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乱系列第100部分阅读(从小被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8-23 08:26: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先是沉默了几息,然后忽然抬头看着他笑了。她大着胆子问他:为什么想知道这些?倒是将他问愣住了。反将一军成功,她又轻轻地笑起来,“既然不是真的想知道,那我便不说了吧。&rd

她先是沉默了几息,然后忽然抬头看着他笑了。

她大着胆子问他:为什么想知道这些?

倒是将他问愣住了。

反将一军成功,她又轻轻地笑起来,“既然不是真的想知道,那我便不说了吧。”

你看,我从来都是清楚自己位置、肯放弃的人。便是有执念,但那也都是我自己的事儿。她从来不麻烦别人。

可他却说:我是真的想知道的。

说罢,还笨拙地轻抚了一下她的发。

小说

心底的火一下子就烧上来,浇都浇不灭。

她问他:您知道在说什么吗?

他没说话。

她便上前一步,直直地看向他漂亮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容世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然后她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呵,仗着皮相就耍她,她就看着那么蠢吗?

一旁提灯的小丫鬟吓坏了,这可是风头无二的容世子,将来铁板钉钉的郡王爷,哪里是她这等五品小官的庶女能得罪的起的?

可她脾气上来就没那么容易下去,别说是个世子,就是一个亲王,这般调戏文官之女,她这脾气也发的理所应当。

而且她光棍一条,没所谓的。

只是走了两步就再走不开了,因为披帛被人牵住了。

他抓着披帛把她牵回去,拉拉扯扯的简直不成样子。

她气红了脸。

这哪里还是那个金质玉相、目下无尘的世子,分明是个登徒子!

他说:再走走吧,我还不想回去。

她明明生气的很,但心底里却是不想拒绝的,于是二人又走了一会儿。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稀稀拉拉的飘起了雪花,她走了那么久,脸都冻红了,后来被他拉进了一处暖阁。她依稀记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身旁又有美人在侧,她看着远处五颜六色的光影,真是温暖又惬意。

一夜过去,花兰集市迎来了第二日。

林九照例是躺在摇椅上望天养神。

不知为何,今日集市上人不多,比不得往日。

林九也没去探究是为何,反正人多也就那几个人买她的东西。

不过到了下午她就知道是为何了。

遥远的天际有几辆云车飞过,原来花兰集市和云岚集市撞了日子,不少人去二重天瞧热闹,这边的花兰集市便冷清了不少。

高级市集的热闹自然是好瞧的,不少修行者都抱着“就算买不起,看看也是开眼啊”这样的想法直奔二重天。

林九对这些耗灵石的热闹没什么兴趣,她准备明天再卖一日,若是还没什么生意就打道回府。

果然,到了第三日更是冷清,不少卖东西的修行者都离开花兰集市去往了去二重天。

跟林九挨得最近的是只堂庭来的九色鹿,人家比她修为高,因此摊子上的东西也精致,不过才第三天,东西就卖的七七八八了。

“诶,我也看你三天了,看你东西也没卖出去多少,不如收摊跟我一道去二重天玩玩。”九色鹿邀请道。

“啊,谢谢了,不过我也就是来打发打发时间,准备明日就回去。”林九客气地婉拒了对方。

“看你也不是上心修炼的样子,何必急着回去。正好我也是独自来的,缺个玩伴儿,咱俩搭个伙,随便逛逛呗。“

九色鹿的人形是个年轻英俊不谙世事的小伙子,他观察了林九三日,林九听他吆喝三日了。这家伙大概是因为天赋特别好,没受什么磋磨,一副特别热爱生活积极向上的样子。对方再三唠叨,林九也不好太过推拒,只得点头答应了他。于是到了半夜,两人便一起收了摊子,结伴去了二重天。

九色鹿果然是个健谈的,没聊几句林九就知道了他家族在堂庭,家中七个兄弟姐妹,他虽然年龄最小修为却是最深。

林九曾经也是个能聊的,就是和别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也不会冷场。

她道:“你我不过认识几天就同我说了这么多,也不怕我打什么坏主意。”

修仙界就像是下世的大城镇一样,虽然繁华,但坏家伙也更多。

“你?”九色鹿乐乐呵呵笑了起来,“你才不会。”

“能在摇椅上待三天不动弹的人,能有多坏?”他得意一笑,“我看人很准哒。”

“那看来该谨慎的是我喽”,林九莞尔一笑,道,“我只会看果子好不好吃。”

九色鹿嘿嘿道,“放心,我能骗你什么,你身上又没什么好东西。”“喂喂,这可就过分了,明知道我穷还拉我去集市上撒灵石。”林九调侃道。

“诶,我看你这毛色和云岚宝物相称嘛。”九色鹿连忙拍马屁。

就这么一路胡侃着,两人第二天白日行到了二重天。

二重天灵气浓郁,但空气稀薄,修为一般的在这里待久了也是不适,所以常驻民的修为都不低。九色鹿弥桑有两个祖爷爷辈儿的亲戚住在这边,他还顺道过去打了个招呼。林九在外面等他,看到他出来时手上多了两个储物袋,不禁摇头笑道:“原来是去打秋风了。”

“嘿嘿,哪里哪里。”嘴上说着不是,可眼睛却都笑弯了。

到了云岚集市,虽然里面人流不息,但很是井然有序。二重天住着的厉害人物多,鲜少有人敢在这边造次。但林九四处看了看就觉着自己不该来,东西贵不说,还来了许多六尾以上的狐狸。

话说起来,青丘里虽然没几只狐狸见过她,却并不妨碍她做只出名的狐狸。在她没去青丘之前,那儿只有两种狐狸——生下来就有三尾的天狐和普通野狐狸,压根就不存在她这种修炼成人的狐狸精。而天狐从来不把自己和普通狐狸混作一谈,就像凡间的人和猴,虽然很多地方都是一样的,但就那一点不一样,就足够让两者截然不同了。

所以她这等就成了两者中的异类:说她是普通狐狸吧,她却跟天狐也差不多,一样都有灵智,一样都能化人形,一样都有修为;但说她是天狐吧,她又没有她们“高贵”的血统,也没有她们那么多尾巴。

普通狐狸就是再修炼,修炼成大罗金仙,也就只有一根尾巴。

然而这一点就足以让青丘的这些天狐觉得很糟糕了,好像人和猴交配生出了的怪物,血脉被谁玷污了一般。

不过要林九自己说,这些家伙就是矫情。

龙生九子,九子都各不同,但火麒麟来了,这些天狐还不是一口一个“殿下”,也没见她们有什么不适的。

林九一直住在偏僻的九重林里,不过就是为了躲天狐族这群麻烦的家伙,可后来她欲借红狐族的知因镜一观,所以特意同几只小天狐打过交道想混入红狐族的玉纱宫里当个侍女。

只是她在青丘离群索居还行,真想混进天狐族群里却是有狐狸不答应的,于是她每每报名当侍女,每每都被各种各样的理由刷打发出去,以至于几个宫里的小头头都对她有了印象。这些小头头都是些六七尾的狐狸,没准现在也正在这云岚集市上逛游呢。虽然林九并不怕见她们,但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便同弥桑道有几个冤家也来这集市,得避着些,并与他约定了明日在浮玉川碰头。

这种事情在修行界十分常见。弥桑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一狐一鹿就各自分开了。

二重天要比一重天冷许多,也时常下雪。到了傍晚,许多女子便穿起了斗篷。

林九的储物袋里也有一件,于是她也取出来穿上了。按说修行者也该是不怕冷的,可林九偏偏十分怕冷,却又喜欢雪。

她不想逛了又不想花那一份灵石去住店,于是便往云岚集市外面去。

她可是野生野长的狐狸,到山间随便刨个洞待一宿也就是了。

低洼的地方不行,临水的地方不行,潮湿的地方不行,气味难闻的地方不行,于是她越走越远,等到找得差不多了,一回身,云岚集市都不怎么能瞧见了。

走的高了,地上都覆了一层薄薄的冰碴子,植物都变得晶莹剔透的,石头上开着一朵朵的霜花,很美。

这样的美的地方,看星星定是极好的。

她对看星星十分有经验,虽然这会儿天是阴的,但到了夜半时分,应该就会刮风。有了风,云就能被吹走了,星星也就看到了。

只是真找到合适修炼的地儿了,却又不安生起来。

不远有一处凹地,有盈盈的光华从那处满溢上来,随着那光亮的的强弱变化,草木上薄冰反射的光也流转起来。

闹的人心神不安。

林九自来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不管这儿是有天材地宝出世,还是有修行者在此进阶,抑或是有魔物在这儿杀人分尸,她通通是不想理会的。

便提步往别处去。

一直走到看不见那流光的地方,她却发现自己迷了路。

显然这里被人布下了迷阵,可她学艺不精,这就上套了。

啧,什么运气?

好在她还有与万物沟通的天赋,将这份本事利用起来,她也就不至于一直被困在这儿出不去了。

问了一个刚出世不久小地精,又和这里的花花草草交流了一番,林九大概确定了这迷阵不小,里面的有灵智的家伙除了她之外还有两只狐狸。

啊,狐狸啊,那定是青丘出来的天狐了。

她是不想同他们碰上才走到这儿,没想到还是撞上了。

不过她又想,念在她也算是狐狸的份儿上,又这么穷,估计便是撞上也不会怎么样。

据小地精所说,这迷阵的阵眼便是出口。

而阵眼呢,不是在灵气最充裕的地方,就是在灵气最稀薄的地方。只要找到这两处,离出去也就不远了。

只是这迷阵拥有约束阵中人的法则,林九的灵识发散到周身三丈外就再也无法向前,于是她便按着一定的规律来回走动,以探查灵气分布不同的地方。

那流光似乎是消失了。林九这么来来去去的,竟也没有再看到,内心不禁生出了点疑惑。

夜深了,天气也更冷了,说是滴水成冰也不为过,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际飘飘扬扬的洒下来。

前世里,也有一年下了这样大的雪。

自然,北地有下雪是没什么奇怪的,便是下的大也不奇怪。

可因为那是去北地的第一年,所以印象格外深刻。

那个自视甚高的父亲跟错了主子站错了队,使得一家老小都被贬去了那极寒之处。家里的嫡兄嫡姐有个好外公,能安排的都安排了,因此跟到北地来的子女只剩她这没有娘没人管的。

他在京城大获全胜,权柄也有了一半拿到了手,对她们家也真是一点没理会。

她坐在巷子口,看着街上飘飘荡荡的大雪就想:去年下雪的时候,还有个人说想知道她的事来着。

呵呵,骗子!

然后就见有个身着玉色锦袍的人从漫天风雪中走来,缓缓来到她面前。

她看着他,看了许久,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

有些东西就像镜花水月,是不能去碰的,因为它们被人触碰到就会消失。

看了不知有多久,她觉得自己应当是看够了,也不能再看了,便起来拍拍身上的雪,准备回家。

今天没有晚饭,她也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冷了会更饿的。

只是离开的时候却又走不动了,斗篷被人拽在手里,系带直接箍到了脖子,勒得她一阵咳嗽,咳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便解开系带,扔下斗篷,继续往巷子里去。

那人却还不肯放过她,他身上的锦袍有金银线绣出来的纹饰,厚实细密却也粗粝,磨得她脸疼。可那人也不管,就那样把她的脑袋按在他胸前,还说“别看”。

那般尴尬的姿势于是就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

混乱中,脑袋里有个声音提醒她:你是偷偷跑出来的,现在应该回去了。

只是太混乱的时候,嘴巴不听使唤,这些话顺嘴就说了出来。

其实没人管她。

丫鬟小厮都卖了,太太回了娘家,现在家里主事的只有管家和一个姨娘。

那姨娘是七年前进门的,年轻的很,丫头出身,除了绣活压根也不会干什么。

还有一家子的老仆。

忠心是忠心,但自己的日子都不好过,更别提来管她了。

只是回去还是要回去的,他爹也不是完全不在意她。

她是他手里的最后一张牌,如今没有出手,不过是因为还没找到合适的下家。

大雪依然纷纷扬扬的下着,片片雪花落在他的墨发上,在灯火的照耀下,反射出莹润的光泽。

本文标签:乱系列第100部分阅读

上一篇:放荡张开双腿任我玩|我把老师玩的欲仙欲死

下一篇:2022最好看(被主人玩弄跪趴鞭打臀缝)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