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含着两个雪乳上下晃动 拍戏床戏被肉高H纯肉H在水

2022-06-17 07:54: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所以王忆昨天接到凤丫邀请、今天又有大胆招呼,盛情难却他无法推辞。 他去时空屋拎了一桶一公斤的罐装猪油,又装了一些肉罐头、甜豆罐头,还拿了一盒彩色铅笔一起做礼物。

所以王忆昨天接到凤丫邀请、今天又有大胆招呼,盛情难却他无法推辞。

 

    他去时空屋拎了一桶一公斤的罐装猪油,又装了一些肉罐头、甜豆罐头,还拿了一盒彩色铅笔一起做礼物。

 

    其中猪油是给大胆家里日常用的,罐头今天中午加个菜,彩色铅笔给孩子玩。

 

    我太体贴了!

 

    当然,标签纸全泡水撕掉了。

 

    我太仔细了!

 

    他得意洋洋的走进院子,然后看到了屋子里一个留短发、穿蝙蝠衫的姑娘在盯着自己看。

 

    这样他赶紧收敛起得意冲姑娘和旁边的妇女点点头:“阿姨好、女同志你好,我叫王忆,初次见面,非常高兴。”

 

    妇女笑容很和蔼,站起来说道:“王忆同志你好,快坐下歇歇脚,这一路累了吧?”

 

    王忆一愣。

 

    我从山顶下来才几步路,这累什么?我怀疑你话里有话、别有所指、有所暗示!

 

    不等他回话,妇女说道:“我看凤丫准备了海瓜子,她忙活不过来,我去帮她淘洗。”

 

    大胆说道:“行,姨,你真勤快,那我歇歇。”

 

    妇女怒视他。

 

    你歇个屁,快滚!

 

    大胆注意到她眼神反应过来,刚坐下又站起来:“哎呀,肚子疼,我去上个茅房。”

 

    屋子里剩下王忆和姑娘。

 

    姑娘含羞带怯的冲他笑了笑。

 

    王忆便回以微笑。

 

    见此姑娘又笑了笑。

 

    脸颊酡红,像绽放的山茶花。

 

    王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要笑,因为这是套娃了。

 

    屋子里的氛围沉闷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其实他有点社交恐惧,独自面对女人更恐惧,就连他电脑硬盘里的片子都没有一个女人的,至少还得有个男人。

 

    还好这时候外面响起蹭蹭蹭的脚步声,王状元领着一妹一弟跟疯狗一样窜进来。

 

    王忆回头。

 

    王状元满脸惊恐的刹车。

 

    皮鞋和花鞋高兴的迎上去:“王老师,王老师你在这里!”

 

    美妮咳嗽一声说道:“小姨也在这里。”

 

    皮鞋和花鞋更高兴了:“小姨来了,姨姥呢?”“这是姨姥给我家带的东西吗?呀,罐头!”

 

    “不是,这是你们老师带的。”美妮尴尬的说。

 

    她瞅了瞅桌子上的网兜,里面东西不少,那么一大桶猪油、好几个罐头,还有一个彩盒子是什么?真好看。

 

    皮鞋和花鞋一听她的话顿时对她失去兴趣,跑到王忆跟前抬起小脸眼巴巴的看:“王老师!王老师!”

 

    王老师从兜里摸出糖,一人一块。

 

    他又扔给王状元一块。

 

    王状元讪笑。

 

    茅房口的大胆一看仨孩子去捣乱了,喝道:“你们仨干什么呢?过来。”

 

    皮鞋说道:“不屙屎不撒尿,不去。”

 

    大胆哄着他们道:“爹不是让你们过来撒尿屙屎,爹这里有好吃的,快过来,要不爹自己吃了。”

 

    王状元疑惑的问道:“爹,你在茅厕里吃什么?”

 

    大胆一看软的不好使,拎起一个棍子开始追打!

 

    凤丫和妇女出现在厨房门口,前者问道:“姨,我给妹介绍这个小伙子怎么样?”

 

    妇女说道:“瞅着真不赖,不愧是大学生,长的洋气呀,不比电视里的男演员差。但你确定他是大学生?”

 

    “79年考的大学,今年刚毕业就回来支援咱们外岛农村了。”凤丫说,“听支书说,他念的叫大本。”

 

    “大本?是本科吧?”妇女问道。

 

    凤丫急忙点头:“对对对,本科大学。”

 

    妇女喃喃道:“那你妹要是跟他能处上对象可就好了,到时候你姨父送送礼,他去城里进啥厂子不是轻而易举?不对,不用进厂子,得进政府去当干部!”

 

    凤丫不屑道:“人家不稀罕,人家是回来给国家培养干部的!”

 

    她回屋把网兜拿走,送上一盘花生说道:“王老师、美妮,你俩吃花生说说话,你俩都是念过书的文化人,肯定能说上话。”

 

    将空间留给小青年,她带网兜回厨房。

 

    网兜打开,她顿时惊叹:“呀,王老师太大方了,姨,你看这一桶的猪油,你们在城里供销社也不好买吧?”

 

    妇女羡慕的说道:“是,现在油票都是买菜油,因为南疆的战事,猪油供给很少了,我听人说是猪油能给武器上油。”

 

    凤丫拿起网兜里的彩色铅笔盒:“这是什么?姨,你见过吗?”

 

    妇女说道:“是铅笔?花花绿绿的,没见过,真好看呀,你打开瞅瞅。”

 

    凤丫打开盒子,露出里面两套十二色铅笔。

 

    两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漂亮的铅笔。

 

    妇女拿起来看,说道:“噢,我知道了,就是铅笔,彩色铅笔!你大姐家想给东东买来着,一包要六角钱,不便宜呢,就没给他买——嘿,这是什么?火车头?”

 

    凤丫一愣:“铅笔怎么还带火车头?是带着玩具吗?”

 

    两人研究一会没研究明白。

 

    凤丫看王忆跟妹妹不说话,索性回去问:“王老师,这是个什么玩具?”

 

    王忆接过火车头说道:“这是个铅笔刀。”

 

    他把铅笔从火车头的烟囱塞进去,轻轻一转开始往外出木屑。

 

    凤丫和姨对视一眼,纷纷咋舌。

 

    然后两人又一起给美妮使眼色,美妮借着这话题问道:“那是一套彩色铅笔?它带的铅笔刀真漂亮,你在哪里买的?”

 

    王忆说道:“哦,是我同学从国外带回来的,他大学毕业出国了,去国外旅读攻读硕士。”

 

    美妮没听懂后面的话,但前面的话让她有些自卑。

 

    于是她赶紧转移话题:“你看电视吗?哦,你们岛上没有电视机,那你平时干啥来打发时间?”

 

    王忆说道:“备课、看书,劳动,其实我没什么闲碎时间。”

 

    美妮问道:“那你看古诗词吗?唐诗宋词之类的,你看吗?”

 

    王忆一喜,暗道你这话算是撞到我裤衩里了,这个我是真能装逼。

 

    他笑道:“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之类都看。”

 

    “你喜欢哪一篇?”美妮打起精神准备展示自己文艺女青年的风采。

 

    王忆说道:“最喜欢的是一篇骈文,《滕王阁序》,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他一口气将近千字的《滕王阁序》给背诵出来。

 

    因为他真的热爱这篇文章。

 

    美妮目瞪口呆。

 

    一句没听懂!

 

    王忆从她表情看出端倪,便回转话题:“你喜欢什么?”

 

    美妮将准备好的‘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给咽了下去,低声道:“我喜欢现代诗,你喜欢吗?”

 

    王忆说道:“挺喜欢的,那你喜欢哪一篇?”

 

    这一次他让姑娘先开球。

 

    姑娘欣然说道:“我喜欢卞之琳的《断章》。”

 

 文学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王忆说道:“这首诗很好,说起这首诗我想起了一个小学生写的诗,跟这首诗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诗叫《夏天来了》,我给你念念?”

 

    姑娘说:“好呀。”

 

    王忆尽量富有感情的诵读道:“太阳报信员,扯着嗓子喊:”

 

    “夏天来了!夏天来了!”

 

    “荷花很害羞、难为情的,从水中探出了头。”

 

    “过了好久,夏天还是没有来。”

 

    “这把它急的,轻轻皱起了眉头。”

 

    “荷花不知道,自己,就是夏天!”

 

    美妮听着他的诵读觉得这首诗很寻常,直到最后一句出现。

 

    她惊讶的问:“这是小学生写的?”

 

    王忆笑道:“是的,是不是很棒?其实孩子们都很棒,他们拥有那么多的天赋,可惜随着长大会被时光、被环境给抹除,所以我选择当一名人民教师,我想挖掘孩子们的天赋。”

 

    美妮再次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觉悟?!

 

    自己好像……有点配不上呀!

 

    氛围再一次沉闷尴尬。

 

    凤丫一看这样不行,恰好菜已经差不多了,索性上菜一起聊。

 

    煎凤尾鱼、蒸螃蟹、蒸文蛤、蒸鱼鲞、炒海瓜子,还有一大碗红豆和一盘子肉罐头。

 

    仨孩子低头跟小猪抢食一样的吃。

 

    王忆吃热炒的海瓜子,这是一种小贝类,没他拇指肚大,可是肉很饱满且鲜美娇嫩,让他吃的赞叹不已。

 

    大胆得意的说道:“都是崽子们去滩涂上摸,一个小时就能摸这些,王老师你爱吃回头让他们再去摸。”

 

    王忆连连摆手。

 

    这顿饭很美味,可氛围很古怪,他总感觉那老娘们盯着自己看,而且目光很有侵略性……

 

    以前他不想奋斗的时候曾经幻想过有朝一日会被富婆这样侵略,可那是以前,现在王老师愿意奋斗了!

 

    吃完饭他赶紧跑路。

 

    结果出门没多远大胆追上来了:

 

    “王老师你慢点走,我有点事问问你。”

 

    “什么事?”王忆回身。

 

    大胆说道:“王老师我是粗人,就不绕弯子了,我想问问你,我姨家妹妹怎么样?你看上了没有?”

 

    王忆呆住了。

 

    随即反应过来:“你们两口子今天把我叫来?是给我相亲?”

 

    大胆亲热的搂着他说道:“这不是想跟你亲上加亲!”

 

    王忆苦笑着拒绝:“大胆叔,你和婶子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都是好人热心人……”

 

    “那你是看上我妹子了?”大胆喜不自禁的说。

 

    王忆忍不住给自己一巴掌,跟这么个粗人自己绕什么圈子?

 

    他直接说道:“没有,我跟她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你男的她女的,多合适。”大胆不高兴的说道。

 

    王忆说道:“主要是我心里有人了,容不下别人了!”

 

    大胆问道:“你心里有人了了?没听你说过,你别是找借口吧?”

 

    王忆说道:“不是找借口,我心里那个人你也知道,就是咱上次去县里戏剧院看到的跳天鹅舞姑娘中的一个,叫秋渭水!”

 

    大胆沉默了。

 

    王忆明白,他肯定理解自己的选择。

 

    为了酒肉,大胆还想努力一把:“王老师,我姨家妹妹也很好,城里人,吃商品粮,念过书,年轻,正经,贫下中农出身,根正苗红,思想过硬,不是,总之你觉得她哪里不好啊?”

 

    王忆说道:“她哪里都好,我也想选她,可你知道的,秋渭水腿太长了!”

 

    大胆继续努力:“腿长费布料、费裤子!”

本文标签:拍戏床戏被肉高H纯肉H在水

上一篇:白嫩饱满挺拔的双乳|最爽的乱惀短篇小说目录

下一篇:夜里班上干英语课代表 全是肉的np共妻古言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