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3最好看(和妈妈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作文)全章节阅读

2022-12-12 08:32: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深夜,风雨交加一行人穿着蓑衣戴着斗笠,骑着马,在关道上飞奔。应该是有什么急事,路上撞翻了躲雨的行人,也只是随手的扔了几两银子,连一声歉意都未曾言语。领头的人看到前面有处破庙

深夜,风雨交加一行人穿着蓑衣戴着斗笠,骑着马,在关道上飞奔。应该是有什么急事,路上撞翻了躲雨的行人,也只是随手的扔了几两银子,连一声歉意都未曾言语。

领头的人看到前面有处破庙,回首看向后面的人。“说了一句大家快点前面有个破庙,我们去躲躲雨,今晚就在那儿休息,明日一早等城门开,大家即刻进程。”

“是”,身后随从其声说到。

小说

所有人快马加鞭向破庙奔去,一进破庙看到里有其他百姓在这里躲雨,生起了火取暖。领头的人看了一圈,像身后的人说。“我们就去那儿吧,不要打扰到他们”

指了指里面靠近墙角的位置,所有人向墙角走去席地而坐,拿出背包里面的干粮,淋了这一夜的雨,背包里的干粮都已经浇湿了,他们却不在意的吃了起来。

这一群人有二三十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带着一样的刀。一进来就把本来挺大的破庙,占据了一大半。看着领头的男人虽然衣着简单,但那通身的贵气,英俊的容颜,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很是惹人注意。有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看着这张英俊的脸庞都红了脸,躲在了母亲的身后,但那周身的气质过于冷漠,也没有人敢上前搭话。

旁边的一位大娘看到了说,“小伙子啊这干粮这么湿怎么吃啊,你们要不要把干粮放在火堆边上考一考,考干了再吃要不然吃了湿的,会闹肚子的,你们放心我们不会拿着吃的。”

“没事儿的大娘,我们皮糙肉厚都习惯了。”一个长的白白嫩嫩脸圆圆的,跟大妈笑着说,一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酒窝,看着就像十五六岁的孩子,说的话却与他的长相不符。

大妈听了这话,又看了看他这白白嫩嫩圆圆嘟嘟的脸蛋,瞬间心疼了起来,悄悄的拉着他说。“我看你也不大,这么小就给你们老爷做事儿,你们老爷这么虐待你们吗?”

曲杰听了这话吓的一愣,慌慌张张的拜拜手说,“我们老爷对我们很好的从不虐待我们。”

说着害怕的看了眼坐在里边闭目养神的主子,像是受到什么惊吓是的对着大妈说“真的真的我们家老爷从不虐待我们,对我们可好了别的勋贵欺负我们,我们老爷还会为我们出头呢。”

大妈看着这么害怕的孩子,心里想着他们老爷一定老虐待他们,听说呀这些勋贵有打杀下人的喜好,哎还是不要说了要不然回去这孩子该挨打了,心里想着嘴上说着。“好好好你们老爷对你们可好了。”可面上却是满满的疼惜。

曲杰看着大妈面上的疼惜说着。“大妈你怎么不信呢真的可好了。”

这时旁边一个国字脸的硬朗男人出声训斥道。“你快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别误了主子的大事。”曲杰听到周明的训斥应了句是,就闭目休息了。

到了后半夜伴随着雨声所有人都沉沉的睡去,只留下几个人轮班职夜。

天刚亮,这一行人就已经收拾行囊,准备赶路了,等到其他人醒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远了。

扬州城内,繁华的街道两旁开着,茶楼,酒肆,首饰店,服饰店。每家店的门口都有两个伙计随时的招待,要进店的客人。

街路的两边摆着各种各样的小摊,摊贩都大声着要喝,像一走一过的行人,展示他们的商品,多么的华美,多么独特。

以求这些路人,能够买那么一两样。这样晚上回家就能给家里的妻儿,带一些好的吃食衣物。

一辆外表看着普通的马车行走在这繁华的街道,车轮上有着雨后碾上的泥泞一看就是刚从城外进来。

赶车的马夫,看着就是一副老实憨厚的模样,可仔细看他的手上有着常年用刀的老茧。

在看那辆普通的马车,识货的人一看就知道,那辆普通的马车用的木材是上好的红木,布料都是上好的绵锦,绵锦是番邦合欢族供奉给雍朝皇帝的贡品。

一年才能得五匹,绵锦一匹千金难求,向来都是赏赐给皇亲国戚的,竟然有人把它装在马车上,真是奢华。

马车上的窗帘被一只白嫩纤细的手掀起,一个长相清丽,穿着粉色罗裙,头上戴着简单的珠钗,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

“主子,我想下去买些糕点行吗?”清歌回头扬着笑。

看像马车内坐着的那位长相绝代,一看就是一位冰山美人,可左眼角处长着一颗红痣,尽显妖媚。

穿着一身白色素衣,头上只盘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带着一个简单的玉钗,其他的头发散开着,披散在后边,左边的手肘斜靠在旁边的玉枕上,左手轻抚着头,右手拿着一卷竹卷。

闻言,沈白安抬头看想清歌说。“你要想买些东西就快去快回注意安全,不要与别人发生争执。”

清歌听到马上回了一句。“知道了主子。”便下了马车。

旁边跪着一位斟茶的侍女,长相艳丽,却与刚才跑下马车的清歌长的有些相似,清樱把茶递给沈白安,说道。“主子太惯着清歌了。”

沈白安接过了茶,轻抿了一口说。“无妨,清歌年纪小爱玩闹,随着她吧”。

话音刚落,马车突然惊了一下,沈白安刚接过的热茶洒了一手。

清樱马上扶着沈白安说道。“主子,没事吧”拿着旁边的手帕擦了擦沈白安手上的热茶。“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冲撞了主子?奴婢这就去看看。”

清樱掀起车帘,看着对面骑着马的一群说。“你们不长眼啊,看不到马车,横冲直撞的。”

祁渊看着女子并未搭话,向曲杰挥了挥手,曲杰明白过来向青樱扔了一袋银子。“我们不是故意的姑娘勿怪,这银子就当是我们的赔礼了,望姑娘海涵。”

清歌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往回走正好听到了这话,瞬间就发了脾气。“我们主子缺你们这点银子吗?冲撞了我们家主子,不致歉就算了还甩了带银子,你这是骂谁呢?”清歌回首就把那袋银子甩了回去,清歌正想骂他们两句。

这时马车内传出了一道清冷的女声。“清歌不要与他们争吵,回来吧!”“麻烦各位让让我们着急赶路。”这话用内力传到对面一群人的耳中。

周明察觉到马车内的人内力深厚,对着祁渊说。“爷,车内之人内力至少七段,我们还是不要与人发生争执,正事要紧。”

祁渊嗯了一声。

周明向其他人说。“我们让他们先过,大家都让让。”

清樱对着他们说了句,“多谢各位让路,刚才我与舍妹多有冲撞各位,请各位勿怪。”

说完与清歌转身进了马车。

车夫驾着马车,径直走了过去。

到了下榻的地方,清樱与清歌把沈白安从马车上扶了下来,这时店内的掌柜看到沈白安,马上跑了出来恭敬的说道。“我等已安排好了上房,荣请小姐下榻。”

掌柜把沈白安引致楼上卧房说。“条件实在过于简陋,请小姐海涵。不过小姐放心,这屋里的一切陈设被褥都是上等的,是小姐平时用的惯的,知道小姐要来此处下榻,我特意换上的。”

沈白安环视一圈。“有心了,赏。”

清樱闻言从怀里拿了几片金叶子给掌柜。

本文标签:和妈妈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作文

上一篇:我被继夫添我阳道舒服 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下一篇:攵女h上下耸动/在教室里做校园H文

相关内容

推荐