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折磨到她哭着喊着求饶总裁|太长太硬太大我受不了

2022-06-17 17:48: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三井木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电池厂落入刘青山的手中。 就算他白扔出去上千万的美金,也在所不惜,坚决不能叫刘青山捡便宜。 道理很简单,这边损失一千万,到时候能换回来好几

三井木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电池厂落入刘青山的手中。

 

    就算他白扔出去上千万的美金,也在所不惜,坚决不能叫刘青山捡便宜。

 

    道理很简单,这边损失一千万,到时候能换回来好几十亿,孰轻孰重,三井木还是拎得清的。

 

    “噢,你真是个慷慨的人,我的朋友!”

 

    果然,在听到三井木的话之后,鲁本脸上顿时乐开花,还主动上去,跟三井木握握手。

 

    似乎他浑然忘了,刚才就是用这只手,一拳把人家的同胞给打倒。

 

    马老三气不过,低声骂了一句:“有奶便是娘。”

 

    商人重利,这是人之常情,刘青山摆摆手,阻止了马老三继续发牢骚。

 

    当务之急,是怎么对付三井木这个搅屎棍。

 

    那边,鲁本和三井木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

 

    鲁本当然有理由高兴,他的公司,在华夏总投资将近五千万美金,无论如何,他也承受不起这样高昂的损失。

 

    现在有人愿意当接盘侠,虽然只能算是勉强保本,但是鲁本也知足了。

 

    这些日子,他也和不少投资人聊过,基本上都亏了一半。

 

    三井木表面上谈笑生风,实际上心里却相当郁闷:在当前的局势下,实在不适合在华夏收购公司,前途未卜,搞不好的话,几千万美金,直接就打水漂。

 

    可是别的公司他不管,像电池厂这种核心产业,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刘青山得手的。

 

    “鲁本先生,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吧。”

 

    三井木抬头望望龙腾公司的招牌,眼中闪过不屑之色。

 

    鲁本也恨不得早点将公司出手:“好吧,三井先生,我们的合作,一定会非常愉快的。”

 

    于是两伙人合成一伙,正要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刘青山的声音:

 

    “鲁本先生,你还没有听我们的报价呢,我刚才已经说了,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

 

    鲁本疑惑地转过身:“芒廷先生,难道您的出价,比他们还会更高吗?”

 

    “当然,因为我们现在很需要一家电池生产厂。”

 

    刘青山笑着点点头,然后竖起一根手指:“在你们公司所有投资的基础上,再增加一百万美金,算是我私人给你们公司的补偿。”

 

    噢,鲁本差点想吹个口哨,表达一下心中的欢快。

 

    而这时候,三井木也不甘示弱:“一百万美金也好意思说出口,鲁本先生,我们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加五百万美金!”

 

    鲁本这次都差点乐疯了:原本以为是烫手的山芋,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香饽饽?

 

    他虽然不知道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句华夏古老的故事,但是多年经商,这点嗅觉还是有的。

 

    所以鲁本也不着急,乐呵呵地望向刘青山,等待他的出价。

 

    而刘青山果然没让他失望,张口说道:“那我们龙腾再加八百万美金!”

 

    看样子,刘青山和三井木是斗出了真火,就跟两只斗架的公鸡一般,彼此盯着对方,眼睛里都能喷出火来。

 

    鲁本越瞧越乐,心里已经给双方鼓劲:加油啊,争取把价格抬到天上,那我就发财啦。

 

    三井木也是毫不示弱,轻蔑地瞥了刘青山一眼:“再加一千万美金!”

 

    “一千五百万!”刘青山也同样不甘示弱,这家电池厂,他同样势在必得。

 

    三井木也同样知道,这家电池厂的重要性,他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又张口报出新的价格:

 

    “再加两千万美金!”

 

    鲁本心里都快要乐疯了,脑袋在两个人之间转来转去,这次又该轮到刘青山了。

 

    不过鲁本却看到刘青山不再加价,而是摇摇头:“三井君,恭喜你,我们龙腾资金有限,我们退出。”

 

    你不加了?

 

    鲁本的心中微微有些遗憾。

 

    而三井木却没有丝毫获胜的喜悦感,一张脸反倒更加阴沉,他知道,自己又被刘青山这个该死的家伙给算计了。

 

    三井木也彻底冷静下来,他也搞不懂,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没法子,一遇见刘青山,三井就忍不住上头。

 

    他恶狠狠地瞪了刘青山一眼,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叫他多花了两千万美金,这笔损失,也不是他能承受的。

 

    超过千万美金的支出,那都是需要株式会的高层开会研究的,可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鲁本也瞧出来情况有些不对头,连忙走到三井木跟前:“三井先生,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签订转让协议了。”

 

    “鲁本先生,也恭喜你呀,把厂子卖了个好价钱。”刘青山也乐呵呵地向鲁本祝贺。

 

    不过这话在三井木听来,却跟刀子一般,一个劲往他心脏上戳。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难道还能耍赖不成?

 

    堂堂三井财团的继承人,要是说话不算数,那以后还怎么在商场立足?

 

    内心的纠结,让三井木的面孔也变得有些狰狞。

 

    这下子,鲁本更是感觉到不妙:“三井先生,三井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去签署协议啦。”

 

    “在场这么多见证者,如果你想要违约的话,我们公司的律师团,也不是光拿钱不干活的。”

 

    说到最后,鲁本的话语里,已经带上几分威胁。

 

    就在三井骑虎难下之际,只见从龙腾公司的大门里,走出来几个人,从那一丝不苟的衣着和神态来看,显然也是岛国人。

 

    “千岁先生,我们去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庆祝我们的合作成功。”刘青山笑吟吟地迎向领头的那个中年人。

 

    在岛国的姓氏之中,就有千岁这个姓氏,中年人的名字叫千岁荣喜,估计他的老祖宗也是想长生不老想疯了。

 

    “千岁君,你怎么在这里?”三井木明显愣了一下,他认识千岁荣喜,知道对方隶属于麦克赛尔株式会社。

 

    这个麦克赛尔,是岛国第一个生产碱性电池的公司,目前也正在研究锂电池方面。

 

    猛然间,三井木脑中灵光一闪:麦克赛尔株式会社在华夏也有电池厂,难道是已经出售给刘青山?

 

    三井木顿觉不妙,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千岁君,你们的合作到底是什么?”

 

    在他阴寒的目光逼视下,千岁荣喜的目光也有些闪烁:

 

    “三井君,我受公司委托,将旗下电池厂转让给龙腾公司,已经签订完协议。”

 

    “你,你们……”三井木的脑子嗡的一下,就像被雷给劈了一下。

 

    他现在终于明白,这次是彻底上当了,刘青山明明已经收购了电池厂,还假意跟他竞争,摆明了是设好了圈套,就等着他往里钻。

 

    而他却还真就傻头傻脑地钻进去,两千万美金啊,这笔损失,无论如何,他也承受不起。

 

    瞬间,三井木双目喷火,射向刘青山。

 

    可是迎接他的,却是刘青山的微笑,还是那种嘴角带着几分嘲讽的微笑。

 

    三井木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给对方一拳,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那么做,打过打不过先不说,他根本就不能出手。

 

 文学

    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对着千岁荣喜喷了,三井木一个健步冲上去:

 

    “八嘎,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我要杀了你!”

 

    千岁荣喜身边就是龙腾的保安,立刻挡住三井木,混乱之中,只听三井木一声惨叫,然后就躺在地上,抽搐起来。

 

    他手下的助理慌忙上前,将三井木抬上车,直奔医院。

 

    霎时间,三井木一伙人,走得干干净净。

 

    变故发生的实在太快,等鲁本反应过来,这才傻眼:“人呢,还没签协议呢!”

 

    等他追到医院,却被告知,三井木住进了重症室,鲁本也心凉半截:对方这是准备赖账了。

 

    狗屎,竟然使用这种无赖的伎俩!

 

    气得鲁本在医院门口大骂一阵,也于事无补。

 

    现在就算他想打官司,估计也没戏,兜兜转转,鲁本只能又回到龙腾公司:希望他们能给个好价钱吧?

 

    事实证明,鲁本想多了,刘青山招待完千岁荣喜一行人,在看到鲁本之后,就直接开出了四折的优惠价。

 

    这下把鲁本雷的可不轻:“噢,芒廷先生,你也准备违背诚信吗?”

 

    刘青山摇头笑笑:“鲁本先生,最初我确实把你当做朋友,也承诺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可是你都做了些什么?”

 

    “你的态度摇摆不定,一心只想把工厂卖个好价钱,你的表现,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面对刘青山的质问,鲁本也是一脸汗颜,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也被金钱给冲昏头脑。

 

    这也不怪他呀,换成是谁,肯定也无法保持冷静。

 

    “骚瑞,芒廷,是我的错,我们重新开启谈判吧。”

 

    鲁本这次算是彻底端正了态度,他现在的唯一想法,就是卖掉手里该死的电池厂。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龙腾方面,给出了五折的价格。

 

    鲁本虽然觉得肉疼,却也只能接受。

 

    将近五千万美金的投资啊,还没怎么见到效益,就直接亏了一半。

 

    鲁本连刘青山邀请的晚餐都没心情吃,将资产核算的事情交给手下,然后独自一人,返回大洋彼岸。

 

    刘青山的心情倒是不错,他知道锂电池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两家电池厂,当然远远不够。

 

    因为在他的计划中,面向的可不仅仅是国内市场,而是要在国际市场,和岛国那边分庭抗礼。

 

    他知道,在此后的二十年间,岛国的锂电池,占据了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销量,赚得盆满钵满。

 

    从现在开始,他就要转变这种现状。

 

    两家电池厂,五家电子厂,一家化工厂,一家制药厂,还有三家食品厂,以及一座位于鹏城的办公大楼,这就是刘青山这段时间的收获。

 

    当然了,龙腾公司准备的十几亿港币,也跟流水一般,哗哗哗的就快要见底。

 

    不过这次的收购,还远远没有结束,在国内,还有更多的工厂和企业,等着他呢。

 

    国内的情况,就稍稍复杂一些,因为许多都是合资公司。

 

    在离开港岛之前,刘青山也和霍老大他们碰了一次面。

 

    霍老大这段时间,也混得风生水起,他的家族,能调动的资金更多,只不过更偏向于收购港资的公司。

 

    见到刘青山,霍老大嘴里就开始抱怨:“老弟啊,那帮家伙好像得到了什么风声,收购价格有点压不下去。”

 

    潘名牌也点头表示同意:“肯定是看到我们收购的力度比较大,给这些人增加了信心,想要待价而沽。”

 

    “那就暂停一段时间,先抻抻他们好了。”刘青山白了潘名牌一眼,嘴里补充道:

 

    “还不是因为你,我们龙腾是内地公司,收购名正言顺;霍老大的家族就不用说了,一直唯国内马首是瞻,我们都有充足的收购理由。”

 

    潘名牌也大乐:“就我一个外人是吧。”

 

    霍老大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一条腿还一个劲哆嗦着:

 

    “港岛这边的商人,哪一个不是老油条,看来我们是应该收手一段时间,吊吊他们的胃口。”

 

    刘青山则微笑道:“你们要是胃口好,就去国内当接盘侠,岛国和米国的企业,都盼着你们去拯救呢。”

本文标签:折磨到她哭着喊着求饶总裁

上一篇:肉体撞击声噗嗤噗嗤水声|荡公乱妇第1章方情

下一篇:总裁尺寸很大很硬|坐他头上让他吃我下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