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去按摩被下春药当场高潮^全文

2022-07-25 16:58: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端午灯节。夜幕已临,欢声笑语不休。长街挂起了数以计千的灯笼,灯火通明,黄氲漫天。稚嫩的童子骑在亲人的肩头,人头攒动。繁而华之的灯节中。绿衫婢女跟着一袭素白的少女,穿梭在人

端午灯节。

夜幕已临,欢声笑语不休。

长街挂起了数以计千的灯笼,灯火通明,黄氲漫天。

稚嫩的童子骑在亲人的肩头,人头攒动。

繁而华之的灯节中。绿衫婢女跟着一袭素白的少女,穿梭在人群中。手中皆拿着祈福的红布条,

路过的行人皆驻足回望,目光落在那白衣女子身上。

长街的尽头有一颗千年的槐树,枝头梢间挂满了长长的红条,写满了人们来年的祈愿。

玉微站在树下,将早已写好的布条合于掌内举在眉间,阖眼小声默念。

“愿天下太平,双亲安康,我…觅得佳婿。”

烛火明晃晃的映在滴血的耳垂。

小说

绒花见摇摇晃晃的布条挂上枝丫上后,扭头去看小姐。

几人无法环抱的树桩前,白衫女子伫立,眉眼静谧,鼻骨细致。

久久,一时间只听得见树叶簌簌的声响,广袖滑落手臂向身后扬去露出玉雕般的手腕,裙角四散开,三千黑亮的青丝飘在空中起伏不停。

不禁地,绒花放轻了呼吸,生怕惊动了这一幕。

玉微睁眼,用力将布条抛的高高的。

与此同时,布条方方挂稳枝头,“砰”的一声炸裂,绚丽的烟花开于夜幕。

伴随着划破如漆般的天空的一喊叫声。

“杀人了。”

“汝亲王造反了”

夜色如荼靡,一时间嘈杂哭闹响彻整条街。

逃乱的人群攒动,她还来不及拽住绒花的手,就被人群冲散。

“绒花。”

玉微惊呼,眼看着花容失色的女子被人群带着往远方走。

她肩膀腰间被撞的生痛,俩人越来越远,直至熟悉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人群中。

——

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玉微摸了摸头发,入手一片顺滑,不见玉簪珠环的质地,竟不知何时在慌乱中被偷了去。

京城的路,她还不甚熟悉,不敢乱走,想着此地能路过守卫的城军,好求助一二。

她环顾四周,便觉得一阵恍惚,不过一个时辰,方才还灯火辉煌,欢声笑语,此时恍若被遗弃了许久一般,荒凉丛生。

远处传来几声极轻的脚步声,错乱有序,一股寒意从脚底升到脊背,她打了个哆嗦。

玉微缓慢转头,看清几十步远的那几个衣衫染血的士兵,瞳孔猛地一缩。

一身黑甲,他们是汝亲王的人,几人皆是目光凶狠,正紧紧的锁着她,像是饥饿的恶狼。

刹那,她心跳到了极致,体内窜进无数的力量,促使着她跑。

跑,她心里此时也就这一个念头。

提着衣裙她转身,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急促的喘气声,身后的脚步声丝毫不减,越来越沉重的脚步声提示着反贼离她越来越近。

久久,心跳如擂鼓般,口腔弥漫开咸涩的血腥味,肋间传来阵阵刺骨的抽痛。

绣着桃花瓣的裙摆如水般漾开,黑且亮的青丝在细腰间摇荡,如观音手的玉指紧紧攥着裙角。

玉微扭头,发丝扬到眼前,短暂的遮挡了片刻的视线,那些人依然还在,如附骨之蛆的跟着。

长街夯长,一盏盏灯笼投下黄晕,照亮遍地的尸首。

裙摆飞扬,绣着红梅的绣鞋踏上血汇成的水洼,鲜血被带起溅上衣衫,裙边已开了无数人血染就的梅花。

夜色如雾幔,明月高悬天阙。

那一抹瘦弱的身影摔在了街中。

五脏六腑像是摔移了位,一呼吸就是钻心的疼,在极度恐惧下,她五指撑着地,弓着腰站起身,捡起地上的一把长剑,与剑柄相接的掌心扯裂般的疼。

玉微举着剑刃有些摇晃的对准已近在咫尺的几个人。

为首的刀疤男人上下打量着她,目光是她陌生的火热。

士兵们眼底俱是划过深深的惊艳,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不禁地,她手抖的几乎拿不稳刀剑。

强忍颤栗,玉微咬牙道:“我父亲是安郡王,你们若是敢动我,我父亲一定不会饶了你们。”

刀疤男人目光只闪烁了一下,哈哈大笑道。

“反正我们也活不过今晚,倒不如快活快活,做个风流鬼。”

“能和你这般绝色的美人睡上一觉,就是要我现在死我也愿意,哈哈哈哈。”

说着,便持剑一刀砍了过来,刀剑相触。

“当啷”一声,剑掉在石路发出清脆的响,刃身摇晃反射昏黄的烛火和绝望的芙蓉面。

“不…不要过来。”

“啊!”

刀疤男人像是不耐烦,一把将她推在地上。

跌坐在地,玉微屈着腿摩挲地面拼命往后退,眸子里凝了水花。

携着血腥味和汗臭,男人已欺身压了过来,一掌按住她捶打的双手,一手撕她的衣服。

挣扎的双足被另一股大力按住,她像是被钉死在案板上的鱼,挣扎不得。

有人按住了她的手,有人捂住了她的嘴,有人按住了她的脚,有人在撕她的衣服。

“撕拉”

布帛撕碎的声响伴随着脖颈前的一凉。

纤长藕颈和一字型的玉锁骨,让在场的男人俱红了眼。

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过牛乳般的肌肤,隐入乌鬓。

“呼”

寂静绝望的空气被划破。

她眼睁睁看着刀疤男人被射穿了胸膛,箭羽在颤动,晃成白色的虚影,嘴上钳制的力道一松,随之,脸上被身侧的男人溅上温热的液体。

活着的那几个人站起身,拼命的往回跑,身后像有索命的厉鬼。

愣怔之余,心里升起一阵狂喜,有人来救她了。

她艰难推开倒在身上的死人,双手捂着胸前破碎的衣衫。

还坐在地上,玉微转头去看救她的人。

一袭黑衫的少年端坐骏马上,束发的白发带飘在空中,有些恣意妄为的意味。

正在弯弓,手臂往后拉长弦满月崩紧,搭弦的手指猛地一松,四只箭矢同时射出,风声在此刻撕裂,持弓箭的手随意的落在身侧,少年抬眸看她,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一人则目光无波,没有一丝怜悯,一人则双眸红通通的,鼻尖也发着楚楚可怜的红,手在慌乱的遮掩身前凝乳般的肌肤。

远方传来几声人体倒地的闷声,姜郁下马走到她身前停住。

解开斗篷的系带,扔给她。

淡声问:“报上府邸,我让人送你回去。”

离得近了,少年的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比矅月还要璀璨,鼻骨挺直,肩颈的线条流畅又清瘦。

居高临下的蔑着她,玉微感激他能将衣物给她庇体。

捧着衣物挡在身前,一一如实回他:“多谢,我父是安亲王。”

她正准备起身,听到少年竟然跟着重复念了一遍。

“安亲王?呵。”

笑里夹带着十分的讽刺,眼前的光线一暗,压抑的木香扑面而来,她眸子动了动,从搭在膝间指骨分明的五指缓慢上移,掠过清晰突出的喉结和浅薄的唇。

停在那含有几分诡异的眼中,少年有些反常的蹲在了她的身前,神情可怖。

玉微感到一些危机感,遍体生寒。

四目对上,少年的薄唇开合间吐出莫名其妙的话来。

“你说你是安亲王的女儿。”如毒蛇的视线爬在她的脖颈,呼吸一窒,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锁住了脖颈。

须臾,少年移开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剑上,躺在地上的剑刃上一条血痕凝成了珠,滴落在地,血洼溅开了水花。

玉微收回目光,心跳到了喉头,她毫不怀疑他是在考虑怎么杀她。

少年转眸看她,唇角抑制不住的弯了弯,感到有些好笑道:“安亲王前些日才回的京城,所以你应当没见过我,不知晓我是谁,我是姜郁。”

姜郁…她通身一凉,思绪顿时混乱成一团浆糊。

如若说京城谁最想她死,除了姜郁再无旁人。

见她陷入呆滞,他唇瓣泛着的笑意渐大,下一刻,姜郁唇角一僵,

少女像是归巢的雏鸟飞入了他的怀里,姜郁被不轻不重的力道猛地往后撞了一下,双臂反射性的扶住了瘦弱无骨的背,粗粝的掌心贴上滑如绸缎的青丝。

撩拨的香味一缕缕的钻进鼻孔,喉间重重往下滑。

眸间的情绪一瞬凝滞,温热的水沁透他单薄的衣衫,深深的炙烤着胸膛,姜郁被烫地瞳孔一缩。

“你…你”

他有些口齿不清,想质问她这是做什么,懂不懂男女有别。

冷声被柔弱的哭腔打断。

“表哥,表哥,呜呜呜呜我好害怕。”

环在精瘦有力腰间的细软的手臂收紧了些,瘦小香软的身子在他怀里颤栗着发抖。

“呜呜呜,还好表哥来了,表哥,表哥。”

一声声抽噎的表哥,直直喊到人的最柔软的心尖上去,未经女色的少年哪里经过这样的场面。这世间也没几个男人能抵挡的了。

比起名门闺秀的脸面,她更惜命,女人的力量在男人面前不值一提,更何况他是姜郁,手握十万大军的贞王。

无助的哭诉抽泣,像是受到伤害的孩子,见到了满心依赖的人。

月色清冷,长街寂静。

细细的抽噎声断断续续,少年的背僵硬到了极致,像是绷紧了的弓弦,随时断裂。

只是短暂的迷惘,他皱眉,坚决握住瘦弱的肩推开。

手停在肩上还未收回,他毫无预备的对上懵懵的水眸。

头顶高悬的几排灯笼散发着温黄的光,好似跳跃进了少女的眸里,一时间干净明亮的耀眼,眼周泛着荼靡。

少女抽噎的吸了吸鼻子,小巧的鼻头缩了缩,鼻子像是不透气,张开水红的唇瓣呼吸。

眸子动了动,潋滟远山般的眉眼无声诱惑。

下一刻,少女张开手臂搂住姜郁的脖颈,俯身贴近,湿润的唇瓣短暂触上了他的脖颈,缓慢清晰的吐气,温热的气流席卷他敏感的肌肤,姜郁再度浑身一僵。

他的手正在她的腰身处,只需一握就可一掌握住那楚腰。

本文标签:去按摩被下春药当场高潮

上一篇:岳的又肥又大又紧水有多/全文

下一篇:含着RB吃早饭H:我破了两个护士小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