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嗯…啊潮喷喝水高H男男(打肿花唇)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9 17:26: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沈妈妈惊魂未定,“我不是故意的,我要他还钱。轻轻一推就倒了。我没有杀人。”   禹烟心里憋着笑。   她的心里素质可以。   至少把事情说清楚了。   禹烟站

沈妈妈惊魂未定,“我不是故意的,我要他还钱。轻轻一推就倒了。我没有杀人。”

 

  禹烟心里憋着笑。

 

  她的心里素质可以。

 

  至少把事情说清楚了。

 

  禹烟站起来,“阿姨,‘尸体’我和心词去处理,你把现场收拾一下,逃走吧。”

 

  “走得越远越好,等到风平浪静后再联系你。”

 

  沈心词擦了下眼泪。

 

  跑进房间里。

 

  拿出一个存折给沈妈妈,“妈,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你赶紧逃吧!”

 

  女人拿着存折的手在抖,“被发现了怎么办?”

 

  “心词。”

 

  沈心词哽咽着,“妈,到时候我去顶罪,你身体不好,自己多保重。”

 

  情深意切的情景。

 

  如果忽略地上的‘尸体’,画面很美好。

 

  母女俩相拥哭泣。

 

  禹烟打开了门。

 

  沈妈妈吓得一哆嗦。

 

  她看到禹烟肩膀上扛着个床单裹着的‘东西’。

 

  禹烟:“心词,我们走。”

 

  禹烟和沈心词两人飞快往外走。

 

  沈妈妈在阳台上看到她们走远。

 

  松了一口气。

 

  她把地上的痕迹清理。

 

  手里拿着包包乘着夜色跑了。

 

  禹烟和沈心词就在小区门口的一辆车里。

 

  那具‘尸体’被五花大绑。

 

  嘴里塞着一块抹布。

 

  他躺在狭窄的车里。

 

  像一条咸鱼一样挣扎。

 

  要是沈妈妈看到还以为他诈尸了。

 

  沈心词和禹烟两人盯着他。

 

  禹烟面无表情:“报警,送到警察局。”

 

  对方打了很多通电话,扬言不把人交出去。

 

  就告沈妈妈谋杀罪。

 

  给一百万就私了。

 

  沈心词拿着手机。

 

  她的眼泪不停掉。

 

  刚刚去房间是为了看手机。

 

  禹烟提前编辑了短信。

 

  眼神示意她进屋去看。

 

  两人配合演了一出戏。

 

  “受了教训也好,总比以后吃了大亏强。”

 

  禹烟拍了下她的肩膀。

 

  警车很快到了。

 

  把人带走了。

 

  沈妈妈偷偷溜回来刚好看到警车。

 

  她躲在暗处。

 

  天色太暗,又离得太远。

 

  只看到JC抓人走了。

 

  心里慌得很,随意抓了个路人问了下情况。

 

  路人:“阿姨,你不知道,抓了杀人犯,还是年轻姑娘。”

 

  女人手里的包差点拿不住了。

 

  她转身就跑。

 

  路人在后边喊:“你跑什么?凶手都抓住了。”

 

  这个路人就是李强。

 

  他转身上车。

 

  沈心词和禹烟就在车上。

 

  面包车往长途车站开去。

 

  沈妈妈从前面的出租车上下来。

 

  她朝周围看看。

 

 文学

  抱着包往售票窗口跑。

 

  她买了一张回老家的车票。

 

  等到大巴车开走,看不到了。

 

  禹烟、沈心词、李强走了出来。

 

  “走吧!”

 

  “这样她能信吗?”

 

  “过几天,我们再演一出戏。”

 

  沈心词擦了下眼泪。

 

  她今晚要搬家。

 

  男人的同伙还没有抓到。

 

  租的房子不安全。

 

  亲眼看到她去了宿舍。

 

  禹烟才松一口气。

 

  李强:“小烟,要不我送你回去。”

 

  李强偶尔也住在宿舍。

 

  “不用了,我回禹宅去住一晚。”

 

  禹宅不远。

 

  禹烟抱着白球慢慢走着。

 

  白球伸长脖子,“什么好香?”

 

  禹烟:“大半夜的没有吃的。”

 

  白球:“烤串。”

 

  禹烟站在一家烧烤店门口。

 

  里面只有老板一个人。

 

  “老板,十串羊肉、十串鱿鱼、素菜各来一份打包。”

 

  禹烟说完,发现面前站的人是男一号。

 

  “你怎么在这?”

 

  “烟总。”

 

  他刚刚不敢确认,老板会来吃烤串。

 

  “这是,我爸妈开的店。”

 

  “不用钱,请你吃。”

 

  禹烟扫码付款。

 

  拎着袋子走了。

 

  这家店是新开的。

 

  禹烟记得之前没有。

 

  她走到禹宅门口发现没有带钥匙。

 

  往后退了两步。

 

  她向前跑纵身一跃。

 

  已经坐在墙头上。

 

  男一号手里拎着切好的水果,想要送给她。

 

  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四目相对。

 

  谁都没有说话。

 

  气氛十分尴尬。

 

  过了几秒钟。

 

  男一号小跑过来。

 

  他举起右手的袋子。

 

  左手捂着眼睛,“烟总,送给你吃的。”

 

  禹烟接过,“谢谢。”

 

  翻身进去了。

 

  男一号转身想走。

 

  禹烟忽然喊住了他,“这是我们的秘密。”

 

  “额。”

 

  里面又没有动静。

 

  男一号傻笑,回到了烧烤店。

 

  禹烟在砖缝里找出备用钥匙。

 

  开门进屋。

 

  白球:“宿主,我消除不了他的记忆。”

 

  禹烟:“嗯嗯。”

 

  白球:“不应该啊!剧情里的每个角色都能改变。”

 

  禹烟:“如果他不在剧情里。”

 

  白球忽然跳了起来,“上头派来监视我们的?”

 

  “是监视你的。”

 

  禹烟吃了一口土豆,一嘴的孜然味。

 

  把其它的都推到白球面前,“都给你吃。”

 

  白球觉得烧烤都不香了。

 

  怀疑狗生。

 

  非常忧伤,把食物全部吃完了。

 

  它舔了舔舌头,意犹未尽。

 

  禹烟扭过头不看它。

 

  在心里说服自己。

 

  它不是人类,没有人类的喜怒哀乐。

 

  白球缩成一团,在沙发上打盹。

 

  禹烟给它盖上一条毯子。

 

  上楼洗漱,睡觉。

 

  夜里,一双眼睛盯着禹宅的方向。

 

  禹烟早上出门。

 

  碰到了男一号。

 

  他递给禹烟一个袋子,“我多买了一份。”

 

  超大份的,估计有三四份那么多。

 

  禹烟嘴角上扬,“谢谢。”

 

  “烟姐,别客气,我要感谢你给我工作的机会。”

 

  白球的理解:一语双管。

 

  男一号:“以后请多多关照。”

 

  白球:以后就盯着你了,别给我耍花招。

 

  “噗嗤~”

 

  禹烟笑出了声,“对不起,我不是笑你。”

 

  男一号:“没关系,我知道。”

 

  白球: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中。

 

  禹烟:“哈哈哈哈哈。”

 

  男一号:“烟姐,你很喜欢笑,性格真好。”

 

  白球:你不要强颜欢笑,就是我干的。

 

  禹烟:“噗嗤~”

 

  禹烟笑了一路。

 

  昨晚两人有共同的秘密。

 

  男一号话也多了起来。

 

  工作人员看到男一号和禹烟一同出现。

 

  男一号:“我是和烟姐在路上碰到的。”

 

  不解释还好。

 

  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禹烟抱着白球走了。

 

  早上十点整。

 

  趁着补妆的空档。

 

  禹烟无声和系统交流。

 

  禹烟:白球你不是想得太多了,他就是个单纯的人。

 

  白球:哼哼,宿主一盒水果,一瓶酸奶,还有一点点零食就收买你了。

 

  禹烟:......是不是想多了,他看起来不是很厉害的样子。

 

  白球:等着打脸。

 

  无语!

 

  怎么就对他这么大的偏见。

 

  一人一狗沟通无效。

 

  禹烟抱着胳膊看向别处。

 

  白球和她的动作一模一样。

 

  只恨它还没有成年。

 

  腿短少了点气势。

 

  但是,问题不大。

 

  白球的耳朵竖了起来。

 

  男一号领着个女人进来。

 

  他微微弯着腰,回头和女人在说什么。

 

  片场的人同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看向不速之客。

 

  昨天来闹事的女人。

 

  白球冲着禹烟叫了一声。

 

  昨天已经交待下去。

 

  片场无关人员不得入内。

 

  导演看着众人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

 

  他问出了禹烟想问的问题。

 

  男一号笑着说:“是我带阿姨进来的,她说是演员的家属。难道是无关人员吗?”

 

  后面说得没有底气。

 

  看到众人的脸色都不自然。

 

  特别是沈心词,脸都白了。

 

  白球跳到禹烟怀里,扬着头看她,“他没有和我们作对?”

 

  禹烟:“你是对的,怪我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禹烟给导演一个眼神。

 

  “大家干干嘛干嘛。”

 

  导演大声吆喝,“都动起来。”

 

  沈心词把沈妈妈拉着走了。

 

  她今天倒是没有撒泼扯皮。

 

  两人坐在一个凉亭里。

 

  沈妈妈抱着手里的包。

 

  眼巴巴看着沈心词。

 

  “我的女儿,你给我的卡不见了,钱包也丢了。”

 

  她的手机没有带,身无分文是怎么回来的?

 

  禹烟蹲在花坛后边偷听。

 

  “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还好捡到了一张票。”

 

  “我就坐车回来了。”

 

  白球蹭了蹭禹烟:“宿主,你看。哪有那么巧的事。”

 

  禹烟:“嘘。”

 

  “心词,是不是没事了?要不我回家去?”

 

  沈妈妈偷瞄了沈心词一眼。

 

  沈心词低着头,“妈,你自己回去。我害怕。”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八十元钱。

 

  “你先拿起用。”

 

  沈心词说完就走。

 

  女人手里拿着钱在后边喊:“你不回家?”

 

  沈心词:“我要赚钱吃饭啊!”

 

  沈妈妈看了看手里的钱。

 

  收到包里,脚步匆匆走了。

 

  禹烟站了起来。

 

  她抱着白球坐着花坛边。

 

  男一号叹了口气,坐着禹烟身边。

 

  “烟姐,我是不是做错了?”

 

  禹烟没有没有理他。

 

  像是在发呆。

 

  她和白球正在商量怎么掰回去。

 

  只要不是强行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上头也只能出手干预。

 

  不会出现雷击的惩罚。

 

  禹烟和白球两人大概推算出上头的规则。

本文标签:嗯…啊潮喷喝水高H男男

上一篇:边走边撞 上楼梯:巨大的挺进去快速律动

下一篇:2022最好看(在公交车上摸两乳爽的大叫)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