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主人用情趣玩具把我玩到高潮,高级白领公车高潮

2021-05-21 10:34: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就是这么个心善的老爷子。

  淑媛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她就给宋老太太使了个眼色。

  “上了岁数的人,不该大悲大喜,对身子不好。”淑媛就说,劝的是宋老爷

 就是这么个心善的老爷子。

  淑媛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她就给宋老太太使了个眼色。

  “上了岁数的人,不该大悲大喜,对身子不好。”淑媛就说,劝的是宋老爷子,也未尝没有不满栾长宏的意思。

  栾长宏这么着,逗的宋老爷子哭一阵好一阵的,对宋老爷子的身体和寿命都非常不利。

  而且,凭空就冒出这么一个人来,家里的人都死绝了,来跟宋老爷子认亲。

  “别又掉眼泪了。 也没见你平常这么爱掉眼泪。孩子们都在跟前,你也不嫌害臊。”宋老太太也对宋老爷子说。

  “我嫌啥害臊。这是我老兄弟的孙子,我老兄弟留下的这一条根啊。我见着他,我这真是又难过,又高兴。”说着,又唏嘘起来,看样子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

  “大爷爷,你老别跟着我伤心了。我怪对不住你老的。”栾长宏终于察觉到点儿什么,就也去劝着宋老爷子说。

  刚才栾长宏说的栾家那些事,他出生之前的,都是听他奶奶和他爹说的。

  宋老爷子缓了缓,就又问到他自己的事了。

  栾长宏就说,他依傍着老丈人一家过日子,就想着终究也不是个事儿。去年,她老丈人一家都离开那个山沟沟,跟着另外一个女儿过活去了。

  他带着妻女,日子就越发的不好过起来。他老丈人是想让他也跟了去,他就想,依傍着小姨子一家,只怕还不如以前依傍老丈人的时候。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他又想到他奶奶和他爹从前说过的话,就起了回到庆丰回到兴隆庄的打算。

  然后,他简单地把家底打扫了一番,就带着媳妇和闺女回来了。

  他又没什么钱,有钱也是舍不得花用,这一路上就非常辛苦,都是靠打零工赚些车脚路费和吃食,走了将近一年才来到庆丰。

  到了庆丰,就正赶上宋家洼子招人煮碱,他就来了。

  “一开始也没敢就来认亲。我从来也没见过我大爷爷。我就怕,万一我大爷爷记恨从前我爷爷做的事,那可咋整。”

  “那你今天咋来了?”

  “这几天,我就听人说,我自己也打听了。 都说我大爷爷是好人。当年没了那么老些银子,都没报官。这些年,有点啥仇怨的, 现在人家要是求到门上,也不跟人家为难,还帮人家。 我寻思,这好亲人,我不认,我还等啥啊。我上这来,为为的是啥啊!”

  说到这,栾长宏还傻笑了起来。

  这就更加合了宋老爷子的心意。

  “你该一到这,就来找我。”宋老爷子说,还问栾长宏,“你媳妇和孩子呢?就住在宋家洼子了?咋没一块带来?”

  “怕你老不认我,就没一块带来。”

  “这话说的。我还有啥亲戚啊,就属跟你们最近了。咱这是实在的亲戚。”就让栾长宏去把他媳妇和孩子都带来。

  这就是将人认下了,还许诺了要照看人家。

  栾长宏好像不着急,并没有立刻起身。他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

  宋老爷子就催他:“快点儿去。人家一个女流,带着孩子,跟着你大老远地来了,估计也没得着啥好。快点带来。”

  栾长宏这才起身,去找自己的媳妇和闺女。

  宋家人也终于能自己说说话。

  “我这一听,咱谁都没见着过他,还是在外地落生的,他家的人也都没了。这咋就能认了,是你那表兄弟的亲孙子?”宋老太太说出了大家一致的疑问。

  “我一看见他,我就知道他是谁了。”宋老爷子却说,“除了长的黑点,那身材那长相,跟他祖父一模一样。这我不能认错了。”

  而长的黑,估计是随他祖母。

  栾绍唐当年是小个子,但是长的白净。娶的媳妇也是个小矮个,就是长的黑。

  “咱有啥啊,人家能图咱啥,跟咱冒认亲戚。”宋老爷子让宋老太太不要多想。这栾长宏,肯定就是栾绍唐的后人。

  “去啥江南。他知道江南啥样。那还是我跟他说,江南都好都好,跟画上似的,也没有风沙,总暖暖和和的。没想到,这成了他骗钱,最后命丧他乡的引子了。都是我的不是。”宋老爷子眼圈又红了。

  “爷, 你伤感也该有个限度吧。还把这不是归到这个上头了。这还有道理可讲吗。”淑媛不太高兴,“你这些话,明白人听见, 说你老心善。可要是让糊涂人听见,还真当是这么回事了。”

  淑媛一席话,说的宋老爷子都没那么伤感了。

  “你拿他当亲兄弟,信极了他。他骗了你,卷走你大半的家产, 落到那个下场,是他活该。”宋老太太就说。

  “别这么说,别这么说。”宋老爷子忙就劝阻,“人早就没了。 何况,现在那快地,也成了块宝地了。”

  说到这了,宋老爷子就想到,正因为宋家洼子这块地,栾绍唐离家, 也还是这块地,引得栾长宏带着家小回来了。

  这就不能不让人敬畏老天。

  “以前的事,都不要提了。就像你们说的,他们也遭了报应了,没得着好。 这孩子回来,看来也是过的不咋样,也没个别的亲人,咱得好好地待。宋家也就这一门实在亲戚了。 ”

  宋老爷子甚至还表示,让大家看着他的面子,都要好好地对待栾长宏一家。

  他祖父造的孽,不能算到了栾长宏身上。

  而对于栾长宏说的那些,宋老爷子更是一点怀疑都没有, 就信实了。

  “都对的上。”宋老爷子就说,“在说了,还是那句话,他也没啥可图我的。”

  反正就是不计前嫌,要将栾长宏当亲孙子待。

  “我看他一双眼睛咕噜咕噜转,不像啥老实人。”李大郎不知道啥时候进的屋,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看来,栾长宏那些话,他也都听见了。

  栾长宏到宋家门口的时候,李大郎就在那儿了。他是一路跟进来,栾长宏的一举一动,每一句话,他都看见、听见了。

  李大郎和栾长宏第一次照面,就很讨厌对方。

 文学

因为这话是李大郎说的,宋老爷子就打了个哈哈,也没表态。

  这个时候,宋德山回来了。

  “咋我听说,谁来咱家认亲了?”宋德山一进门,就忙问道。

  宋老爷子就点头,还简略地跟宋德山说了一遍。 “往后咱们就多一门亲戚走动了。”

  宋德山没见过任何一个栾家的人,但作为一个嫉恶如仇的人,这并不妨碍他讨厌栾家的人。不过,他倒是没表示反对宋老爷子的决定。

  “这是投奔过来了?往后住哪儿?”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宋老爷子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

  “你们都不在家。 咱家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意思是让栾长宏一家就住到宋家老宅来。

  宋老太太微微皱了皱眉,心里很不痛快。

  于宋老爷子,这就是一句话的事。说到外面,人们都赞宋老爷子如何如何好。宋老爷子却不肯替她考虑考虑。

  真住到这个院子里来,往后就都是她的事儿。

  她给李二郎起早贪黑地做饭,这是还嫌她不够累啊。

  “爷,我说句话,你别不高兴。”淑媛就说,“这亲戚之间,有个处长之道。有句话叫做远香近臭。你要照顾他,不一定非要放在自己这个院子里。各人性情、都不一样。住到一块,往后有个磕磕绊绊的,就不好说,也违背你要照看好他这个初衷了。”

  “这话说的对。”宋逸山就说。

  淑媛这话,说的就很老成了。而且还不带任何的个人感情色彩,说的就是世俗的道理。

  “爹,你这热心肠一上来,就不考虑别的。在这个上头啊,我也赞成媛儿。”宋德山也表示道。

  “还有另外一件也得考虑。”淑媛笑了笑,“爷,你没想过我奶也上了岁数了。 你这谁都招揽家来,虽说有我三娘和淑娴帮忙,可最操心受累,那还是我奶。”

  “我奶这岁数,就说不能享福,也不该再受这个累。”淑媛还说,“我奶就伺候你老一个人,那就行啦。”

  这话说的,就让宋老太太心里舒坦极了。不够她可没表现出来。

  “她能想到这个?她能心疼我?那不能够。现在也就是家里好过了,要是搁以前,就是喝我的血,也得把他的亲戚喂饱了。”

  这话说的,就让宋老爷子连连皱眉。之前淑媛那样说,他还心软了,觉得自己可能真是欠考虑了。

  “你这老婆子,嘴里就没好话。”宋老爷子不满地抱怨了一句。

  然后,他就也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不让栾长宏一家住在宋家老宅,那能让他们住到哪里去呢 。

  “他们的房子和院子倒是也还在。就是这老些年,都荒了,没法住人啊。”

  宋家的东面,原本也是宋家的地, 后来宋春山盖了新房子。而宋家西面和村中的小街之间,还有一个院子。

  那是自淑媛记事儿的时候,就已经是处荒废的院子里。

  村子里人都传说那院子闹鬼,宋老太太也从来不让孩子们往那边院子去。

  淑媛倒是跟小存孝、淑云他们一块偷偷过去玩过,知道那院子了有三间快塌了的房子。其余就是荒草和榆树槐树丛了。

  后来因为树丛长的太茂密了,再灵巧的小孩子也难在那边施展开,他们就很少过去玩了。

  那院子是真正的荒宅,却原来是栾家的旧宅。

  也对,宋老爷子来这定居,投奔的就是栾绍唐,当然也就把房子盖在了栾家的隔壁,也方便来往、互相照应。

  栾家旧宅地还在,事情就好办多了。

  “一会人回来,看他自己是什么意思吧。”宋德山就说。

  到时候,就是帮着把荒宅收拾起来,把那房子修好,能够住人,那也比就常住在这院子里强。

  宋老爷子想了想,也就点了头。

  很快,栾长宏就带了一大一小两个人来。

  大的那个,就是栾长宏的媳妇梁氏,看上去四十出头的样子,比栾长宏的年纪要大上一些。小的那个,是两个人的女儿,如今已经七岁了。小丫头长的皮肤微黑,五官却颇为齐整,有些俏丽的模样。栾长宏介绍说小名叫小秋。

  两个人都听栾少红的话,给宋家众人行礼。

  梁氏说话粗声大气的,一双眼睛很大,还有些骨突着。

  淑媛听她说话,见她举动,就知道,这女人并不是个一般意义上的正常人,应该是智力有点缺陷。

  也就是乡村常说的傻丫头。

  看来,栾家这些年是真过不下去了,不然栾长宏不会娶这样的女人,还不是娶到自己家,还得过去依傍着老丈人过日子。

  宋家其他人也都看出来。

  栾长宏没说梁氏的情况,一双眼睛却暗地里的飞快地打量着宋家众人。

  淑媛看出来了,宋家其他人也有很多看出来的。

  他们都是心底善良的人,看出来,却不肯说出来,更加不肯在言语上慢待了这样的人。

  宋老太太就又端了一碟子点心上来,让梁氏母女吃。

  梁氏丝毫不懂客气,真就抓起点心大吃起来,还一个劲儿地夸好吃。

  她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

  那小丫头看见她娘这样吃,她爹也没说什么,也就跟着吃了起来,动作比她娘却秀气多了。

  “这几天就住在洼子里?”宋老爷子问。

  “对。好些人都在那儿搭了窝棚。” 栾长宏就说。

  “还是该有个常住的地方。”宋老爷子就说,“到了这,就没有住外面的道理,就搬过来住我这吧。”

本文标签:高级白领公车高潮

上一篇:早见奈奈(早见なな)个人档案,早见奈奈AV在线观看

下一篇:昔日童星柊纱荣子(柊纱栄子)新作,柊纱荣子在线观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