开始吟唱不知名的咒语,闪光球越发亮了。

 

    储以南突然满脸通红倒在地上。

 

    还好禹烟扶住了他。

 

    对面男人得意的大笑。

 

    他大步朝禹烟走过去。

 

    “跟着她不如跟我,你看到了我的能力。”

 

    禹烟抬头看着男人:“是吗?”

 

    男人站在她面前。

 

    指着昏迷的储以南,“连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有什么好?”

 

    “你如果喜欢他的样子,我不介意整容。”

 

    他的语气仿佛是给了别人荣耀。

 

    在他看来,他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任何人不能忤逆他。

 

    男人弯着腰凑近禹烟低声说:“女人,你还在犹豫什么?”

 

    突然,一只拳头到了男人面前。

 

    他下意识躲避。

 

    因为离得太近,他的腿被踢了一脚。

 

    男人飞快往后退。

 

    不敢置信大喊大叫:“怎么可能?你为什么没有事?”

 

    储以南站在禹烟身边。

 

    不明白禹烟为什么要他装昏迷。

 

    禹烟:“果然,那个球能控制人。”

 

    储以南心想这是什么高科技产品,一定要报备下。

 

 文学

    男人还在喃喃自语。

 

    头顶突然一暗。

 

    他眼中寒光一闪,吐出几个字:“遮天伞。”

 

    储以南眯着眼睛,“你认识?”

 

    男人没有回答他,反而瞪着禹烟:“你和上面什么关系?”

 

    禹烟:“就是你认为的那样。”

 

    男人冷哼一声:“虚张声势。”

 

    伞慢慢旋转,变成遮阳伞两倍大。

 

    男人明显感觉到,他和周围的感应渐渐消失了。

 

    他从胸口掏出一个东西扔了出去。

 

    十米范围内顿时被浓雾覆盖。

 

    禹烟捂着口鼻往后退。

 

    耳边传来储以南焦急的喊声:“小烟,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

 

    一只手抓住了储以南的手臂,带着他跑到了浓雾外边。

 

    储以南看着之前站立的地方。

 

    那里如同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一样。

 

    头一次对自己的天赋产生了怀疑。

 

    他没有见过这种长时间不散的浓雾弹。

 

    储以南:“那是什么高科技?”

 

    禹烟干笑,“不知道,可能是浓缩过的,反正他有钱。”

 

    储以南拍了照片打算回去研究。

 

    他把禹烟送回剧组,急匆匆走了。

 

    导演看到她回来笑着问:“你这么快回来了。”

 

    禹烟:“嗯,忙完了。”

 

    她提前请了假,这一场拍的是男主父母的戏份。

 

    两位老人将悲痛绝望的情绪演了出来。

 

    苏玲珑在一旁呜咽。

 

    眼睛都哭红了。

 

    哭声一声比一声大。

 

    工作人员不得不请她过去休息。

 

    苏玲珑擦着眼泪:“对不起,我没有拍过这种虐心的戏。”

 

    工作人员:......

 

    演员因为入戏出不来的情况很正常。

 

    对角色太投入,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工作人员期待的目光看着禹烟。

 

    禹烟:“需要刀一下吗?”

 

    工作人员:“!!!”

 

    禹烟点点头:“明白了!”

 

    她转身往苏玲珑身边走。

 

    苏玲珑哭成一团。

 

    旁边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心疼得不行。

 

    她在剧组年纪最小又是扮演的男主女儿。

 

    原本又是国民闺女。

 

    周围的人都安慰她,劝她。

 

    “他再也站不起来,以后的日子都要躺在床上。”

 

    “生活不能自理,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背着你,陪着你上学放学。”

 

    苏玲珑眼泪朦胧,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拼命摇头,“不会的。你在骗我。”

 

    禹烟:“真的。”

 

    苏玲珑看向其他人。

 

    旁边的演员都别过头去,不愿意再看。

 

    禹烟:“真的,不信你再看看剧本。”

 

    苏玲珑的像是当头棒喝。

 

    悲伤的情绪一下子被击破了。

 

    这还没完。

 

    禹烟:“他是戏中人,命运已经注定了,但是,你亲爸没事。”

 

    苏玲珑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慢慢回头,眼睛突然睁大。

本文标签:扒开她的内裤戳进她的蜜匀处

上一篇: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一边吃胸一边揉下面口述

下一篇:炕上换着日起爽到爆 坐在学长的棒子上写作业作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