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太爷胯下耸动丫鬟 隔着内裤揉来揉去小说

2022-08-09 09:11: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金陵族内,尸横遍野,大火遮天!广场之上,身穿蓝色广袖长裙的貌美女子手拿长剑,正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踩在一个身怀大肚的娇美妇人身上,而那娇美妇人红着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不远处一个

金陵族内,尸横遍野,大火遮天!

广场之上,身穿蓝色广袖长裙的貌美女子手拿长剑,正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踩在一个身怀大肚的娇美妇人身上,而那娇美妇人红着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不远处一个倒在地上的木桶。

那是一个刚到成人大腿处的木桶,透过木桶的缝隙往里面看去,能看到里面藏着一个年纪在七岁左右,却已能窥见将来绝色容颜的小女孩。

此时,她那双如汪洋般蔚蓝深邃的眼眸里满是害怕和愤恨。

害怕自己会眼睁睁地看着身怀七月孕肚的娘亲死在她面前;愤恨那个踩在自己娘亲身上,下毒屠杀她全族的女人!

她好想冲出去,想挣脱束缚住自己的禁制,想推开那个踩在自己娘亲身上的女人,想一剑杀了她为金岭玉面狸全族报仇!

可是她动不了,她只能无助又绝望地看着自己娘亲被那女人一把抓起长发,对着她露出一个安抚地笑容后,口吐鲜血死在那高高在上却恶毒至极地的女人剑下。

娘亲!!

汹涌而来的怒火和恨意伴随着悲伤的情绪将金玉的理智淹没,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浸湿了她的脸庞,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爹爹在她身上施展的禁制。

系统!放开我!

小说

金玉无声的怒喊!

她要杀了那个贱人,杀了她为娘亲报仇!

但回答金玉的,是一声声机械地警告音。

系统:此世界力量体系与系统力量体系相悖,无法兼容,警告,无法兼容!

金玉悲痛的看着前方躺在血泊中的娘亲,心如刀割。

前世的她,虽然是从小就被人抛弃的孤儿,但是她深信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

她努力学习,不断成长,最后凭借自己过人的美貌和绝佳的表演天赋成为了红透半边天的影后,但是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她所期盼的。

无趣的生活在她无意中绑定系统后被打破,为了重活一世,为了拥有自己梦寐以求的温暖和爱,她在成为系统的宿主之后,利用自己的表演天赋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危险困难的任务,最后才得来了这重活一世的机会。

可是她历经千辛万苦才换来的幸福人生就在这一夜,灰飞烟灭!

“还没找到灵珑那贱人和她妹妹吗!”红鸾嫌弃地一脚踢开挡在自己身前的金玉娘亲的尸体,看着周围还在着火的断壁残垣满意地说道。

“回小殿下,还没有。”

“再给我搜!我就不信找不到那个贱人!区区一只玉面狸而已,竟敢在风云大会上嘲笑于我,灭她全族都是我心纯善!”红鸾怒喊道。

“是!”

众护卫刚离去,一个身穿白色云纹霓裳裙的绝色女子踏着月色走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月神下凡。

“蠢货!”只是那容貌似月神的女子性情却阴毒的很,走到红鸾身边毫不留情地给了红鸾一巴掌,直接将她的一边脸打偏了过去。

红鸾捂着自己的脸颊,眼眶发红不敢置信地看着玉娆,喊道:“姑姑!”

“现在正是给苍昊帝尊渡情劫准备仙姬的关键时机,你竟然敢在这个时候给我闯下滔天大祸!”

红鸾不服气道:“不过就是屠杀了一个到九重天还未千年的小小仙族,怎么就是滔天大祸了!”

“你还不知错!金岭的灵珑可是为帝尊渡情劫准备的仙姬,你现在屠她满门,万一她在帝尊渡情劫之时立功重返九重天,你又待如何!”

“杀了她不就行了!”

玉娆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道:“那她人呢?”

红鸾心虚地低下头,“快找到了。”

玉娆冷哼一声,凭空将一个满身血污却已经没有声息的女子扔到地上。

木桶里的金玉瞪大了双眼,那是她的长姐,是她们金陵玉面狸一族中天资最好的人,可是现在……她正死不瞑目地和娘亲一起躺在地上。

一股血腥味涌到金玉的舌尖,她死死地盯着外面丝毫不把她们族人的生死放在眼中的两人,仿佛金岭玉面狸几千族人的性命在她们的眼中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等你找到一切都晚了!”玉娆冷呵。

“这不是有姑姑吗。还是姑姑疼我!”红鸾甜甜地抱着玉娆的胳膊撒娇道:“都怪她太嚣张了,不仅在风云大会上压我们青东狐族的风头,还敢无视我的命令,一个还未侍寝的侍寝仙姬而已,姑姑你以后可是要成为帝妃的人!”

听到帝妃两个字玉娆的脸色终于微微好转,她没好气地点了点红鸾的额头,道:“以后做事情记得把屁股擦干净!”

说完,玉娆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一个玉色的小瓶,拔出木塞,里面飘出缕缕黑烟。

玉娆双手轻拍,之前查看的护卫全部退回,她道:“传下去,金岭玉面狸勾结魔族,我已将其全部伏诛。至于那个小丫头……”

红鸾连忙道:“那小丫头是个没法吸收灵气不能修炼幻术的废物,这种小喽啰,交给我来办就好!”

“最好是这样!”

玉娆离开后,红鸾气愤地遣散各个护卫,自己拿着长剑看着躺在地上的灵珑的尸体,发泄似的挥起长剑将其尸体砍成了碎块!

木桶里的金玉咬牙切齿地看着红鸾,那双蔚蓝色的瞳孔不知道在何时已然转变成了一双血色兽瞳,往里看去,满是暴虐和血腥的眸子仿佛能把人瞬间撕碎。

身上的禁锢被慢慢解开,金玉的身体终于重新恢复了自由。

木桶的异动引起不远处红鸾的注意,她皱着眉头提起长剑慢慢地走向金玉所在的木桶。

红鸾用长剑将木桶的盖子挑开,赫然看到里面是他们一直未找到的灵珑七岁的废柴妹妹,她害怕地缩在木桶里,连看自己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只浑身哆哆嗦嗦地颤抖着。

红鸾冷笑一声直接拽着金玉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她恶意地拿着剑尖挑起金玉的下巴,在看到金玉那张虽然还稚嫩,但是已然能窥见日后绝色的小脸时,脸上露出嫉妒和恶毒的笑容。

“小贱人!”

红鸾捏着金玉的下巴,看到金玉那双如宝石般灿烂无辜的蓝眸中注满泪水的时候,心中涌上一股想要把眼前这美好碾碎的变态心情。

她一只手掐着金玉的后脖颈,逼迫她看向地上灵珑的碎尸以及死不瞑目,身怀大肚的金玉娘亲,说出的话更像是淬了毒汁一般。

“你看到了吗,你娘亲和你长姐就是被我手中的这把剑一剑一剑砍死的,那剑划在皮肤上的触感就像是划在……”

红鸾像个变态似的掐着金玉的脖子看着地上的尸体诉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对着她,双眼再次变成血色兽瞳的金玉的异常。

“你想尝试一下吗?”稚嫩却冷漠的童音在寂静又满是血腥味和烧焦味的夜里响起,显得格外的诡异和恐怖。

红鸾脸上的笑容微僵,她掐着金玉脖子的手将其转过来,却直直地对上金玉那双血红的兽瞳,被那双满是暴虐和血腥的眸子盯上的瞬间,她整个人直接呆滞,没有了任何知觉。

金玉的催眠并没有将红鸾控制住太久,不过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金玉已经抬起双腿交叉绞在红鸾的脖子上,红鸾手中的长剑也被金玉夺了过来,狠狠的插在她的灵田中,一时之间,红鸾浑身的修为散之殆尽。

红鸾惊恐的怒吼声还未喊出,金玉已经将长剑从她的灵田中抽了出来,一把插进她的嘴中,将她的嘴搅得血肉模糊。

金玉拽着被她挑断手筋脚筋的红鸾头发来到自己娘亲和姐姐的面前,让红鸾以跪趴赎罪的姿势出现在她们面前。

红鸾呜呜地低吼着,后悔自己为什么把身边的护卫全部调走,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小杂碎杀掉,可是不管怎么后悔,此刻都晚了。

“娘亲,姐姐,你们看着,玉儿给你们报仇了!”金玉说着直接一脚将红鸾的头踩下,让她对着地上的两人叩首。

“这一剑,是姐姐的。”金玉提起长剑直接刺进红鸾的心脏。

“这一剑,是娘亲和弟弟的!”

“殿下!”

金玉几乎是在那护卫喊出声来的时候一剑砍掉了红鸾的脑袋,然后弯腰将自己娘亲睁着的双眼蒙上,最后看了一眼她嘴角的笑容转身向着密林中逃去!

她刚才之所以能够击杀红鸾,完全是因为红鸾她太过于自负,没有将七岁的金玉放在眼里,更没有对她有一丝的防备,因此才让金玉对她催眠成功,反杀了她。

金玉虽然无法修炼,但她在最后一个任务世界里是古武天才,光明正大的与会仙术的仙家们打,金玉确实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不用仙术,那群人也绝对不是金玉的对手。

所以现在面对一群对她已经深怀戒心,还杀死他们主子的金玉,这群身经百战的护卫绝对不会放过她,一旦被他们抓住,从未修炼过的金玉绝对是死路一条。

可她不能死,一旦身死,她的家族就真的成为那贱人口中与魔族勾结堕落的仙族;她不可以死,她还要让那些纵容红鸾灭她全族,替她掩盖的人千倍万倍血债血偿!

只是她现在这具身体在三岁的时候被人封印进去一只上古神兽,原主没能承受住上古神兽的血脉暴毙而亡,金玉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因为有系统的帮忙,才能一直安好无事。

但因为身上有这个封印上古神兽的古封印,金玉一直无法吸收任何灵气,无法学习任何术法和祖传幻术,也由此成为人们眼中的废柴。

金玉穿越而来的四年间一直兢兢业业地修炼着古武,可单纯的古武又怎么会是仙术的对手,只有搭配上仙术,才会成为震慑一方的大杀器。

除了封印,她的这具身体还是阴年阴历阴时阴刻出生,是千年难遇的阴虚体质,修炼本应该对她来说最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还是因为那封印,她只能成为一个普通人。

为了躲开攻击,逃的更快,金玉直接化成本体,一只雪色蓝瞳的玉面狸踏着树枝往她能感受到的灵气最充裕的地方逃去。

大如圆盘地明月挂在苍穹,冷然地月光洒在山林之中。一道雪色的身影如一道道银线穿梭在林间,身后还跟着十几个手拿长刀地追杀者。

“嗖!”

一支箭破空而来,直直地射在了那道雪影上,雪影应声而落,但是转瞬又拖着身上那只弓箭继续奔逃。

金玉感受到不远处有一股强悍到让人心悸的气息,与其被身后的人杀死,还不如去前面碰碰运气。

“噗!”

金玉冲的太猛,一个没刹住,直接掉进了水里。

她在温热的泉水中扑腾着自己的小爪子,眼看自己就要被淹死,一只修长如玉竹般的手捏着她的脖颈将她从水中拎起。

“嗷呜~”金玉睁开自己蓝若宝石地双眸,没忍住身上的疼痛嗷呜了一声。

听到这奶呼呼地声音,男人长如鸦羽般的睫毛微微一动。

眼前这男人的五官好看的世间无二,冷寂地月光照在他清隽无双的侧颜上,有一种圣洁不可侵扰的禁欲感,是金玉从不曾见过的白玉无瑕仙人之貌。

此时他薄唇微抿,脸上勾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但他望着金玉的那双眸子,如万年古井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弄脏了我的浴池。”

墨发铺浮在水面,沾着星月光影的水波映在他的脸上不断闪动。金玉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不由得缩紧了身体。

只是,还没等她和这男子道歉,就听见身后那群追杀的人已经追了过来。

为首的人看着泉水中被月光映出来的那道潋滟的身影,虽被那人凛冽的气势吓得腿软,但他们可是青东狐族的人,想必只要报出家门,这九重天上还不会有人敢不给青东的面子,“我们是青东狐族,阁下最好识相点把刚……”

只是青东狐族在这男人面前没有半分面子,他甚至连听完的耐心都没有。

“吵。”

男人惜字如金,说完后随手一挥,身后那些还未放完狠话的人竟然全部化为了血雾,风一吹,便消失在了林间,连半点血腥味都没有,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本文标签:隔着内裤揉来揉去小说

上一篇:甜梦文库好爽np总受:翁公让小莹高潮连连

下一篇:被三个老外玩到惨叫:含着RB吃早饭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